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女尊世界的白莲花 醉皓月

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结局·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眼前的光幕忽然消失了。

    【苏言一愣:怎么没了?】

    【系统:太残忍了,不给看!】

    谛现在正在折磨那些仙王呢,画面不血腥,但惨叫声着实刺耳,还是关了好。

    【苏言:我就爱看这个,让我看看。】

    【系统:】

    【系统:不行就是不行。】

    苏言轻笑了笑,不在说什么了。

    他其实是想看看谛如何折磨那些仙王,来磨灭一下自己心里对她残留的眷念和不舍。

    十二年的记忆融入,他终究是受了一些影响,好在大概可以控制,最多就是在看见谛以后,有些难以克制自己的情绪。

    他玩弄了这么久的感情,终究是被感情玩弄了。

    这时,一道璀璨的流光从空中迅速滑过,向着谛所在的地方落了下去。

    【系统:萧泽言来了。】

    说着,它还偷偷去看苏言的反应。

    毕竟十二年里,有十年时间都是萧泽言陪在他身边,它不止担心一个谛,还得担心一个萧泽言。

    【苏言长叹一声: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她啊。】

    【系统有些试探:那你对她,有没有那种?】

    【苏言毫不犹豫:当然没有了,‘我’把爱几乎都给了谛,萧泽言?我好像对她没有半分感情。】

    【苏言又轻轻叹息了一声: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贱,活像小说里的深情男炮灰,一直陪伴我的女二不爱,偏偏要爱上一个对我没有感觉的冷酷女一,真是搞得我都对萧泽言有些愧疚了。】

    【系统:?】

    【系统微噘嘴,不满:忘了她刚遇见你的时候,是怎么掌控、支配你的了?】

    【苏言:就事论事嘛,而且我现在也死了,想要弥补她也没办法不是?】

    过了一会儿,这里的天空骤然变得暗红下来,犹如鲜血泼洒,染红了天幕,一副世界末日一般的景象。

    苏言抬头凝望天空,思索了一下就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是谛和萧泽言的情绪影响到了天地,让得天地都震颤起来。

    【苏言:老实说,我以前看小说的时候可喜欢、羡慕那些仙人了,好不容易到了修仙世界,却没有好好体会过当仙人是什么感觉。】

    【系统疑惑:你十二年的记忆里不是有吗?】

    【苏言无奈:有是有,但那时候‘我’心里想的全都是谛,对修炼和成为仙人真的没有一点儿喜悦。】

    【系统:】

    那你可真是个恋爱脑。

    苏言和系统一直聊着天,像是在倾泻这么多年没有人聊天的孤独和寂寞,直到天地一阵颤动,然后萧泽言和谛冲天而起,朝着不同的地方飞走了。

    【系统:她们这是干什么?】

    【苏言:为我打了一架,然后现在去找复活我的办法了。】

    【系统:这么肯定?】

    【苏言瞥了它一眼:我在感情方面的判断什么时候出现过失误?】

    是哦。

    虽然失去了记忆以后的宿主的舔狗模样有些辣眼睛,但他记忆恢复以后,就又成了那个‘不当人’的宿主了。

    【苏言:对了,我现在这个状态,真的没关系吗?】

    他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透明的身躯。

    嗯

    确定不会过一会儿就消散,或者被哪位路过这里的仙人顺手灭掉为民除害吗?

    【系统:你这个状态再坚持一年时间没有问题,好歹也是一万五千点悔恨值的道具。

    在此期间只要谛后悔了,我们攒够悔恨值就可以直接离开。】

    【系统微仰着小脑袋,有些得意:还有哦,那个‘回到过去’我是仔细研究过的,虽然回到过去以后,不能在那里久留,过了一段时间就必须离开。但回到哪里,是可以自主选择的。

    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再花悔恨值,到时候想回到以前的世界,还是修仙世界,全都可以!】

