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唐第一世家 晴了

第2205章 总不能这才二十出头就卸甲归田,含饴弄孙吧?(求订阅)

    程处弼催促着车夫加快速度朝着家门疾驰而去。

    马车尚未停稳,程处弼就矫健地跃下了马车,快步来到了阶上,老老实实地向着亲爹与娘亲恭敬地一礼。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自己膝下一空,生生被力能举鼎的亲爹给提了出来。

    然后还是那张满面横肉,钢须横生的熟悉慈祥老脸,大巴掌拍得程处弼差点误以为自己肩膀脱臼。

    “好好好,你小子,总算是平平安安的回来了,怎么晒成这副鬼样子?

    夫人你看,这小子原本跟为夫一般的白净脸蛋,怎么跟秋天的苹果似的。”

    这话一出口,程家人嘿嘿嘿地乐成一片,唯一脸色有点发黑的就是程三郎。

    “……爹,这叫高原红好不好?在高原之上呆久了,就会被晒成这样。”

    “是呀公爹,夫君晒成这样也挺好看的。”

    已然下得马车来的李明达前行挽住了崔氏的胳膊小声地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程咬金听得此言不禁大乐,爽朗一笑言道。

    “儿媳妇你觉得好看,那就肯定是好看,黑点是黑点,有个夸人的词叫啥来着,是黑里俏是吧夫人?”

    崔氏那一脸的慈祥瞬间有点控制不住,一旁的李明达深深地埋下了头,恨不得把小脸蛋藏进婆婆的胳膊肘里。

    好在这个时候情商很高的大哥程处默抹了把脸及时插嘴道。

    “爹说啥就是啥,咱们一家人开开心心最重要。”

    程处弼看着亲爹那张比自己最少黑两个色号的脸,嗯,爹你更俏。

    只不过这个赞喻之词,程处弼只敢在心里默默地说。

    主要是担心说出来之后,怕回家的第一天就被亲爹抄着大棒棒撵得满洛阳乱蹿不太合适。

    崔氏也上前来,打量着程三郎,扶了扶鼻梁上的镜眶,看着这位日益显得成熟的三郎。

    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最终都只汇成了一句。“回来就好,走,跟娘回家。”

    #####

    家是什么样的地方,家就是可以让人卸下伪装,可以放下所有的算计与心机,放松自己的地方。

    那些熟悉的美味,还有身边那些血脉相联亲人们的关切与问候,让程处弼胃口大开。

    一顿接风洗尘宴吃得甚是嗨皮,一家子齐乐融融,足足一个时辰这才宴罢。

    之后,娘亲崔氏起身,一干女眷都随之离开,李明达不舍地看了程三郎几眼,这才乖巧地跟着一块离开。

    最后剩下的,就是几位业已经成年的程家人。

    程大将军仍旧大马金刀地坐在铁炉子边上,直接将几位成年的儿子叫到了跟前来围在铁炉子。

    一边喝着那不醉人还养人的三勒浆,一边开始聊起了正经事。

    “我说三郎啊,你们这一回,可真是为朝廷立下了大功劳喽。”

    程咬金抚着钢针般的浓须,那位已经快有一年未见的亲儿子程三郎。

    此刻正在刚好灌了一大口三勒浆之后,一张脸皱巴在一起,表情复杂老半天这才长吐了一口大气。

    “若非是你们牵制住了吐蕃,保全了那吐谷浑,怕是我大唐对付完了那薛延陀之后,日后又得面对一个强大的高原势力。”

    “陛下可是对你们这帮子年轻人大加褒扬不已,少不了你们这帮小子的好处。”

    说到了这,程咬金顿了顿,也抄起了程家秘制三勒浆灌了一大口,润了润嗓子才道。

    “不过啊,你们这帮小子,年纪轻轻所立之功勋,着实……”

    程咬金张着嘴,想了想,总觉得不太好形容。

    “总之啊,接下来的日子,你小子一定要藏拙,多跟你爹我学学。”

    “你看看李卫公,我大唐军功第一人,如今也摆出了一副闭门谢客,含饴弄孙的架势,懂了吗?”

    “懂懂懂,孩儿明白爹爹的意思。”程处弼用力地点了点头,不禁深感忧虑。

    看样子亲爹也有了功高震主的担忧,正所谓英雄所见略同。

    哪怕是李世民是大唐英主,不会擅杀有功之臣,但问题是自己那么的年轻,若是年纪轻轻就立功太甚。

    总不能这才二十出头,就学大唐军神李靖卸甲归田,含饴弄孙吧?

    #####

    第二日,一大清早,神情气爽,浑身精神的程处弼打马径直朝着皇宫而去。

    虽然近年不见,但是那些守门的禁军,看到了程处弼,都纷纷上前恭喜道贺不已。

    毕竟程处弼这一回到高原之上,又再立功勋,而且功劳颇大。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家都很好奇,想要知道程处弼到底有什么能耐,居然把那松赞干布父子全给气死。

    一听到这帮子糙老爷们居然打听这事,程处弼愤忿地白眼一翻,径直往宫中而去。

    #####

    “看来事情应该是真的,不然为何程三郎会一听到这事就翻脸。”

    “啧啧啧……昔日觉得程三郎嘴皮子厉害,倒真没想到,居然能把人活活给气死。”

    “是啊是啊,能把父子活生生气死,这本事,可真不是一般人。”

    程处弼正朝着宫中大步而行。然后就看到了一位老熟人迎面行来。

    正是昔日的吐蕃名相噶尔东赞,对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程三郎,快步上前恭敬地一礼道。

    “下官参见小程太保,没想到小程太保居然已经回朝了。

    下官在此恭贺小程太保在高原之上立下大功,得胜还朝。”

    “多谢小程太保看在下官薄面之上,对我薛氏一族多番庇护……”

    程处弼看着这位表情显得甚是复杂的噶尔东赞,心里边略微有点小尴尬。毕竟自己刚气死了对方的前任,嗯,前任主公。

    “哪里哪里,你我同为一殿之臣,做这些事情也是应该的。

    你家长子赞悉若毅然率薛氏一族来投之举,堪称雪中送碳……”

    就在那后藏一系刚开始闹妖蛾子之际,被噶尔东赞留在薛氏主持薛氏大局的长子赞悉若第一时间就作出了反应。

    率领薛氏一族三千余众,离开了故土,径直来到了察瓦绒城投效大唐。

    不得不说,他选择的时机相当的好,同时,也算是解决了噶尔东赞向大唐效命的最后隐忧。

    未来,他们薛氏一族就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生是大唐人,死是大唐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