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女友是up主 蜜汁姬

第400章 两百万+两百万+两百万=?

    五月十二日,下午。

    陈闻答辩结束,从教学楼里走出来,迎面就看到等候在这里的姜秋以。

    如今天气已经很热,大太阳底下周遭都是明黄一片。

    姜秋以撑着太阳伞,一身简单的白色T恤和过膝白裙,露出一双白嫩纤细的小腿,脚上是白色的运动鞋,看上去青春靓丽。

    周围路过的学弟都下意识看过来,只觉得这位学姐好看极了,静静立在教学楼门口的台阶旁,一副岁月静好的温娴模样,看着就赏心悦目。

    搭配上旁边的清翠草地和树荫,仿佛能给人带来一阵夏日的凉风,又猝不及防的让人燥热起来。

    结果就是这样遗世独立的仿若不染淤泥的清莲的学姐,在看到教学楼里走出来的那个人时,眼里就仿佛有了光彩,脸色也明亮盎然起来。

    踩着小碎步踏上台阶,姜秋以没去管周围人的目光,啪叽一下很没形象的扑进了陈闻怀里,小脑袋似小猫在他胸前蹭啊蹭。

    把周围的学弟都看呆了。

    心碎的声音砸在地面上,可以谱奏出一章悲伤的乐曲。

    “没问题吧?”

    “没什么问题。”

    “恭喜~”

    “同喜。”

    抱着姜秋以在门口,陈闻把她有些凌乱的发丝撩到耳后,低头在她眉眼间亲了一口。

    周围人掩面疾走,无声的破碎声在四周环绕,还真是凄美动人。

    单身狗的世界,容不下这等叛徒。

    只恨这世道不公,否则陈闻和姜秋以估计已经被凌迟了。

    朗朗乾坤秀恩爱,配合两个人的颜值,杀伤力着实太大了些。

    “走吧,回去了。”陈闻从她手里接过太阳伞撑起,走下台阶,来到柏油路上。

    姜秋以摇了摇他的手臂,指了指另外一个方向,“都要毕业了,逛一圈?”

    “……”陈闻伫立,环顾了一圈四年求学的地方,虽说对会计学没什么兴趣,但即将毕业了,也难免生出一些留念,“也行。”

    两个人走在路上,两边是上课的教学楼,穿过这条中央大道,就一路来到了财大的图书馆,再往前,就是学校里的人工湖。

    大白鹅悠闲的漂浮在湖中央,在阳光下清理自己的羽毛。

    “圆神那边保底的二十五万过两天就到了。”陈闻跟她站在湖边,欣赏着湖中美景,谈起了两人的小金库,“月底应该会有第二批广告费入账,这样就差不多能有两百多万。”

    “这种时候谈钱,很煞风景诶。”

    “买房的钱,我觉得很浪漫。”

    “所以什么时候求婚呢?”姜秋以不怀好意的坏笑看他,“真打算逼我在毕业典礼的时候求婚啊?”

    “……别闹。”

    “哼~”姜秋以扭回头去,想到自己偷偷制作的糖果戒指,嘴角便忍不住翘起。

    陈闻的目光放远,从湖水到对岸的小树林,再从树梢到天边的白云,心里想的是昨晚偷偷做好的黄金婚戒,再想到五月二十日已经近在眼前,心里就为之一紧。

    只是姜秋以就在旁边,他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

    “明天会杭城,晚上的时候记得收拾一下行李,这次尽量多带点东西回去,下个月搬家的时候能方便点。”

    “嗯嗯。”姜秋以缩进陈闻怀里,后背贴着陈闻前胸,让他抱住自己,“我小姨联系了几个房东,咱们可以先回去把租房定下来。”

    陈闻点点头,让太阳伞搭在肩膀上,从姜秋以背后紧紧搂住她娇柔的身子,轻嗅着发间的清香,连湖边的大白鹅看了都把脑袋躲到翅膀底下。

    他们在沪市的租房日期到六月底结束,不过现在已经答辩完成,只等学校发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就算是正式毕业。

    所以他俩打算先回杭城租个房子安定下来,提前搬家。

    毕竟就算要买房子,陈闻和姜秋以也打算买毛坯房,从新装修,自己把关。

    这前前后后花费好几个月都很正常,再加上要散味的时间,哪怕现在回去就买,也得至少半年才能搬进婚房。

    更别说他俩现在还没结婚呢,婚房总要等结婚了再搬进去才算完整。

    中间跨了这么长时间,两个人都不想各自住在爸妈家里,否则做什么事都不方便。

    当然,陈闻家里大得很,肯定住得下姜秋以,但两人毕竟还没正式结婚,姜秋以就这么光明正大住进去,怎么说都不太合适。

    不过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两个人同居更舒服。

    “可以再顺便看看房子,提前找起来。”姜秋以靠在他怀里,扭头亲一口,又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

    “听你的。”

    “你没啥想法吗?”