    【苏言:要是一年之内她没有后悔呢?】

    【系统:】

    【系统:走好不送?】

    【苏言:咳,她一定会后悔的!】

    苏言作为一个‘孤魂野鬼’,就这样在外面飘荡着,还时刻都要担心可能会被路过的仙人顺手收拾掉

    他就是忌惮这个,才没有缺德到飘到哪个村庄里吓唬人玩。

    好在,有着系统陪伴,还有着诸天万界的所有电影观看,倒也不觉得寂寞。

    就这样过去了足足半年。

    【苏言:不是吧,凶手都恨不得在纸上写上‘我是凶手’,然后贴在脑门上了,其他人都还在互相猜测?】

    【系统淡定:剧情需要,没办法的。】

    【苏言很中肯的评价:烂片。】

    【系统点头:嗯。】

    果然,只要有着电影这个行业,无论科技发达与否,多多少少都会有烂片。

    唯一可圈可点的是,特效确实不错,很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突然,苏言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拉扯着他,想要把他带到某个地方。

    【苏言:这是她们在尝试复活我吗?】

    【系统:应该是了。】

    【苏言长呼一口气:那就把我的灵魂固定在这里吧。

    虽然很对不起她们半年的不辞辛劳与四处奔走,但我必须要回去。】

    【苏言笑着摇了摇头:我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我可一直是渣男来着,看来爱情电影看多了,果然会失去自我。】

    如果各种渣人就是你的‘自我’的话,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系统在内心暗暗吐槽了一下,然后把苏言的灵魂固定在了这里,免得被那股无形的力量拉扯走。

    就这样半个时辰过去,那股拉扯之力终于消失了。

    下一刻

    【系统爆发出激动万分的惊呼:哇,二十万!二十万悔恨值啊!!!】

    它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悔恨值。

    【系统转头:你怎么了?】

    它以为宿主也应该很激动的,结果发现他怔怔站在那里,沉默着一言不发。

    【苏言嘶哑道:她们的思念传达到我这里了】

    【而后,他微微红了眼睛:我不想搭理她们,但她们的情绪确实影响到了我。你知道吗?我刚才真的很想回去。】

    【系统呆住了:那你】

    【苏言吸了一下鼻子,笑了起来:我只是感慨一下,因为我不想骗你。现在不想回去了,我们走吧。】

    这里的走,自然就是要回到过去。

    哪知,系统沉默了一下。

    【系统:你真的想过去吗?如果你想过去】

    苏言微愣,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苏言轻声道:我不会回去的,我们走。】

    【系统松了好大一口气:我们走!】

    话音落下,苏言就再度感觉到了一股拉扯的力量,他心头一惊,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发现这股力量根本不能抵挡,直接就被吸入进去,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失去了意识。

    某个遥远的地方,谛和萧泽言站在那里,静静看着眼前这朵凋落的九瓣莲花。

    世间哪有复活人的仙草呢?

    就算有,但她们寻找了许久没有找到,也就近乎于不存在。

    可她们没有放弃,而是想了另外一个办法,那就是让萧泽言也成为仙帝,然后她们二人联手,付出掉下仙帝境界,成为准帝的代价,借助着九彩霞光一起复活苏言。

    也只有苏言,才能让两个彼此仇恨的人,不计前嫌,共同出手。

    结果却是失败了。

    她们没有复活苏言,拼着掉下仙帝境界,重回准帝,也依旧没有唤回苏言的残魂,像是他已经彻底消散,或者不愿回来。

    一身黑袍的谛站在那里,妖媚的惊心动魄,此刻却阴沉着一张脸,阴云弥漫,像是随时都要出手。

    最后,却是一身白衣的萧泽言寒声道:“这就是你说的要找回他?”

    没了苏言,她的七情六欲再度消失,可还是在这个残酷的结果面前生出了难言的愤怒。

    谛冷着脸,气势却削去了七八分。

    苏言是因救她而死,她只能愤怒自己如此无能,复活不了他,却没有对萧泽言发怒的资格。

    “我会找回他的。”她低沉道:“我能感觉到,他还活着。”

    萧泽言玉手攥得死紧,想要对谛出手,最后却猛地一甩长发,身影消失在这里。

    她同样感觉到苏言的灵魂还存在于世界上,但为什么找不到?

    难道是回到了那个世界?

