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豪从做出选择开始 白面黑眼

第529章 我们俩可是有约定的

    午饭之后,林丁强也没有做过多的停留。

    再和李和儒寒暄一阵,与顾烈道别完,他就脚底抹油地前往了停车场。

    实验室的问题算是解决了大半,趁着离打球还有一段时间,他准备前往石油大学去找蒋嘉木。

    毕竟,要他离开京城,这件事情才算是有了真正的了结。

    依然是奚桃开着车,赵蕾坐在副驾上。

    林丁强在后排问道:“小蕾,我让你找的房子如何了?”

    赵蕾转过身,笑眯眯地说着:“老大,我去看了几家新开的楼盘。”

    “有合适的没有?”

    “初步筛选之后有两家。”赵蕾顿了顿,接着说道:“第一家是在丰台,户型从2室到4室都有。能满足各种情况下的需求。房价在6万8一平米。周围的配套设施也很齐全。”

    林丁强坐直了身子,“丰台似乎远了一点,要是算上通勤时间,一天都耗在路上了。”

    赵蕾到现在还不知道林丁强是要给几位元老送福利,她还以为是林丁强自己要换新家了。

    “第二家是在东直门。”赵蕾见林丁强不满意,赶紧说道:“这个楼盘还处在宣发阶段,尚未拿到预售许可证。”

    林丁强一听来了兴趣,追问道:“东直门哪儿?”

    “就在外斜街那儿。”赵蕾补充道:“和春秀路交接的那块地。”

    “那旁边好像是第二使馆区?”林丁强在脑海里勾勒着赵蕾所说的地点,“好像离机场路的入口也很近。”

    赵蕾连点着头,“是的,老大。但是他们的价格还没出来,不过根据周边小区的均价来看,价格应该会在16万往上一平米。”

    林丁强沉思片刻,“这样,晚点打完球之后,我们过去瞧瞧。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好。”赵蕾答应着:“那晚餐是安排在球场吗?”

    “算了,天天吃正餐也没什么意思。”林丁强无助地看向了窗外,似乎他已经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换换口味吧!”

    开着车的奚桃听到林丁强的话之后,试探地问着:“小蕾姐,要不晚上我们做饭给老大吃?”

    赵蕾倒是没什么意见,“好啊。老大,您赏光吗?”

    林丁强被两个女生逗笑了,“好,你们俩准备做什么?”

    “小蕾姐的手艺最近可是精进了不少!”奚桃吹捧道:“特别是炒肉丝,比大饭店里的还要好吃呢!”

    “小桃子又在拿我开涮了!”赵蕾不好意思地说着:“我要有那手艺就好了。老大,要不给您弄两三道家常菜?”

    “都行。”林丁强微笑道:“也别太麻烦了。对了,待会冯晓楠也要来。晚上叫她一起吧!”

    “好的。”

    车子一路向石油大学驶去,等林丁强在三教楼下再见到蒋嘉木的时候,他便走了过去。

    “蒋教授。”林丁强微笑地点着头,“好久没见。”

    “林先生,我待会还有课,我们最好长话短说。”蒋嘉木看了看手腕上的天梭,催促道。

    林丁强挑着眉头,“我待会也有事。今天来找你就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蒋嘉木不解道:“什么好消息?”

    “实验室的事情已经落实了,项目也在有条不紊地开发当中。”林丁强缓缓地说着:“而你作为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我想还是应该去实地瞧瞧。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也好能及时调整。”

    蒋嘉木面露喜色,眉梢不住地上扬,连声道:“好,我一定去。是在京郊那边吧?我从学校过去也不远。”

    林丁强也没有隐瞒,他直截了当的说道:“蒋教授,实验室的地址并不在京郊。”

    蒋嘉木一听,还以为林丁强所说的是津城,微笑的回应道:“没事,那边也不远。我坐城际快铁很快就能到。”

    林丁强还是摇头,如实的说道:“实验室的位置在雾都。”

    此话一出,蒋嘉木半天没有回过神。

    半晌之后,皱眉问道:“雾都?”

