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第二十二章 克劳恩想要惩罚你们

    就在虞幸盯着自己指腹微微发呆时,杂货铺的门被人推开了。

    门上的小丑挂件发出了一声急促而尖锐的笑声,而推门而入的客人看起来并不在意小丑挂件的存在。

    虞幸抬眼看去,这是个个子不高的人,看胸前的轮廓应该是个女人,浑身罩在斗篷里面,要不是这件斗篷的样式和巫师教派有很大差别,他差点就要以为自己刚到死寂岛就遇到了巫师教派相关的np了。

    “这里在营业吗?”来者果然是一个女人,她的声音中规中矩,是那种让人听了很快就会忘记的音色,女人来到柜台前,先是对杂货铺里萧瑟的营业情况发出了疑问。

    “营业,你需要什么?可以随便逛一逛,有需要找我的两位店员。”虞幸露出一个礼貌性的营业笑容,顺带着打量起这个女人所有暴露在外的特征。

    有点奇怪,这女人不仅用斗篷自带的帽兜遮住了自己的头,就连本应露在外面的下巴也被布条遮掩,像是她完完全全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样子似的。

    “我……我想买一些绷带。”女人并没有按照虞幸说的去找曲衔青或赵一酒,而是就这么站在柜台前,向虞幸说出了自己的需求。

    虞幸重复了一遍:“绷带啊。”

    如果他没有记错,杂货铺里是有绷带这样商品的,但是在愿望本上也写得很明确,最近一次请求绷带的补货其实就在“昨天”。

    杂货铺里有日历,上面用红色的笔打着圈,数着每一天逝去的日子,按照日历显示,今天应该是死寂岛上的秋季,10月31号。

    总之,绷带缺货,第一个客人就直接选择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之外的东西,这让虞幸眯了眯眼,感觉到一丝蹊跷。

    见虞幸重复了一句“绷带啊”就迟迟没有下文,女客人又走近了一步,观察了一下他的脸,然后淡淡地问:“老板,我没见过你,你是最近才来的么?”

    “我和克劳恩是好朋友,他今天有别的事要忙,我帮他看顾产业。”虞幸这套说辞说的很顺,顺带着从镜子里撇了一眼垃圾桶里的小丑人偶,人偶的头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转向了他,依旧是用那会动的玻璃眼珠盯着他。

    赵一酒和曲衔青站在两个不同的货架边,谨慎地注视着这里。

    “原来是这样,那么,你是不知道绷带放在哪里了吗?”女客人又问,这一次她的语气比起刚才的淡漠要多了一丝阴冷,虞幸不可控制的脸色一变能让他脸色变化的东西真的不多,诅咒之力独占其中一半概率。

    是的,因为接触过鬼沉树身体素质变好之后,哪怕是在死寂岛上被收回了所有和系统相关的能力,他也迟迟没有因为诅咒之力的存在而体验到曾经的副作用,即靠近祭品和鬼物会让他变得越来越虚弱。

    而现在,女客人一步一步的逼近他,他竟然久违的感受到了诅咒之力在体内开始活跃,流经四肢百骇,传递给身体一阵又一阵无法抗拒的冰冷的感觉和那种生命力逐渐流逝的痛苦。

    就是效率低了一点,按照现在的活跃程度来说,他还能苟很久很久……

    所以虞幸的脸色只变换了一瞬,而后便堆起了笑容:“不好意思,绷带销量太好,已经卖断货了,克劳恩还没有来得及补上。”

    他反正也不在乎生命的流逝,这反而在短时间内提供给他了很大的便利,比如他瞬间就确定了眼前的客人果然是一只鬼物,也就是死寂岛上所谓的污染体,虽说不知道等级,但想来只能引起诅咒之力这种程度的活跃的话,应该还是e级,最多比密室里那个人肢蛛强一些。

    也有可能是d级那估计就得是看在这个女鬼会说话,可以沟通,甚至会买东西的份上了。

    棒球棍就在他的手边,只要见势不对,他就能把这个误入黑店的客人先揍一顿,人肢蛛那里让推演者们这么被动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武器,现在武器在手,搞事的底气非常充足。

    “……没有绷带。”女鬼在袍子下面喃喃自语,“没有绷带的话……我该怎么办呀?”

    “请问你发生了什么吗?或许我可以提供除了绷带之外的帮助?”虞幸眉头一挑。

    “不……”女鬼更加阴森了,从她的兜帽底下滴落出一滴液体,虞幸伸长了脖子往地上一看,哦豁,这不是血吗?

    她的脸在流血?毁了容?

