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2045章 剑川城外的溪谷冒出来浓浓的粉红色……(求订阅求票票)

    程处弼背负着双手,仔细地打量着这条牦牛道,良久,这才微微颔首。

    “这里必须要设伏,但是,那两条山谷,也需要埋伏。”

    “毕竟我们给吐蕃人下的战书里可是写明的,我们的诏獠联军,将会赶到黑羊滩,迎战那些吐蕃蛮子大军。”

    “就是为了引诱吐蕃人,觉得他们有必胜的把握,给他们一个可以把我们这三万余众包围在这里的机会。”

    听到了程处弼这番言语,任雅相牙疼地吸着气,频频摇头不已。

    “处弼老弟,你这可是在行险哪……”

    程处弼呵呵一乐,大巴掌拍了拍任雅相那宽厚的肩膀道。

    “呵呵,雅相兄,难道你觉得程某人备下的那些好宝贝,还收拾不了这些吐蕃蛮子?”

    任雅相一想到了之前程三郎曾经测试过的那些好宝贝那惊天动地的威力,只是想一想,便觉得胆寒。

    而且偏偏,程三郎这小子带过来的那种好宝贝,多到令人头皮发麻。

    任雅相甚至有些担心,那些玩意若是遇上了明火,会不会直接把整个剑川城都给掀飞掉。

    看到了任雅相那副目瞪口呆,心有余悸的模样,程三郎嘴角一歪,差点就露出了一个邪魅狂拽酷的笑容。

    罢罢罢,此刻正立身于陡峭的山脊之上,着实不适合耍帅。

    程处弼叫来了程杰,还是指着这下方的山谷,跟那程杰小声地嘀咕起来。

    程杰一边听一边频频颔首不已,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些亲军护卫,才是这一场战争的主角。

    程家人八十余,房家人也有七八十,而李恪这位吴王殿下护卫过百。

    程三郎要搞的特种作战,所作用的正是这些久经战阵,又忠心耿耿,武艺高强的亲兵护卫。

    程三郎会亲自率领程家人埋伏在这牦牛道上,对吐蕃人的主力进行伏击。

    而李德则率领六十名吴王护卫,埋伏在那蜿蜒的长蛇道,至于房成则会率领大部份的房家人,埋伏在那陡峭崎岖的石坎道。

    至于房俊与任雅相,会留在大营,陪伴在李恪这位亲王身边,主持和指挥大军。

    离开了那牦牛道,程三朗径直打马朝着剑川城而去,回到了那间临时的都督府内。

    此刻,李恪却显得有些紧张而又焦虑不安地在厅内往来走动。

    看到了程三郎与那任雅相回来之后,大步迎上前来。

    “处弼兄,如何了?”

    “放心吧,今日已经把牦牛道的埋伏地点也已经确定了,回头我们就会设法将那些武器先提前运送过去。”

    程处弼将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他那张接近小麦色皮肤的脸庞。

    “只要有了足够的火药武器,定叫那些吐蕃人来得了,回不去。”

    “处弼兄,小弟我自然是知道你的本事,可是,小弟我有些担心,那些吐蕃兵马,玩一受到了伏击之后,不顾伤亡,玩命前蹿,又或者是打了退堂鼓,又该如何?”

    “咱们那三万兵马,若真是遇上了玩命的吐蕃精锐,那可是扛不住的。”

    一旁的房俊张了张嘴,最终只能悻悻地点了点脑袋。

    虽然他很想反驳,但是,这些诏獠杂兵,跟真正的精锐比起来,的确还不是一个档次。

    “贤弟你不必担心,关于这一点,程某早就已经考虑到了,罢了,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带你们去看件宝贝。”

    “……”看到处弼兄那副眉飞色舞的模样,三位姚州都督府成员,只能屁颠颠地跟上程三郎的脚步。

    不大会的功夫,就来到了程三郎所居住的独院,而此刻,独院里边的空地上。

    邓称心、程发还有程达等十来位程家人正在那里小心翼翼地压制着一块块的饼状物。

    这些饼状物都呈现出一种诱人的奶黄色,而且你拿起这巴掌大一块,厚度约近一寸的饼状物凑到了鼻子边闻。

    就能够闻到那浓浓的糖的甜香味道,还有一股子淡淡的硝石味道,另外还能够闻到一股子有些有些刺鼻子的硫磺味道。

    ######

    “处弼兄,这些是什么鬼东西,闻着又糖味,可又有股子其他味道,这就是你说的宝贝?”

    李恪当先凑上前去,学着程三郎抄起了一块,凑到了鼻子跟前闻了闻之后,一脸懵逼地看向程三郎。

    “咦,还真有糖的味道,该不会是吃的吧?”

    房俊闻了闻之后,打量着这玩意,一副跃跃欲试想要尝上一口的架势。

    “不不不,你们都猜错了,这玩意就是我准备拿来阻断吐蕃蛮子行军,令他们进退两难的好宝贝。”

    程处弼呵呵一乐,打量着这一块块的黄色方圆饼状物。

    “这种宝贝叫烟饼,可惜原料不足,不然我可以制作出可以燃烧出各色彩色的浓烟来。”

    “称心,一种烟饼拿上五饼,跟我走,咱们出城去寻个僻静的地方,让诸位弟兄涨涨见识。”

    #####

    两刻钟之后,赶到了剑川城外的一处溪谷跟前。李恪等人就看到了程三郎跃下了马背。

    然后从马屁股上的那个包裹里边拿出了一块用白纸包裹着的奶黄色的烟饼。

    就见他程三郎抄起烟饼,从那邓称心的手中接过了点燃的火折子,对着那烟饼比划了下。

    然后,就看到了程三郎手中的烟饼,瞬间开始冒出了滚滚的白烟,程三郎将那玩意撂在了一块石头上之后,连连后退。

    李恪等人就看到了,就那么比巴掌略大一些的烟饼,仿佛化身为了烟囱一般。

    冒出来的烟雾,还有那股子浓烈的硫磺味道让他们不得不赶紧掩鼻,频频退后。

    这个时候,就看到了处弼兄又蹿到了另外一边,抄起了一块掺杂了不知道是什么鬼玩意的烟饼,点燃之后一扔。

    再抄出一块点燃继续扔,连续扔了四五块之后,已经感觉自己憋不住呼吸了的程三郎直接连火折子都扔了,撒开两腿就跑。

    此刻,早就已经识趣地退出了十数丈外的李恪等人眼歪口斜地打量着那比起方才的白烟显得更诡异的一幕。

    浓烈到极点,直接就把整条溪谷完全遮挡住的粉红色烟雾开始向着四面八方弥漫开来。

    是的,你们没瞎,也没看错,那玩意冒出来的烟雾就是特娘的粉红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