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女友是up主 蜜汁姬

第170章 熊阿姨、萌娘or萌萌

    第二天,七月二十八日。

    早晨六点。

    陈闻准时醒来,从床上坐起身,看向睡觉时微微嘟起嘴的姜秋以。

    拍拍她的脸蛋,陈闻轻声说道:“起床了。”

    “唔……”姜秋以扭扭身子,半睁开眼睛,懒洋洋的在床上伸展了一下身子,“抱抱”

    陈闻没多说什么,直接下床走到她那边,伸手揽过她的后背和腿弯,用公主抱把她抱起来,径直往卧室外走去。

    “呀!”姜秋以吓了一跳,急忙双手搂住陈闻的脖子,整个人顿时清醒了,敲了一下他的肩膀,“谁说是这个抱法了?”

    “不这样的话,又要等你在床上磨蹭半个小时?”

    “哎呀~那是起床必备的步骤嘛~”

    “那你现在不也好好的。”

    “不好不好,一点都不好。”姜秋以在他怀里扭来扭去,“之前抱抱就好了,现在要亲亲~”

    陈闻把她抱进卫生间,在洗手池前放下,“先刷牙。”

    “哼。”穿着睡裙的姜秋以露这两条大长腿,伸手拿起虹猫牙刷,给陈闻挤好牙膏。

    互换牙刷开始刷牙,姜秋以把两个人的洗面奶从架子上拿下来预备好,漱口之后两个人就各自洗脸。

    “我上个厕所。”洗完脸,姜秋以屁股顶了一下陈闻的大腿,往马桶走去。

    陈闻自觉走出卫生间,给她关上门。

    十几分钟后,换上运动服的两人携手下楼,开始晨跑。

    之前回家了将近一个月时间,姜秋以就迅速进入了晚上熬夜白天赖床的恶性循环。

    现在回到这边,又重新落入陈闻的时间管控当中,经过几天的阵痛期,如今总算又慢慢适应了这个生物钟。

    摊上这么一个时间管理大师,姜秋以真的是又爱又恨。

    按照惯例,陪姜秋以跑完一圈,陈闻就回到自己的节奏里继续跑圈,姜秋以则气喘吁吁地来到刘阿姨的早餐店里,先买好早饭。

    “刘阿姨~牛肉粉丝不要放葱~其他都是老样子~”

    “好嘞!”刘阿姨应了一声,笑呵呵看着秋秋这小姑娘走进店里,“前几天在学校里弹完钢琴,这两天没事儿干了?”

    “今天下午要去一个钢琴展览会。”姜秋以站在柜台前陪着闲聊?乖巧应道?“再过几天会去逛一逛漫展。”

    “漫展?”

    “就是一些人装扮成动画片里的人物,然后其他游客去参观的一个活动。”姜秋以尽量用简单的方式解释道。

    “哦~”刘阿姨了然?“就奥特曼那种是吧?我孙子就喜欢这个。”

    “算、算是吧。”

    虽说拿奥特曼来概括全体有点偏颇?不过刘阿姨能理解到这个份上已经很不错了,姜秋以也不勉强。

    接过早餐盘子?姜秋以找个位置坐下,先吃起自己那份。

    没过一会儿?跑完剩下两圈的陈闻走进店里?坐到姜秋以对面,喝了口牛肉粉丝,吃起小笼包。

    “我跟学姐约好了下午一点到国际博览中心门口见面。”姜秋以翻开手机确认了一下,“咱们今天午饭早点吃吧。”

    “嗯。”

    “萌萌把那天晚上咱们去她家那期vlog剪出来了?我就懒得剪了?用小号跟她合作发了这期视频。”姜秋以把昨天晚上林萌刚上传的额视频给陈闻看。

    【你以为我吃的是烤肉,但我吃的全是狗粮!!!淦!!!】

    看到这个标题,陈闻顿时感觉满满的怨念从屏幕里透出来,脑子里立马浮现出林萌的样子,但脑袋却是一颗大大的柠檬。

    翻了下评论?里面全是幸灾乐祸的留言。

    【名字我取了10分钟】:熊阿姨总算尝到狗粮的滋味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弌卬】:萌娘这次应该学会如何制作狗粮了吧?什么时候出一期制作狗粮的视频?(狗头)

    【烈焰龙圣】:嘶……这是什么牌子的电灯泡?为何如此刺眼?挡到我看正主撒狗粮了啊!(滑稽)

    【折翼羽】:萌萌酸了吗?没关系的,咱俩下次把狗粮给他们撒回去就好了(害羞)

    【本是痴情人余生薄情郎】:有没有后续情节?这狗粮味道太淡了?我想看卧室版本的。

    和陈闻一起看完这些评论,姜秋以笑得乐不可支?连忙截图发给林萌进行二次降维打击。

    不过林萌这个点显然还在睡觉,并没有回复。

    “走吧。”吃完早饭后?姜秋以跟刘阿姨打了声招呼?就抱着陈闻手臂回到租房?“我上午应该能把魔鬼舅妈第三期剪好。”

    “这样的话,除了之前鸽了很久的恋爱互动视频,就只剩下大号的几个视频了~”

    “钢琴视频剪起来简单多了~恋爱互动的文案我也改好了,漫展之前也该就能全部搞定~”

    走进屋里后,姜秋以就回到卧室剪辑去了,陈闻则进入手工室,继续昨晚未完成的剑带。

    相比制作斩月本身,给斩月制作剑带明显要简单许多。

    换个说法,应该说省力很多。

    因为斩月的刀身巨大,面积比之前做的几把剑都要大得多,所以陈闻花费在打磨上的时间也远远多于前面的剑。

    光是用掉的砂纸,就是之前一把剑的三倍左右。

    即便陈闻是麒麟臂,也差点没把手臂撸废了。

    毕竟之前都要上课,每天也就部分时间有空打磨剑身。

    而这些天几乎都是化身全天候打磨机器。

    说实话,哪怕陈闻再怎么喜欢手工,下次也不会再选斩月这样的大菜刀了。

    相比斩月,卍解之后的天锁斩月明显更加友好一点。

    就是尾巴上的锁链有点麻烦,远没有斩月的绷带方便。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陈闻就把剑带做好了。

    把斩月从展柜里取出来,套到剑带的皮质豁口里,随着斩月剑身从下往上不断变粗,最后卡住,陈闻也就顺利地把它背在了身上。

    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上次带着阐释者坐地铁,被保安大哥拦下来的事情。

    把斩月和剑带拿下来放回展柜,陈闻挠了挠头。

    看样子去漫展还是得租车去了,不然这把刀可太显眼了。

    就算过的了安检,陈闻光是想想会在地铁上收集到的异样目光,就有难以遏制的尴尬从心底泛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