    “对!”林丁强点着头,“因为用地属性的问题,所以实验室没能设在京城。但是雾都那边已经安排妥当了,并且这个项目已经受到了当地领导的重视,会被列为重点企业加以扶持。”

    蒋嘉木是一句话都没有听清楚林丁强在说些什么,他的脑子里满是自己如果真的离开京城远赴雾都之后的前程问题。

    在大学当教授自然风光,而且是在京城。如果真去了林丁强所安排的雾都,恐怕就再也回不来了。

    每个人都有私心,纵然是面对自己十分想要而且在全国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实验室,蒋嘉木还是犹豫了。

    “我考虑一下。”蒋嘉木缓缓地说着:“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这么快给你答复。”

    林丁强想着的是让蒋嘉木快些离开京城,起码要在霍瑾薇回国之前了结这桩事情。见到蒋嘉木的推辞,他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起来。

    “蒋教授,当初我们俩可是有约定的。”林丁强提着气,以一种从未有过的威严盯着面前的男人。

    蒋嘉木想起了当初的承诺,眼神变得躲闪起来。

    “可是当初你并没有说要去雾都啊!”

    林丁强冷冷一笑,反问道:“我也没有说过这个实验室一定会在京城。”

    “你!”蒋嘉木气得双眼都能喷出火来,伸手颤抖地指着林丁强,“果然是无商不奸!”

    “蒋教授,您这句话就过了点。”林丁强不急不忙地说着:“你我都是男人,应该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蒋嘉木从林丁强从容不迫的神态中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林丁强,你就这么想让我离开京城?”

    “不是想。”林丁强顿了顿,强硬地说道:“是必须。”

    蒋嘉木气得两眼向外凸起,不停地喘着粗气,“我要是不走呢?”

    “作为一名教授,最重要的是品德。”林丁强皮笑肉不笑地说着:“如果连自己的承诺都不能遵守,那您还怎么教书育人?成为学生们的榜样和灯塔?”

    林丁强并没有威胁蒋嘉木,他心里清楚这些知识分子不怕威胁,但却好面子。

    他接着说道:“雾都又不是莽荒之地,那边所有的关系已经打理妥当。您过去之后,就能立马开展实验项目。而且,只要您去,就是绝对的权威。”

    蒋嘉木在石油大学里不算太受欢迎,不管是在学生之中,还是同事之间,他往往是被排挤的那一位。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骨子里面流淌着的那份傲劲儿。

    “而且,我会给你一份不错的报酬。”林丁强软硬兼施,微笑地说着:“这份工资足可以让你在工作之余有一个良好的生活条件。比起在这种学校里面不受重用,不如自己去创出一番成果,成为新能源电池回收领域的强者。”

    “这”蒋嘉木似乎有些动容了,林丁强见机接着说道:“由你来制定这个行业的标准,你就是这个领域里面的权威。”

    男人这一辈子要不为钱、要不为权、要不为名誉,再不然就为了女人。

    面对林丁强给出的优厚条件,蒋嘉木抿着嘴唇,低声说道:“我要上课了。不过我会在今天之内给你答复。”

    “好。”林丁强点着头,“蒋教授一定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你需要我的平台,而我需要你的专业。在这件事情上我们没有原则上的矛盾,只是工作地点的差异。”

    蒋嘉木再次打量着眼前的林丁强。

    在荣善危机的那段时间里,他也听到过不少闲言碎语,甚至他都认为荣善挺不过这道难关了。

    可危机之后,林丁强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他变得更加有一种震慑心魄的气质,所说出的话也更有分量。

    “那就先这么着吧!”林丁强看了看表,准备离开,“蒋教授,我等您的回信。”

    说完,林丁强头也不回地就朝停在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等上车之后,赵蕾和奚桃见林丁强意气风发的模样就知道这次的谈判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赵蕾问道:“老大,现在去球场吗?”

    “好。”林丁强从车载冰箱里拿出了一听可乐,“那位行长应该也在路上了吧?”

