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玉宸金章 一炁化三清

第六百五十二章 火龙(求订阅)

    端坐在岛屿中央,灵木之下的仓冥道人面色发白,眼前隐隐发黑。

    说起来,附近四位仙境岛主之中,仓冥道人法力最是醇厚,修行之法也最是中正平和。放在后世,都可以称得上是一句玄门正宗,比起龙火上人的旁门左道,就根基而言,不知道扎实多少。

    若非他被人暗算,以太白阴金神煞伤了本命元气,进而被龙火上人抓住机会,在他重组护岛阵法的时候攻上道场,他根本无惧龙火上人。

    要是早几日,这灵蕉岛的护岛阵法还未修改,他以灵木接引四方海水精气,以水木相生之道,演化屏障,便是仓冥道人无力长时间主持,也能支持数十日,等待龟仙救援。

    若是晚几日,他以阵法孕育的阳火化去体内残留的太白阴金神煞,也能以本命元气,护持灵木,无惧外界五火焚烧。

    可偏偏就是在他内受太白阴金神煞消磨元气,外需主持阵法护持灵木的特殊事件,龙火上人打上门来。

    不管怎么选,都坚持不了几日。

    此刻仓冥道人也明白自己白龙火上人算计,他心中发狠,正打算运转元气,逆转灵木元精,化甲乙木为巽风震雷,打算给龙火上人一记狠的,却突然听到四周传来了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歌声。

    这歌声初听缥缈,好似在云层之上,带着浓郁的仙道气象;细听又带着海洋的气息,好似海面上的水波,一层借着一层,不断涌动。

    四周海水灵机都略微活跃起来,隐约干扰了火龙上人布置的阵法。

    龙火上人面色微变,作为一名修行多年的修士,他并非单纯没有头脑的人,他也清楚来人修为恐怕不低,不由高声道:“何方高人在此高歌?贫道正在对敌,以火法克制,还请高人手下留情,莫要继续引动四方水气。”

    龙火上人说话之间,身边一条条缭绕烈焰的龙蛇虚影也是在仰天咆哮,一声声声响在虚空回荡,干扰那宛如潮水般的歌声。

    “聒噪!”玉宸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下一秒虚空如水波一般泛起微微涟漪,化作鲛人模样的玉宸,便在这片涟漪之中缓缓浮现。

    伴随着玉宸的出现,四周海水翻滚,天上乌云汇聚,水气充斥四方,将龙火上人布置的三阳五火阵压下小半威能。

    “看来,阁下是有意来找我麻烦的啊!”