    萧泽言抱着一丝微弱的希望这样想着。

    而她也有验证的机会,她去过那个世界,对那个世界有着感应,再加上她现在的实力,完全能够找到那个世界具体的坐标,然后回去。

    至于谛

    她没有杀掉她,就是想着苏言牺牲了自己性命的救下她,不愿意让他白白牺牲,才没有出手,又怎么会告诉她苏言可能的下落?

    她就应该对苏言的死,愧疚往后余生。

    “我会找到你的。”萧泽言轻声道。

    谛把眼前凋谢的莲花收好,低声自语:“无论多久,我都会把你找回来。”

    苏言感觉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他才从混乱、眩晕的状态中脱离出来,然后直接掉落在地面。

    摔落的位置不是很高,他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苏言:如果这就是回到过去的感觉的话,那我以后再也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系统:这事难道还能有第二次?】

    也是。

    苏言想了想,似乎是这个道理。

    然后他猛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抬起手来浑身上下仔细摸了一遍。

    【苏言:我的身体恢复了?】

    他这才反应过来,他再度拥有了身躯,不再是犹如游魂一般的状态了。

    【系统:这也是‘回到过去’的效果,又省了一笔恢复身躯的悔恨值,怎么样?】

    话音微微上扬,带着一点儿小邀功的意思。

    苏言却没有回答它,而是环顾了四周一眼,发现这里是一片树林,就一路奔跑着离开这里,来到了森林外。

    入眼,高楼耸立、车水马龙,跟原本的世界好像没有什么区别,可苏言望着眼前的这一幕,呆愣在了原地。

    许久,他喃喃自语:“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系统很懂的没有在这时候说话,它看得出来宿主非常激动,内心深处对于过去,果然有着不为人知的执念。

    “现在是什么时候?或许还来得及!”苏言低声道,然后观察周围,看见了某个地方,就向着那里狂奔过去。

    穿过了两条马路,苏言来到一个地方,脸上却迷茫起来。

    【苏言:你可以把这里的地形具体呈现给我看吗?】

    【系统惊讶:你不认识这里的路?】

    它还以为宿主对这里会了如指掌呢。

    苏言摇了摇头,眼里是深深茫然,还有一丝恨意。

    【苏言: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那他方才在寻找什么?

    系统内心满是疑问,但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把这里的地形以立体模型的方式呈现在苏言眼前。

    苏言仔细看了很久,才眼神带着迟疑的向着那里赶了过去。

    没有多久,苏言就在一道防护门前停下了脚步,门上挂着的牌子,有着五个大字‘未来孤儿院’。

    系统感觉到,宿主的情绪再度不平静起来。

    宿主原来是一个孤儿吗?

    那他回来是不是就想找到自己的父母?

    门卫处探出半边身子,男人蹙眉道:“哪里的人?”

    苏言回神过来,对他微微一笑:“我就过来看看。”

    男人猛然一怔,显然没有见过苏言这种胜似女人的容颜,整个心神都受到了震颤。

    而在他清醒后,苏言已经离开了这里。

    【苏言:能想办法让我进去吗?】

    【系统:当然。】

    在隐身加穿墙的双重道具下,苏言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孤儿院。

    到了这里,他似乎彻底熟悉了,脚步缓慢,却无比轻车熟路。

    在进入雪白的楼房后,系统听到苏言在低声道:“没有来晚”

    他穿过一堵墙壁,来到了一个房间里,这里正有着四名少年在睡觉,小的七八岁,大的已经十四五岁了。

    苏言望着他们,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笑意。

    看了一会儿,他又来到了另一个房间,这里是四名少女,最小和最大之间的年龄同样相差六七岁。

    苏言低头看着她们,微笑愈发温柔。

    终于,在苏言经过了十几个房间以后,系统终于忍不住了。

    【系统:你在干什么?】

    它内心的疑惑已经快要化成问号出现在脑袋上了。

    这时,苏言已经来到了一名少年的床边,还弯下身去,伸出一只手想要抚摸他的脸庞。

    却在即将触碰到时停住了。

    犹如对待一个无比珍视的宝物,连触碰都舍不得。

    系统紧咬着牙。

    宿主一直以来不动感情的原因,该不会就是喜欢这个男生吧

    【苏言轻笑一声:这是我。】

    【系统的小眼睛瞪得浑圆:嗯???】

    它连忙去看这个少年,发现他十五六岁的样子,脸上却依旧带着七八岁孩子才有的天真与稚气,睡着的姿势是把双腿蜷缩在胸前,犹如一个母亲肚子里的胎儿一般。

    【苏言笑着问:怎么样?】

    【系统下意识开口:可可爱。】

    这个少是绝对比不上现在宿主的容貌,最多也就是清秀,但睫毛长的过分,干净、单纯的稚气睡颜真的透露出可可爱爱的气息。

    但反应过来以后,系统连忙摆手。

    它没有说过这种话!

