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第四百六十六章 前无古人(4000)

    中年男子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大跳。

    他深知“维格利”的可怕之处,但却不知如何才能够将这种可怕的东西铲除,因为早在两千多年前,他便已经尝试过无数种方法,亦是无法办成此事,无法将自己的族人们从深渊中拉回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随着“维格利”一同毁灭。

    原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地不知为何已经成了一方与世隔绝的世界,外面的人无法进来,自然也就无法将“维格利”带出去。

    可是现在,方琼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隔绝”。

    看着面前的方琼,中年男子心中有许多疑问,可此时方琼已是奄奄一息,即使他立刻为其提供了淡水与食物,方琼的身体状态也没有转好,嗓子似乎也因长时间的干渴出了问题,无法与他进行交谈,只能对他的话做出一些简单的点头或是摇头的动作。

    中年男子动了恻隐之心。

    于是他将“太阳墓”祭坛的秘密告诉了她,指示她若是想要继续活命,便打开属于他的那个“太阳墓”中的木棺,将他的尸体从里面移出来,换成自己躺进去。

    方琼的求生欲超乎想象的强。

    她拖着极为虚弱的身体爬进了“太阳墓”,又用那副站都已经站不住的身体强行打开了木棺,将中年男子那沉重的尸首从木棺中移了出来,最终用仅剩的最后一丝力气艰难的躺了进去。

    而中年男子也在这一刻彻底摆脱了“太阳墓”的禁制。

    他生平第二次进入了这片“太阳墓”,第一次是他在两千多年前将自己献祭的时候。

    除了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尸首之外,他又发现了另外一个不得了的情况木棺的棺盖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裂痕!

    他曾通过毁掉木棺的方式亲手了结了自己族人们,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木棺变成这样意味着什么。

    木棺的“寿命”快要到了。

    即是说“太阳墓”祭坛的“寿命”快要到了。

    彼时躺在这口木棺中的人,以及相应的复生体,必将随“太阳墓”祭坛一同毁灭!

    这一刻。

    中年男子甚至怀疑,方琼忽然进入到这方世界,说不定便与这口木棺开裂的情况有关。

    这是这里的最后一个还在运行的“太阳墓”祭坛,而随着这个“太阳墓”祭坛的毁灭,世间最后一个以这种有违天道的方式“长生不死”的人也将一同毁灭,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天道的排斥便有可能消失,这方与世隔绝的世界也将重新与真实的世界重合或相融?

    而木棺的开裂,与方琼的进入,便是这方世界正在崩塌的预兆?

    若是如此……

    中年男子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丝极为强烈的担忧。

    倘若这方世界与真实的世界重合或相融,那么这方世界的许多事物、包括那些遗迹也将一同出现在真实的世界中,这其中恐怕便会包括那些长满遗迹的“维格利”!

    而一旦“维格利”出现在真实的世界中……

    中年男子有些不敢继续想下去。

    他与他的族人所在的两千多年前,人们都还过着自给自足的部落族群生活,能够称作“交易”的行为几乎不存在,如果不是遭遇了重大灾害或是部落间的争斗,各个部落也极少会长途跋涉背井离乡,因此“维格利”很难流通出去。

    但现在他创立的“楼兰国”,却是一个连接东西商道必不可少的贸易要塞,每天被那些商队从世界各地带来与带去世界各地的货物不计其数……

    这种情况下,“维格利”将会传到什么地方,能够传多远,完全是个未知数。

    反正中年男子所见过的商队之中,往西最远曾出现过来自罗马帝国不列颠地区的人,往东则也有来自大汉幽州乐浪郡(今朝鲜半岛北部)的人,这几乎已经涵盖了中年男子所知的世界上所有存在人迹的地方。

