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曹操喊我去盗墓 我知鱼之乐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狗眼看人低(4000)

    竹筏已经彻底毁了……

    那六名前去上游探查的兵士大概率是要没了,只是他们究竟遭遇了什么意外还是一个未知数。

    眼前的情景敲打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因为那六名兵士遭遇的事情,很有可能便是他们之后要遭遇的事情,谁都没有办法不感同身受。

    这一刻。

    没有人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水中那自眼前飘过的竹筏残骸,心中打着自己的算盘。

    哪怕那些兵士亦是一样,大家都是一个独立的人,那些兵士虽然没有什么话语权,甚至没有选择的权利,但在面对这番情景的时候,依旧会有自己的想法,只是他们的想法可能没有那么重要罢了。

    终于。

    “左仙师,此事你怎么看?”

    还是张梁率先打破了沉默,看向立于一旁的左慈问道。

    严陆将左慈称作“仙师”,张梁也将左慈称作“仙师”,不难看出左慈如今应该还是有些真本事的,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中,张梁与严陆都完全没有必要去搞愚弄百姓的那一套……尽管张梁剜去了左慈的一只眼睛。

    “张公,我以为应先将那竹筏残骸拖上来产看一下受损的痕迹,或许能够看出一些端倪。”

    左慈定了定神,拱手说道。

    “正是如此!”

    张梁顿时像是得到了提醒一般,立刻对麾下兵士喝道,“来人,速速将那竹筏的残骸拖上!”

    “诺!”

    一众兵士闻言连忙冲到了河边。

    而后七手八脚用上了所有可以施展的手段,不消多时便将那竹筏残骸拖拽到了河岸上。

    此时众人才看清楚,那竹筏竟是被齐腰折断,拖上来的残骸只有原本的一半,剩下的一半则早已不知所踪……至于水中那些顺流而下的竹子碎片与残渣,显然并不足以组成竹筏那缺失的另一半。

    “若只是寻常的触礁,绝不至于将竹筏损坏到如此程度,很显然应是遭遇了一股异常强大的外力。”

    左慈看过之后,主动对张梁说道,“我现在只能据此做出两种猜测:一种是我们此前见过的那头异兽,若它现身攻击竹筏,应是有可能致使竹筏损坏至此;另外一种则应是这条暗河的上游藏有什么厉害的机关,若是如此,这便未必是什么坏事了,至少据我所知,目前已知的机关大部分都是一次性的,一旦被触发之后机簧弹出,若是没有人重新设置,便不可能再次发动……而这也恰恰说明,暗河的上游便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

    听了这番话,吴良心中反倒越发觉得左慈有问题。

    因为他的话中多多少少有那么点怂恿张梁继续派人前往上游查探的意思,何况现在还只是探查而已,但左慈的话却似是已经确定这处秘境一定藏有什么张梁感兴趣的东西一般。

    重要的是。

    张梁在听完这番话之后,竟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而是极为认同的颔首。

    看到张梁的反应,吴良又不得不怀疑此前走过的那些被清空的殿堂与通道中是否已经给出了他所不知道的线索,因此才使得张梁与左慈都对如此坚定的认为暗河之后还有秘境。

    “你说的有道理,既然下游无路可走,我们便也只能将希望放在上游。”

    张梁沉吟片刻,终是说道,“如今已经确定了方向,我也不想在继续等下去了,严陆,你再命人赶制四个竹筏来,算上此前剩下的两个,咱们一共六个木筏共同前往暗河上游探查,我的人来打头阵,左仙师与吴公子三人紧随其后,严陆与我居于中阵,最后再由我的人来断后,你们以为如何?”

    “主人万金之躯,怎可以身犯险?”

