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洋港社区 卓牧闲

第一百二十三章 等着我!

    让他倍感意外的是,张枚居然没心没肺地笑看着他问:“你担心我?”

    “我不光担心你,也担心那些留守汉武的人。”

    “小叔叔,谁呀?”

    “没你的事,回去睡觉。”

    “女的!”韩苏觅凑过来窃笑道。

    “小觅是吧,你叔没少跟我提过你,我是你叔的同事张枚,认识你很高兴。”

    “张枚,我怎么没听我小叔叔提过你?”

    “好了好了,别在这儿捣乱!”

    “我打个招呼都不行啊!”

    “不行。”韩晓武知道她不会就这么听话,干脆走进卧室,砰一声关上门,一脸无奈地说:“不好意思,那丫头有点不太听话。”

    “没有啊,挺好的一个小姑娘。”张枚又笑了,带着病态的笑容中竟有几分妩媚。

    想到昨夜说得那些“糊话”,再想到以前共事时发生的那些事,韩晓武一阵悸动,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笑看着她说:“张枚,我承认我是有些自卑。”

    “其实,其实我一样自卑。”

    “你自卑什么?”

    “我以为我很优秀,可进了公司跟你一比才发现,我什么都不是。刚开始,我总是自己骗自己,你是关系户,你有背景,你有徐浩然撑腰,所以你干得比我好。后来才发现,你是真努力,比我们所有人都努力,我不管怎么赶也赶不上你,只能……只能装,回头想想真可笑,不如你就是不如你,有什么好装的。”

    “你本来就很优秀,你的那些学历和证书加起来足以吊打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也包括我。”

    “不说这些了,你晚上去哪儿了,是不是去陪你的那个灰姑娘?”

    “你们那边要封城,我们这边的所有小区要实行封闭式管理,忙了一个晚上。”韩晓武不想再犹豫,不想再等,更不想再绕圈子,深吸口气,话锋一转:“张枚,我说是等了半年,其实是想了半年,我现在终于想明白了。”

    “什么想明白了?”

    “我对储婵娟是有好感,可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总是不由自主地拿她跟你比。你说女孩子的话应该反过来理解,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可明明知道,但刚刚过去的这几个月,我却一次都没有主动去找她,更没有去表白。”

    “为什么拿我比?”张枚笑吟吟地问,笑容中带着些许娇羞。

    “因为我喜欢你,暗恋你,喜欢了好多年,暗恋了好多年,你赢了,这下你满意了吗?”韩晓武也笑了,笑的很开心。

    让他倍感意外的是,张枚愣了愣,紧接着画面一晃,屏幕一片漆黑。

    他正准备问怎么回事,是不是断网了,手机里传来张枚的声音:“韩晓武,你是不是见老娘一个人困在汉武,觉得老娘可怜,故意哄老娘开心的?”

    原来是她是钻进了被窝,韩晓武禁不住笑问:“原来你也会害羞?”

    “滚!回到老娘的问题。”

    “什么问题?”

    “你欺负我,我都成这样了你还欺负我!”

    “出来,我要看着你,当面跟你说。”

    “不要,我要你就这么说。”

    “乌漆墨黑的,我不想说。”

    “好吧,你等等。”张枚把手机放到一边,掀开被子爬起身,飞快地跑进卫生间,对着镜子又是梳头又是抹粉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机看着等了半天的他,一脸不好意思地说:“现在可以说了,但不许再欺负我,更不许骗我。”

    “不就是表个白吗,至于搞这么正式?”韩晓武忍不住反问一句,赶在她翻脸之前,很认真很诚恳地说:“张枚,我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等你感冒好了,等汉武解封了,我就去接你。”

    张枚知道指望他说“我爱你”这三个字跟让他吃生鱼片一样难,但依然感动得热泪盈眶,噙着泪笑道:“嗯,我等你。”

    “以后不许说脏话,不许再一口一个老娘,更不许喷那么多香水。”

    “还有吗?”

    “不许熬夜,你都三十了,再熬夜会老的!”

    “韩晓武,有你这么表白的吗?老娘真是瞎了眼,怎么会看上你!”

    “这么说你也喜欢我?”韩晓武笑看着她问。

    张枚瞪了他一眼,嘀咕道:“我爸我妈挺喜欢你的,总说我没眼光,不过我觉得他们更喜欢你那两套房。”

    “哈哈哈哈,还是叔叔阿姨有眼光。”韩晓武不想把如此神圣的事搞得像开玩笑,肉麻的话又说不出口,至少跟张枚说不出口,笑完之后又很认真很诚恳地说:“张枚,不开玩笑了,我是说真的,等你感冒好了,等汉武解封了,我就去接你,我就要娶你,我答应过我妈,这件事不能再拖了。”

    “娶我?”

