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第三百四十六章 破局!(4000)

    破局。

    吴良知道,在这种对他们来说已是死局的情况之下,唯一能做的便是想办法彻底搅乱局势,在混乱中寻找一丝破局的契机。

    现在可不是玩什么“敌不动我不动”的时候,而应该玩起“敌不动我乱动”的套路。

    “河神”显然很难成为破局的突破口。

    “水鬼”与“木鹊”也不好对付,不过好在吴良已经对“水鬼”的战斗力以及“木鹊”的弱点有所了解。

    至于那些“无魂之人”。

    它们便是这个死局之中最不稳定的因素。

    经过吴良刚才的尝试,他已经发现,这些“无魂之人”并非“河神”能够控制,它们只会受到声音的指引与刺激。

    也就是说,谁能够巧妙的将声音因素利用起来,便等于在某种程度上控制住了这些“无魂之人”,可以借此使得局势向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所以方才他命典韦向“河神”投掷木柄并未只是单纯的尝试,目的也是要先将局势搅乱,根据“河神”、“水鬼”、“木鹊”与“无魂之人”做出的不同反应,寻找破局的机会。

    不过“水鬼”与“木鹊”的激烈反应还是出乎了吴良的预料。

    他确实没想到“水鬼”在见到“河神”因吴良等人的举动受到“无魂之人”袭击之后,竟会瞬间变得怒不可遏,立刻驾驭“木鹊”便向他们这边袭来。

    这其中显然有些情绪化的东西。

    即是说“水鬼”与“河神”的关系可能并不简单,最起码已经超越了普通的上下级关系。

    非但“水鬼”出现了情绪化的行为,就连“河神”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否则“无魂之人”出现之后便一言不发的“河神”,又怎会一反常态,立刻用规劝的语气劝阻“水鬼”?

    这语气显然不仅仅只是上级对下级下达命令的生硬语气,其中多多少少附加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然而出现这样的乱局,还是给了吴良一些机会。

    他的脑子转的很快,立刻察觉到了一些端倪,自是要抓住这个十分难得的机会将局势搅得更乱,先从“水鬼”与“木鹊”下手。

    典韦的反应也并不慢,木柄入手的瞬间便已经明白了吴良的意思。

    恰好此时已经距离吴良等人很近的“水鬼”听到“河神”的规劝,愣了一下之后立刻驾驭“木鹊”在空中来了个急刹车,使得“木鹊”的身形在惯性的作用下出现了片刻的短暂停顿。

    “唰!”

    典韦也是眼疾手快,一挥手便将木柄掷了出去。

    “砰!”

    绑有“爱心月事巾”的木柄精准无误的命中了“木鹊”的腹部,最先碰到“木鹊”身体的正是绑有“爱心月事巾”的较沉的那一段,因此碰撞的声音有些沉闷。

    如此弹了一下,木柄掉落了下去。

    不过“木鹊”的腹部已经应声出现了一团暗红色的印迹,那正是“爱心月事巾”上的污血。

    “漂亮!”

    吴良精神一振。

    如此不消片刻,那“木鹊”便会像之前被污血玷污,化作一堆部件从空中掉落,他们自然也就少了一个威胁。

    至于那上面的“水鬼”。

    自然也要随“木鹊”一同掉落下来。

    吴良对“水鬼”的实力有些了解,失去了“木鹊”的它,就算不会摔伤或是摔死,如果没有其他的特殊能力,恐怕也很难再对吴良等人造成威胁。

    而且掉落下去之后的巨大动静,一定会惊动那些“无魂之人”,届时“水鬼”便成了“无魂之人”的新猎物,到时看它要如何应对!

    与此同时。

    正因为出声规劝“水鬼”而被那群“无魂之人”围攻的“河神”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脸上那诡异的笑容已是悄然消失,连忙又用前所未有的急促语气对“水鬼”吼道:“向下飞,快降落!那‘木鹊’沾染了污血,很快便要摔落了!”