    【苏言:我当初真的很可爱啊你能想象我会变成现在这种虐人不眨眼的渣男吗?】

    系统一怔,眼里逐渐浮现出震惊之色,这才想到如果宿主当初这么单纯的话,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模样的呢?

    它不是说现在的宿主不好,而是感觉就像是真的换了一个人。

    【苏言低声开口: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系统点头,明白了宿主这是终于打算将他的过去讲述给它听了。

    【苏言:或许听着没有亲眼看见来的直白,商城里有可以看见一个人未来的道具吗?】

    【系统:有的。】

    【苏言顿了一下:算了,还是看一个人的过去吧。】

    【他望着眼前的少年,也就是过去的自己,沉声道:那是我的过去,却不一定是他的未来。

    我不会让那些事情发生的。】

    系统感觉得到宿主这番话里的复杂情感。

    宿主的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

    真相就在它眼前揭开。

    一道光幕出现在他们眼前,上面逐渐出现一副画面,是一片深蓝色的景象。

    这是第三人称视角,并不是以第一人称视角呈现的,能够更加具体的显现一个人的过去。

    光幕上的画面缓缓清晰,系统这才看清楚,这似乎是在一个研究室里,里面摆放着一排容器,里面的东西赫然是一些接近成型的婴儿!

    系统没有想到第一幕就是这样震撼的画面。

    如果这就是宿主的过去的话,那就代表他是试管婴儿?!

    系统强忍着震撼继续往下看着。

    画面开始迅速流逝,应该是苏言有意加快了速度。

    唯有几个画面停顿了一些时间,系统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是宿主从容器里脱离,然后被两个女人轮流照顾着。

    除此以外还有其他婴儿,同样都是分别被两个女人照顾、养大。

    在此过程中,宿主好像还会被抽血进行研究。

    系统不知道那些看起来像是研究人员的人在做些什么,但看着画面里几个月大的婴儿大声哭泣着,它缓缓握紧了拳头,感到了一股怒火。

    怎么可以这样!

    苏言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静静看着,时不时加速跳过一些镜头,就像观看的不是他的过去一样。

    就这样到两岁以后,苏言和其他一群孩子都被送出了研究室,画面总算不再是那个压抑的纯白色的房间,而是蔚蓝的天空、悠然的白云。

    系统看着画面里面露惊喜、好奇之色的小苏言,也是不由得笑了起来。

    但它注意到,似乎有一个两岁大的孩子没有在这个离开研究室的队伍里。

    她去了哪里?

    它没有想太多。

    随即,画面迅速跳过,浮光掠影一般,但系统判断应该是来到了孤儿院以后的经历。

    【系统:速度慢一些,我想看看你在孤儿院的时候。】

    它不想错过宿主记忆里温馨的画面。

    【苏言轻轻点头:好。】

    画面慢了下来,是小苏言在孤儿院生活的场景,从二岁到三岁,从四岁到五岁,一直到现在眼前这个正在睡熟的苏言的年龄。

    系统在那里低声笑着,因为苏言在孤儿院过的确实很幸福和温馨,不然也不会养成这样一个可爱的少年,它看着同样感觉到很开心。

    然后到了后面,它就笑不出来了。

    有一天,有一辆车来到了孤儿院外,从上面走出两名身着白大褂的人,把苏言给带走了。

    系统知道他们是研究室的人,而因为苏言的离开,几乎孤儿院里的所有孩子都哭了,唯有那名院长偷偷笑的很是开心,还对着研究员恭敬点头。

    这是

    【苏言:研究所跟孤儿院是同一个组织的,或者换一个说法,孤儿院就相当于是研究所的后勤,具体做些什么】

    画面加速,很快就来到了小苏言被绑在一张机械床上的场景。

    那张以往单纯、稚嫩的脸上在此刻布满了泪水,不断哭泣着求饶,乞求着他们放过自己。

    他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过,还以为是有人收养了他,要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却不曾想兜兜转转又回到了研究所里,而且还被当做了研究对象。