    “给我留个手工室就行。”

    “说得好像我很专制似的。”

    陈闻笑了笑:“是我宠你。”

    “被你宠坏了怎么办?”

    “那也是我的。”

    “说得好听。”姜秋以翘起嘴,拉着陈闻继续逛,在湖边溜荡了半圈,“我想买个复式房,两层的空间上看着会比较大。”

    “你可以先问问你小姨。”陈闻说道,“等我们先把租房定下来,再去看看复式房。”

    两个人边聊边逛,在财大校园里溜达了一圈,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坐地铁回去,稍微买了点菜回到租房。

    厨房里,姜秋以挽起头发,将青丝束起,围上围裙,从那个大学女神学姐的模样,变成了青涩和成熟交织的年轻女人。

    几个月下来,身段和仪态都被陈闻滋润的颇有些风韵,穿上围裙后,挺翘的臀和收窄的腰,让这种味道更明显了些。

    陈闻在一旁帮她洗菜,答辩完后回到这里,神情有些恍惚,像是看到了未来几十年的光景似的,都似这般温馨无故。

    吃好晚饭,今天轮到陈闻洗碗。

    姜秋以就缩在沙发上,时不时逗弄两下沙发扶手上趴着的有种,然后在缇瓦忒大陆里到处捡垃圾。

    她现在对升级啊培养角色啊什么的都不太感兴趣,因为太累了。

    反倒是捡捡水果蔬菜,打打野猪钓钓鱼,然后到处买菜谱,纯粹玩烹饪料理,也觉得很有意思,收获感满满。

    或者就专门往高处爬,一直爬到顶峰,再从山巅一跃而下,用风之翼飞在半空,欣赏欣赏美景。

    又或者到处跑图,把一个个传送锚点点亮,也很有满足感。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玩法,这大概才是开放型游戏世界的正确开关。

    只是打打杀杀未免太过无趣了。

    好吧,姜秋以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在这方面比较菜罢了。

    躲技能啊,位移啊什么的,她又搞不懂,一开始简单的副本还好,后面的就越来越麻烦,她就懒得玩了,只是到处糟蹋一些花花草草。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在干嘛?

    手机上突然弹出来微信的消息。

    姜秋以玩到一半,瞅了眼还在厨房洗碗的陈闻,点进微信给老妈回复:“刚洗好碗~”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我听你小姨说,你在问她买房的事情?

    【姜秋以】:对啊,怎么了?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你跟小陈已经在商量这个了?

    【姜秋以】:都已经要毕业了嘛,想房子的事情很正常吧?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那你们怎么想的?这种事情总得跟我们商量一下吧?

    【姜秋以】:我俩买房子,又不给你们住(滑稽)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那总得我们两家人出钱吧?小陈他们家打算出多少?我跟你爸也出多少。

    姜秋以坐在沙发上诧异了一下,被老妈这么一提醒,才想到这么一茬。

    【姜秋以】:我跟陈闻打算自己买。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嗯?什么意思?

    【姜秋以】:我们已经存了有两百多万了,打算到时候买个两百平左右的复式房。

    【永远年轻的陆女士】:不是……你俩哪里来的两百万?他们家给的?

    【姜秋以】:不是啊,我们自己赚的呀。

    嗡的震动一声,微信来语音通话申请了。

    姜秋以憋着笑,有点小骄傲的抬了抬下巴,又收了回去,回复一本正经的状态接通电话,“喂?”

    “你说清楚点,怎么来的两百万?”陆芳梅在那头问话,还有点怀疑。

    这大学都还没毕业呢,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两百多万?

    变戏法呢?