    “我好饿啊,我好饿呀……”女鬼突然说起了别的事儿,她身体前倾,两只手拍在柜台上,头急速地向虞幸靠近,还没等虞幸做出什么反应,已经透过兜帽看到了女鬼的脸。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姑且可以称为人脸的东西,她的眼球里伸出了小小的触手,在空气中肆意的舞动,一股股鲜血爆浆一般从触手和眼球的缝隙里流淌出来,鼻子被切掉了,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血肉,整根鼻骨不翼而飞。

    而嘴巴那里则被撑得很大,有点像都市怪谈裂口女,嘴唇裂开一直延伸到腮部,这倒是让虞幸觉得这样的裂口和自己脸上的红色颜料形状相似,难道说小丑人偶和这样的“裂口女”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我好饿啊!!!”女鬼嘴巴大张,里面鲜红的舌头露了出来,上面还俗套的占着肉丝,好像鬼都永远不会保持清洁似的,如果亦清在这里,一定会痛斥这些鬼不修边幅,给他们鬼界的颜值拖后腿。

    说起来这是虞幸思维太跳跃了,在这样的惊吓瞬间,他想的永远都是别的事。

    对于女鬼的这个动作,常规意义上来说算是一个jumpsare,刚才还好好的,好像能交流的样子,下一秒就跳杀到了一个人的脸上,容易引发肾上腺素飙升,心脏剧烈跳动,冷汗瞬间狂飙和无法抑制的尖叫等等后果。

    很少有人能像虞幸这样,在和一个样貌丑陋的女鬼面对面,距离不超过一分米的时候,心跳平稳,心态也好的一匹。

    他甚至还能好整以暇地笑眯眯对女鬼说:“饿了可以购买我们店里的食物,都是新鲜的,没有过期。”

    “不,我不吃那些东西……”女鬼森森的牙齿也露了出来,对着虞幸流出带血的口水。

    虞幸后退了一点点:“这位女士,饿了吃绷带是没有用的。”

    “我要绷带!!”女鬼咆哮着,伸手捏住了虞幸的肩膀,虞幸本来是想躲开的,毕竟他听过吴开云和崔晖的描述,知道人肢蛛那样的鬼物可以让接触者动弹不得,以防这个女鬼也有类似的能力,他决定尽量不让女鬼碰到自己。

    再说了,他被力气普遍很大的鬼物碰一下,还不知道要疼成什么样子呢,但就在这一瞬间,察觉到女鬼的行动非常缓慢,并不比普通人快之后,一个想法迅速在虞幸脑海里形成。

    赵一酒在女鬼展现出攻击意图的同时,就已经快步往这边奔来,手里的水果刀闪着寒光这是一把锋利的水果刀,刚被赵一酒从货架上薅下来。

    对他来说,棍棒类武器并不顺手,还是这种小型冷兵器的触感最为熟悉和舒适。

    然而,他毕竟是离得稍微远了一点,还没有彻底接近柜台处,他就看见虞幸从柜台底下捞出了棒球棍,一侧身躲掉了女鬼抓向肩膀的手之后,毫不犹豫、堪称凶狠地用棒球棍砸向了女鬼的头。

    一声砸击的闷响,女鬼轰然向一侧倒去,随之而来的还有虞幸倒吸凉气的声音:“嘶……手都要震麻了。”

    曲衔青本来在一旁看热闹,在她看来,这个程度的女鬼虞幸完全应付得来,更何况有赵一酒从旁协助。

    但她没想到虞幸的力度实在是太大了,那女鬼不仅仅是倒下,甚至还顺着惯性在地面飞了一段距离,正好停在她脚边。

    并且,如果她没听错的话,有骨裂的声音从袍子下面传来。

    果然,被击倒的女鬼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它好像从肩膀处开始就有不少骨头碎裂,无法承受这具躯体爬起来需要的动能了。

    曲衔青:“……”

    她弯下腰,随手掀开了女客人的兜帽,这才看见了女客人的面容,她额角抽了抽,无法理解虞幸是怎么对着这样一张脸面不改色推销食品的。

    赵一酒也看到了女鬼真容,他沉默下来,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拥有厉鬼性格的赵一酒在智力方面确实比起刚进推演的时候有了显著提升,有时候连虞幸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这是底蕴和记忆的差距。

    虞幸甩了甩手腕,对自己的击打效果很不满,力道和杀伤力倒是一如既往,但这反作用力也太夸张了吧?

    他说整条手臂都要震麻了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麻,差一点他就要失去这条手臂的知觉了。

    “顾客就是一切,你怎么能伤害客人!哦我的瘟疫之神啊,瞧瞧你都干了什么?你们需要一点教训才能学会遵守规则!”

