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宸金章 一炁化三清

第两百八十六章 布局(求订阅)

    听到阴莲缸三个字,宏明面色顿时变得铁青,所谓阴莲缸,又名阴莲棺,是他从一些蔗姑口中听闻的一件邪物。

    华夏自古以来,都有着重男轻女的思想,富贵人家还好,生个女孩也养得起,可穷苦人家就不行了,为了传宗接代,无论如何都会想要生儿子。

    为了生儿子,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有的人认为自己生不出儿子,是因为女儿占了儿子的胎。

    心善一些的,会将女儿送人,或是送入庙宇,或者送给他人做童养媳。

    心狠一些的,在女儿出生时,或是活活掐死,或是溺死在水缸之中。

    心再狠一些,还会以桃木钉钉入女婴眉心,尸体放在坛子里,埋在大路口,村门口等地,让千人踩,万人踏,要其永世不得超生,为的只是根据一个所谓的传说,告诉周围孤魂野鬼,不是男丁,莫来投胎。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邪道修士便想出了阴莲缸这类邪物。

    他们以特殊的手法炼制水缸,或是打着度化亡魂的说法,或是直接钱财交易,让人将刚出生的女婴溺死在水中。

    水属阴,四象处太阴位,女子属坤,亦归阴属,死更是阴之代表,三阴相加,必然滋生鬼物。

    而阴莲缸在祭炼之初,便已经预料到这种情况,会在鬼物诞生的瞬间,吞噬鬼物,久而久之,一件上等的邪道法器便成型了。

    此等法器极尽阴邪之力,应对起来非常麻烦,在宏明各位师兄口中,属于最难对付的几件法器之一。

    “麻道友,你知道当初黄山村祭炼了多少阴莲缸吗?”

    “不清楚!甚至这件事情是真是假,我都不知道。”麻道人苦笑道:“毕竟这种事情也不算是什么光彩的事,哪怕真的有人去定制,或者得到了阴莲缸,也不可能到处宣扬。我这点消息,还是一个上了年纪,脑袋有些糊涂的人,无意间说出口的,不好作数啊!”

    “也罢!我们先不说这些了,回去准备一下。”

    听到这话,麻道人面色微变,看着宏明道:“你觉得这位晚上会来任家镇报复?不可能吧,她可是地缚灵一流啊!”

    “可这位已经不止一次超出我等预料了啊!”宏明看着麻道人非常难看的面色,安慰道:“就算真的出不来,我等多准备一下也是好的。”

    此刻,麻道人也只能点头认同宏明的猜测,同他一起回转任家镇。

    在二人回去的路上,崇真观内的刘蕴灵又是看先玉宸道:“那女鬼的修为已经不比修成阴神法身的修士差,加上鬼蜮的特性,一般修士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你确定宏明那小子能够应对的了?”

    “我已经给他够多的帮助了!”玉宸说着,伸手在水镜上抹了一下,画面跳转到一处密林之中。

    一个穿着土黄色道袍,带着一副宽厚眼睛的道人,正一蹦一跳的带着一群眉心贴着符咒的尸体在密林之中前进。

    “宏幽?”刘蕴灵念出最前面那四眼道人的身份,好奇道:“他就是你为宏明准备的保险?不过你是什么时候安排宏幽去任家镇的?”

    “我可没有安排。”玉宸笑了笑:“任家镇作为本地大户,这些年来也是出去了不少人,其中有些人功成名就,死后想要魂归故里,托宏幽送他们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那这具僵尸又是怎么回事?”刘蕴灵指着一群尸体最前方的那具,虽然已经断去根基,但依旧浓郁的尸气,以及带有些许金属色泽的皮肤,都足够表明这家伙刚尸变的时候,有多么难对付。

    “所以我才说不是我安排的啊!任家上一代出了两位人才,一个在本地发展,一个去了外地。不过这两个人的下场都不大好。”

    玉宸说着,伸手一点,又有一面水镜升起,这一面镜子中映照出的一处坟地,这坟地虽然是一等一风水宝地,可刘蕴灵越看越不对。

    “有人破坏了风水局?”

