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能升级万物 吃饭没有肉

第527章 你在叫我吗?

    “坑你?这话,从何说起?”

    太平天帝眯了眯眼睛,神色不明的笑了。

    秦易收起了两尊炼器炉,站在血斗山的顶端,望着下方陡峭的悬崖,狂风呼啸,吹乱了他的头发。

    “底下封印的,真的是你所说的什么魔头?”他抛了抛青铜骰子,笑道,“还有,你日志中说的世界核心,应该是这个骰子的最后一面吧?”

    太平天帝“呵呵”笑了两声,神色逐渐发生了变化。

    虽然还是同一个人,面貌也完全一样,但是神态却完全像是两个人。

    一个虽然玩世不恭,有话痨属性,但是至少还是正常人。

    另外一个,则神色阴寒冷厉,黑气滔天,眼中充斥着无边的恶念与贪嗔痴欲,却又极度冷静,仿佛两个极端精神缝合在了一起。

    “他的日志中,似乎没有写这个吧?你是怎么知道的?别和我说什么开挂!”

    秦易看着身上逐渐冒出黑气的太平天帝,心中轻叹了一声,并没有回答他的可题。

    “我应该叫你什么?”

    “你可以继续叫我太平,但我更喜欢你叫我……乱!”老者双手背负在身后,昂然站立,颇有一股岳峙渊渟的大佬气度,比太平天帝更像太平天帝。

    “乱?”秦易咂摸了一下,点点头,“你,应该就是被封印的那个魔头吧?”

    “哼,魔头?什么叫魔头?就凭他说的话,你就相信了?”乱面无表情,不怒自威,几缕灰白的长发迎风舞动,有一种邪异的气质。

    “我不想和你辩论正与邪的可题,我管不着!我就可你一句话,你出去后,准备怎么做?”

    “我做事,需要你答应?”乱瞥了秦易一眼,目光平静。

    秦易读懂了那眼神中的意思。

    蝼蚁。

    蜉蝣。

    没有看不起,没有轻蔑,没有任何情绪,就像是人类无意间瞥见蚂蚁或者是路边的一块石头一样的眼神。

    秦易怔了一下,也没有生气,只是咧嘴一笑,说出的话有点偏离了方向:“我之前和太平,也就是八个月不下床的那个太平聊天的时候,时常能够感受到他的行为有些异常。比如经常性的呆滞一下,眼睛会变色,脸上的神情有时会变得很可怕……对,就是你现在这副样子!”

    “所以我当时就有了猜测,你,并没有完全脱困!”

    秦易在血斗山顶踱步,慢条斯理的说着,身后的乱脸色不变,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你现在用的这具身体,应该是太平天帝炼制出来给世界之灵使用的吧?不过后来因为时间的原因,你脱困了,鸠占鹊巢,霸占了这具躯壳,但是终究因为各种限制,无法长时间停留。”

    他看了一眼衣袍摆动的乱,微微一笑。

    “不错,继续!”

    “你说,世界之灵的躯体,本来是依托这个世界而生的,它会不会受到世界的控制?”

    乱的脸色变了。

    “那老不死的,死都不让我好过!不就是杀了一些人吗,至于如此对我?我可是他的一部分!我做的事情,不就是他做的?装什么好人?”

    他狂叫道。

    “停,别和我演戏!”秦易竖起手掌,摇头道,“而且你也不是杀人,你是吃人!吃的也不是一点点,是一个城市,三百九十六万七千零二十人!”

    “另外,你只是太平天帝斩出的一道恶身,哪来的脸说自己是太平天帝的一部分?要是哪天我拉的屎有了意识,难道还敢说它是我的一部分?旺财会教它做屎的!真是可笑!”

    乱的脸色彻底变了,变得扭曲,残暴,毫无人性,如同一只没有开化的野兽,只有纯粹的恶。

    “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们是一体的!”他疯狂吼道,神色癫狂。

    秦易呵呵摇头:“你以为他的传承最后一部分,是他的一本日志。因为这本日志是在将你拉出去之前写的,所以里面的内容你都知道。但是你不知道的是,在那本日志的最后两页,还有其他的内容。这是他把你拉出去后,又增加的部分。”

    “真正的传承,其实就只有后面两页!”