    龙火上人见状,怒极反笑,周身龙蛇虚影一点点凝实,一道道烈焰从虚空之中燃起,将汇聚而来的水气蒸发,炽热的蒸汽之中,龙火上人抬手从袖中放出一柄剑器。

    这剑器独特,并非实质,而是一道炽热火光,经过反复炼化,混同水气而成,脱手之后,便卷起四周蒸汽,化作一道飞烟向着玉宸绞来。

    同时,龙火上人猛地一拍宝座,一枚枚雕刻在宝座上,大大小小的符文依次亮起,一条条盘旋在他身边的火焰龙蛇,跟着飞烟向着玉宸扑来。

    龙火上人自身则是化作一道焰光,遁入阵法之中。

    “这飞剑不错!”玉宸看了眼那飞烟剑,伸手一抓,水气汇聚,在玉宸指尖编制成纱,将飞烟罩住,反手一卷,化作一缕烟气在玉宸手中流转。

    至于那几条龙蛇,玉宸叫薄纱摊开,化作九道白浪,层层落下,那龙蛇虚影落入浪潮之中,迅速被淹没,化作青烟消失不见。

    龙火上人感觉到外界变化,立刻吓得魂不附体。

    他在见到玉宸从虚空遁出之后,便知道不好,但没想到自家两个手段,竟连些许波澜都没法掀起。

    那飞烟剑虽非他的护道至宝,却也是经过他数百年洗练的宝物,除去锋芒方面远逊于一般剑器外,这柄介于坎离之间的剑器,蕴含水火烟三重妙用,一般仙境修士根本不敢接触。

    一直是龙火上人试探敌人的一大手段,此刻察觉到玉宸轻易将其收服,立刻知道自己没有胜算。

    此刻,他也没有什么突破的心思,只想要点燃灵蕉岛,将仓冥道人献祭,将此地化作火海,借助地利同玉宸缠斗,或者借助火气,逃回老巢。

    一眼就看出对方想法的玉宸,并没有什么和他缠斗的想法,伸手一抓,四周水气汇聚,化作一只散发幽深气息的漆黑大手,一掌拍开阵法,将龙火上人捞了出来。

    期间龙火上人也试图反抗,祭出自家祭炼的几件法宝,火光冲天,落入玉宸大手之中,却宛如泥牛入海,毫无动静。

    五指一撮,龙火上人便被大手吞噬,消失的无影无踪。

    接着,玉宸又是看了看仓冥道人所在的位置,此刻他的身份,并不认识仓冥道人,不好进一步接触,便继续开始唱歌,悠扬的歌声压制住仓冥道人体内翻滚的煞气,平复了灵蕉岛内被引发的火气,梳理了周围的元气。

    没等歌曲结束,玉宸便缓缓沉入海底,借着水遁来到了火龙岛上。

    略微感应了一下,玉宸便察觉到火龙岛上只剩下两个气息,一个处在岛屿下方,摄取四方海水水气,稳定自身火性。

    另一个则是待在地脉火窍之中,半人半蛇,毫无理智可言。

    此二人正是龙火上人的两位弟子,玉宸游到火龙岛上,看了看二人,发现他们的体质都很有意思。

    其中火龙岛的大弟子,因为常年走火入魔,加上龙火上人有意的误导,以及在吃食上的干涉,体内堆积了大量的煞气、浊气,介于道兵和修士之间。

    至于二弟子更惨,应该是常年失去理智,同海中异**配,按道理上来讲,他应该会失去了大量元精,油尽灯枯才对。

    但那龙火上人在火性上把握显然有些门道,将二弟子的生命视作火焰,不断填柴加油,不但没有让其濒临死亡,反倒是让他的命火越发强盛。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二弟子毫无理性可言,完全被火性把控,等同于一个类人的火行异兽。

    玉宸观望了一下二者的气数,都没什么罪孽可言。

    想了想,他便靠在岸边的一块礁石上,宛如墨玉打造的鱼尾,轻轻敲打水面,掀起一阵阵涟漪。

    而后开口歌唱,将各类功法,包裹《玉宸黄庭内景篇》的内容感悟掺杂其中,周围的海洋生物受到吸引,汇聚到玉宸的身边,借着歌声的牵引,孕育属于自身的灵性。

    玉宸一边收割这些海洋生物带来的信息,帮助他们演化身神,完善自身精气之道和《玉宸黄庭内景篇》,一边默默引导龙火上人的两个弟子。

    伴随着点点灵性在二者身上汇聚,龙火上人的两位弟子身上也是浮现出一尊尊虚幻的身神,大弟子身上驳杂的气息在身神的梳理下,各归其道。

    听着听着,龙火上人的大弟子在玉宸歌声中携带的少许佛门理念中有所感悟,体内驳杂的气息和混乱的气血一阵扭动,原本已经有些畸形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

    其二弟子则是在玉宸讲述的一些造化之道,生死之道上有所感悟,皮肤开始裂开,宛如蛇类脱皮一般,艰难的更换自家根基。

    对于二者的举动,玉宸也不在意,除去保住他们的性命,引导灵性外,他并不在意他们做什么。

    说白了,二者和玉宸的关系,在玉宸自己看来,类似于交易。

    玉宸借助他们的身体,研究和完善自家《玉宸黄庭内景篇》,而二者则是得到玉宸的庇佑,能够将残破的身体修复,继续活下去。

    至于二者能够修复到什么程度,在此期间,又有什么感悟,并不在玉宸的思考范围内。

    而龙火上人的这两个弟子,这么多年都没有被他玩死,自然也是有两分气数,在玉宸的指点之下。

    大弟子周身上下筋骨齐鸣,气血在皮肤下,好似小老鼠一般乱窜,经过一些浊气缔结之处,还会暴起闷雷滚过的声响。

    强大的气血运转,自然需要强大的心肺力量支撑。

    玉宸引导的灵性,在其这一股力量下,自然而然出现变化,心神丹元变得更加强大,整个黄庭身神体系开始变化。

    等到黄庭身神体系构建完成,原本梳理归于正常的诸多元气开始出现新的错乱。那大弟子身上又是一阵筋骨齐鸣的声响,脖子的左右两边渐渐生出一个瘤子,并且不断扩展,最后轰然炸开,露出内里近乎骷髅头的实质。