    “对!任家那两位人才,留在本地的那个积德行善,死后祖坟却被人动了手脚,肉身尸变成僵尸。另一位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千方百计收集钱财,成为一方士绅尚不知足,一心想要自家能够长长久久,最好是能够胜过这边的主家。为此,他不惜代价夺了一个风水师为自己准备的蜻蜓点**。最终却因为棺材上的石灰粉,点不到水不说,反而吸收地气,化作了僵尸。”

    玉宸说着指了指宏幽身后的那具僵尸,笑道:“最可笑的是,这家伙死后,因为风水局的作用,布置的家产开始破败,他儿子又不甘心,用各种手法挽留气数,最终引得这家伙越发诡异起来。如今,家产越发败落,任老爷子又尸变,差点灭了自家满门,他儿子被咬了一口后,依旧不愿自家落败,可不就想起据说风水颇好的主家祖坟了?”

    “更有意思的是……”玉宸伸手轻点,又是升起两道道水镜,分别显露出赶尸客和女戏鬼。

    “贪嗔痴!”刘蕴灵立刻知道玉宸想要表达的意思,也明白了其中关键。

    贪,是对钱财,爱情等物的贪恋,是一种非得到不可的欲望,只想无尽的占有,甚至偏执到性格扭曲的地步。受到风水异化,吸食后人血液,生出对财富和鲜血渴望的任老爷子正好符合这个条件。

    嗔,是对自身经历的嗔恨,或对某种事物的厌恶,产生的恼怒心理和情绪,是人心愤恨之情。被自己丈夫以通奸的罪名杀害的女戏鬼便是此类代表。

    痴,不明白事理,是非不明,心性愚昧,迷于事理,乃执着之念。因为一点执念,徘徊于山中,想要离开,又无法离开的赶尸客正好符合这一特点。

    至于任家镇中埋在祖坟当中的老爷子,则是生前积德行善,死后不得安宁的代表,属于颠倒善恶之变。

    刘蕴灵看着赶尸客、女戏鬼和任老爷子,轻声道:“若是能够将三者合入任家祖坟,彻底颠倒此地吉气,化祥瑞为污浊,化福泽为罪孽。所成僵尸,堪比两百年前现世的那头身居龙气的银甲僵尸。这是何高妙布的局?”

    最后一句,刘蕴灵虽然是问玉宸,但语气却非常肯定,因为他已经从中看到了一些灵宝派的祈福科仪。

    能够将原本驱邪祈福的科仪,转化成吸纳贪嗔痴的邪术,整个灵宝派能够做到的人不多,而有这功夫布局的也就只有何高妙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这几年来,我虽然压制那女鬼外出害人,维持赶尸客最后一点灵性,帮忙镇压任家阴世之中的灵境,却没有动手修改这些布置。为的就是等这一刻,想要看看,何高妙会不会啦。”

    “需不需要帮忙?”

    “不用!”看着跃跃欲试的刘蕴灵,玉宸果断拒绝:“这家伙修为不浅,但胆子不大,你们要是大规模外出,必然引起他的注意。若是一两个,对上他,又没有抵抗能力。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小心他是不是有调虎离山的想法,准备将你们引出道场,而后夺取那剩下的半道灵宝符箓。”

    听到这话,刘蕴灵面色微肃,知道玉宸的担忧可能性不低,只能拜托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说完,刘蕴灵又对自己不能手刃这个叛徒,表示有些可惜。

    “无妨!”玉宸笑了笑:“我这些年来借着三山弟子供奉的法坛,也是发现了不少疑似属于他的布局,如今大多都到了可以发动的程度。我们一个个破解过去,我就不信他能一直拖下去?”

    刘蕴灵闻言,也是露出了笑容:“也对,像这种劫数涌动,阴气暴涨的时机可不多见,错过了这次,他这一辈子可就没机会了。”

    ps:日常求订阅、收藏、月票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