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万界真武 蒙面怪客

293 功法密室

    “咔嚓!”

    刀光闪过,人头落地。

    郭凡面无表情的大步上前,取下对方腰间的布袋,随手翻看。

    片刻后。

    摇了摇头,扔给后面的徐豹,让他先行收着。

    这是他入山之后,斩杀的第六人。

    六人中,有的人善使毒,有的人精通暗器,更有人能御使异兽。

    而且他们本身实力也不弱,无一是罡气以下的存在。

    但不管对手是谁,手段如何,只要碰到郭凡,无一人能撑过三招两式,就连逃走也不能。

    这也让后面跟着的徐豹两人心中惴惴,彻底绝了逃走的心思。

    爱占小便宜的镇山手高策,更是眼珠转动,不时看向身上的布袋。

    这里面的东西,虽然郭凡看不上眼,但实则都是极为罕有的宝贝。

    若能讨了对方欢心,得赐几件的话,自家徒弟进阶罡气之前就不用愁了!

    当下朝小徒弟暗使眼色。

    奈何。

    此时的徐豹,早就被郭凡一路上的辣手吓的面色发白,根本不敢套近乎。

    “哒……”

    脚步声一顿。

    郭凡在一处路口停下,长刀拄地,皱眉朝前方的一片废墟看去。

    这里,原本应该是仙云宗核心弟子的传功大殿。

    而今。

    已成一片废墟。

    青砖碧瓦四下散落,破旧门楣跌倒在地,坚硬砖石更是崩裂开来。

    无数的杂草、蔓藤覆盖地面。

    “唰!”

    觅灵彩蝶灵动飞舞,在废墟中不时寻觅,最终落在一处断梁之上。

    “真是奢侈。”镇山手高策急忙越过去,从废墟中摄起一截断梁,摇头啧啧赞叹:

    “屋梁竟然是用玉石做的,只是这一截,怕就能值千把两银子!”

    “兄台,要不要收起来?”

    “……”郭凡扫了他一眼,朝前走了几步,大手猛然一挥,掀开一片废墟。

    这下面,竟有一个洞口。

    洞口同样有些残破、坍塌,但总算还能行入,不过里面一片漆黑。

    谁也不知内中详情。

    看样子,这传功大殿不止地面上的建筑,地下应该还有密地。

    当年那场劫难,上方建筑尽数坍塌,地下的勉强算保留下来。

    “你!”郭凡略作沉吟,朝高策一指:

    “进去,走前面!”

    “啊?”高策面色一滞,他相貌本就不堪,此即越发显得难看。

    “嗯?”郭凡鼻间轻哼。

    “走,我走。”高策身躯一颤,连连点头:

    “兄台别急,我……我这就进去!”

    他苦着脸,从身上摸出一副兽皮手套带上,这才小心翼翼跃入洞口。

    郭凡立在外面,双耳轻颤,待过了片刻后,才示意少年徐豹跟上。

    地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就算高策功聚双目,也只能看到丈许之内的情况,且很不清晰。

    “咔嚓……”

    脚下的异响,让他身子一僵。

    “是死人骨头。”郭凡毫无波澜的声音自后方飘来:

    “不用担心,你只管大胆的往前走就是,有我在,不会出事的。”

    “真的?”高策颤颤巍巍的开口。

    郭凡皱了皱眉,没有搭腔。

    此人的年纪,怕是已过了六十甲子大寿,但胆子竟然那么小?

    没有得到回应,高策却也不敢停下,在身后若有若无的杀意催促下,提心吊胆缓缓前行。

    而郭凡。

    则在行出一段距离后微微皱眉,悄然把丈许云龙刀朝前探出。

    映心镜可映照万物。

    在他的感知中,周遭除了三人的气息外,已经有了另外的气息。

    这里来过人!

