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宸金章 一炁化三清

第三百八十四章 水龙(求订阅)

    “因缘之道,当真是奇妙啊!明明还没有接触,却已经结缘,不过这种缘分对于当事人而言,未必是一件好事。”

    看着离去的白素贞,玉宸指尖浮现出一朵晶莹剔透的小白花,那水晶似的花瓣上,还有一道道类似于蛇纹的脉络。其上气息同白素贞也是一般无二,其中蕴含的正是她的一段记忆。

    在白素贞来询问玉宸自己遇到事情的含义时,玉宸没有丝毫的隐瞒,这是他处事的理念,不会因为自己知道的更多,就故作好心的帮他们做选择。

    而白素贞在知道当初给自己留下遗泽的那位太阴修士,很有可能会转世到许家后,非常果断的斩断了自己的一部分记忆,交给玉宸,防止自己的想法影响到未来的判断。

    同时,这也是白素贞的一种自保方式,她拜托玉宸,在察觉到她深陷情爱之中,无法自拔,很有可能因此道死魂消的时候,将这一点记忆还给她,让她有机会能够清醒过来。

    ‘这种手段,倒是和我缺失的那四段记忆有一点点类似。’玉宸眼睛微微眯起,屈指一弹,将小白花送入福地底层,那里有着无穷阴气涌动,核心是一朵若隐若现,生死玄机环绕的莲花池。

    昔日白素贞交给于老头的那朵莲花,正扎根在莲池边缘,表明此地正是于老头昔日掌控的半步多,也就是过去天柱山福地衍生的福地倒影。

    对于这个后入手的半步多,同天盖涤玄天没关系,不能挖天盖涤玄天墙角这样的事情,玉宸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惜。

    甚至,在五年期间弄明白半步多和福地的关系之后,玉宸还有些兴奋。

    半步多作为福地的倒影,本应该呆在阴世之中,在阴阳两界的独特关系下,伴随着福地的完善和进阶,一步步蜕变成与之相对应的灵境。

    但因为这个世界天地意志对于修士的厌恶和迫害,在出现灵境根基的第一时间,便被排斥出阴世,同人间地脉相合。

    就属性而言,这半步多同时具有阴世和大地双重性质,是天然的“地”。发现这一点之后,玉宸便有意识的保证自家开辟出天柱山福地内以清气为主导,将多余的地气注入半步多中,使天柱山福地化作同“地”对应的“天”。

    最后游离在外,被青航构建成净水灵境的那一处半步多,作为现在天柱山福地的倒影所化,诞生于“天”,却又同“地”有着深厚的联系,属于二者之间的流动的“水”。

    自此,玉宸借助新开辟的天柱山福地以及新旧两个半步多,在钱塘县的地脉网络和西湖之上,构建了一个独属于他的小型天地水三元体系。

    他这些年来,一直呆在福地之中,除去一开始是为了调整自身气息,更好的融入这个世界,掌控更高一级的“施法”权限,后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为了维系这个体系的存在。

    玉宸正在思考着,于老头带着一位年轻的道人求见。

    玉宸稍稍坐正,看着进来的道人,是一位玉面朱唇的翩翩美少年,一对剪水双眸,黑白分明,配合其上两道斜飞入鬓的剑眉,更显英姿。

    看到这人,玉宸笑了笑,他是玉宸在开辟福地五年时间里遇到的一位修为高深莫测的道友,应该是某个阳神真修的转世之身,或者马甲。

    玉宸正打算开口打招呼,突然发现这家伙的气息有些变化,仔细观察,发现在他原本仙道缥缈的气息下,又多了一股浓郁的龙气和国运气息。

    心中闪过这个世界诸多修士的名字,玉宸立刻猜到来人是谁,调整了一下心情,笑道:“我还以为是故友前来,想不到竟然是天罡真人。真人你不在国都之中守护国运龙气,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就朝廷现在的气数,你轻易离开,也不怕被人抓到机会,动手弄死当朝天子?或者再来一次周武之变?”