    但面对小苏言的求饶,那些研究员没有一丝动摇,冷酷的不像是人,只是一针麻醉就给小苏言扎了下去,少年的哭喊逐渐减弱,他疲惫的闭着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而后,画面上的研究员就拿起一柄手术刀,对着小苏言的胸口轻轻划过

    撕裂、血肉、鲜血、脏器

    系统的眼眸瞬间瞪大,目眦欲裂、怒目圆睁,巨大的愤怒几乎要冲破脑海。

    他们在做什么!

    这时,苏言的身躯也轻轻颤抖起来,到了最后已经剧烈到难以控制。

    他的眼里浮现出恐惧之色,但更多的还是恨意,这个场景在他脑海深处不知道回放了多少遍,每一次想起,都会想到那些人对他的所作所为。

    【系统察觉到了苏言的异样:别怕,我在!】

    苏言的颤抖一下子就停止了,仅是这么短暂的功夫,他的浑身上下就全是冷汗。

    画面戛然而止。

    【系统:这】

    【苏言抬手捂住胸口,隐约间那里仿佛又感到了钻心刺骨的痛苦,轻轻喘息道:别看了,听我说吧。

    他们是在摘除我的心脏。】

    【系统惊怒不已: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你又是】

    那没有了心脏,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难道这就是你跟我相遇之前最后经历的事情吗?

    【苏言摇了摇头,道出了一番惊人的话语:我没有死。很奇怪是吧?心脏都被摘除了,又怎么可能活下来呢?】

    【苏言:正常人自然不可能活下来,但我不是,或者说被创造出来的我们不是。

    我们恰恰就是即便被摘除了器官,无论是肾脏、肺、胃,甚至是心脏没有了,都不会死去的人。只需要时间就能恢复过来,但这个过程即便在仪器的帮助下,也至少需要半年时间。】

    【系统呆住了:所以这就是】

    【苏言点头:所以这就是他们要培养这样多试管婴儿的原因,他们需要更多的婴儿,不,我们在他们眼里根本不是人,只是器官而已,他们需要更多的器官。】

    【苏言:你也能想到他们是做什么的了。自然就是贩卖器官,但又有些不同,他们只向有权有势有钱的人提供器官。

    因为只有这些人,才能给出高昂的价钱,也只有这些人,才能包庇他们,不受任何势力的阻碍。

    而这些人呢?自然是得到一副全新的,没有丝毫副作用,连排异反应都不会产生的完美器官,延长自己的寿命。

    他们谁都没有损失,互惠互利罢了,唯有】

    系统知道苏言想说什么。

    唯有他,唯有他们这些人,平白无故失去了一个器官,还要在各种仪器的陪伴下,沉睡几个月,甚至是数年。

    随之而来的还有着持续不断的痛苦。

    因为就算器官重新生长了出来,但那又只有短短多少时间呢?只是稚嫩的、不成熟的器官,还无法承担完美维持一具身躯的运作。

    画面再度动了起来,是小苏言身上插着无数导管,小脸上的面色苍白的犹如死人,闭着眼睛沉沉睡着,却时不时痛苦蹙一下眉。

    即便在沉睡之中,依旧痛苦到有着这种反应!

    系统紧咬着牙,两只小手攥得死紧,已经恨不得毁了这座研究所!

    该死!

    这已经是它所能想到的最过分的话语。

    画面快速播放,长达五年的时间,小苏言已经成年了,但画面里几乎五分之四的时间,他都是躺在病床上,不是等待着器官恢复,就是等待着摘除器官。

    系统仔细数过,小苏言一共被摘掉了两个心脏、六个肾脏、十个肺部!