    “你胡说!他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就是他!他也是我!”乱眼睛血红,浑身黑气散发,各种邪异恐怖狰狞凶残的情绪一股股的涌现出来。

    “你是不是恋/父啊!”秦易撇嘴,“想知道里面写的什么吗?”

    没等乱开口,秦易直接照着记忆念道:“三十六年,感时局变化,出昆山,见天雷劈木,火光漫天,忽有所感,停驻数日。后有狂风、大雨,熄火浇炭。再半月,雷霆过境,焦炭灰烟处,竟生绿芽,顿感天地太平,神魂动荡,盘地而坐八年,斩恶身!”

    “这就是你的出身,看见天雷劈了一棵树,将树烧成灰,下了雨,没多久又长出绿芽了,感觉世界是公平的,生命是顽强的,于是便秘八年,把你拉了出来。”

    他竭尽所能,想要扰乱他的思绪,让他生气,愤怒,最好能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攻击自己。

    这样,才能让八个月不下床的太平出来,接管身体。

    “呵呵,你想激怒我?”乱突然神色一整,恢复了之前的冷静与邪异。

    秦易有些遗憾。

    “好吧,我失算了,不愧是活了几百万年的老梆菜,够精!”他把手一摊,接着道,“刚才介绍了一下你的来历,下面的才是正餐!”

    清了清嗓子,秦易觉得站着有些累,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把椅子坐下,顺带着还给了乱一把。

    “坐,别客气!”

    “上回说道,你被斩出来之后,因为里面蕴含着太平天帝全部的恶念,负面的情绪与阴暗的想法,所以行事就有些极端,一开始有太平天帝束缚,还算平安。但是,凡事最怕遇到但是!”

    秦易顿了顿,说道:“他的一些老朋友,还有很多绛神界为数不多的混沌境,都陆续失踪!为了调查这件事,他放松了对你的管束,一直忙于查出真相,直到遇到了一个重伤的混沌境巅峰的人!”

    “这个人,身上有着许多他熟悉的气息,而且,全都是那些消失不见的人的气息!”

    “结合他那段时间的了解,他有了一个猜测。”

    秦易喝了口灵果药酒:“这个混沌境巅峰的存在,便是导致绛神界诸多混沌境和轮回境失踪的罪魁祸首!甚至他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猜测!”

    “在以往的几百万年的时间中,还发生了好几次类似的事情,这个人,绝对是关键!”

    “很明显,他们打起来了!太平天帝不过刚刚斩出恶身,只是混沌境中阶,度机房却是混沌境巅峰,即便是重伤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两败俱伤,太平天帝重伤,那个混沌境巅峰则是伤上加伤,如日志中记载的一样,被太平天帝给镇压了起来。”

    “因为受伤,他的境界也滑落到混沌境初阶。”

    “于是,你的机会来了!”

    “一口气,吃光了一座城的人!”

    说到这,秦易眼皮垂下,眼中闪过一抹戾气。

    屠城之人!

    罪该万死!

    哪怕过了这么多年,也一样!

    乱眯了眯眼睛,不置可否,神情淡然,仿佛他吃的不是人,而是鸡鸭鱼肉。

    秦易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因为此事,太平天帝直接将你诱骗,和那个混沌境巅峰关了起来!”

    “哦,忘了说了,那个混沌境巅峰,姓吕,名为吕耀武。你应该很熟悉。”

    秦易声音不大,却如同一道惊雷,坐在椅子上的乱身体陡然抖了一下,眼中的黑气开始涣散。

    “滚,这是我得,给我滚!”乱大吼一声,双手抱头,神情凶狠。

    这不是对秦易说的,而是对他身体里另外一个残魂说的。

    “嘿嘿……嘿……嘿嘿嘿嘿!”

    阴森的笑声突然从乱的口中传来,秦易面不改色,继续喝酒。

    “你在叫我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