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1769章 我替闺女主持公道,怎么就成了他的功劳?(求订阅求票)

    李世民转过了头来,看向身边的娘子,略微有些歉意地朝着娘子一笑。

    “为夫着实有些……嗯,为夫当时看到小兕子哭成那样,心里跟被人挖了一块似的……”

    听到了夫君的解释,长孙皇后也甚是无奈,能咋办?

    大唐朝野,满朝文武,谁不知道,小兕子这丫头,可是陛下的心头肉。

    看到爱女那副模样,莫说是夫君,便是自己也给气的不轻。

    都有一种恨不得抄起小鞭子,蹿到那四郎府上,抽那胖小子一顿。

    好替乖巧可爱,又知道心疼人的乖闺女出气的冲动。

    更别提夫君,要怪,只能怪四郎那小子自己倒霉,更何况,程三郎本就是李氏皇族的恩人。

    亦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四郎居然要对救过自己父母亲性命的恩人动手。

    意图要致对方于死地,这哪像是一位品行优良,孝顺的孩子的行径,活该!

    一思及此,长孙皇后长叹了一声之后,轻拍了拍夫君的胳膊柔声安抚道。

    “好了夫君,谁不知道你最疼爱的就是那丫头,唉……说起来,也是四郎自己犯了错,该!”

    李世民心中暗松了一口气,真心想要给亲闺女点个赞,不愧是自己的小棉袄,可真是替自己解决了最大的隐患。

    不过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李世民轻叹了一声,表情显得甚是沉重地道。

    “四郎如此,亦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责任,唉……”

    #####

    “程三郎相帮太子,因此与他有过多次冲突,他不思已过,反倒觉得是别人的不是。”

    “此番事情,也给朕提了一个醒,万万不能因私爱而使得皇子忘形。”

    “虽然这一回,对青雀的惩罚是重了些,却也能够给儿女们提个醒。”

    “不要以为自己是皇室中人,就可以肆意妄为,视朝廷法度纲纪如无物……”

    大气而又识大体的长孙皇后听得夫君此言,亦是觉得夫君想必也有些隐隐后悔。

    只是既然已经都当着那些重臣的面,宣布了对那四郎青雀的惩处,自然不可能食言而肥。

    将头轻轻地靠在了夫君的肩头,柔声安抚道。

    “夫君所言极是,妾身也赞同夫君之举。”

    罢罢罢,既然如此,自己也总不能因此与夫君意见想左,何况现在小兕子那个亲闺女想必也还在气头之上。

    等以后再说吧,回头还得想着怎么安抚公爹才是。

    要知道,公爹对小兕子的宠爱,丝毫不亚于夫君,想必知晓了这个消息,呵呵……

    #####

    回到了屋内,李明达看着铜镜之中的自己,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抄起了湿毛巾擦了几把脸,总算不似之前的花脸猫状态。

    然后,李明达看着镜子里边的自己,突然摆出了一副自以为很凶狠的模样,还特地露出了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那模样,若是落在长孙皇后又或者是李世民眼中,只会让这些长辈恨不得亲这小可爱几下,辣么萌,辣么可爱。

    “坏人,大坏蛋,敢加害程三哥哥,你等着……”

    李明达愤愤地嘟囔了几句之后,终于满意地收敛起了自己那能吓死人的凶狠表情。

    恢复了温婉贤淑,善解人意的乖巧公主的娇俏模样,转过了头来,看向那一直呆在自己卧榻上的那只萌萌的大熊猫玩偶。

    李明达走了过去,将那只呆萌的大熊猫怀在了怀中,使劲地拿小脸蹭了蹭,小声地呢喃道。

    “程三哥哥,真想你……”

    #####

    李渊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同样也给气的不轻,搂着心爱的乖闺女,狠狠地训斥了亲儿子一顿。

    大意就是你小子怎么教的孩子,这么不成器,吃得那么胖也就算了,偷吃老夫的下酒菜这样的事情老夫也就不错了。

    居然还满肚子坏水地想要暗害小兕子的未婚夫,这简直太过份了,简直就是伤天害理。

    一定要从严从重处理,不能板子高高举举,轻轻放下,若是你敢如此,老夫定要替小兕子讨一个公道。

    大唐太上皇须发皆张,唾沫星子横飞,大唐皇帝显得有些灰头土脸,垂首听训,一旁的长孙皇后也甚是无奈与尴尬。

    最终还是李明达这个小可爱小心翼翼地端来了一杯热茶,柔声劝慰道。

    “好了好了,爷爷你别生气了,来,爷爷喝点茶水顺顺气吧,莫要气坏了身子才是……”

    看到这一幕,赶紧转过了身来将那碗热茶接下,还替小兕子吹了吹有些发红的手指,然后满脸心疼地保证道。

    “哎哎……快快放下,小兕子莫要烫着,放心吧,有爷爷在,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李明达朝着亲爷爷嫣然一笑,然后亲昵地揽着爷爷的胳膊,在他的耳朵边小声地嘀咕起来。

    “嗯嗯,爷爷对我最好啦,不过爷爷,爹爹也很好的,他也在替我出气……”

    李渊抚着长须,听着李明达这位乖孙女之言,总算是平静了下来,然后还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李世民。

    “哼,要不是看在小兕子的份上……罢了,皇帝你去忙吧,老夫要好好陪陪小兕子。

    来,告诉爷爷,今天小兕子想要做甚?要不要爷爷带你去游九州池,还是去骑马?”

    “……”一脸黑线的李世民,与表情很是古怪的长孙皇后只能无奈地告辞离开。

    这才刚刚出了屋子,李世民就有些气极败坏地道。“父亲这是什么意思……”

    “好了好了,父皇年纪大了,气性也大,发散发散也就好了,夫君你又何必跟他计较。”

    “哈!我跟他计较这个做甚,那是我闺女,我亲闺女,明明是我在替闺女主持公道,怎么一转眼就成他的功劳了?”

    看着明显有点气极败坏的夫君,长孙皇后哭笑不得地抬手抚了抚额。

    方才看到那一幕的时候,长孙皇后就已经看明白了。

    公爹就是特地如此,他就乐意这么不讲武德的显摆自己,贬低自家二郎以讨孙女之欢心。

    没办法,谁让公爹是夫君的亲爹,是长辈,夫君也不是不明白,正因为明白,这才越发地气极败坏,嗯……

    记得程三郎那小子好像说过一个形容词,用来形容此刻夫君的心态,倒也恰当。

    似乎是叫无能狂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