    “不愿意?”

    “可我们还没真正谈过恋爱,你还没给我送过花呢!”

    “我们认识多少年,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你穿什么号的内衣,连你用什么牌子的姨妈巾我都知道,你还想怎么谈?”

    张枚噗嗤笑道:“也是啊,太熟了。”

    终于知道自己真正喜欢谁,韩晓武不再空虚,可又觉得就这么表白不够诚意,想想又说道:“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不许再熬夜,不许再抽烟,听见没有。”

    “不抽烟就没精神干活,不干活你养我啊?”张枚嘟囔道。

    “错。”

    “什么意思?”

    “我现在没工作,并且不打算再工作了,以后你养我。”韩晓武笑了笑,接着道:“正因为你要养我,所以要保重身体。”

    “凭什么让我养你?”

    “总得有个人要主内,以后你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哈哈哈哈。”

    “就你还貌美如花,你想笑死我。”

    “别笑了,赶紧休息,总熬夜会变老的。”

    “别挂视频,挂了我害怕!”

    “等会儿跟你视频,我要打几个电话。”

    “好吧,快点啊。”张枚依依不舍,不再像“金刚芭比娃娃”,更像一个小女生。

    韩晓武挂断视频,一连深吸了几口气,坐在床头给海联会和新联会的朋友挨个拨打起电话。

    “梅总,不好意思,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这样的,我女朋友滞留在汉武,她感冒了还发烧,觉得应该听专家的建议,决定不回东海。是啊,我尊重她的决定,我为有她这样的女朋友骄傲,但我不能就这么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那儿。

    嗯,我想尽快赶过去陪她,但又觉得不能就这么去。你不是请海外的朋友帮着买口罩买防护服吗,能不能托朋友帮我代购一些,网上说汉武那边什么都缺,有什么我要什么,钱不是问题,麻烦你了,好的好的,我等你消息。”

    “周总,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朋友圈见你们新西兰同乡会在捐款购买防护物资,我就是这么想的,好的好的,拜托你了,钱不是问题,这怎么好意思呢,行行行,我等你电话!”

    当联系到张莉莉,说明情况之后,张莉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苦着脸问:“晓武,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没有,主任,我从来没这么认真过!”

    “女朋友,可我从来没听你说过。”

    “真的,真是我女朋友,我真不骗你。我现在就找车,一找到车就出发。关键时刻当逃兵,对不起啊。”

    “你这不是当逃兵,你这是疯了!”

    “疯就疯吧,不疯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张莉莉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权衡了一番凝重地说:“晓武,你先别着急,我帮你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搞到几件防护服和好点的口罩,反正不能让你就这么去。”

    “谢谢主任,我先挂了,我还要给我爸打个电话。”

    ……

    这电话一打,竟打了一个多小时。

    老韩本来是强烈反对的,确认儿子是去找未来的儿媳,权衡了一番不但同意了,而且打算跟老伴一起开小货车送儿子去。

    韩晓武怎么可能同意,可他低估了老爸老妈找儿媳妇抱孙子的迫切心情,当接完街道周书记连夜打来的电话时,老爸老妈已经开着小货车到了楼下。

    老韩穿着前年过年时买的羽绒服,一进门就问:“晓武,什么时候出发,油我都加满了,担心这一路上找不到饭店,你妈把煤气灶和锅碗瓢勺都装上了车,垫的盖的也带了好几床!”

    老妈更是急切地说:“有没有姑娘的照片,我还见过呢,让我看看!”

    “想到大过年的,并且是去汉武,这车确实不好找,韩晓武感动得无以复加,噙着泪说:“有,其实你们见过,就是你们第二次去东海时,请你们吃饭的张枚。”

    “小张啊,我说谁呢,小张好,我那会儿就说要找就找小张那样的!”姜兰英看着手机上的照片,笑得合不拢嘴。

    老韩不认为病毒有那么多可怕,看着准儿媳的照片也很高兴,又催促起来:“别磨蹭了,到底什么时候出发?”

    “爸,妈,你们先睡会儿,等天亮再出发。”

    “为什么要等到天亮?”

    “周书记和安海的几个朋友,正在帮我找防护物资,就是防护服、口罩和消毒液什么的,反正我们不能就这么去。”

    “我带了口罩,你送回去的口罩我全带来了。”

    “汉武那边的医院还缺,而且我买的全是普通医用口罩,那边需要防护级别更高的。”

    “哦,那就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