    一边冲“水鬼”吼着,“河神”终于将再次将它那强大的战斗力展现了出来。

    “嘭嘭嘭!”

    只见它此刻已不再默默忍受那些“无魂之人”的袭扰,猛地一挺身子,又是一个360度转身,便将那尾巴上的大锤甩了起来。

    那些只有稚童大小、甚至都已经爬到它身上的“无魂之人”立刻被甩飞或是击飞。

    有些倒霉的“无魂之人”直接被大锤击中,半个身子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碎肉,软趴趴的瘫在地上。

    就算是这样,仅剩的半个身子爬起来后,依旧还在极为执着的向“河神”爬行。

    甚至有的“无魂之人”直接就被削去了脑袋,可哪怕没有了脑袋,它们也依旧还能够自由行动,只不过可能正像吴良所推断的那样,这些“无魂之人”乃是听声辨位,没了脑袋它们便没有了听觉器官,行动的方向也开始出现了错乱,竟然还会撞墙。

    “莫慌,向吾这边来!”

    摆脱这些“无魂之人”之后,“河神”紧接着又一边向前快速爬行,一边对空中的“水鬼”吼道。

    它动了!

    暂时离开了被它挡的严严实实的通道!

    或许是年久失修,也或许是本身构造便是如此,它在爬行的过程中,四肢便会发出“咣当咣当”的巨大响动,这响动足以盖过其他的声音,令它成为那些“无魂之人”最大的目标。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终于让出了那条离开地宫的通道。

    “……”

    只是现在吴良等人依旧不能轻举妄动。

    “河神”爬行起来的速度也是极快,而那些“无魂之人”虽然能对它造成一定的干扰,却并不能奈何于它。

    所以吴良等人若是想借此机会逃之夭夭,还是非常困难。

    毕竟他们之中有老年人、有孩童、还有一个受伤严重的孙业,就算是这种情况下,这样一群人依旧不可能跑得过“河神”。

    就更不要说在不进行任何接触的情况下,从那一大群“无魂之人”之中穿梭而过。

    与此同时。

    吴良也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水鬼”似乎能够被摔死,而且是从这种只有三十多米的空中跌落便能够摔死,所以“河神”才会如此紧张。

    所以那“水鬼”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是邪物的话,就像那群“无魂之人”一样,哪怕脑袋都没了还能够继续行动,想“死”应该比“活”的难度还要大出许多。

    吴良不免有些疑惑。

    他又不自觉的回忆起此前与“水鬼”拼斗时的情景。

    如此越想,他便越是觉得“水鬼”实在是太弱了,弱的根本就不想像邪物……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所有人将鞋子脱下,随时准备逃离!”

    吴良短暂的沉吟了一下,又立刻做出一个决定。

    光脚行走时发出的声音更小,逃跑的时候更不容易惊动那些“无魂之人”,尤其是在如此嘈杂纷乱的环境中。

    “诺!”

    众人明白吴良的意思,自是连忙照做。

    而当他们才刚将鞋子脱下一半的时候。

    “呼啦!”

    伴随着一声熟悉的响动,“木鹊”的飞行姿态已是出现了异常,猛地僵住,而后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开始坠落。

    此时“木鹊”正在向“河神”那边飞行,距离地面只有十来米的高度。

    然而忽然出现这种情况,“木鹊”飞行方向立刻便出了问题,在翅膀的角度影响下,虽不怎么平稳,但还是在空中绕着“河神”头顶划出一个大圈,而后歪歪扭扭的向吴良等人所在的“临冲吕公车”滑翔而来。

    “这……”

    看到这一幕,吴良心中自是一惊。

    这玩意儿虽然已经失去了动力,但在惯性与地心引力的作用下飞过来撞上“临冲吕公车”,以“临冲吕公车”这本就摇摇欲坠的情况,没准儿便会直接被撞塌。

    就算没有撞塌……

    吴良清楚地看到,随着“木鹊”向这边滑翔而来,“河神”略微愣了一下之后,也正在奋力向这边爬行而来。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若非“河神”此前略微带了些猫戏耗子的心态,又或是不希望出现漏网之鱼,想要借助“无魂之人”之手将吴良等人玩死,以它的战斗力,就算是吴良等人一起上去拼杀,也未必是它的对手。

