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第三百二十二章 诡异的脑袋(4000)

    至于于吉,吴良倒还没发现他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

    按理说,这个老童子才是瓬人军骨干中最容易疑神疑鬼掉链子的家伙,大概也是因为目前还未在地宫中遇到什么诡异的事情吧。

    毕竟,在这之前只有吴良一个人遭遇过“水鬼”的袭击,而且为了不影响到众人的情绪,他还故意没有将这件事说出来。

    至于前面看到的那些尸首,包括那些相对比较新鲜的新娘尸首在内。

    这些倒还不至于对瓬人军骨干造成太大的影响,毕竟大家都不是第一天盗墓,各种各样的尸首都或多或少见了一些,不说是见怪不怪吧,心中也起不了太大的波澜。

    “你说的是真的?”

    白菁菁果然吃这一套,听到吴良这番话之后,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竟还颇为关切的抓起他的胳膊,心疼的一边吹气一边道,“都蹭破皮了,你不疼吧?这都怪我,方才扑的太用力,那大弩没有伤你,反倒是我弄伤了你。”

    “无妨,你也是为了救我。”

    吴良回过神来,笑着摇了摇头,又接着此前的问题问道,“能说说你方才是基于什么情况,觉得我会被那大弩射死么,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动静?”

    “这倒没有。”

    白菁菁有些羞愧的道,“我方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心中忽然揪了一下,觉得你可能立刻便要死于那张大弩的箭矢之下,所以当时也来不及多想什么,脑子一热便只想着救你。”

    “原来如此……”

    吴良点了点头,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的判断。

    白菁菁果然出现了一些问题。

    这问题似乎出在意识中,也可以说是“直觉”,她的“直觉”似乎受到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干扰,以至于哪怕处于安全的环境中,心中也会胡思乱想。

    甚至会因为错误的“直觉”,做出一些看似十分合理、实则有些反常的举动。

    典韦似乎也是一样的问题。

    因为总是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监视着他们,他现在的精神状态比平时要紧张的多,这也不是什么好现象,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因为某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良也说不太清楚,他还没有出现类似的“直觉”,没办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不过感觉问题似乎也不是太大。

    至少无论是白菁菁还是典韦,他们的所有举动都完全出于本心,并没有出现被迷惑的眼中状态,就算是“直觉”上敏感了点,主观上却断然不会做出伤害同伴的事情……

    如此想着。

    吴良又带着三人继续向前摸索。

    接下来他们又见到了一些其他的攻城器械与实用工具。

    其中有一种后世叫做“壕桥”的大型器械,这也是一种类似于战车的东西。

    不过这玩意儿通常是与前面发现的“临冲吕公车”与“云梯”搭配起来使用。

    因为有些城墙下面挖有护城河或是壕沟用于据敌,如此像“临冲吕公车”与“云梯”这种需要推倒城墙下方才能使用的攻城器械便无法发挥作用了。

    这时候便是“壕桥”发挥余地的时候。

    “壕桥”不具备攻击性,但却能够推入护城河或是壕沟之中,在上面强行架出一座能够通行的桥梁,从而使攻城器械与兵士冲到城下。

    而这里发现的“壕桥”还有一些比较用心的设计。

    它总共由三辆可以拆分与自由组合的“壕桥”组成,若是护城河或是壕沟较窄,一辆“壕桥”便已经足够,而若是护城河或是壕沟较宽的话,它又可以通过转轴轻而易举的连接起来,一样能够架出一条足够长的桥梁。

    据吴良所知。

    这种玩法似乎也是宋朝才出现记载的,考古界发现的有关这种壕桥的文献中,便将这种“壕桥”起名叫做“长短壕桥”,有“可长可短”的意思。

    巧合真是越来越多了……

    似乎所有的发现,都在证实吴良之前的推测。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这座公输冢或许真有可能就是在宋朝才见了光,而且最终毁于一旦,使得后世再无发现。

    就在这时。

    “公子,公输班生前能够将术法与工匠技艺相结合,创出《公输经》那样的邪门典籍,你说他有没有可能在修建这座地宫时,也特意设下了一些厉害的秘法,使得贸然进入地宫的人葬身于此?”