    每一次,都是他哭泣、哭喊到眼泪流净,最后昏倒在麻醉针之下。

    这些画面实在太多,以至于系统都麻木了,内心只有对宿主的深深心疼。

    突然,苏言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

    【系统焦急万分:你没事吧?】

    它现在不想看见苏言再受一点儿伤。

    【苏言摇了摇头:没事。】

    声音却是颤抖的,额头再度浮现出了细密的汗珠,双腿在轻轻颤抖着。

    系统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了光幕。

    这一眼,直接让它怒发冲冠!

    画面里,苏言倒在手术台上,但这一次摘除的不是器官,而是双腿!

    少年那双修长的腿,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身上。

    系统总算想到了宿主在许冰家里的时候,可以下床走路时,为什么会留下眼泪。

    因为前世在这个时候,他就已经失去了双腿,失去了行走的能力!

    它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最开始没有痛苦屏蔽的时候,宿主能够忍耐那些痛苦。

    因为他已经痛过太多太多,早已习惯了

    系统通红着眼睛,眼泪从其中缓缓滑落。

    【系统颤声道:你疼吗?】

    苏言知道,它不仅是在问现在的自己,还时在问过去的自己。

    疼吗?

    已经习惯了吧。

    【苏言挤出一丝微笑:没什么,都已经过去了。】

    一句话而已,让系统的眼泪源源不断流了下来。

    【系统哽咽:如果如果那时候我在的话】

    宿主就一定不会遭受这些痛苦吧?

    【苏言轻轻摇头:不要自责,我能遇到你,就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而且我也撑过来了不是吗?】

    话到最后,他轻轻笑了起来。

    眼前的画面直接停止,然后黯淡、消散下去。

    显然是苏言不打算再让系统看了。

    但即便不看,系统也能猜测到后续发生了什么,能够想象到小苏言在发现自己失去了双腿以后的疯狂与歇斯底里,还有不得已妥协之下的空洞与绝望,直至脆弱到极限,终于是死去了,脱离了这个痛苦的世界。

    系统一个没忍住,放声大哭了出来。

    【苏言仿佛知道它在想什么,笑着安抚道:好啦,其实没有你想的这么残忍,我当时一直都坚持下来了来着。

    知道为什么吗?】

    【系统哭声减弱:是什么】

    【苏言:这就是我回来的目的。】

    光幕上再度出现了画面,却是一个少年夜晚躲在床被里,里面散发着微弱的亮光,悄悄看着小说的场景。

    【系统的哭声彻底平息:这是什么?】

    这是手机?但是从哪里来的?

    【苏言:不知道是谁落下了一个手机,被我捡到了,让我第一次见识到了这个世界,而里面的小说,正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说起来很好笑吧,我为什么能坚持下去,就是想着万一活着离开研究所了呢?我还有那么多小说没看,我还不能死】

    系统却一点儿不觉得好笑,反而更加感到了宿主当时的处境多么悲惨,那样一个少年,独自一个人在纯白的房间里,看不见未来和希望,只有借助着过去看过的小说,来渡过这段难熬的日子。

    系统又一次紧咬着牙。

    这是什么未来孤儿院?

    明明没有未来!

    【苏言:我这次回来,既想改变‘我’的未来,也想找到掉手机的那个人是谁。

    无论他是不是无心之举,他都算救了我一命,给了我坚持下去的勇气,也给了我再活一世的机会。】

    如果他当时心生绝望的话,可能就难以穿越到‘苏言’身上,也就遇不到系统了吧。

    【苏言:道具。】

    【系统:嗯。】

    它也想要找到那个人,这样说来能够跟宿主相遇,他有很大的功劳。

    苏言没有时间等待那个人掉落下去,他打算靠着商场里的道具直接找到那个人。

    【系统:】

    系统忽然沉默了。

    【苏言:怎么了,找到了吗?】

    【系统深吸一口气:那个人就是你。】

    【苏言:什么?!】

    苏言的瞳孔都震颤着,难以置信这个真相。

    他藏在内心一直想要找到并且道谢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苏言低下头去,似是思索了许久,猛地抬起头,一切都明白了。

    他的过去,曾经也有过一个未来的自己到来!

    那个手机,就是那个‘自己’留下的。

    原来一切早已注定。

    而现在他回到了过去,同样可以做这件事,也必须要做这件事!

