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388章 大唐贞观九年夏天的第一个肉夹馍(求订阅求票票啦)

    程处弼这边安排人做皮冻,那边安排人做腊汁肉,还得让人做东坡肉,当然也少不了要制作蒜泥白肉。

    更没有忘记桂林米粉需要的锅烧肉,当然还有广式的叉烧肉。

    程处弼这个时候真恨不得把自己一个劈成六七个来用,一旁的梅小厨,此刻就像是一个认真学习的五好青年。

    老老实实地紧跟着程三郎,认真地记录着程处弼的吩咐。

    而那边,锅中的肥肉,已然开始冒出了油香味,浓郁而又喷香的味道。

    让所有人都精神一振,动作越发地敏捷起来。

    而原本不知道野到哪里去的程家四五六,悄然地出现在了厨房所在的院落门外。

    三双贼亮的眼睛贼兮兮地打量着里边往来奔走的程府家丁,还有那弥漫的热气,以及各种香味扑面而来。

    “老四老五老四,过来。”看到了这三个弟弟鬼鬼祟祟的模样,大哥程处默不禁一乐,朝着这三个小家伙招了招手道。

    “大哥,三哥在做什么好吃的?”三个小家伙窜了进来之后,频频深呼吸。

    程老六原本想要溜过去,却被二哥程处弼一把揪了回来。

    “没瞅见你三哥已经忙得都快脚不沾地了,过去小心挨揍。”

    “好香啊,二哥,是什么好吃的?”老六咽了口唾沫星子,满脸的陶醉,哈喇子都快要滴到了衣襟之上。

    “很多好吃的,放心吧,饿不着你们仨。”大哥感觉自己的口水也在旺盛的分泌不已。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在那几兄弟不停的催促声中,程处弼终于端来了一大盘已经洒上了盐沫的油渣。

    咸香酥脆的油渣,吃得哥几个眉飞色舞不已,看着这几位弟兄,程处弼笑得十分欣慰。

    熬好的猪油,程处弼让程吉程利哥拿去自己的院子里边静置。

    毕竟现在都已经这个点了,怎么也得先吃饱了饭才有精神做事。

    最先出锅的,反而是腊汁肉,一般而言,最好再浸泡一晚上,那肉会更入味。

    不过现在既然饿了,那就没必要那么讲究,烤好的饼子抄起,中间切开。

    然后将那些闷炖得十分入味的腊汁肉和着香菜剁碎之后,夹到了其中,再浇上一些腊汁。

    程处弼的手才抬起,那个梅小厨递过来的大唐贞观九年夏天的第一个肉夹馍已经被大哥程处默劈手夺过去。

    张开他那张血盆大口一咬,一个肉夹馍直接消失了三分之一。

    程处弼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位不要脸的兄长,更看到了四五六三个弟弟几乎快要扑到大哥身上去咬那个肉夹馍。

    这样温馨而又充满着活力的场面,嗯,很老程家。

    很快,几乎每一位今天忙碌的家丁杂役都人手一个,都蹲在那里大嚼,一边吃一边连声称赞。

    香,太特娘的香了,肉质香糯而不柴,配上那烘烤出来的饼,简直绝了……

    特别是那肥肉还有猪皮,肥肉几乎是入口即化,而猪皮香糯可口,每个人吃的时候都拿手捧着。

    生怕掉一丝肉屑或者是汤汁,老四老五老六这三个熊孩子展现了他们强大的实力。

    吃得狼吞虎咽,甚至不比三位兄长慢多少,看得程老三目瞪口呆,赶紧让厨房的杂役先去把那山楂水给熬上。

    不然这三个不知道饱的小家伙指不定又要肚子疼。

    程处弼自己足足吃了四个腊汁肉夹馍这才满足地缓了口气,果然,猪肉的味道,仍旧是那样的令人回味。

    #####

    大哥摸着已经微鼓的肚皮,两条腿撑展开来,一脸满足地砸巴着嘴。

    “香,真特娘的香,老三,这猪肉,大哥我也不是没吃过。之前在军伍里边的时候就尝过滋味。”

    “可是又腥又膻,到了你手里边,怎么就那么的香了?”

    “就是,香得不行,可惜太撑了,不能再吃了。”

    二哥也好不到哪儿,整个人处于一种全身供血向胃部集中,导致表情呆滞的状态。

    看到一个二个吃撑当场,作为主厨的程处弼亦是相当有成就感。

    “这仅仅只是一种烹饪手法,其他的猪肉菜肴你们可还没尝过呢,我就说你们会喜欢上的。”

    拍了拍肚皮,程处弼站起了身来,左右无事,先去把正事给办了再说。

    叫上了那同样吃得有点撑的程吉与程利,朝着自己的小院行去。

    接下来,制作肥皂这种强效洗涤用品,顺便提取副产品甘油的时候到了。

    #####

    很快,程处弼专门搞各种试验的小院子里边也开始炊烟枭枭。

    程处弼进入了屋子里边,提来了一个大瓷坛子,里边是程处弼之前已经提纯好的火碱。

    很快,油脂下到了水中煮沸,去除表面的各种杂物,又用纱布趁热过滤分离。

    再将纯净的油脂倒进了干净的锅中,然后按比例加入近三分之一的火碱溶液……

    程吉与程利,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锅原本冒着诱人香味的油脂,渐渐地失去了香味。

    渐渐地变成了稠糊状……

    看着那发生了化学反应的猪油脂肪,程吉与程利的脸色越来越黑。

    “三公子,这玩意能变成药?我觉得掺这么多火碱,这要是给人喝了,不得闹出人命才怪。”

    “嗯,这玩意当然还不是药,急什么,再多熬一熬。”程处弼不乐意地瞪了程吉一眼道。

    “你们给我看好了,我去拿模子去。”

    “三公子你去拿什么模子?”

    “香皂模子。”程处弼头也不回地又回到了屋子里边,翻找了下,前段时间去弄来的香皂模具。

    小院的房门紧闭,程处弼便一直在与程吉程利忙碌不停。而程处弼还时不时地窜出去一趟,拿来了些之前未来得及准备得东西,例如羊奶。

    一直等到了天色黄昏时分,程处弼这才身心疲惫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满脸成就感地打量着旁边摆放着的一瓶甘油,毕竟这玩意是副产品,一斤脂肪大约能够生产出不到一两的甘油。

    幸好程处弼家的这头猪足够肥,熬制出来的近三十斤油脂,让他获得了两斤半的甘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