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1075章 放心吧,老夫可不是因噎废食的蠢材(求订阅求票票)

    巨大的声浪,瞬间拍击在那两面裸露着岩石的山体上。

    原本那些被风霜雨露侵蚀得不成样子的山石朝着下方滚落。

    而声浪在拍击到了两翼的山壁之后被反弹了回来,再一次朝着前方冲击而去。

    一帮大唐文武重臣在,在第一时间就被第一波轰鸣声让耳朵有些耳鸣,第二波声浪激荡过来之后。

    所有人都只觉得嗡的一声,仿佛声音已经消失掉,而声浪似乎变成了狂风,吹得所有人都眯起了眼。

    李世民努力地瞪着双眼,那巨大的焰团向着四面八方扩张。

    几乎就在眨眼的功夫,焰团悄然地被翻滚的浓烟所取代,翻滚的浓烟向上飘飞。

    而下方,原本立得稳稳当当的那些假人全都以爆炸中心为圆点,朝外倒伏于地。

    而最中心位置的那两个披挂着铁甲的假人,却已经被炸断成了数截,抛飞到了数丈外……

    一干人等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朝着这边靠近,每个人的步伐都显得那样的小心翼翼。

    哪怕是像侯君集又或者是长孙无忌这样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司机。

    此刻嘴巴也咧得嘴那中午张开大嘴享受着日晒的河马。

    正中间的位置,一个近尺的深坑,周边的所有假人全都已经被掀翻在地,

    仿佛被愤怒的雷神,拿神锤砸落在大地上,造成了一个巨大的凹坑似的。

    唯有外圈的四个假人,有三个被冲翻在地没什么损失。

    剩下一个假人,被块破碎的弹片穿透了皮甲,深深地扎入假人体内。

    李世民也终于忍不住伸手掏了掏耳朵,晃着脑袋,朝着程处弼招了招手。

    程处弼冲到了跟前,李世民就扯起嗓子大声道。“程三郎!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看到这位陛下一边掏耳朵一边大声说话的样子,程处弼差点就乐了。

    这叫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不过看到旁边亲爹也在吡牙咧嘴掏耳朵的架势,程处弼决定不吐这个槽。

    “叔叔你不用这么大声,我能听得到。”

    “这玩意的威力怎么这么大?”

    “叔叔,方才那手雷才三两火药,这玩意搁了两斤,光是药量,就是那个将近七倍。”

    虽然耳朵还有些耳鸣,但是听觉在逐渐恢复的李靖脸色涨成了红色。

    “程三郎,这东西,可以隔如此之远控制它什么时候炸开?”

    程处弼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指了指距离这边约有数十丈的山坡上。

    “这是自然,只要这根拉索够长,我甚至可以站到山那边去控制……”

    “如果你不控制,它会不会自己炸?”

    秦琼凑到了近前,大巴掌拍在了程处弼的肩膀上,老脸同样兴奋得发红。

    听到了这话,程处弼明白秦伯伯的意思就是问能不能搞成触发式地雷。

    程处弼砸了砸嘴,还是说出了实在话。

    “这个,也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一来,这玩意就会变得很危险,谁也保不准这什么时候会被触发。”

    “甚至有可能会在安装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触发机关。”

    一想到这样的威力,秦琼的脸色不禁一白,真要是在安装的时候被触发。

    得,什么也甭想,肯定不会有活口。

    “贤侄,这种玩意,一个月能够产出多少?”

    “陛下,臣觉得此物乃大凶之物,必须得严防死守,切切不可流落在外……”

    此刻,不论是文臣还是武将,在看到了那被地雷炸出来的深坑之后,都激动得语不成句地表达着各自的观点。

    李世民再一次被搅得头昏脑涨,只能抬起了双手弹压住那些喋喋不休的臣子。

    #####

    大唐天子,最终没有当场宣布不什么,只是临离开之前,嘉奖了程处弼两千金,丝帛两千匹。

    李承光金一千金,丝帛千匹,而所有工匠,也都皆有赏赐。

    回长安的路上,李世民把程处弼叫到了跟前来,刻意地驰前十数步,将大唐一干文武抛在身后。

    李世民缓缓策马沿着灞水岸边望北而行,瞅了一眼程处弼,摇了摇头感慨道。

    “程三郎啊,你小子可真是给老夫出了一道大难题啊。”

    听到了这话,程处弼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不光是那几位文臣。

    就连武将里边也有几位对这种热兵器持反对态度的,不是这玩意不够厉害,而是太过厉害。

    觉得此物可不像冷兵器,它的可怕程度,已经开始让人感受到了火药武器的威力与恐怖。

    “叔叔何出此言,莫非就因为他们说了一声此物大凶不成?”

    “其实在小侄看来,刀能杀人,但刀也可以用来治病救人。

    所以刀是不是好工具,那就要看掌握在什么样人的手上。”

    听到了这话,李世民抚着长须,有些错愕地朝着程处弼看过来。

    “怎么,莫非这火药武器,不但能杀人,也还能够救人?”

    听到了这样的疑问,程处弼自信地一笑朝着李世民一礼道。

    “叔叔你既然看到它的破坏力惊人,却只考虑了它在战场上的用途。

    但从另外下个角度来考虑,就像我大唐开山取矿,过去只能靠着人力火烧水泼。

    不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功效不佳,而若是用此物,怕是用不了几下,就能够获得大量的矿石。

    再有修筑道路,若是前方有山岩拦阻,完全可以用此物来进行开山劈石。

    另外,我大唐修建建筑物,还有搭建桥梁,都需要大量的石材。

    过往若是人工取石,不但极耗人工,而且耗时十分漫长,而今若用此物开石……”

    李世民看着与自己并肩策马,侃侃而言的程处弼,还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程处弼这番话,的确让李世民有些刮目相看。

    “没想到贤侄你眼界如此开阔,居然能够为那火药想到如此之多的用途,实在难得。”

    “不过,老夫怎么觉得你像是担心老夫会因为此物之破坏力巨大而弃之不用?”

    看到李世民抚着长须一副心情十分舒爽的样子,程处弼砸了砸嘴。

    没好意思说这是被某个既不开明而且又闭关自守的封建王朝那种守旧的执政思维给影响的。

    李世民信马由缰,继续前行,目光悠远地望向远方道。

    “放心吧,老夫可不是因噎废食的蠢材。”

    “这火器犀利与否,也得看使用他的人是谁。”

    “你只管与李承光安心督造便是,若有何困难,只管来寻朕。”

    “另外,你说过,想要用好这等武器,需要长时间的专业培养是吧?回头跟朕好好聊聊……”

    听到了这番话,程处弼看着这位大唐太宗皇帝陛下的高大身影,朝着他心悦诚服地恭敬地一礼。

    “微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