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第三十六章 话痨厉鬼

    虞幸说韩彦可怜,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真心的。

    韩彦知道一些事,又不完全知道,他认为伶人终于放他去干大事,甚至在做大事的途中,还能顺便解决掉伶人的一个敌人。

    但伶人怎么会让韩彦杀了虞幸?

    站在敌人的角度上,虞幸很了解伶人这个东西,伶人就算是一次次让他从危机中全身而退,也是猫戏老鼠的态度,对方绝不会放任自己没玩够的猎物被其他猎手捕捉。

    这一次让韩彦执行屠杀任务……恐怕伶人早就在韩彦身上留下了一些东西,起码在韩彦将刀刺入虞幸脖子的时候,这个东西会阻止韩彦的动作,保下虞幸。

    虞幸很清楚,伶人对他的态度不是纯粹对敌人,隐约中,伶人似乎还想让他完全臣服,成为单棱镜的人。

    摧毁,保护,杀意,纵容,这种种矛盾肆意交杂,融合成了伶人对虞幸的所有感情。

    伶人想要虞幸的命,又想要虞幸的灵魂。

    而这些,韩彦都不知道,这是一个秘密,别说韩彦,虞幸觉得就算是与伶人关系更近的寻花人都不知道,伶人的占有欲可不是盖的。

    所以,与韩彦对立起来,虞幸其实处于一个绝不会输的位置,韩彦就算是成功杀了其他所有人,也奈何不了他。

    这就是虞幸的底气,韩彦却对此一无所知,不可怜吗?

    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他的同伴的性命,伶人可不会对他身边的人留手。

    虞幸没有给韩彦更多思考的机会,毕竟嘲讽两句开开心就完了,他也没必要真去提醒韩彦,于是乎,他接着说了一句足以将韩彦的全部注意力都转移走的话:“伶人现在在看直播吗?应该在看的吧,毕竟有我在。”

    他动了动,头向着前几期恐惧医院面向大厅的直播镜头方向偏去,该说他对镜头的掌控感很强吧,他这一偏,正好给了观众们一个高清的正脸。

    而后他干脆转过身,整个身体都直面镜头,这样一来他就像是穿过了屏幕,直接在和观众对话一样。虞幸狭长的凤眼半眯,眉宇间透着一股阴沉与危险,嘴角却是笑着的:“伶人,那么想掌控我,我借用一下你的纵然,也是应该的吧?”

    “虞幸”韩彦对他这个举动十分不满。

    这个区区挣扎级的推演者,即使和伶人有着诸多纠葛,也不配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挑衅伶人!

    然后,虞幸却突然变脸一样,根本不搭理韩彦,他招呼招呼自己的三个同伴,外加任义:“不得了,聊超时了,再不管管院长,恐怕院长就要歇菜了啊。”

    “这边的事呢?不管了?”莎芙丽挑起眉头。

    “反正韩彦就算是要打破规则,也得在恐惧医院真相被破解之后。”赵谋接腔,从容而贵气,“在大厅,嘉宾不能动手,哪怕在别的地方,就算韩彦是杀手,每一次最多也就能杀一个人,还只是当前这一局失败,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就算要怕,也等韩彦开始搞屠杀再怕,现在怕什么?”

    “有点道理。”莎芙丽一副被说服了的样子,确实,现在的条件完全达不到韩彦动手的权限,但是既然韩彦选择了这时候坦白,就说明其他人后续的行为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区别。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赵一酒依旧有一处不解,他低头问赵谋,“既然打破规则的前置条件是找出真相,为什么不放弃真相,等到出去之后,各个势力回过神,也不会怕他一个绝望级。”

    这次他的说话声微微有点大,想来也是在问虞幸。

    虞幸听到,义正言辞:“任义先生想揭开真相,我们不能因为畏惧绝望级的力量就放弃对真相的追逐,毕竟,我们可是推演者,本身就就有这种责任。”

    你可拉倒吧!

