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 沉默的爱

第三百四十四章 漫漫长路的尽头

    了解菲尔·杰克逊的人,对他当前的举措不会感到意外。

    他希望制造对立和分化,他只需要球员服从于他。尤其是科比还不是乔丹那种只许更衣室里只有他一个声音的绝对领袖,他更要掌控湖人的更衣室。

    科比的目标是争冠,杰克逊有九次率领球队夺冠的经验,但同时,当初杰里·巴斯请他回来的时候,并不把竞争冠军当做第一要务。

    从老巴斯的口吻中,杰克逊隐隐听得出来,如果可以保证票房,冠军就不是第一要务。

    从今夏湖人的补强也可看出,冠军绝不是他们的第一目标,他们要做的是赚钱。

    让莱恩·霍林斯的事震动了球队,显然那不是个好主意,即便让弗拉基米尔·拉德马诺维奇打,都比让霍林斯打更让容易让人接受。

    “那家伙怎么样?”

    韦夏的房间内,沃恩·韦弗过来串门。

    “情绪不太好啊。”韦弗的脸上有着丰富的表情。

    “有什么想不开的?”韦夏小声说。

    韦弗问他道:“如果教练让一个明显比你有更多缺陷的球员打,你愿意吗?”

    换以前,韦夏可能不愿意。

    现在的他今非昔比,闻言,只说:“如果对我们有益的话,并无不可。”

    “那也是你啊wish,安德鲁可没你那么豁达。”韦弗调侃道,“我宁可让布莱恩打,都不想让那个阴险的狮新秀打。”

    事已至此,韦夏自觉有必要安慰一下那个明显还没长大的孩子。

    虽然他已经接近19岁,但他还没到可以喝酒的年纪。

    在韦夏眼里,不能喝酒的年纪一律算小孩。

    韦夏来到拜纳姆的房间钱,友好地敲门三下。

    “进!”他的声音急躁而粗暴。

    很明显,他正不爽呢。

    韦夏打开房门,轻轻地关上:“你应该出去透口气,aB。”

    “我不要,我他妈一出去就想起那只该死的狮子现在是,我会发疯的!”他说得好像宅在房间里就想不起那件事一样。事实上,五秒钟前他刚又重复了一遍。

    “你为什么生气?”韦夏坐在椅子上。

    他最不喜欢美国人的一点,是朋友之间只要到了彼此的家里,便无半分拘束。

    零食,拿来吃,饮料,打开喝,你的床?直接上了,鞋都不脱的那种。

    曾经他为这些事情开口,落了个小气的名声,后来他就学乖了。桌上放过期零食,每次把小伙伴带到房间里都说他的床单几个月没洗了,各种细菌脏东西都有,如若他们还要霸王硬上弓染了什么致命的疾病他是不负责的。

    这一招出奇的有效。

    “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拜纳姆憋着不说。

    韦夏淡淡地问:“你觉得莱恩不如你?”

    “我承认他有极个别的优点,但如果是你,我和他之间,难道你会让他去打?他除了年纪比我大,传球技术比我好,还有哪点更值得?我就说一件事!”拜纳姆活灵活现地跳起来说,“他根本不会卡位,他的身板一旦进入nBa分分钟会被人撕碎,指望他守住禁区,不如指望对手一心向善。”

    他说得很有道理,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和隐患。

    只不过,只有他发现了吗?

    “你觉得,你说得这些,教练组不知道吗?”韦夏直问。

    拜纳姆不解地问:“既然他们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问得好,这就是韦夏无法解答的问题了。

    “你可以不相信莱恩,但你一定要相信菲尔。”韦夏的话听起来殊为可笑。

    “相信他,你忘记他上赛季是怎么对你的了?”韦夏居然跑到他这里帮杰克逊说话是拜纳姆没想到的。

    “我这不也是一点点熬过来的了吗?你还很年轻,而且,你不是,不代表莱恩的球队地位在你之上。”韦夏说,“有个概念叫伪。”

    “你是说,那只该死的狮子一上来就会被换下?”

