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读档2013 大西瓜真甜

222、发难

    中场休息时,大家散开,两两凑到了一起,消化着刚才的信息。

    刘立涛看了老伙计一眼:“老赵,你刚才的双簧唱的好啊。”

    赵元庆“嘿嘿”一笑,“有这么明显吗?”

    刘立涛:“谁看不出来呢。”

    赵元庆:“反正就是这么个事,怎么,你还有不同意见?”

    刘立涛摇头,看了一下四周,低声说道,“我能有什么意见,就是来凑个人气。”

    上次因为超人发展收租,闹腾起来,被夏柒昔狠狠收拾一把,现在老实多了。

    让干什么干什么。

    赵元庆:“那你还投不投?”

    刘立涛:“投,怎么不投,咱们既然不懂商业,抓住人就行,关煌这只股票,我觉可以长期持有。”

    赵元庆对于老伙计的转变,并不惊讶。

    毕竟关煌的表现有目共睹。

    白手起家,眼光犀利,

    高瞻远瞩,从未犯错,

    有点像群雄逐鹿之时的明主,

    现在虽然没有战争,但商业世界同样残酷,有一盏指路明灯,那是天大的幸事。

    刘立涛继续说道:“不过,我听到消息,有人准备发飙呢。”

    赵元庆挑了一下眉,“谁?”

    刘立涛:“阿狸。”

    “发什么飙?”

    “不清楚。”

    ……

    很快,会议继续进行。

    关煌扫了众人一眼,开口问:“对去年的财报,大家有什么意见没?”

    超人去年交易总额约为5500亿元。

    其中,外卖业务交易额为3570亿元,营收为人民币339亿元(约合52亿美元),净亏损为人民币190亿元(约合29亿美元)。

    出行业务交易总额为1800亿元(300亿美元),整体亏损3-4亿美元。

    其他业务营收200亿元(游戏、金融、共享业务等)。

    平衡下来,公司整体处于“微赚钱”状态。

    众人闻言,沉默一会,没有人愿意当出头鸟。

    说实话,创业公司能交出这份业绩,已经不错了。

    不能再苛求什么。

    阿狸代表人王逸臣开口了,“关总,我有一个问题。”

    “请说。”

    王逸臣:“在支出这一块,总裁办一个月的早餐费用是100万,请问这是谁吃掉的?”

    关煌看着他:“我,有问题吗?”

    王逸臣丝毫不惧,“那请关总解释一下,一个月吃什么,能吃掉这么多钱。”

    关煌笑笑,转头看了一下大家。

    所有人都避开了他的目光。

    刚才祥和的气氛荡然无存。

    似乎是无声的抗议,

    或者撇清关系,免得引火烧身。

    关煌轻蔑一笑,“解释,你有这个资格吗?”

    王逸臣大怒,“资格?我作为投资人代表,有权提出任何建议。”

    关煌笑,“少他妈扯淡,想退出就退出,搞这么一出,没意思。”

    王逸臣:“我不懂你的意思。”

    关煌往后一靠,“听说阿狸准备收购饿了么外卖,有这事吗?”

    王逸臣心中一惊,表面丝毫不慌,“今天说的是超人的事,与其他事项无关。”

    关煌淡淡一笑,“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要找什么借口。”

    王逸臣正要说话。

    关煌没搭理他,“赵总,一个月100万的早餐费,多吗?”

    赵元庆浑身一激,随即笑道,“不多,怎么会多呢,我每顿早餐也得几千块呢。”

    “刘总你说?”

    刘立涛苦笑:“不多,一点都不多。”

    “田总?”

    田园摇头:“应该的,别说一百万,五百万也没问题,大卫为公司日夜操劳,费心费神,应该的。”

    ……

    关煌一路问过去,没有一个人支持王逸臣的意见。

    阿狸财大气粗,可以跟关煌掰掰手腕。

    其他人还是老老实实为好。

    到最后,关煌看着王逸臣,

    “你看,公道自在人心。”

    王逸臣气急而笑,“好一个指鹿为马,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关煌摇头,语气平淡,“话不能这么讲,只能说,你被愤怒蒙蔽了双眼。”

    王逸臣带着几分怒气,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

    “行,既然把话说到这里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王逸臣愤愤不平:“超人发展到今天,也算是不错了,甚至准备上市,但公司的治理结构,连合格都谈不上。”

    “是吗?”

    “是不是,你心里最清楚,在公司大搞一言堂,排除异己,董事会成了提线木偶。”

    关煌笑:“我还以为,这是大家对我的信任。”

    王逸臣:“哼,之前因为你的原因,导致内部文件丢失,却把锅甩到我们身上,连董事会决议都限制阅读范围了。”

    关煌恍然,“你说这个啊,董事会决议毕竟涉及商业秘密,限定阅读范围,也是工作需要,”

    王逸臣勃然大怒:“那造车呢,这么重大的事,你自己就决定了?”

    关煌笑:“我们开过很多次董事会,只是你恰好不在。”

    王逸臣气急攻心:“好一个巧舌如簧。”

    关煌笑笑,“好了,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还有别的问题没?”

    王逸臣指着他,“姓关的,你不要……”

    关煌一拍桌子,“他妈的,你有完没完。”

    王逸臣喘着粗气,不说话。

    心下不怒反喜。

    生气好,生气好。

    只要关煌一生气,他这边就有更多说法。

    关煌看着他,目光冰冷:“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不过是因为,趣购网发展迅速,有可能挤占淘宝的新用户,薪火金融和支付宝存在竞争关系,再加上入股控制超人的目的失败,你们想要退出罢了,用不着找借口。”

    王逸臣哑口无言。

    关煌:“其实,你可以直接说,搞这些小手段,没意思。”

    阿狸当初入股超人时,签订了竞业协议。

    不能投资与超人存在竞争关系的第三家,或者自己开展相关业务。

    当初抱着投资控股的想法,没想到超人发展迅猛,一下子就超出了阿狸的预料。

    这么大的体量,想吞也吞不下。

    当初的竞业协议就成了一个喉中刺,

    财务投资,几杯几十倍的收益,对于阿狸来说,并不是第一考虑的。

    而打造有志于本地生活闭环的阿狸,外卖业务就是必得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