    甚至,应该还没有走,就在附近。

    徐豹年幼,在这一片漆黑的地方毫无安全感,又不敢靠近郭凡。

    再加上几人小心翼翼,脚步声不提,谁也不知道对方在哪里。

    行不了多久,他就开始额头冒汗,心跳加速,忍不住轻吐浊气。

    “呼……”

    声音刚刚出口,他就意识到不对。

    杀气!

    “谁?”冰冷的喝声自前方传来,寒芒闪烁,成九耀之形刺来。

    那寒芒来势极快,至少以徐豹的反应,根本就来不及做出闪避。

    “误会!”高策急吼,身躯却是不退反进,铁手摩罗悍然击出。

    不是他不想退。

    而是在想退的那一刹那,背后突然冒出一股冰冷杀意,激的他本能爆发全力朝前扑击,吸引注意。

    “叮当……”

    “咔嚓!”

    不得不说,高策这个老家伙虽然胆子小,但手上的功夫确实不弱。

    双手如削金段玉的利刃,只是轻轻一挥,就有霹雳狂龙咆哮而出。

    瞬间把对手压制。

    但他并未高兴。

    因为面前的九耀奇光,来自清微派的玉星道诀,对手也非一人。

    果不其然。

    前方气息涌现,如虚无缥缈的道韵,给人一种浮生若梦之感。

    剑光!

    只是突兀一闪,就掠过数十米之地,出现在高策的眼眸之中。

    在他眼中,来袭剑刃细长、锋利,上有剑罡流转,如梦似幻。

    虽美轮美奂,却带有决绝杀机。

    完了!

    他脑海一片空白。

    “铮!”

    就在这时,一直默默收敛气息、隐于身后的郭凡终于有了动作。

    他脚下轻踏,身躯前倾,丈许云龙刀如毒龙出洞,猛然探出。

    静如处子,动如脱兔。

    郭凡生动演绎了这句话的涵义。

    “卑鄙!”

    怒吼声自前方响起,那剑光轻轻一颤,陡然炸开,如幻影泡沫。

    一梦剑!

    清微派绝学。

    剑法如南柯一梦,不知何时起、不知何时灭,更难寻其踪迹。

    此即剑光炸开,人影迷离,竟是反掠郭凡。

    来人也是被逼无奈,此即退走根本来不及,如今只能以进为退。

    好在他剑法精妙,宝剑更是锋芒锐利,当能逼退对手再寻良机。

    “好!”

    郭凡低喝。

    对方的剑法堪称妙极,就算他身怀映心镜,一时间竟也有些迷茫。

    这种梦幻剑意,真假难辨,也是他生平仅见。

    当下身躯一颤,护身罡劲环绕丈许之地,刀光去势,却是不变。

    既然看不破,那就硬抗!

    “叮……”

    剑刃与刀身交错,发出清脆悠扬之声。

    “呲拉……”

    云龙刀当空爆斩,刀光横掠下劈,无不顺心如意,称先机掠过来人衣衫。

    对方的衣衫显然也非凡品,虽然被斩裂,却也卸去近七成的力道。

    让刀光难尽全功!

    “找死!”黑暗中有人怒吼。

    这声音有些熟悉,但此时郭凡已是来不及多想,因为眼前剑光大盛。

    光晕迷离,照耀四方,如梦幻泡影,此起彼伏,让人难以捉摸。

    无数幻灭剑光如同飞速旋转的齿轮,围绕护身罡劲疯狂绞杀。

    只是一刹那,就逼至近前。

    “哼!”郭凡闷哼。

    同时他身躯一涨,陡然化作丈许之大,乃至顶破上方的山石。

    脚下一跺,大地颤抖。

    “轰隆隆……”

    轰鸣声中,他脚下云雾升腾,九条怒龙咆哮而出,席卷四方。

    云龙九现!

    怒龙一撞,场中剑光暴碎,无序的气机之中,也出现一抹异常。

    这抹异常在映心镜之中,更是格外显眼。

    “唰!”

    郭凡持刀在手,云龙刀轻轻一颤,一抹细如丝线的刀光就已游曳而出。

    如同山崩海啸的磅礴气机,竟凝于一线。

    如意天魔斩!