    “在我离去之后,才有勇气动手之人,绝对不是现任三十六天罡的对手。至于周武之变……”被玉宸称之为天罡真人的青年道人接过猛地听到一个爆炸消息,微微手抖的于老头递过来的茶水,将其放在一边,看着玉宸,认真道:“至于我来着,是寻求合作的。”

    “合作?”玉宸接过于老头送上来的茶水,抿了一口,微微抬起头,等待于老头出去后,方才看着道人,笑着开口。

    “什么时候,天下第一的天罡真人,也愿意服软了?我记得当初袁真人你刚刚转世归来,恰逢周武之变中期,你可是一人一剑杀入佛门,送当时佛门最强的四位大德飞升。涉及其中的古神,真人,死的死,走的走。哪怕你自己也只是坚持了不到百年,勉强留下三十六天罡传承,便不得不再次转世。”

    “这不是服软,而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这个天下。”袁道人说完,盯着玉宸道:“也不怕你知道,我这次前来,是为了钱塘江这条水龙,以及西湖之中的那一道龙气。只是水龙易寻,龙气却难找,故需本地修士辅佐,在必要时刻,整栋地脉。你若是不愿意帮忙,那我只能去找天盖涤玄天。”

    玉宸闻言,也是放下杯子,看着袁道人不悦道:“震动地脉这种事情你也说得出口?你知道这么做会死多少人?不,应该说,你就是想要死人,借助地脉变化,引起天怒人怨,进而逼出龙气,稳定四方。你有这想法,怎么不直接控制西湖之水倒灌钱塘,血祭此地数以万计的百姓?”

    想到这里,玉宸摇头道:“袁真人,李家在这天下之主的位置上已经坐了快三百年了,你看看这几年那位天子做的事情,李家的天命到头了。你一个阳神真修,前前后后为了他们一家子,在这区区三百年的时间里,已经转世两次了吧。万事不过其三,你还能转世几次?还有多少时间?还能护得了这天下多久?放手吧,天下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能够操控的。”

    “道友既然对钱塘县百姓心怀慈悲,为什么不对天下也一视同仁。我知道现在李家是有很多不好,但也好过天下大乱。”

    袁道人并没有回应玉宸的话语,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后,继续看着玉宸,道:“区区数万人换取天下太平,有何不可?还请玉宸道友以天下百姓为重。”

    玉宸看着道人,沉默了许久,他很想问眼前的袁道人,他有什么资格代替那数万人,又有什么资格代替天下百姓,但最后他都没有开口。

    他知道袁道人的意思,而袁道人也是知道了玉宸的意思,起身告辞离去。

    看着离开的袁道人,玉宸看了看西湖,又看了看钱塘县,心中叹了口气:‘比起天地水体系,天地人无论是在立意上,还是在影响的范围上,都要高出一筹。可我依旧选择建立天地水体系,原因是什么?’

    玉宸摇了摇头,对于西湖之中那一道诞生自荒古的龙气,他算是整个世界最清楚的几个人之一。

    无论是龙气的位置,还是龙气的来历,他都知道。甚至,只要他愿意现在就可以将这一道龙气引出,结合钱塘县地气地脉,以及此地人道气数,够形成一个小天柱,将他构建的天柱山清气福地送上九天,形成一个小型的天地人三才格局。只是……

    ‘三才格局虽好,但人道易变,人心难测,一个不好,便会受限于人,对于我而言,天地水才是最适合的体系。更重要的是,西湖中的龙气是那么好拿的?那龙气主人同人道纠缠太深了,天地意志要是没有在龙气当中埋坑,打死我也不信。’

    想到这里,玉宸不由回忆起自己建设天柱山福地过程当中,接受到的信息。因为玉宸强大的道性和灵性,配合天罡地煞法门当中一些涉及到宙光的法门,在接受那些信息的时候,玉宸似乎穿越了时空,见证了天柱山千百年来的变化,其中便有着西湖诞生的原因。

