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女友是up主 蜜汁姬

第418章 蠢猪!

    “你干嘛?”

    大清早的,陈闻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还感觉痒痒的。

    睁开眼,就看到姜秋以趴在自己身上,正在拿头发挠他脖子和脸。

    “起床呀~”姜秋以见他醒了,朝他额头“mua”一口,就翻身下床,拉着他的手臂把他从被窝里拽出来。

    “?”陈闻一脸懵逼的被拉下床,穿上拖鞋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脑袋一片空白的跟着她走出了卧室。

    “不是……”被卫生间窗外的阳光照到,陈闻慢慢清醒过来,前后转转脑袋,揉了揉太阳穴,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几点了?”

    “六点零五~”

    “……”陈闻刚放下的手又抬起来,用力捏了捏太阳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啊。”姜秋以一脸纯洁无辜的眨着大眼睛,替他把牙膏挤好,将牙刷递过来,“晨跑嘛,早起不是很正常?”

    陈闻被他吓到了:“……你正常一点。”

    被他的态度气到了,姜秋以眯起眼,哼了一声,自顾自刷牙。

    陈闻也跟着刷牙,但还是有点心里没底,不知道姜秋以搞什么名堂。

    从卫生间里出来,两个人回卧室换上宽松的运动服,撸两把有种,便下楼晨跑。

    电梯里的时候陈闻还在问。

    “所以怎么突然就愿意晨跑了?”

    “就……突然想跑了嘛。”

    陈闻一脸古怪看着她,瞅了瞅她胸口,没找到什么纽扣摄像头,不然还真以为是什么整蛊来着。

    “这不是毕业了嘛。”姜秋以伸手理了一下陈闻的衣领,撇开目光踮着脚尖又放下,“以后就真的要两个人一直一直生活下去了。”

    所以也想要努力把生活变得健康一点点。

    潜台词大概是这个意思。

    陈闻之前倒没发现,自家女友还有这么高的觉悟。

    明明之前还恨不得天天黏在床上……

    那他婚房卧室的立体环绕式闹钟计划还要不要执行了?

    陈闻狐疑的看向姜秋以,有点怀疑她是不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能偷听他的心声?

    或者自己昨晚上说梦话了,被她知道了自己的计划,所以就打算迷惑他?

    但姜秋以确实是脑子一抽,突然就决定晨跑了。

    大概是毕业后离开了学校的环境,正式脱离了学生的身份,手上戴着男友亲手制作的黄金戒指,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大晚上睡觉的时候就突然顿悟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想要和陈闻好好生活,希望他可以不要讨厌自己。

    “你别嫌弃我就好了。”

    电梯门打开,姜秋以说了这么一句话,拉着陈闻走出了楼道,迎接阳光。

    “不是……我只是觉得天天都……那样……对身体可能不太好……”

    姜秋以:“?”

    “就、真不是嫌弃你啊,我昨天那话只是随口说说的,你别当真了。”

    姜秋以一脸问号,旋即反应过来,小脸一红,用力打了他一下,一脚跺在他脚背上,就迈开脚步慢跑出去。

    “……蠢猪!”

    陈闻顿在原地,低头看了看脚,心想这算是生气了还是消气了?

    绕着景江山府小区里面的柏油路跑步,呼吸新鲜的空气,姜秋以干劲满满的跑了半分钟,立马就蔫了。

    陈闻陪她绕着小区中央四幢楼房跑了一圈,就让她先去小区门口找找早餐店,他自己继续跑个两三圈。

    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多月没正经跑步了吧?

    跑完后陈闻气喘吁吁的想,一边往小区门口走,一边扶着腰叹气。

    他的身体还算好的,毕竟平常也不算是久坐人群,经常会泡在手工室里,也算锻炼。

    这会儿几圈跑下来,也只是比以前的自己稍微差劲了些。

    坚持一段时间,应该很快就能回到以前的水准。

    “在哪儿呢?”

    陈闻打了个电话给姜秋以,很快就在小区门口找到了一家早餐店。

    店面不算太小,大概有个大几十平,姜秋以已经买好了早饭,正坐在座位上朝他招手。

    “你看。”姜秋以指了指台面后面正在忙碌的一对中年夫妻。

    陈闻瞅了眼,没发现什么奇特的,“嗯?”

    “那个叔叔。”姜秋以提醒道,“就上次救了小猫咪的那个叔叔。”

    “哦。”陈闻想起来了,昨天他们还在篮球场里逗过那只小奶猫来着。

    “我们以后就来这儿吃早饭吧。”

    陈闻点头,“你起得来的话。”

    “小瞧我?”

    “小瞧你。”

    “?”姜秋以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大胆,桌底下踩他一脚,然后把他按住他的手腕,一个探身,就把他筷子上夹着的小笼包一口夺下。

    以示惩罚。

    这家店的早饭味道不错。

    姜秋以被沪市那儿早餐店的刘阿姨把口味养刁了,能找到这么一家味道同样不错的,也算是好事。

    免得她以后借着没有好吃的早饭为由赖床。

    不过,想赖床的话,办法总是数不清的。

    陈闻觉得,新房卧室的闹钟系统,还是得安上。

    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善变的女人身上。

    “萌萌跟锄禾下午过来,到时候一起去看房。”姜秋以摸出手机看了看,“我们设计图什么时候能弄好啊?”

    “还早,这个急不得。”陈闻摇头,“至少还得筹备一两个月。”

    新房需要的各种电器,这几天他俩已经初步罗列出来。

    今天下午过去看房,除了带林萌和邬健文参观参观,就是打算再实地考察一下各个电器和家具的位置。

    而在此之前,各个房间的功能作用都得先定下来,哪间是卧室,哪间是书房,都得规划好。

    然后就得预设好水电线路,根据两人自己的情况,看看需不需要在原装修的基础上进行修改。

    之后还得去材料市场实地选料,亲自上手各种材料的质感,确保材料质量等等。

    总而言之,装修房子的准备工作还是很多很繁杂的。

    所幸叔叔陈勇推荐了一位设计师和一个施工队的老师傅来搭把手,否则哪怕再多一两个月的准备时间,陈闻也不一定能搞定。

    陈闻给她解释了一大通,姜秋以听得头大。

    同样的话陈闻不知道复述多少次了,可惜姜秋以不是这块料,听到一半就连连抬手求饶,摸出手机刷B站。

    结果姜秋以刷到一半突然停下来,抬头看向他。

    “陈闻,你视频好像上央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