    “叮……”

    刀光之前,漫天剑光悄然一聚,化作一抹明锐光芒,斩向刀光。

    两相对撞,无形气劲瞬间横扫全场。

    “嗯?”

    郭凡眼眉挑动。

    这还是首次有人在处于下风之际,以剑法硬生生拦住他的刀法。

    不过虽心有惊讶,他的动作却是丝毫未缓。

    大手一抬,九幽鬼爪隔空抓出,腰间陶罐更是适时喷出黑烟。

    “呜……”

    阴风呼啸,鬼哭神嚎。

    “铮!”

    前方。

    剑光暴涨,如一轮明月,只是轻轻一绕,就绞碎鬼爪、碾灭黑烟。

    其威能之强,堪称骇人。

    异术!

    郭凡双手一紧,七煞离火诀已是祭起,身上的烈火袈裟也疯狂闪烁。

    “且慢出手!”对面那人突然大吼,同时身形一闪,暴退百米开外。

    “郭盟主,是我!”

    有些狼狈的明心微微喘气,屈指一弹,已是点着附近的火把。

    此时的他发丝散落、道袍破损,面色也是红白变换,不怎么雅观。

    在他身后,还有两位年轻弟子,同样面色发白,眼神露出畏惧。

    倒是高策、徐豹两人,眼露振奋,惧意全消。

    “明心道长!”郭凡面色不变,身上杀意依旧涌动:

    “道长突下杀手,可是对郭某看不过去?还是想称量一下郭某的斤两?”

    在对方起初开口的时候,他就感到熟悉,其后早就认出来人,清微派祖窍高手明心。

    但一旦动手,再想停下就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两人当时身上的杀意丝毫不假,怕是稍有不慎就会丧命。

    自也不会留手!

    “不敢,不敢,这是误会。”明心连连摆手,眼中也闪烁起惊疑不定。

    在雁门郡,他与鸠武、高阳明等人,代表各方势力一同见过郭凡。

    当时,郭凡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位初成罡气,又持才自傲的鲁莽之辈。

    但现在……

    明明未曾打开眉心祖窍,竟然能死死压制自己!

    难怪此子当初表现的如此强势,就算是面对剑谷,也毫不松口。

    年纪轻轻,实力就已如此。

    未来不说开眉心祖窍,就是成就通玄之境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心中转念,明心的面色越发微妙。

    这两个月,剑谷对武盟都做了什么他可是一清二楚,这后果……

    以后怕是有热闹看了!

    “郭盟主。”明心念头急转,面色也变的客气起来:

    “刚才事发突然,误会一场,莫要见怪。”

    “说起来,月余不见,郭盟主的修为又有增进,真是让人佩服!”

    “……”郭凡眼眸闪动,顿了顿才一收云龙刀:

    “道长客气了,在下也算因祸得福,比不得清微派诸多传承俱都不凡。”

    “哈哈……”明心大笑,也没有谦虚,只是目光转动,落在郭凡身上:

    “郭盟主身上的这袈裟,似乎是来自烈火教?”

    “刚才贫道以为是魔教妖人,想不到却是碰到了老朋友,真是好一场误会!”

    “不错。”郭凡点头:

    “这袈裟是我从那无空身上得来的。”

    “无空?烈火老祖大弟子。”明心眼眉微挑:

    “据闻此人性情残忍,杀人如麻,只可惜修为高深,一直逍遥世间。”

    “不知……”

    他欲言又止。

    “他已经死了。”郭凡语声淡然。

    “……”明心心头一紧,面色也不禁一僵。

    虽然已经猜到,但听闻郭凡亲自承认,他依旧忍不住心头发凉。

    这是一种物伤其类的感觉。

    他与无空也打过两次交道,其中有一次,更是试探着交了手。

    开了眉心祖窍的无空身怀三门异术,更精通烈焰刀,实力不凡。

    明心毫无胜算!