    届时世上只怕再无一片净土……

    就在中年男子惴惴不安的时候。

    方琼复生了。

    她先是表现的十分新奇与兴奋,由衷的对中年男子表达谢意。

    中年男子认为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心知“太阳墓”祭坛的事情她迟早都会知道,尤其是必须付出“代价”,只需进入梦乡便能够体会。

    于是他给了方琼选择的机会:

    他可以将方琼那具已经死去的尸首从棺木中移出去,而后带着现在她离开这方世界,而她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继续过完这一生;

    或者如果方琼不介意那些“代价”,想要获得不断“死而复生”的能力,他也可以不去做这些,教方琼的尸首继续留在里面,不过那“木棺”恐怕时日无多,等到木棺彻底毁坏的时候,她也将一同死去。

    至于“维格利”与他对这方世界的猜想,中年男子倒是没有对方琼提及,因为在他看来,这不是方琼这样的小女孩需要知道和能够理解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抉择,方琼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中年男子尊重了她的选择。

    带着她走过那两块巨大的石碑,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

    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两个走出骆驼坟,已经可以看到扦泥城的时候,方琼竟趁他弯腰取水时,忽然拾起路旁的一块尖利的石头从背后对他发动了偷袭。

    中年男子的后脑在偷袭中受了伤。

    不过十年前他才刚刚复生,还是一个精壮的青年,方琼偷袭造成的创伤虽然不轻,但却并未立刻令他丧命。

    当时他头昏脑涨丧失了反抗之力,不过还是凭借年轻精壮的身体在不断失血的情况下摆脱了方琼的追杀,跌跌撞撞的跑进了扦泥城,保住了这条性命,当时医治他的人便是此前接待吴良等人的阿普丘医师。

    也是在自那之后,他给自己编造了一个身份,从此做了阿普丘的家仆。

    而直到现在,他依旧无法忘记那时方琼那张本该纯洁无瑕的脸上浮现出的这个年龄不该存在的狰狞与杀意,他活了两千多年,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小女孩,但他却能够猜到方琼的意图,她极有可能是想除掉他这个“太阳墓”祭坛的知情者,将这个秘密永远扼杀,如此一来,世上便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威胁到她,成为她的祸患。

    但中年男子依旧无法想象,一个十岁出头的小丫头,为何能够产生如此歹毒的心思,又为何能够产生这样的想法,并且毫不犹豫的将如此残忍的事情付诸行动?

    然后没过多久。

    扦泥城便又出现了一件人尽皆知的事情。

    杀死主人的恶奴被守卫抓获,即将在城外的刑场施以绞刑示众。

    中年男子再一次在刑场的绞刑架上见到了方琼,此时他才知道方琼小小年纪竟已是一个杀人犯,她是在杀了主人逃出扦泥城之后,才在机缘巧合之下进入了“太阳墓”祭坛。

    可通过多方打听,中年男子又发现。

    方琼此前并不是一个能够做出杀人之事的人,她已经在扦泥城为奴几年,一直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奴隶,不敢大声说话,做事勤勤恳恳,即使受到主人的责罚,受到其他奴隶欺辱也总是笑脸相迎,就连扦泥城的许多居民也不认为她能够做出杀人之事来,只是这一次她是在进入城内杀死两个一同工作的奴隶时被抓,证据确凿,谁也无法替她辩驳。

    而中年男子又可以确定的是。

    那个走出“骆驼坟”之后试图将他杀死灭口的人,正是方琼!

    中年男子活了两千多年,自是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见识,他知道,有些人在杀了人之后,又或是经历过某些剧变、比如生死之后,性情是会或多或少发生一些转变的。