    “我们在B站上接广告了呀,还有陈闻之前投资的他叔叔的网店,差不多攒了这么多。”姜秋以眨眨眼说道。

    “……”陆芳梅张着嘴,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虽然也听说过现在什么自媒体很赚钱啥的传言,但她也没怎么往自家女儿身上想。

    毕竟在她看来,B站以前听都不怎么听说过,身边认识的人也没见有人看这个网站,姜秋以还就一两百万的粉丝。

    跟围脖上动不动大几千万上亿的压根没得比。

    怎么想也不会有多赚钱。

    至少不会到半年攒两百万的程度。

    结果好家伙,两个人半年就攒了两百万?

    现在钱这么好赚了吗?

    “妈?”姜秋以见对面没声儿了,吱了一声试探一下。

    “嗯……”陆芳梅应了一声,感觉嘴巴有些干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转而问道,“你们答辩好了吧?之前说要先回来一趟?”

    “对啊,明天回来。”姜秋以点头,“打算找个租房,下个月就从沪市搬回来了。”

    “行吧……”陆芳梅觉得自己需要缓口气儿,“那这事儿等你们回来再说。”

    说完,陆芳梅挂了电话,神情还有些恍惚。

    今天是周日,姜立民就在旁边沙发上看电视,见她跟女儿打完电话这副样子,不由问道:“怎么了?”

    陆芳梅把刚才的事儿给他一说,又有点不是滋味:“怎么感觉还没长大呢,就已经不需要我们俩了。”

    “怎么就不需要了?”姜立民瞅了她一眼,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机的声音关小,“咱们凑个两百万,到时候打给她吧。”

    “还要给吗?他俩现在又不缺钱了。”

    “哪里不缺钱了?”姜立民把遥控器放下,翘起二郎腿,“这不才攒了两百万吗?他俩想要买两百平的房子,全款怎么也得四百万。”

    “咱们两家人的条件,也不至于让他俩去贷款买房。”

    “要等四百万他俩自己凑齐,怎么也得再半年吧?”

    “我们现在先出钱垫上,让他们早点结婚不也挺好?”

    被这么一说,陆芳梅的眼神顿时亮堂起来。

    早买房早结婚,早结婚早生娃,她也能早点抱上外孙。

    “那就两百万?要不再多给点?”陆芳梅又问。

    “两百万差不多了。”姜立民抬手止住她的想法,“我们这边给了,陈建华那边怎么也得给一点,至少也是两百万,这就六百万了,正好后续装修、结婚的钱也都有了,剩下的就让他们小年轻自己折腾去。”

    “也对。”陆芳梅点点头,突然感觉这样子也挺不错的。

    孩子出息了自己能赚钱,还没毕业呢就差不多攒够了买房的钱,这事儿怎么说都是往脸上添光添彩的。

    刚才确认了这两人确实是自己攒了钱,靠接广告费什么的赚到手,现在又被老公说了一通,陆芳梅顿时觉得心里一片宽阔。

    就差找小姐妹搓麻将,在麻将桌上“说漏嘴”,过一把嘴瘾了。

    “他们这事儿陈建华他俩知道吗?”姜立民重新拿起遥控器,又想到这件事。

    “应该不知道吧。”陆芳梅想了想,“我这还是水仙跟我说的,说秋秋最近在问她房子的事情,估计还想瞒着我们。”

    “嗯……那这样。”姜立民看了眼时间,才傍晚六点半,手里的遥控器在沙发扶手上点了点,“你打个电话问问徐雪静,看他们最近有空没有,或者今天晚上也行。”

    “你要干嘛?”陆芳梅愣了愣,但还是下意识掏出手机来,找到了徐雪静的电话,拨通前看向姜立民,“聊房子的事儿?”

    “咱们做父母的,提前通个气。”姜立民想到自家女儿躲在别的男人怀里的模样,心里酸溜溜的,但还是说道,“总归要嫁人的,当爸的总要把路铺顺一些。”

    “也好。”陆芳梅拨通了徐雪静的电话。

    俩孩子从小认识,现在感情这么好,两家人也都知根知底。

    陈建华白手起家到现在的集团,这家境没的说。

    姜立民这边称得上是书香门第,还是研究所的负责人。

    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

    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亲家了。

    “喂,雪静啊,你跟建华今晚有空吗?跟你说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