    “应该是。”赵蕾回答道:“刚刚冯总打电话过来,说她已经到了。”

    “好,我们出发。”林丁强打开了可乐,喝了一口之后对奚桃说道:“小桃子,待会你到了球场之后就回来买菜吧。我等会坐冯晓楠的车。”

    “好的,老大。”

    车子离开了石油大学的校园,行进在充满青春味道的校园里,林丁强恍然怀念起了自己读书时候的经历。

    在学生时代虽然没能过上富二代的生活,但总算是一身轻松。

    如今自己成了富一代,却没想到肩上的担子却越来越重,有时候都让他喘不过气来。

    外表风光的他其实更渴望家庭带来的温暖。

    “我眯一会儿。”林丁强靠在椅背上,闭目对赵蕾说道:“到了叫我。”

    赵蕾从后视镜瞧了瞧闭目养神的林丁强,将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便在手机上编辑着待会让奚桃去买菜的清单了。

    大约50分钟之后,三人来到了高尔夫球场。

    回京之后的林丁强还没有来过这里,但当他走下车的那一刻,一切都还是这么熟悉,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老大,我就先走了啊!”奚桃收到了赵蕾的清单,笑眯眯地说着:“我先去买菜。”

    “好,路上注意安全。”林丁强点着头,然后对赵蕾说道:“冯晓楠呢?”

    “会客室。”赵蕾回应着。

    两人离开了停车场,来到会客室之后,一名小孩正愉快地在里面玩耍着。

    冯晓楠也知道现在究竟应该称呼林丁强什么职务,用最简单直接的称呼打着招呼,“老板。”

    林丁强微微点头,“这就是你家的宝贝?”

    冯晓楠赶紧将小男孩叫到了身边,解释道:“今天他没上学,我爱人又在上班。所以就带来了。不过您放心,待会我就让”

    林丁强顿下了身子,给冯晓楠摆了摆手,柔和地对小男孩说道:“小朋友,几岁了?”

    “6岁。”小男孩抱住了冯晓楠的大腿,害怕地看着眼前的叔叔。

    “叫什么名字?”

    “江宇达。”

    冯晓楠赔笑道:“老板,小孩子淘气得很。”

    “男孩就应该淘气一点,要是不淘气,岂不是女孩了吗?”林丁强站了起来,对冯晓楠说道:“待会你把孩子交给球场经理吧。她也有一个女儿,名叫蔓蔓。”

    “好。”冯晓楠摸着江宇达的头,嘱咐道:“待会你要听话,知道吗?妈妈要工作了。”

    “知道了,妈妈。”

    林丁强坐了下来,“晚上要是方便的话去赵蕾的公寓吃个晚饭。”

    “方便。”冯晓楠就算是不方便也只有答应着。

    “那我让小桃子买点小朋友喜欢吃的东西。”赵蕾赶紧说道:“冯总,孩子有忌口的东西吗?”

    “没有。”冯晓楠答道:“他什么都能吃。”

    赵蕾点着头,对林丁强说道:“老大,我先出去看看人来了没。”

    “去吧。”林丁强挥着手,示意冯晓楠坐下,问道:“那个张行长人如何?”

    冯晓楠如实地说着:“务实派。他在看到我们出售四花乳业的时候,是第一个抛来橄榄枝的对象。也没有压价,银行那边进行了公允的评估。”

    “四花那边的状况如何了?”林丁强问道:“有没有受到影响?”

    冯晓楠回答道:“影响是肯定有的。在缩减规模之后,四花奶只保留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和设备。不过,对于员工的安抚工作做得还是很到位。钱是给够了的。”

    “可惜了这个牌子。”林丁强长叹一口气,忧愁地说着:“到头来还是昙花一现。”

    冯晓楠知道林丁强对于这个夕阳产业倾注的心血,好不容易有了抬头的趋势,如今却又消失在了市场之上,真是坐了一次过山车。

    “四花奶的确很好,我儿子到现在还在喝呢!”冯晓楠微笑道:“不对外其实也挺好的,成了荣善的专供乳制品。多少人还羡慕呢!”

    林丁强哈哈大笑起来,他打趣地说着:“冯总,这可不是你一贯的说话风格啊!”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冯晓楠微笑道:“荣善不会因为任何风波而倒下,它总会以新的姿态以及生存方式继续壮大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