    于吉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也是有些紧张的说道,“刚才的五具尸首中,有三具尸首上面并无明显伤痕,亦无中毒迹象,老朽窃以为,他们八成便是死于公输班布下的秘法之下,在不知不觉中丢了性命。”

    得!

    这老童子也终于开始出现疑神疑鬼的症状了!

    只不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年纪大了,反应着实是慢了一点,此刻说出这番话来,颇有那么点点“我才琢磨过味来,小鸡讲的笑话实在太好笑了”的味道。

    吴良此刻却是一点都笑不出来,只得凝神问道:“你以为是什么秘法?”

    “老朽也不知道,不过这秘法定不简单,而且十分致命,甚至老朽有一种感觉,咱们应该已经身处秘法之中了,若是不尽快解决,恐怕性命堪忧啊。”

    于吉那张老脸又皱成了苦瓜,心神不宁的说道。

    “……”

    吴良此刻已经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除了他之外,三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反常。

    其中最正常的反倒是于吉,这个老童子平时就爱疑神疑鬼,现在露出这般表现倒并不怎么让人觉得突兀。

    甚至与典韦和白晶晶相比,他看起来还要正常一些。

    如此驻足思索片刻,吴良又问:“那么你可有什么根据?”

    “这……老朽也说不好,不过老朽以为,就连孙业那样的半吊子《公输经》传人都能布下‘五仙入宅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害人性命,这公输班可是祖师爷,他布下什么秘法老夫都不会觉得奇怪。”

    于吉依旧像白菁菁一样说不出具体的问题来了,同样是处于“直觉”的判断。

    而于吉越是这样,吴良心中反而越发没底起来。

    眼下典韦、白菁菁与于吉都莫名出现了类似的状态,倒令吴良有些认同于吉的“直觉”,或许他们真的已经受到了什么“秘法”的影响。

    等等!

    吴良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他从刚开始就怀疑典韦不对劲,接着又觉得白菁菁不对劲,现在又觉得于吉也终于开始不对劲了。

    虽然这一切都有他认为可靠的依据。

    但换一个角度去想,这些依据何尝不是“直觉”上的判断?

    再等等!

    吴良忽然又有些惶恐。

    他现在不但觉得典韦、白菁菁与于吉不对劲,觉得这座地宫有不对劲的地方,竟对自己的判断也产生了质疑?!

    这与典韦、白菁菁、于吉又有什么区别?

    “……”

    吴良连忙甩了甩脑袋,将这些不能再深想下去的问题甩出脑袋,又强行按捺下心中那份不安的“直觉”,放空了心思继续向前摸索。

    不多时,他们又来到了一架“抛石机”面前。

    “又是宋朝才出现的‘旋风机’?”

    仔细查看过一遍,吴良心中更加震惊,几乎坐实了自己此前的推测。

    据吴良所知,东汉末年是有抛石机的。

    《三国志·魏志·袁绍传》就有具体的记载:“绍为高橹,起土山,射营中,营中皆蒙楯,众大惧。太祖(曹操)乃为发石车,击(袁)绍楼,皆破。绍众号曰霹雳车。”

    这里面的“霹雳车”就是这时使用的抛石机。

    这种抛石机还十分落后,主要是利用杠杆原理进行运作,发射时需要几十、甚至是上百人一同拉动绑在杠杆另一端的绳索,依靠蛮力将巨石抛射出去,凭借的不是发射速度,而是巨石的重力惯性产生破坏力。

    因此这种抛石机,后世也称之为“人力机”。

    但这里面的这家“旋风机”就不太一样了。

    它的发射臂直接连接着一个绞盘,绞盘上的绳索扭紧之后,发射臂便会到达接近水平的位置,这时将石块之类的东西放入发射臂的“勺子”之中,再松开绞盘绳索,发射臂便会在扭力的趋势下弹回垂直状态,顺便将“勺子”里面的“弹药”抛射出去。

    因此这种更加先进的“抛石机”也被后世称为“扭力机”。

    除此之外。

    “旋风机”还有另外一个十分巧妙的设计,使得下面的炮架可以自由旋转,随时瞄准不同方向的目标。

    这与当今使用的“人力机”不知道先进了多少,基本已经实现了半自动化,发射所需的人力变得更少,造成的破坏力又更大,完全是两种不可同日而语的东西。

    “公子,你快看那是什么?”