    而方琼既亲手杀了人,又经历了生死,并且小小年纪便成为孤儿沦为奴隶,这些事情都有可能成为她转变性情的诱因。

    就这样。

    方琼被绞死了。

    中年男子知道,方琼还会活过来。

    而她可能还会想办法进入扦泥城,她最想找到并杀死的人,一定是他,因为他是唯二知道“太阳墓”祭坛秘密的人,是最有可能影响她“长生不死”的人。

    果然。

    绞刑过后没过多久,方琼便再一次被守卫抓获,她成了令扦泥城所有人感到恐慌的“魔女”,而这一次,她杀了女主人与主人家的子嗣。

    若说要向欺辱过她的人复仇,她已经完成了复仇。

    但这一次再被绞死过后,她在几天之后竟再一次回到了扦泥城,很快又被抓获。

    中年男子心知肚明,她其实是回来找他的。

    可惜彼时中年男子还无法随心所欲的回到“太阳墓”祭坛所在的那方奇异世界,因此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掉方琼,只能深入简出躲在阿普丘家中,避免被方琼发现。

    而在这次再被绞死之后,普善法师建议鄯善王修建伏魔寺镇压了她的尸首。

    但中年男子却很清楚,那根本不是伏魔寺的作用,而应该是方琼大概以为他已经逃离了这个地方,所以才没有再回到这个地方。

    自此,中年男子也便在扦泥城内定居了下来,以阿普丘家中仆人的身份。

    原本他以为“太阳墓”祭坛与方琼和自己今后都不会再有关系了……

    结果到了五年前。

    忽然又传出了那个商队被莫名困入奇异世界的诡事,中年男子意识到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与“太阳墓”祭坛所在的那方世界有所关联,于是又忍不住暗中开始寻访此事。

    如此寻访了半年多毫无收获。

    结果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竟莫名又回到了那方世界之中,并且在他进入那方世界的第二天,便有一场黑龙暴席卷而来。

    中年男子忽然想到了当初方琼与他说过的经历。

    她进入那方世界亦是因为一场黑龙暴……中年男子不得不怀疑,这黑龙暴与那方世界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他重新回到了“太阳墓”祭坛。

    这一次,他发现那座原本用来献祭他的“太阳墓”中多了许多具女尸,这些女尸不是别人,正是方琼留下来了。

    他也不知方琼屡次三番不顾生死非要重新进入“太阳墓”的原因。

    而当他再次来到木棺旁边的时候,他又看到了自己的尸首。

    他的尸首已经变成了一具干瘪的干尸,而因为干瘪紧缩,他当初躺入木棺前遵照族内的丧葬习俗塞入自己体内的玉塞已经滑落了出来。

    中年男子将这枚玉塞收了起来,但却并未收殓自己的尸首。

    因为他不希望方琼回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他曾回来过,这一定会令方琼感到不安,继而想尽一切办法追查他的下落。

    他也没有像对待自己曾经的族人们一样,用毁去木棺的方式将方琼杀死。

    因为那方世界出现漏洞的时间,与木棺出现裂痕的时间是一致的……

    他早有这方面的担忧,如果两者之间存在着必然的联系,那么便是他亲手将那可怕的“维格利”送到了人间,他不敢冒这个险。

    所以他又悄悄的离开了这方奇异世界。

    不过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竟发现,他收起来的那枚玉塞,竟也能够连同现实世界与这方奇异世界……

    如此一直到了现在。

    吴良一行人来到了扦泥城。

    他们竟还将方琼也给带了回来,原本中年男子虽是阿普丘医师的家仆,但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直到阿普丘的那个倒霉徒弟私下跑去向鄯善王告密。

    中年男子吓了一跳。

    然后便陪在阿普丘医师旁边,亲眼目睹了吴良用毁天灭地的力量炸死鄯善国的战神夏哈甫将军与德高望重的普善法师的整个过程。

    中年男子惊呆了。

    他活了两千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其中不乏一些能人异士,可像吴良这般举手投足之间便可凭一己之力灭掉鄯善国的异士,不知是否后无来者,却绝对是前无古人。

    可惜吴良与方琼极有可能是一伙的,中年男子只得暗中观察,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然后。

    直到前几天睡觉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竟又困入了那个暗无天日的狭小牢笼中,竟有人又将他重新葬入了“太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