    想不到……

    “郭盟主为民除害,贫道佩服,佩服!”明心拱手,声音难免有些低落。

    “不敢。”郭凡扫视四周,转开话题:

    “道长似乎已经逛过此地?可有什么收获?”

    “怕是让郭盟主失望了。”明心摇头:

    “此地并非藏宝地,石刻功法也早已在上面崩溃之际彻底抹去。”

    “嗯……”

    他顿了顿,从身上摸出一本册子:“倒是得了几篇残卷,郭盟主可感兴趣?”

    “……”郭凡眼神落下。

    “给。”明心轻笑,随手抛来。

    诚如郭凡所说,他身为清微派弟子,只要实力足够,并不缺功法。

    况且这些残卷他已经记下,倒不如卖个人情,兴许以后用得上。

    “多谢。”郭凡伸手接过,点了点头,场中的气氛也随之一缓。

    “客气了。”明心哈哈一笑,眼神微闪,突然伸手朝上一指,道:

    “郭盟主,不知你对上面可感兴趣?”

    “上面?”郭凡收起书册,道:

    “此山上面云雾未散,怕是犹有禁制,而且里面的情况也不清楚,危机重重。”

    “道长有消息?”

    “有一些。”明心点头:

    “千余年前,清微派曾有高人来过仙云宗,对上面的地势略有了解。”

    “郭盟主可需要?”

    他话吐半截,不再多言,显然不是白给。

    郭凡摸了摸下巴,慢声道:“我身上有烈火教和剑谷的地形图。”

    “当比道长手中的详细些。”

    显然,他的意思是可以与对方交换消息,但自己似乎有些吃亏。

    “……”明心眼神闪动,顿了顿才再次开口:

    “郭盟主怕是不知上面的云雾代表什么,那说明仙云宗核心阵法未破。”

    “据闻,仙云宗大阵有一灵物,持之可掌控大阵,历来只在宗主手中。”

    “现今……”

    “应该还是无主状态!”

    “……”郭凡眼神微动,随即轻轻点头:

    “成交!”

    “好。”明心大喜,当下也不迟疑,直接从身后一人身上取了个卷轴扔过来。

    郭凡也把自己手中的图卷送出。

    两人的交易是一时兴起,定然难以作假,当然若明心早有准备又是两说。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

    “对了。”

    收起图卷,明心再次开口提醒:“贫道刚才所言的那东西,定然位于仙云宗禁地,危机重重,郭盟主若真有此心,当三思而行!”

    “贫道是不做此想了。”

    上面阵法未破,说明里面的好东西大概率还在,到未必去取那凶险之物。

    而且明心有自知之明,就算得到了,以他的实力也难以占据,到时候还是要交出去。

    “多谢道长提点。”郭凡拱手。

    “好说,好说。”明心打了个稽首,缓缓后退一步:

    “那贫道告辞,来日有缘,我们江湖再见?”

    “嗯。”郭凡点头。

    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再无声息。

    “前辈。”少年徐豹眼珠转动,小心翼翼的上前一步,开口问道:

    “您不是烈火教的人?”

    “嗯。”郭凡点头,目光追逐着那四下飞舞的觅灵彩蝶,面上波澜不惊。

    “难怪!”高策一拍大腿,道:

    “兄台救下我们师徒,一路上所杀之人也都是自己上门找死。”

    “还能与清微派的高人相谈甚欢,您定然是一位江湖正道中人。”

    “姓郭,盟主,郭盟主。”

    他挠了挠头,面露不解:“我倒是听说雁门郡有个武盟盟主就姓郭。”

    “但……”

    “应该不是,雁门郡地域偏僻,那人又年纪轻轻,岂能养出阁下这等蛟龙。”

    “那个……”

    高策看着郭凡的面相,突然面色僵硬,语声也变的结结巴巴:

    “不……不会……真的是您吧?”

    面前这位,同样年纪不大。

    “……”郭凡不发一言,只是迈步朝着一侧的石壁行去。

    留下一脸不可思议的高策喃喃自语:

    “怎么可能?”