    说起来,这个世界的西湖非常有意思,类似于玉宸前世听到的潟湖说,简单讲就是海湾被沙洲封闭而演变成的湖泊。

    只是因为这里是有着修行者的神话世界,所以西湖的诞生,更加玄奇。

    在玉宸当时看到的信息当中,大概在三千年前的时候,钱塘县附近常年笼罩在漆黑的乌云之下,明亮的闪电在乌云之中交错,像是银蛇一样扭曲跳跃,是当时天地之间为数不多的光亮。

    时不时,还会有滂沱的大雨倾盆而下,其势仿佛天河倒泄,漫天的雨水都快连成一片,不知称呼是暴雨,还是瀑布。

    究其原因,便是因为在这附近,居住着一条有着牛头、鹿角、鳄嘴、鲤须、蛇身、鱼鳞、鹰爪、鱼尾的巨龙。

    这头巨龙,虽然有龙躯、龙气,以及神力,却不是真龙。根据玉宸从天柱山灵性之中得到的气息推测,这巨龙应该是天地初开之时,世间水脉初转,疏导淤塞过程当中,遗留下来的一缕水气所化。

    因为本身元气不纯,故而这巨龙性情狂野,悖逆不训,加上神力浩大,每次出行必然卷起天地风雨,祸害一方。其居住之地,更是长年累月受到暴雨影响,最终在三千年前,被一位手持黄金剑器的大能斩杀。

    其龙躯化作了钱塘江,龙珠则是落在了西湖,将原本的海湾硬生生砸低数十米,为后来西湖成型打下了基础。

    玉宸现在所在的朝代近乎于唐,三千年前可不就是夏朝建立之前,结合当时的环境,斩杀真龙之人是谁,玉宸心中大概有数,也算是老熟人了。

    ‘所以,就算这方天地埋的坑不大,这龙气已经和那家伙扯上关系,我也没兴趣。’

    心中最后给西湖之中的龙气下了个定论,玉宸唤来外边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于老头。

    “真人。”于老头进来之后,对着玉宸躬身施礼,他现在虽然有些心神不宁,却也没有任何询问玉宸的意思。

    这样的态度,让玉宸颇为满意,他抬手将一件法器的祭炼之法,以及一份阵法传授给对方。

    “传令下去,让弟子门人祭炼上面的法器,然后你和刀王按照阵法,将这些法器埋在对应的地方,压住四周地气,防止近期有人震动地脉。”

    “有人会震动地脉?”于老头双目瞪圆,有些无法理解哪一位这么想不开,现在钱塘县可有两位阳神大能,以及一位甲子前公认的天下第一。在这种时候震动地脉,不是找死吗?

    看出于老头心思的玉宸,点了点头,道:“对!而且动手之人,不是天盖涤玄天,就是刚才出去的那位。”

    “刚才出去的那位?”于老头低声重复了一句,并不知道西湖之中龙气的他,越发弄不明白。但他也清楚玉宸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便点头退了出去,将玉宸布置的任务安排了下去。

    于老头走后,玉宸便开始近乎日常的元气吞吐,丝丝缕缕的清气从九天之上被他接引下来,融入福地之中,混同地气,化作福地的根基。而多余的浑浊地气则是被玉宸送到了半步多当中,顺着另一条地脉的网络,混入地气之中,一点点影响周围的环境。

    与此同时,玉宸身上窍穴之中,一个个身神浮现,借着地气的遮蔽,遁入大地之中,小心翼翼的在西湖周围的地脉之中,勾画出一道道符文,稳固地脉地气。特别是肾部身神,更是脚踏玄武虚影,遁入西湖之中,搅动西湖水汽,打乱周围气机,吸引外人的注意。

    离开天柱山,回到钱塘县的袁道人放下手中刚刚送到的消息,感受到西湖方向的变化,抬头看向西湖方向:‘一面施法搅动西湖水汽,一副要寻找龙气的模样;一边又是让弟子门人炼制镇压地脉的法器,准备布置阵法,防止我震动地脉。你这是为了掩护哪一个,还是两个互为掩护?’

    ps:日常求订阅、收藏、月票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