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第五十八章 爱丽丝地狱(29)-并无此事

    【已获得信息“人格面具,割喉者”,可剥离祭品“6”】

    【正在统计……】

    【完好祭品“禁断之椅”、“断喉”、“泥沼”】

    【破损祭品“枯萎试剂”、“微笑天使”、“死亡分裂”(破损极品为当前推演中,前持有者以将其用至失效,该种情况下剥离出的祭品不可用,将由系统回收)】

    【你已获得祭品“禁断之椅”、“断喉”、“泥沼”,检测到你以获得四件祭品,空余祭品佩戴资格“2”,需在这三件祭品中舍弃一件】

    【选择“禁断之椅”,需支付4000积分】

    【选择“断喉”,需支付1200积分】

    【选择“泥沼”,需支付1400积分】

    【提示:当前祭品尚未与“人格面具,幸”融合,能力暂未确定,请推演者谨慎挑选】

    “嗯?原来祭品的剥离是这样的吗?”虞幸还是第一次触碰到佩戴着祭品的面具碎片,一连串的系统提示让他眼中浮现出一丝了然。

    韩心怡的面具碎片上,祭品栏是满配,也就是六个。

    原本他还觉得,这种祭品继承方式太过失衡,万一一个0祭品的推演者机缘巧合捡到了6祭品的面具碎片,那不是直接起飞么?亦或者,一个本身就拥有六个祭品的人,再多收六个,那么祭品数量岂不是达到了惊人的十二个?

    要知道,一次关乎生死的推演,也仅仅是有一定几率获得一件祭品而已,要是祭品的继承这么轻易,显然杀推演者的收益远胜于进行推演,还会有人专心去进行推演游戏吗?

    而现在,系统的提示让虞幸知道他不应该把系统当傻狗。

    剥离祭品继承祭品的限制一共有三重,第一重来自外界威胁,可以说,推演游戏越危险,原持有者暂时报废的祭品就会越多,死后可被别人继承的祭品就越少。

    第二重来自其他推演者实力,众所周知,自身携带的祭品越多?存活几率就越大?在这种情况下,本身带了很多件祭品的人?继承他人面具碎片时收益就会无限减小。比如?拥有五件祭品的人,最多从别人那里继承一件祭品?还不一定能凭借这些祭品当前的能力选择到最合适自己的因为和自身面具融合后,能力会改变。

    第三重来自系统?也来自其他推演者的取舍。毕竟……就算是可以挑选继承的祭品?也是需要积分的!与其说是直接给了祭品,不如说是系统通过面具碎片的形式,给了推演者一个“限时购买”的机会。

    要知道很多推演者根本存不下多少积分,要么是早就在自由交易市场换了祭品?要么是用来强化了自己的身体素质?能存得住的,最多也就两千左右。

    虞幸瞥了一眼三个可以选择的祭品,“断喉”应该是韩心怡的刀,“泥沼”大概就是她用来袭击于加明、防御虞幸的匕首时用到的黑色雾气。这两者都是一千多积分,加起来两千五?是大约三次S级评价推演可以赚取的积分,分开来看?属于正常推演者积攒一段时间可以买得起的程度。

    而“禁断之椅”,系统竟然开价4000积分?这是大多数普通推演者根本拿不出的价格,摆明了想将其回收掉。

    “是因为规则性这三个字吗?”虞幸沉吟了一下。

    “唔……”亦清站在虞幸身后?开扇掩了办张面?只留一双深青色的眼睛盯着虞幸似乎正在思考什么的身影。

    给虞幸的提示?他也接收到了一模一样的,自然猜到虞幸在想什么。

    他作为一只祭品中的鬼物,原本也没有这么大权限,可敌不过荒诞推演系统要他监视这个诡异的推演者。

    他不仅看得到虞幸接收到的提示,甚至还多了几条。

    【检测到推演者幸拥有的积分足够支付“禁断之椅”,请引导他放弃该祭品,方便系统收回规则性祭品】

    这条提示出现时,亦清在心中回复的是:“我不。”

    【根据预测,此人不适合接触规则】

    “你在怕他发现什么?”亦清嘴角一勾,对比起提示,更像是在和他聊天的系统道,“我的任务里没有这一项,别指望我做这些。”