    飞溅的淤血和秽气化作火光飞回,在白骨骷髅上流动,一点点构建成血肉经络,乃至皮肤五官。

    这两个头颅还未生长完全,大弟子的腋下又是裂开,从中伸出四只鲜血凌琳的胳膊。

    中间一双放在胸前,双手掐诀,引动四方火气,化作莲花宝座凝聚在脚下,盘膝而坐,缓慢梳理体内灵性法力。

    ‘以心神丹元为主导,而非黄庭为核心吗?诸多元气汇聚心脏,以心火焚烧,归于一体,倒也是一种修行之法。’

    玉宸记录下一重道体变化后,顺势将自身力量收回,将注意力转移到龙火上人的二弟子身上。

    比起那大弟子,这位二弟子虽然在近乎于兽性的灵性上略强于大弟子,但力量显然要弱一些,加上其感悟的道则法理更加玄妙,领悟起来的速度也快不起来。

    更重要的是,随着理智的回归,他显然无法面对过去自己的一些经历,在蜕皮的同时,并没有选择同他师兄一般,将体内各种力量整合在一起,化作全新的循环,而是不断的将自身体内驳杂的血脉和非人的器官一一褪去。

    如此一来,难免消耗大量元气,若非玉宸也有些好奇,自家《玉宸黄庭内景篇》在化异为人的功效,特地给与少许补助,这家伙都没法在玉宸歌曲结束的时候,完成最后的蜕皮。

    在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当中,龙火上人的大弟子整理了一下衣物,架着火光出现在玉宸勉强,倒头就拜,道:“弟子散修罗宣,见过真人,感谢真人救助。”

    “哦?你不是此地主人龙火上人的弟子吗?怎么自称是散修?”

    罗宣不敢隐瞒,直言道:“弟子昔日见火龙所作所为,多为倒行逆施,伤天害理之事,几次劝说都无法挽回其想法。便想着外出另开一脉,不想在突破仙境之时,被其算计。”

    “这么多年来,被关在海底,一方面为他压制海水,稳定这火龙岛火气纯粹,另一方面也是其实验功法的工具。师徒情分……早就尽了。”

    罗宣话语之间,满是痛苦,说完之后,又是对着玉宸拜道:“今日得真人救助,方才得以继续修行,还请真人留下名号,我好日日供奉。”

    玉宸随口道:“我的名号你就无需记下了,刚才帮你的其实是我歌声中一些道则法理,而这些东西,是我在另一位道人哪里听闻而来,你若是要感谢,就谢谢他吧。”

    “若无真人歌声,也无弟子今日,还请真人留下名号,让弟子日日焚香供奉。”罗宣第三次拜下,这一次,他行的是三拜九叩的大礼。

    “也罢。你既有心,便祭拜上清道人吧。”

    说完,玉宸整个人便融化开来,化作一团水光,融入海洋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罗宣见状,又是对着海面拜了拜。

    他刚刚起身,便看到在玉宸刚才坐着的地方,有着四道火光升腾,仔细一看却是自己昔日老师龙火上人的四件成名法宝。

    “飞烟剑、万里起云烟、五龙轮、地火宝座!”

    罗宣作为龙火上人的大弟子,也是他的试验品,对于龙火上人诸多法门一清二楚,看到这些法宝,抬手便将其收入手中。

    四臂之上火光涌动,浓郁的火气升腾,注入四件宝物之中。

    这一祭炼,罗宣又是惊讶的发现,四件法宝内竟然没有丝毫龙火上人的气息,他面色一惊,伸手从火窍之中摄取来一块火铜,炼制成一尊神牌,上书上清二字,又捏土成香,默默祭拜。

    已经远去的玉宸感受到冥冥之中汇聚到自己身上的一缕气机,并没有驱散,他只是在心中默默思索:‘果然,正如昔日天帝命格到了主世界会被同一样。九品位格体系世界作为主世界未来之一,力量的本质追溯到源头,同主世界同根同源,我在九品位格体系内凝聚的位格,放在主世界也有一定的功效。’

    ‘就好像这上清之名,罗宣在祷告的时候,能够联系到了我,除去他知道我模样外,这上清之名也是起到了一定的引导作用。’

    ps:日常求订阅、收藏、月票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