    赵一酒深知这回答的不可信,不过既然虞幸愿意这么说,就代表着他们也有揭开真相的理由。

    至于真相浮出水面之后,场面会如何混乱,那就不是他现在该担心的了。

    虞幸道:“走吧,先去救院长。”

    说完,他就最先迈步往楼梯方向走,曲衔青立刻跟上,赵一酒也推着赵谋的轮椅紧随其后。

    任义抬头看了一眼钟表,同样跟随着离开,一场争锋相对似乎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瓦解了。

    只有莎芙丽和韩彦在原地待了片刻,莎芙丽扭头看着这个男人,冷哼一声,迈着大长腿就朝大部队追去了。

    现在这个情况下,原本的某些对立似乎都不再重要,因为有韩彦这么大一个靶子在这里,他们完全可以暂时冰释前嫌,一致对外。

    韩彦望着这些人迅速远去的身影,眼中笑意更深。

    真是一群积极的人啊。

    原本他还需要给任义加加油,支持任义继续那个解谜游戏呢,这些人倒是上赶着为他减轻工作负担。

    他盯着虞幸背影消失的地方,敏锐地想到了另一个层面。

    虞幸既然知道他的计划和真相有关,还这样主动去探索真相,是不是意味着虞幸也在期待混乱的到来呢?

    在没有了规则限制的情况下,虞幸又有什么底气和他正面对抗?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韩彦隐隐约约想到可能和伶人有关,这样他不愿意继续想下去。

    韩彦的身影也消失在了大厅的直播间中,自此,观众失去了他的行踪线索。

    ……

    “不好,韩彦消失了,他准备做什么?”

    这是牵扯其中的势力对自家分析师的质问。

    分析师哭丧着脸,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回答:“都说了啊,很清晰的局面,韩彦要等混乱的机会,现在恐惧医院本身的任务不算很重要了么,他又不可能和别人混在一起,不就只能自己找个地方待着了嘛!”

    “那怎么做才能阻止韩彦?”势力又问。

    分析师几乎觉得负责监督和收集分析成果的人脑子瓦特了,差点没和对方吵起来:“阻止?你拿什么阻止?你变出个真实级说不定就能和系统达成停止这次推演的协议了,你去啊!能阻止我还要你提醒?你不如问我怎么捣毁单棱镜好了!”

    分析师承受了太多。

    这几个势力的怒气暂且不提,大多数的推演者还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聊得热火朝天。

    他们已经从呆滞的状态缓过神来,开始研究刚才发生的一切。

    [韩彦不见了,虞幸……或许我现在应该叫他虞大佬?他不担心吗?]

    [谁来救救我,我特么亏死了,买了一些回复异化度的,好贵,存款没了,有没有人能对我负责?]

    [心疼一波……你要不找单棱镜要赔偿吧]

    [谢谢兄弟,你成功让我看清了现实,我就该自认倒霉]

    [不过谁知道虞幸是什么情况?他和伶人……?]

    [变态的心思我不懂,我只知道这些大佬很喜欢装萌新来欺骗我的感情]

    [啊啊啊作为幸三场直播都看了的人,我觉得好幸福!我的感觉果然没错,幸一定不是普通的推演者,他有故事]

    [希望你的幸福不要被韩彦大佬粉碎哈哈哈哈哈哈哈]

    [滚,希望你的韩彦大佬不要被围殴得太惨]

    [我为我之前骂幸吃软饭道歉,可怕]

    [所以赵谋扮演什么角色?是幸的盟友,还是别的什么]

    [不懂,等大佬情报中心挂帖]

    [等大佬+1]

    [莎芙丽终于可以和曲衔青并肩作战了吗]

    [楼上的,你也是想瞎了心了]

    这还只是看直播的这些人实时发出来的弹幕,这件事的后续热度绝不会就此终结,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一定会大爆特爆。

    因为爆点太多了,以往出现一个就能引发大面积讨论的话题同时出现在一个节目中,观众其实还没有很快地反应过来。

    比如任义探索恐惧医院真相,恐惧医院这个节目可能很快就要消失了。

    比如单棱镜新爆出一位绝望级成员,该成员正是之前自称正道线的韩子川,这位成员一改往日温和,要进行实力上的碾压和屠杀。

    比如曲衔青有个哥哥,看姓氏不是亲哥,但是她竟然很听哥哥的话,想杀曲衔青的,终于有了一个切入点。

    诸如此类。

    估计真正的爆发期,就在直播结束后的二十四小时内,到时候,处于别的推演游戏没有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人基本上也会出来一部分了,现实里有事没关注直播的也能从自己的途径听闻这件事了。

    现在的观众也许只能意识到虞幸“哇,没想到这么厉害”,只有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才能发现其中的细思极恐。

    ……

    “曲衔青!”