    【请摄青鬼亦清以大局为重】

    “社么大局,没意思。”亦清儒雅中难掩刻在骨子里的任性,“我只想看到有趣的东西。”

    系统感觉又要气死了。

    它刚在亦清这里沟通失败,就见虞幸十分果断地选择了【禁断之椅】。

    系统:……

    虞幸的积分根本没动用过,一直存着,目前剩余5502,足够买下禁断之椅后再选一个。他的表情此刻竟然与掩着面的亦清谜之相似,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就要这一个,剩下两个放弃。”

    【是否确认?“禁断之椅”积分昂贵,且重新融合能力未知,请推演者慎重选择】

    “特别慎重了,确认。”虞幸眼尾染上了浓浓的戏谑,他猜得没错,系统似乎在有意避免他得到禁断之椅。

    那他还真得好好见识一下,是什么让系统心存忌惮。

    嗯……作为异化线,气死系统应该是正常的吧?

    【你已得到祭品“禁断之椅”,损失积分4000,剩余积分1502】

    过了两秒,系统仿佛一切正常的给出了反馈。

    【该祭品将于本场推演结束后与你的人格面具进行融合】

    这个时候,虞幸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正常活动了。

    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长好,但是有衣服挡着,别人只要不触碰他,就不会发现异常。

    “该走了。”他没有再看韩心怡的尸体一眼,捡起掉在地上的,他自己的笑脸面具,推开雕塑教室的门,打开了走廊大门的所,在轻微的蒸汽声中重新回到了一片狼藉的露天雕塑展览馆。

    笼罩在场馆上方的雾气已经散了,倒计时也已经消失,虞幸一愣,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收到支线任务结束的提示。

    是他死亡的那个时候有过提示了,被他漏看了吗?

    不对啊,他复活后还在任务时限里,不然他杀韩心怡直接就会引来怨尸研究员。

    虞幸瞅了一眼,发现确实没有支线任务结束的提示记录,只有时限任务那里出现了(已完成)的字样。

    他喃喃道:“时限任务结束了,支线任务还在继续?”

    也就是说,他接到的这个支线任务,其实是一条长线?

    “叮铃铃……”

    突然,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响出现在虞幸上方,他瞳孔一缩,立刻把面具戴上,然后才朝上方看去。

    发出声音的是四楼,在推演者们居住的三楼卧室对面,也就是被雕塑展览馆隔开的另一边楼体,视线范围内的四楼只有栏杆和走廊。

    一道身影自栏杆后探出了头,铃铛声随之发出更加欢快的声响。

    眼睛猩红的爱丽丝,就这么和站在雕塑废墟中,戴着面具、浑身是血的青年来了一个对视。

    “哈……”她张开嘴巴,发出一个兴奋地音节。

    嘴巴中,锯齿状的牙齿站着血,她的手搭在了栏杆上,可以看到,一只晚餐前还未出现的金色小铃铛被挂在了她的手腕上。

    她没有认出虞幸的身份,但她现在已经是怪物阵营了,见到谁都一样!

    当下,她在虞幸诧异的目光中,壁虎一般翻过了栏杆,四肢吸附在墙上,居然就这么以一种堪称鬼畜的姿势爬了下来。

    “我去?”虞幸是真没想到这一点,他还以为爱丽丝这种在乎外表的鬼,应该会穿着她的洛丽塔裙子,不紧不慢地利用对古堡的熟悉感去追逐推演者。

    谁曾想,她用了在某种程度上和虞幸一样的下楼方式

    直接从外墙攀爬!

    华丽的裙装从腰部以下开始显示出一种被烧焦的表象,破破烂烂,连爱丽丝裸露出来的腿都布满了焦痕和难看的痂。

    此时的她,真正的像一只刚从地狱之火中爬出来的恶鬼。

    虞幸转头就往韩心怡来的地方跑,那是露天展览馆的另一个门,现在看来,雕塑馆只有那么一条路可以离开。

    他不需要管这条路通往哪里,只要有跑动空间,他总能找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的。

    铃铛疯狂响动,一刻不停,虞幸没有浪费时间抬头看,但他听得出来,爱丽丝的攀爬速度很快,正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朝他接近。

    亦清隐着身形跟随在虞幸身旁,虞幸侧身闪进没有关的厚重大门里,一用力,就将门缓缓关上。

    “彭!”