    话音刚落,竟是严陆率先提出了异议,公开反对道,“依奴婢之见,主人应再派几人前往查探多次,确认风险已被全部排除之后,主人再亲自前往不迟。”

    吴良也认为严陆所言极是。

    反正就他个人而言,肯定是希望张梁再派些人去好好查探一番的,他才没有给人做炮灰的觉悟。

    只是此刻以他的身份,估计也没什么分量,还是免开尊口的好。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

    也不知道张梁究竟在想什么,居然没有采纳严陆这万无一失的意见,反倒瞪了他一眼,继续说道,“还不速速按我说的去办,你在质疑我的决定么?一炷香之后,我要见到造好的竹筏,否则唯你是问!”

    “诺。”

    严陆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没敢说出来,只得施了一礼前去安排。

    其实这事做起来并不难。

    此前送进来的竹竿非常可观,现在还剩下一大堆没有用上,制作四个竹筏应该不在话下,人也是现成的,只要一句话立刻便可以开工。

    只不过通过方才几人面对此事的态度,立刻又令吴良几人的实际关系多了一丝疑惑:

    左慈怂恿。

    张梁坚持。

    严陆反对。

    按理说严陆即是张梁的奴隶,自然应该与张梁是一边的,并且所提的意见也完全是站在张梁的角度着想。

    如此张梁自是应该认真考虑严陆的意见,最起码应该有些犹豫,而不是听了左慈的话便一意孤行,在严陆提出意见的时候还严厉的呵斥于他……除非张梁有什么非冒险不可的理由,而这个理由还是严陆所不知道的。

    而这个“理由”,左慈则有可能也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这处秘境之中可能藏了只有张梁与左慈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这倒也无可厚非。

    作为一个还算是有经验的盗墓组织头目,吴良完全可以代入两人的角色做出一个合理的推断:

    就像吴良与于吉一样。

    张梁之所以将左慈称作仙师,定是因为左慈拥有张梁不具备、但却十分需要的能力。

    吴良会在遇到一些风水与古文解读等方面的问题时向于吉请教。

    张梁目前看起来应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应该也会有一些问题需要左慈加以指点,毕竟术业有专攻,假如他在此前那些被清理干净的通道与殿堂之内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却又无法解读出来,左慈便有可能帮得上忙……这或许也是张梁将左慈强留在府上,哪怕剜去了他一只眼睛,也依旧称他为仙师的原因。

    更何况,吴良与典韦能够来到这里也是左慈的意思,由此可见左慈在张梁那里绝对是有一些话语权的。

    那么张梁一旦向左慈请教过一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涉及到一些秘密的话,这秘密自然而然也就变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至于严陆。

    吴良肯定是要将他当个人物来看的,晋阳城内的兵士定然也不敢小看了他,但在张梁这个主人眼中,严陆究竟算不上人还真不好说。

    毕竟自古以来奴隶都是一种私有物,对于主人而言与田里的牲口没有任何区别,地位还不如主人家中的宠物。

    因此张梁也有理由认为有些要紧的事情没有必要与严陆说起。

    如此一来二去。

    便形成了方才那微妙的情景,虽然看似关系有些混乱,但其实只要站在每一个人的立场与身份去想,其实也没有那么难以捋清。

    当然。

    这暂时还只是吴良的猜测,具体对与不对,还要再继续观望。

    而这也绝对不是吴良闲来无事的胡思乱想。

    他其实是在为自己寻找破局的机会,事情都是人办出来的,若能够搞清楚这些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他便能够在关键时刻左右逢源顺势而为,或许便能够创造出对自己有利的局面……

    正如此想着的时候。

    “公子……”

    典韦忽然趁着旁人不注意时轻轻碰了碰吴良。

    “?”

    吴良侧目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浮现出一抹疑问。

    “方才左慈偷偷与我通气,他对我说,若是我想保公子全身而退,之后便也要尽力护他周全,还要在关键时刻听他的号令行事,否则公子今日必定葬身于此。”

    典韦幅度极小的蠕动着嘴唇,并不看向吴良,只是用很是轻微但却能够教吴良勉强听到的音量说道。

    “知道了……”

    吴良虽只是面不改色的轻应了一声。

    但他的心中却是已经骂了起来:“这个挨千刀的匹夫,居然敢当着我的面撬我墙角,真是不知所谓!”

