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长夜余火 爱潜水的乌贼

第五十一章 友善之手

    龙悦红和白晨无法回答,普渡禅师商见曜则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他竖起左掌,低宣了声佛号:

    “南无阿褥多罗三藐三菩提,我们一般管这叫宿慧。

    “也许蒙蒂斯的上一世上上一世是佛门中人,陷入苦海,一次又一次轮回,等到觉醒,才慢慢记起了前世今生。”

    虽然知道这家伙是在满嘴跑火车,但蒋白棉本就实事求是的精神,认真想了一下道:

    “不排除你说的这种情况,只是可能非常小。

    “目前为止,只有‘宿命通’体现出了完成这类事情的潜质,可它又没有消除本身记忆等待被唤醒的一面。

    “除非‘菩提’领域还存在和‘宿命通’类似但细节不同的能力,否则……”

    蒋白棉没有继续说下去:

    “目前可行的两个方向是:

    “一,把剩余书籍翻完,这个放在明天上午;二,进入铁山市废墟,看那里还有什么线索残留。

    “明天如果有空,还可以再拜访下‘警惕教堂’的主教、本地的猎人公会,看他们有没有搜集到铁山市废墟的更多情报。

    “在这方面多做些准备不会是坏事。

    “好啦,回去睡觉吧,保持精神的充沛。”

    …………

    翌日上午,两台改装过的车辆驶入了红石集。

    “这里怎么都看不到人啊?”白晨以前那位同伴楚格将脑袋探出车窗,打量起周围或坍塌或荒废的建筑。

    他一眼望去,感觉自己来到的是许久无人探索的废墟,而不是名声在外实力不弱的走私节点,这里唯一有生命感的是春日扬起新绿的那些植物。

    “这是警惕教派的特色,红石集的镇民们看来已经把信仰融入了生活。”坐在花衬衫青年邵梁旁边的老者笑着说道。

    他同样是灰土人,头发已稀疏到能看见油皮的程度,脸上的皱纹倒是不太夸张,嘴角始终带着笑,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

    “大主教,您的意思是……”楚格尊敬但不卑微地问道。

    虽然同样信仰“幽姑”,但他对警惕教派、恐惧教团其实没什么了解,要不是最近想到南边来传教,宣扬友善和信任的重要,恰好顺路,根本不想来参加莫名其妙的普教会议。

    楚格话未说完,突然有所感应,猛地扭头,将目光投向了一栋还算完好的高层建筑。

    “那里有人。”他表现得就像是散步时偶遇了和善的邻居,虽然有点惊讶,但更多是喜悦。

    被称为大主教的那名老者点了点头,表示楚格的发现没有问题。

    “我过去打声招呼,问下路。”楚格自信满满地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烟熏妆女子慕迟早在楚格说出附近有人后,就把车辆停到了路边。

    “嗨,楼里的朋友,我们是来……”楚格一边走向那栋高楼,登上通往大门的台阶,一边挥舞起右手。

    就在这时,一枚黑幽幽的手雷被扔了出来。

    楚格的瞳孔一下放大。

    他凭借着丰富的经验,猛地扑向侧面,飞出台阶,缩到了有遮挡的地方。

    轰隆!

    爆炸声里,楚格感觉自己紧靠的台阶墙体在剧烈颤动。

    然后,他发现楼宇内那个人反方向脱离了自己的感应范围,逃之夭夭。

    “我们没有恶意的!喂,我们是来交朋友的!”楚格高喊了几声,无人回应。

    他只好走回改装过的车辆旁,附身望向那位老者:

    “大主教,您怎么不阻止他?

    “他现在应该都还没有跑出您的感应范围。”

    大主教摇头笑道:

    “这不够礼貌。

    “我们做事首先要表现出自己的友善,相信情绪是可以共通的。

    “执岁说,相信彼此。”

    他和楚格的对话没有那种特别强烈的上下尊卑感。

    楚格闻言表示理解:

    “猜忌不是新世界。

    “那我们继续往前,找别的镇民问路,用诚意打消他们的过度警惕?”

    他自从加入“友善之手”,已经习惯了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毕竟他们这样的人,在灰土上算是异类。

    大主教满意点头。

    楚格一边拉开车门,坐回副驾,一边思索着说道:

    “我们干脆绕去湖边,找到红石集开垦出来的农田。

    “现在是播种和耕作的季节,那边肯定有人,而且不好躲藏。”

    慕迟和邵梁赞同了他的提议。

    不知过了多久,三台车辆终于绕到了红石集西北面的近湖区域,看见这里开垦出了大量的农田。

    农田里有多道身影正在忙碌。

    他们发现楚格等人靠近后,很有纪律地往预定的地方集合,有的躲到了简易工事后,有的立在外面,强撑着观察后续变化,摆出可以交流的姿态。

    目睹这一幕,楚格感动的差点擦起眼睛。

    这才是正常的警惕啊!