    就在这时,小丑的声音在杂货店内的每一个推演者耳边响起,虽然听上去像是气急败坏,但他内里的惊喜和喜悦完全无法被掩盖。

    就好像他没有提前告知推演者们不能攻击客人,等的就是他们违反规则的这一刻似的。

    “你没说。”曲衔青立刻抓住漏洞,“在此之前,你并没有告诉我们顾客不可以伤害,所以对我们这些临时看店的人来说,这条规则是不存在的,或者说从现在开始才作数,你不能因此惩罚我们。”

    “嘻嘻嘻嘻,谁说规则是我定的?”小丑显然很愉悦,“就算我不告诉你们,它也是存在的规则,瘟疫之神作证!按照惩罚,我现在可以……”

    虞幸将小丑口中的瘟疫之神给记住,那个时代的欧洲确实喜欢神明这一套,哪怕是机械化程度变高了也一样,想必死寂岛拥有差不多的设定。

    然后他往镜子里看了一眼。

    小丑人偶依旧呆在垃圾篓内没有动弹,但是镜中的他背后……多出了一双手。

    那双手沾满了颜料,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调色盘,笔尖刚从他的脸上抹过,在他的鼻头上留下了红红的痕迹。

    像是注意到了虞幸的察觉,那双手的动作顿了一顿,紧接着,一颗脑袋便从虞幸的肩膀旁边缓缓探了出来。

    那是一个带着疯狂笑意无声看着他的小丑。

    小丑的外表与小丑人偶别无两样,就是从玩偶的样子变成了三次元人类的样子,他的头发一根一根地抹上了鲜血,分成两侧垂落在尖角帽的底下,而那张嘴则跟倒在地上的女鬼一样,是真真切切裂开来的。

    小丑不知道是不是漂浮着,他的脑袋完全探出来之后就是脖子和肩膀,看样子竟然比虞幸的水平位置还要高个十几厘米。

    和小丑漆黑的眼睛一对视,虞幸竟然感觉自己的诅咒之力更加活跃,从心脏位置涌现出一股虚弱感。

    它俯下身来,将裂开的嘴唇贴近了虞幸的耳朵,于是,虞幸又听见了小丑的声音:“我可以惩罚你变成小丑啦!嘻嘻嘻”

    这距离感和声线完完全全就是前几次听到小丑声音的感觉,虞幸恍然,难怪虽然有着小丑人偶的存在,但每一次听到小丑的声音都并非来自人偶身上,原来,是看不见的小丑一直趴在推演者的背后啊。

    小丑竟然是个无实体鬼物?

    这可比女客人这种有实体的怪物型鬼物难缠多了。

    虞幸嘴角一弯:“既然我将会受到被你变成小丑的惩罚,那我可不能吃亏呀。”

    他一下子翻越柜台,朝着倒在地上的女鬼走去,顺便还抽走了赵一酒手里的水果刀,对赵一酒告诫道:“听到伟大的克劳恩说的话了吗?不可以对顾客动粗,你的刀我就没收了。”

    虞幸拿着没收的水果刀,在女鬼客人面前蹲了下来,一刀,切断了女鬼客人本就摇摇欲坠的脖子:“而我就不一样啦,我已经因为她要受惩罚了,直接杀掉也没关系的吧。”

    随着他利落的咔嚓声,女鬼很快在各种意义上断了气,身体迅速萎缩干枯,和人肢蛛一样,片刻后就只在原地留下了一样东西。

    一颗牙齿。

    “不对啊。”虞幸还在质疑,“怎么感觉这东西比人肢蛛还要好对付?人肢蛛好歹有个定身加精神污染的技能,她怎么什么都没有。”

    就凭她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如果污染体有f级,她恐怕当之无愧。

    最奇怪的就是,面对人肢蛛他体内的诅咒之力没有动静,面对这种更加柔弱的女鬼,却反而活跃起来了。

    目睹了这一幕的赵一酒:“……”

    他皱了皱眉,已然发现了小丑的无实体事实:“被变成小丑可能会引发难以预估的后果,我警告你不要顺水推舟。”

    “安心吧,你队长我可没你想象的那么弱。”虞幸一边嫌弃的把那颗牙齿捡起来放进口袋里,一边安抚赵一酒,“不就是一个无实体鬼物吗?放心,只要他妄想对我做点什么,我就画个圈圈诅咒他!”

    曲衔青:“不,这话听起来总让人觉得它已经对你的智商做了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