    门外发出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紧接着,爱丽丝艳丽的脸挤进了门缝里。

    “哈……”她瞪着猩红双眼,眼中兴奋不加掩饰,一只胳膊伸进来,就想抓住正在关门的虞幸。

    虞幸面具下发出一声嗤笑,灵敏地躲过爱丽丝的手,抬腿就冲爱丽丝的脸踹了过去。

    “啊!”爱丽丝完全没有料到从这个“游客”身上会传来多大的力气,措不及防地向后倒去。

    虞幸趁机把门完全关上,看到门边有锁,顺势就把锁给落了。

    他还嘀咕了一句:“嗯,有点明白赵一酒喜欢踹门是什么感觉了,踹到实处的感觉还挺爽的……”

    门外传来几声砸门的动静,铃铛声吵得头疼。

    虞幸走进了自己所在走廊两侧的房间,不出所料,这几间房间已经被占据。

    他的占房间任务还差两间,在另一侧的空间里,厕所并不算在房间中,而第二间雕塑教室也是韩心怡先占领的。

    不过……不重要了。

    他从房间出来,门外的撞门声已经消失,想来爱丽丝意识到这里不好走,找了别的路线来堵他。

    “哼……另外的路线,先遇到的就不一定是我了。”虞幸倒是不担心这一点,他跟着两壁的壁灯往前方没有走过的地方走去。

    “亦清,你知不知道通往四楼的路?”

    亦清眉目平淡,笑道:“图书馆周围的路我已经知道了,但你现在走的地方,我不曾来过,自然不知。”

    “哦。”虞幸有些可惜地眯了眯眼,看来只能通过这条路去找找了。

    壁灯闪烁着幽暗的光亮,越往前走,壁灯的样式越复古,渐渐脱离了蒸汽朋克风格。

    在走廊尽头,只有一条向上的楼梯。

    虞幸顺着楼梯上到二楼,发现岔路有很多,他站在路口沉默了一下,看向最左边。

    根据他残存的方向感,以及目前为止在脑内形成的三维地图推测,最左边的角度比较可能通往他熟悉的路线。

    反正也没有确切地图,虞幸跟随着自己的直觉,抬腿迈去。

    亦清是个闲不住的,有别人在场时他能安静得仿佛不存在,连虞幸都经常忘记他。可一旦只剩下虞幸一人,这位摄青鬼就变得话多起来。

    他脚踩在实地上:“虞幸。”

    “嗯?”虞幸正在辨别方向,敷衍地应了一声。

    亦清整理了一下自己狼毫般的黑色长发:“你刚才说,目的都已经达到了,那韩志勇呢?”

    这家伙也是割喉案帮凶之一,也是单棱镜成员,同样做了不少害人的事。

    他就不信虞幸会放过韩志勇。

    可虞幸现在确实没打算在这场推演中杀掉韩志勇:“我还需要他。”

    “哦?”亦清深青色的眼睛浅了一丝,随即想到了什么,“你想通过他找到韩彦?”

    “没错。”虞幸轻笑一声,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回荡,“韩彦这么多年都没跟韩心怡有过联系这件事,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暂时无法考证。那么,韩志勇作为韩彦指派来做韩心怡监护人的人,对韩彦的了解总会更多一些吧。”

    “现在浮花市出现了我和小曲曲这种不速之客,韩志勇自己应付不来,绝对会报告给可以应付这件事的人,不管是谁,都有助于我你好像知道我很多事情?”虞幸说到一半,突然话锋一转,往亦清看去。

    虽然亦清跟着去过他的晋升推演,但是……

    他并没有完完全全告诉过亦清自己和单棱镜得仇怨,在日常中,他也只是在调查割喉案而已。

    亦清的反应其实也并无不妥,但语气怎么听,都像是知道了很多之后,自然而然回答了出来。

    亦清用扇子遮住下半张脸:“并无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