    正当吴良查看“旋风机”的时候,典韦忽然又紧张了起来,将众人护在身后,指着随侯珠光芒极限处的一个看不太清楚的东西说道。

    吴良连忙回过神来顺着典韦所指的方向望去。

    “那是……”

    他看到了一张诡异的人脸!

    这张人脸的眼睑闭合成了一条弯弯的缝隙,看起来好像正在发笑,是那种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眯眯眼笑。

    另外,这张人脸上还有黑红两种颜色。

    这两种颜色相交在一起,使得这张人脸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造型有点类似于后世的戏剧脸谱。

    “莫要慌乱,菁菁与于吉原地待命,典韦随我靠近了一些,先看清楚情况再说。”

    见其余三人都有些惊慌,吴良先是安抚了他们一下,而后才在典韦的保护下慢慢的那张诡异的人脸靠近。

    其实他也有些莫名的心慌。

    但想要搞清楚这座地宫的秘密,就必须继续摸索。

    而想要继续摸索,就断然不可能避过这张诡异的人脸,如果不能搞清楚这张人脸究竟是什么东西,谁都没办法心安。

    随着吴良的移动,随侯珠的光芒也是逐渐那张人脸周围的情况。

    那似乎是一座……木雕?

    但这座木雕的全貌,竟要比那张人脸更加诡异。

    他们最开始看到的那张人脸,其实是一颗脑袋,而这颗脑袋,则被捧在一双手中。

    这双手之后连接的,是一个明显由木头雕刻而成的女性身体,这个身体则是没有脑袋的,似乎那双手捧着的就是她自己那个不知什么原因脱离了身体的脑袋。

    而在这个木雕的后面。

    则还散落着许多拆分掉的的木偶,这些木偶的身体、手臂、腿、脑袋等部位全部区分开来,如同一对废弃的木头一般堆积散落在地上。

    吴良仔细查看了一遍。

    就只有这颗被这具无头的女性木雕捧在手心的脑袋上面涂上了黑红相间的颜料,剩下的木偶,包括这具无头木雕都还保持着原有的木色。

    如此便使得这颗脑袋显得格外显眼,格外的引人注目,也格外的诡异。

    “这……”

    吴良越看越是觉得东西瘆人。

    这一瞬间,他不由得想起了穿越之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的情景,那是在一个模型制造工厂,仓库里到处都是散落的人体模型部位,这些部位魔化之后,竟组合成了一只极为恐怖的怪物,它就将脑袋拿在手里……

    “公子,这些东西可有什么问题?”

    典韦显然也被眼前的情景瘆到了,不过他倒并未明说,只是显得更加谨慎,下意识的询问吴良的意见。

    “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吴良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他隐约觉得这些木偶与木偶部件问题很大,可是又说不上来到底有什么问题,只是是觉得如果不解决了这个问题,再继续向前摸索便只有死路一条。

    等等!

    我怎么也出现了类似的“直觉”?

    而这这种“直觉”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他已经产生了强烈的退意……

    就在这时。

    “啊!”

    身后的地宫中忽然传来一声惊叫。

    那时黄月英特有的稚嫩声音。

    “不好,杨万里他们好像出事了,速速随我回去救援!”

    吴良面色一边,连忙带领三人原路返回。

    而就在下达这个命令的同时。

    吴良心中竟莫名松了口气,仿佛因此躲过了一劫一般。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他也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