    “我没那么说,不排除有这个可能。”

    要让拜纳姆像新秀赛季的韦夏一样放低身段老老实实地当霍林斯的替补不现实。

    两人的性格不同,打法不同,就连队内的地位都不同。

    韦夏想过许多的可能性,最让他信服的答案依然是杰克逊在搞办公室斗争。

    拜纳姆是小巴斯的宝贝,韦夏是一张已经刮出来的彩票。

    既然已经确定得奖,就想办法提升他的价值就行了,接下来的重点便是拜纳姆。

    通过拜纳姆,湖人休赛期补强内线不利便可得到解释。

    为了锻炼拜纳姆。这是个很好的理由,只是杰克逊不喜欢。既然不喜欢,就要做些事情来遏制其发展。

    选择霍林斯作为中锋就是他的手段之一。

    霍林斯一样是小巴斯的人,但以后者眼高于顶的傲慢,怕是不会将霍林斯视如己出。因此,杰克逊心里将霍林斯视作一个可争取的人,让他打,就是为这件事。

    韦夏没有能够劝住拜纳姆,接下来的几天,他每一次训练赛都与霍林斯进行了激烈的竞争与对抗。凭借出色的身体条件和力量优势,几乎每一次,他都能占据上风。

    霍林斯吸取上次的教训,不再对拜纳姆做出出格的举动,反正他已经坐上名单,拜纳姆再怎么撒野都没用了。

    那件事定下来之后,杰克逊还找霍林斯单独聊天。

    既给uLa来的大个子吃了一颗定心丸,还通过散布小道消息的方式让拜纳姆对此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

    即使名单已定,竞争却继续。

    训练营第十天,拜纳姆对霍林斯砍下18分14篮板5盖帽,一场完爆,换不来杰克逊的笑容。

    杰克逊没表现出丝毫欢愉,还对拜纳姆吞噬了过多球权而有所不满。

    他在当天的分析会上特别指出:“安德鲁,你出手了16次,却只送出1次助攻,没错,你有50%的命中率,但这只是一场队内的对抗赛,莱恩为了照顾你的面子不会全力防守你,等到正式比赛,你以为你还能用同样的效率统治比赛吗?”

    拜纳姆不敢顶撞杰克逊,分析会结束就找霍林斯说清楚:“听着,刀疤(sar)⑴,我他妈不需要你让着我,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你那几下子在我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我可以轻易地统治你,终结你,如果你担心在菲尔面前出洋相,我们可以等到晚上约个地方一对一,我他妈分分钟虐翻你!”

    霍林斯有气无力地说:“成熟点吧,辛巴(simba)⑴。”

    ⑴均为《狮子王》里的角色。实际上莱恩霍林斯的莱恩不是lion,而是Ryan。

    还别说,他们两人的对话有那么点意思。

    霍林斯阴险狡诈毒辣,对应了电影里的刀疤。而天真无邪到让韦夏们担忧拜纳姆的“辛巴”,和电影里那个被卖了还帮叔叔点钞票的小狮子一毛一样。

    拜纳姆约斗不成,只有在对抗赛里更加努力地打爆霍林斯。

    霍林斯好像个抖m,每次都满足了拜纳姆要把他暴打一顿的愿望。

    正面战场上,拜纳姆大获全胜。

    每一次,杰克逊都以霍林斯没认真防为理由来遏制那些“拜纳姆应该打”的声音。

    而霍林斯再没对拜纳姆做出有可能让他受伤的重手。

    光凭这一点,韦夏就相信霍林斯没有坏心眼。被逼急的时候,他可能会不择手段,但平时,他很清楚什么是训练赛,什么是对抗赛,什么时候该认真,什么时候该划水。

    拜纳姆的小日子已经过得够苦的了,他这个带来噩耗的人,如果不能给孩子一点小小的安慰,哪天忧心成疾,英年早逝的话,他岂不是要内疚一辈子。

    看出霍林斯本质不坏的韦夏,在媒体日当天,主动邀请他一起拍合照。

    拍照的时候,韦夏对媒体说:“这是我们新赛季的中锋,你们应该多拍他几张照片。”

    远道而来的洛杉矶媒体听说霍林斯这个菜鸟成了,以为他拥有超出预期的实力,一激动,竟然给他拍了一套比“汤不勒”还要动人的套图。

    记者还让韦夏展望新赛季。

    “我希望我们可以取得比上赛季更好的成绩。”韦夏单纯地说。

    “湖人已经连续两个赛季脱离争冠行列,是时候回归了,奥布莱恩杯的争夺战,我们一定不缺席。”科比对媒体中二地说。

    菲尔·杰克逊既没有韦夏得单纯,更没有科比的中二,傻呀的嗓音带着沉重的气息说道:“我们是一支年轻的队伍,未来,我们必定会成为一支拥有强大竞争力的球队,但我觉得,不是明天,不是下一周或者下一个月,那个时刻还没到来。那一刻到来之前,球迷仍需要等待,这条漫漫长路的尽头,一定是光明。”

    另一个场地,拜纳姆正在拍照。

    “安德鲁,笑一笑。”

    假笑男孩他来了。

    “带点感情,安德鲁。”

    笑得像哭一样。

    “安德鲁,再投入更多的感情。”

    “辛巴”的耐心耗尽了:“你到底拍不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