    当然。

    他比任何人清楚典韦的心性,左慈哪怕巧舌如簧,也断然没有丝毫机会动摇典韦对他的衷心。

    而典韦之所以将他的话听了进去,不过是因为此事可能干系到吴良的安危。

    不过也只是听了进去,依旧不会听命于他。

    否则典韦便不会特意将这件事告知吴良了,至于究竟要怎么做,还是得由吴良来决定。

    “如此听起来,左慈可能真是掌握了一些关键信息,并且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吴良开始暗自分析左慈这番话中隐藏的深层意思,“只是这个计划由他一个人无法完成,所以那日他才用水迹给我留下了‘逃’与‘腊月’的线索,那两个线索不过是提前为今日的计划进行铺垫罢了,现在,他准备实施计划,却又不确定我是否获悉了那两个线索,因此终于按捺不住用如此冒险的方式与典韦通气。”

    “不过,他只是要求典韦配合行事,并没有提到我应该做些什么……”

    “狗眼看人低啊这是!”

    分析到这里,吴良终于彻底明白了过来。

    左慈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从头到尾都只需要典韦一人配合。

    而之所以扯上他,不过只是因为他是典韦的顶头上司,实在没有办法绕开罢了。

    吴良忽然想到了左慈此前的小动作。

    自来到这里见到左慈之后,他每次与吴良说话都侧着身子,并且每次都略微侧向典韦这一边,而且说话的时候,仅剩的一只眼睛也会时不时用余光瞄向典韦……

    也就是说。

    当时左慈看似是在向吴良介绍情况,但实际上却是在向典韦介绍情况,试图向典韦传递出一些有用的信息,顺便套套近乎!

    “这个匹夫……”

    明白了这件事,吴良虽然想呲叨左慈两句,但其实心中并没有多生气。

    现在看来左慈对张梁与严陆所说的那些“巫术触类旁通”之类话根本就是鬼话,他从头到尾都不曾认为吴良有什么过人之处。

    相反典韦那铁塔一般的身板却是摆在明面上的硬实力。

    因此这也不能怪左慈。

    人们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吴良亦是一样,若是不提已经知道的本质,从甄宓与典韦两人之中选择一名可以出生入死的护卫,吴良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典韦……

    但实际上,除了上阵杀敌之外,甄宓的能力其实远在典韦之上。

    如此沉吟了片刻之后。

    吴良亦是头也不回,只是压低了声音低着头对典韦简短的说了一句:“静观其变。”

    若是配合左慈真对自己有好处,吴良当然不会拒绝。

    何况就冲那只眼睛,左慈与张梁的立场显然是对立的,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有时也是可以相信的……

    ……

    不久之后,新的竹筏也已经赶制完成。

    总共六个竹筏,张梁并没有听从左慈此前的建议,而是亲自进行了人员分配。

    每个竹筏上乘坐十人。

    第一个竹筏上十人全都是张梁手下的兵士。

    典韦被分到了第二个竹筏上,其余都是张梁手下的兵士。

    吴良则被分到了第三个竹筏上,其余也都是张梁手下的兵士。

    而左慈则在第四个竹筏上。

    张梁与严陆共同乘坐第五个竹筏。

    最后还有一个竹筏同样都是张梁手下的兵士,他们负责殿后。

    张梁特意将吴良、典韦与左慈分在了不同的竹筏,分而治之的想法不言而喻。

    典韦虽然不想与吴良分开,吴良也希望典韦留在身边,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此时也只能依照张梁的意思来办。

    就这样,竹筏依次离了岸,缓缓向暗河上游行去。

    结果才划出大约半柱香的功夫,众人担心的一件事情便已经出现了……水底悄无声息的浮现出了一片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