    【苏言长呼一口气:我知道了。】

    言罢,他隔了这么久,再一次主动的打开商城,凭着自己记忆里的印象挑选着手机。

    最后,他的指尖定格在‘隐形手机’面前。

    这个东西购买以后,只有指定的人才能看见和触碰到,除此以外,任何东西都察觉不到手机的存在。

    难怪,为什么这里有着监控摄像头,任何时刻都处在监视之下,他带回一部手机都没有被发现。

    苏言不由得笑了一下。

    然后,他来到记忆里的那个地方,将手机缓缓放在地上。

    【苏言:我们走吧。】

    【系统:等等,你不改变‘你自己’的未来了吗?】

    他还想看见过去的自己,再遭受许多次无法形容的痛苦吗?

    【苏言面色不变:不能改变,他必须要经历这一切。】

    【系统:为什么?!】

    它无法理解!

    【苏言:因为我还想要遇见你。】

    系统呆住了。

    【苏言:我不会改变未来,也不能去改变,因为谁也不知道其中一个环节改变以后,我还能否再遇见你。

    这也是为什么曾经的时候,未来的‘我’到来这里,却没有试图改变我的未来,因为他也是这样想的。】

    【苏言微微一笑:你愿意一直陪着我吗?】

    【系统:当然愿意!】

    苏言嘴角的笑意更浓郁了一分。

    就算不愿意,也由不得你了。

    我说过,我对感情的要求很高,但你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要求,那就是时时刻刻,都要呆在我身边。

    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再次感受到内心深处的孤独,一个人呆在病房里的寂寞。

    无论是许冰、沈星、谛、萧泽言她们都做不到这一点。

    只有你才能做到。

    所以,从今往后无论如何,你都要在我身边。

    必须

    【系统:现在去哪里?】

    【苏言的语气寒冷下来:研究所。】

    他不打算改变自己的未来,却没有放过研究所那群人的道理。

    在地图的引导下,苏言来到了研究所前。

    【苏言:安装一个七年以后引爆的炸弹,我要将这里夷为平地。】

    【苏言:我很自私,如果为了避免更多无辜的人遭到伤害,我应该现在就炸掉这座研究所,但我不想改变我的过去,改变‘我’的未来,只能在‘我’死去之后,在将其毁掉。】

    【系统:这没有错。】

    【苏言:不,我有错,但即便如此,我也依旧要自私一次。】

    安装好炸弹,苏言转头深深看了研究所最后一眼,然后就直接离开了。

    从始至终都没有踏进过里面一步。

    【系统:现在是干什么?】

    【苏言:回去吧,该做的已经全都】

    忽然,苏言又想到了什么,神情一怔,然后就涌现出了难以形容的震惊。

    如果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那么系统,会不会也是

    苏言抱着这个怀疑,打开了商城,然后指点停在了一个‘E级系统’面前。

    价值高达十万点悔恨值。

    但他却没有丝毫,点下了购买。

    然后在‘绑定目标’上缓缓填下了‘重生后的苏言’几个字。

    这不是一个名字,却是对他最恰当的形容。

    他是重生的苏言。

    【系统:你又买了什么?】

    它突然有一点儿奇怪的感觉,像是数据被分流了一小串。

    【苏言:没什么】

    他低低笑了起来。

    只是感觉很奇妙。

    你的到来,不是意外。

    原来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那么往后余生,就请陪我一直走下去吧。

    【苏言笑了:走,我们回去。】

    【系统:回家!】

    话音落下,苏言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这个世界。

    另一个世界,萧泽言猛然凝神:“找到了。”

    她硬生生靠着准帝的力量,赤手撕裂了空间,一步跨了进去。

    在缝隙关闭前的刹那,一道黑影也钻入了其中。

    越靠近那个世界,她就真的越清晰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气息。

    谛的眼里罕见的浮现出一丝激动与忐忑,掐指一算,却推演到了另外几个沾染上了苏言气息的身影。

    那是苏言在来到她们世界前结为的道侣?

    这么多?

    但小奴隶一定是她的,无论是死是活!

    谛眼眸精芒闪烁,身化一道黑光,向着那个世界极速掠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