    “这没有道理啊!”

    “可是……”

    “真的是一个人?”

    在他一脸错愕之际,徐豹已经小跑着来到近前,面上满是谄媚。

    得知郭凡不是魔教中人,他心中的惧意瞬间消失一大半。

    “郭盟主。”徐豹看着周围,道:

    “这里都被清微派的高手搜过一遍,应该是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是吗?”郭凡伸手一指旁边的觅灵彩蝶:

    “它现在这种情况,是怎么回事?”

    却见那觅灵彩蝶身化七彩霞光,当空不停翻飞,就如扭动的彩虹。

    不疾不徐,煞是好看。

    “这个啊!”徐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根据嗅到的气息灵性强度,它的表现各有不同,这是遇到有些许灵性的东西。”

    “就如,低品质的灵草、凝练过的玉石。”

    “晚辈觉得,此地应该没什么了!”

    这种东西,放在外面只是不能错过,但现在他们大包小包带着的都已不菲。

    自然也就看不上眼。

    “不然。”郭凡罕见的细心开口解释,他目视面前的石壁,道:

    “明心几个人留在这里的气息很浓,显然驻留时间不短,若不是察觉到什么,他们不可能留在这里那么久。”

    “而这蝴蝶,又对这面墙壁很感兴趣。”

    “所以……”

    他单手伸出,烈焰缠绕手掌,随即猛然一聚,化作凝然刀光。

    “唰!”

    刀光一绕、一划,烈焰深入岩石,然后在内里展开,朝后一拉。

    “哗啦啦……”

    碎裂的山石、黏连的岩浆,伴随着一连串的声响,落在身前。

    一个一人高的空洞,也出现在三人面前。

    内里……

    是一处密室!

    郭凡眼眉一挑,目露淡喜。

    徐豹、高策两人,则是身躯绷紧,呼吸急促,心中激动难以自制。

    还真有!

    “呼……”

    洞口打开,气息涌入。

    “不好。”郭凡面色一变,身形陡然一闪,已是飘入那密室之中。

    同时大手一分,如斗大的烈焰绕身旋转,把周遭照耀的一片通透。

    这里似乎是一处书房。

    两面都放置有书架,更有一面石壁被人掏出大大小小的凹陷,用来放置书册。

    现今。

    千余年过去,此地的书册早已变形。

    但因为空间封闭,原本的条件控制了发霉、发潮,还隐约可见其上文字。

    但伴随着空气涌入,这些书册纷纷发生变化,纸页快速化为飞灰。

    几乎是眨眼间,就有许多书册成了一摊尘土。

    “怎么会这样?”

    徐豹两人跃入,见此情景当即面露愕然,一时间更是慌了神。

    “快!”郭凡低吼:

    “材质不同,它们焚化的速度也不同,尽量去记书里面的内容。”

    “等下交给我!”

    “有用的,可以从我这里换得灵药!”

    “真的?”徐豹双眼一亮。

    “唰!”

    身旁,高策已经先行一步,来到一处书架,定睛朝一本兽皮册子看去。

    同时小心翼翼的发力,翻起书页。

    至于郭凡。

    他先是把面前得一枚半截灵玉拿起,映心镜全力而动,映刻周围的环境。

    快!

    快!

    在内心急促的催动下,大脑疯狂运转,时间流速似乎都变的缓慢。

    一本本书籍,一页页纸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作飞灰。

    而场中三人,个不停的设法阻拦这个过程,并默记其上的内容。

    直至,半个时辰后。

    “噗通!”

    徐豹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泛花,手上则拼命的在山石上刻画。

    “一元有法,明晰照彻……”

    “归元三要诀!”

    “讲义……”

    一旁的高策则是眉头紧锁,脑海中诸多文字飞舞,面上表情也是不时变换。

    郭凡最是奇怪。

    他眉头紧锁,手捏一枚玉石,面上时而恍然大悟,时而迷惑不解。

    好似沉浸到某种感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