    而此番“河神”过来,可就没那么多讲究了。

    它一定会顺手将吴良等人灭掉,而吴良等人现在却还对它一筹莫展,根本就不知道它有什么弱点,更无法妥善应对它的攻击。

    何况“河神”的身后还跟着一大群循声而来的“无魂之人”……

    “公子……”

    众人也已经意识到了情况的严峻,纷纷屏住呼吸,攥了手中的工兵铲。

    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是这么个引火烧身的局面。

    现在已经便是想躲恐怕也没地方躲了,唯有拼上性命与“河神”一战,至于结果……总之不能死的太过窝囊,丢了瓬人军的脸面!

    ……

    “嘭!”

    在众人的注视下,“木鹊”最终还是没有直接撞上“临冲吕公车”。

    而是提前发生了解体,化作一堆部件散落在了距离“临冲吕公车”一丈来远的地方,这一堆部件摔落在地上之后,在惯性的作用下依旧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不少部件一直滑到碰到“临冲吕公车”才终于停了下来。

    那“水鬼”也是。

    它的脸色明显有些惊慌,随着那些部件一同向前滑行,最终在“临冲吕公车”旁边停了下来。

    不过看起来应该没有承受什么严重的伤害,只是手臂和腿上出现了几道划伤,渗出了一些殷红的血液,除此之外,应该还受到了一些惊吓,停下之后便坐在地上有些茫然的发起了呆。

    与此同时。

    “咣当咣当……”

    那“河神”却是依旧来势汹汹,蒲扇状的金属大爪每次落地,便能在地面上刨出一个小坑,身后带起了一片纷飞的碎石与尘土。

    而那群“无魂之人”听到如此响动择也变得更加激动,稚嫩的脸上表情更加狰狞,张牙舞爪的跟在后面。

    “咕噜!”

    于吉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不只是他,众人也都能想象的到,只要“河神”冲杀过来,无论是这部摇摇欲坠的“临冲吕公车”,还是他们这些藏身于此的人,都将立刻遭遇灭顶之灾。

    然而对此,他们却是毫无办法……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

    “吴有才,你要做什么?!”

    白菁菁忽然惊叫了一声,并下意识的向前奔去。

    众人猛地回过神来,这才发现吴良竟正在跨越“临冲吕公车”边缘的木头护栏。

    这一次他没有对任何人下达命令,也没有要求任何人协助,所以也没人知道吴良究竟在做什么。

    “公子?!”

    其余众人也是连忙冲过来。

    然而他们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哪怕最早发现吴良如此举动的白菁菁,也没能及时拉住吴良,一眨眼的功夫吴良已经自战车上跳了下去。

    好在“临冲吕公车”二层距离地面也就只有一丈左右的高度。

    吴良自上面有所准备的跳下,而不是失去平衡的摔下,倒还不至于受到什么致命伤害。

    “砰!”

    落地的那一瞬间,吴良立刻向前翻滚卸力,只是因为已经提前脱下了鞋子,双脚还是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

    不过生死时刻,他哪里还能顾得了这些小细节,立刻又强忍着疼痛站起身,如同饿虎一般扑向不远处的“水鬼”。

    “?!”

    众人更加不明白吴良究竟在做些什么。

    这“水鬼”可是邪物,吴良究竟在想些什么,竟打算与这“水鬼”拼死一搏?!

    “?!”

    “河神”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脸上明显出现了惊慌的表情。

    下一刻。

    “站住!”

    吴良已经一只手掐住了“水鬼”的脖子,另外一只手则也将铜匕首抵在“水鬼”的脖子上,大声对那“河神”喝道:“若胆敢再向前一步,她便要给我们陪葬!”

    “哗!”

    此话一出,“河神”真就立刻停了爬行。

    爪子在地上滑行了半米,最终停在了距离吴良只有不足一丈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