    由于任义身上还有直播视角,众人默契地没有在这时去询问虞幸关于实力和各种关系的问题。

    莎芙丽的声音从后面远远地传来,她叫的是曲衔青,所以曲衔青便十分不情愿地往后看了一眼。

    莎芙丽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跟了上来,一直跑到大部队中,她唇角一勾,一下揽住了虞幸的脖子,然后对曲衔青道:“暂时休战好不好,虽然我很想要你的命~但是在我的命也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还是很想和你联手的哦~”

    虞幸低头看了看垂落在他胸口的白皙手臂,本想将其掸开,却发现那只手正在收回之前在他身上下的毒。

    这女人还算有大局观,在这种局势下,主动收回了对众人不利的负面状态。

    但是虞幸也能分辨出,莎芙丽收回了幻觉毒素,却依旧留了一些往暧昧那边发展的毒素,那种不致命,没有太多负面的毒。

    虞幸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却让莎芙丽误会了,她笑吟吟地朝虞幸抛了个媚眼,然后被曲衔青拎着领子滴溜了过去:“滚远点。”

    “哎呀~”莎芙丽还御姐撒娇起来,“反正之前是误会嘛,虞幸是你哥哥不是么?你还管你哥哥和谁在一起啊。”

    “滚蛋。”曲衔青只重复这么一句话。

    莎芙丽撇撇嘴,又去搭任义,这次任义因为知道她要解毒,所以没躲开:“早知道是这样,你应该就不会白费功夫去下毒了吧。”

    他冷淡的声音仿佛充满了无形的嘲讽:“还得挨个回收。”

    “……”莎芙丽噎了一下。

    确实。

    早知道她还得为临时盟友的实力着想,就不下这些限制身体的毒了,讨厌。

    她就这么解着毒,这个临时的队伍也没人让她走,她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混入其中。

    “赵谋呀……”这个时候莎芙丽又转到赵谋身边,赵谋坐在轮椅上,警惕地握住了那根长杖。

    “大家都说你是只小狐狸呢,小狐狸能不能告诉姐姐,接下来要做什么?你们到底憋着什么坏呢?”

    “不好意思。”赵谋应对莎芙丽这种女人倒是还算从容,他干脆把球踢给虞幸,“既然都说开了,那我就不瞒着了,这次行动的主导是虞幸,我只是听他的而已。”

    这说的是人话吗?

    赵一酒抬抬眼皮。

    虽然要杀韩彦的是虞幸,但是赵谋可是主动配合的。制定计划的时候,虽然他不知道细节,却也清楚所有计划都都虞幸和赵谋一起制定的。

    这个时候全推给虞幸,那不是让莎芙丽对虞幸更好奇了吗?

    赵一酒还没在心里吐槽完,就被一个陌生的笑声给打断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听到没?是不是很有意思?”

    那声音出现的一瞬间,赵一酒瞳孔一缩,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虽然从没听过这个男声,但是凭借着特殊的感应,赵一酒还是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就是他体内那个厉鬼!

    不是被压制了吗,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诶,你怎么不说话。”那个厉鬼的声音又出现了,不知道它在和谁说话,大概是在和亦清吧。

    “你看他平时不说话,内心活动那么复杂,你不觉得他很有意思?喂,你是哑巴吗?”

    “喂,你有本事压制我,为什么不敢和我说话?”

    赵一酒:“……”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亦清……在厉鬼没有发现的时候,打通了他和厉鬼之间的沟通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