    刚才城市废墟里的人简直极端到了精神病的程度!

    嗯,唯一的问题是,你们有没有必要都戴着面具啊?

    “我们想问路。”楚格往外挥了挥手,表明了自身的意图。

    他吸取前面的教训,缩短了句子,快速用灰土语和红河语各说了一遍。

    那群“农夫”之中,有个戴着靛蓝色戏剧面具的男子鼓起勇气,前行了几步,用红河语问道:

    “你们想去哪?”

    “警惕教堂。”楚格高声回应。

    那男子顿时舒了口气,对陌生人寻找警惕教堂见怪不怪。

    他指着偏东南的方向道: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快进废墟的时候,就能看见教堂了。

    “你们要是不小心走岔了路,周围农田里找一找,我们还有不少人在那边忙碌,可以给你们纠正路线。”

    “谢谢啊!”楚格双手做喇叭状,置于嘴边。

    他随即又问道:

    “红石集现在有几股势力啊?”

    “原本的灰语人、红河人和我们‘地下方舟’的人。

    “但大家都信仰‘幽姑’,遵从教堂的命令。”

    楚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他忽然转过身体,用后背对着那群“地下方舟”的人,并虔诚赞道:

    “单个弱小,群体强大。”

    这是“友善之手”的礼节,表示信任对方,连后背都愿意交给他们。

    又问了问什么是“地下方舟”后,楚格挥别那群人,走回了车上。

    后排的大主教收回望着外面的目光,有感而发道:

    “‘地下方舟’内那位可不是什么简单角色。”

    花衬衫青年邵梁笑道:

    “能有大主教您厉害?”

    大主教默然了几秒道:

    “这很有可能。

    “只不过,他的状态不是太对。”

    开车的慕迟没想到“地下方舟”的主人这么强大,脱口问道:

    “他算是警惕教派的人吗,一位恐惧主教?”

    “不,他只是执岁的普通信徒。”大主教简单回答道。

    听到这里,楚格扭过了脑袋:

    “大主教,您对‘地下方舟’很熟悉啊……”

    大主教和蔼笑道:

    “我年轻那会从当时的‘神之手’那里听说了方舟主人的事,特意跑过来,待了一段时间。”

    “那您肯定知道警惕教堂在哪啊……”楚格愕然说道。

    自己根本不需要专门找人问路!

    大主教笑了笑:

    “这都是四五十年前的事情了,我这么一大把年纪,哪还记得清楚具体的道路?”

    几人交流间,两台改装过的车辆驶向了警惕教堂所在,

    就这样开了一阵,他们看见原本的郊外荒田被开垦出来了一些,有不少人劳作。

    大主教见状,想了一下,吩咐起楚格:

    “你去详细问一下‘地下方舟’的情况。

    “哎,不知道那位老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楚格立刻答应了下来,等到车辆停稳就推门而出,就近找了个戴着恶鬼面具的少女。

    考虑到对方是警惕教派的人,他刻意保持着足够的距离,用洪亮的嗓门问道:

    “你是‘地下方舟’的人?”

    “对。”那少女没刻意放大声音,楚格相当勉强才听清楚。

    因为对方用的是灰土语,他改回母语,继续问道:

    “方舟现在的主人是哪位?”

    “主人?”那少女疑惑出声,“没有主人,现在是管理委员会负责。”

    啊……楚格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吓得那少女连连退后,吓得周围的“农夫”们赶紧支援了过来,从不同地方抽出了枪支。

    楚格毫不在意形象地举起了双手:

    “方舟原本的主人呢,绝嗣了?”

    “被推翻了,死在了我们五位会长的手上。”那少女的声音带上了几分自豪。

    楚格眼眸微动,按捺住追问的冲动,回到了车上。

    他把刚才了解到的情况复述了一遍。

    “方舟的主人竟然被杀死了……”大主教明显有点震惊。

    花衬衫青年邵梁对方舟原本那位主人有多强没明确的概念,只是嗤笑道:

    “警惕教堂就眼睁睁看着那五个人对付自己的教徒?”

    “嗯,这事看来有点复杂,我们到了警惕教堂仔细询问一下。”大主教已收敛起多余的表情。

    车辆继续往前,没过多久,楚格等人终于抵达了警惕教堂。

    他们在藏于暗中的一双双眼睛注视下,走入了血红杂着些许金色的大厅。

    “这用色也太……”作为“幽姑”的信徒,花衬衫青年邵梁勉强忍住了对同信教派审美的嘲笑。

    楚格则看见了四道熟悉的身影。

    他们正好进入电梯,往下而去。

    “白晨他们?”楚格凝视了一阵,微微点了下头。

    他打算等等去打个招呼,如果对方会返回大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