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荒诞推演游戏 永罪诗人

第二十五章 气息残留

    ,荒诞推演游戏

    赶着空间崩溃的尾巴进了传送阵,意识完全不受干扰时,虞幸已经站在了黛丝房间的地毯上。

    他才知道地毯下掩盖了一个法阵。

    站稳之后,他抬眼一扫,正对上黛丝含着怒气和忌惮的眼神。

    黛丝端坐在床一侧,双腿交叠,身上换上了一件黑底绣金丝的长裙,显得很是端庄贵气,一头长发盘在脑后,用镶玉的发夹固定,只是脸上没任何化妆痕迹,难掩憔悴。

    就这么一看,才能看出黛丝平日里隐藏在风骚下真正的殚精竭虑。

    对视两秒,虞幸只是笑,黛丝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卡洛迪传进房间的动静打断,只见地板上落下星星点点的血液来,都是从卡洛迪身上渗出来的。

    空间崩溃,哪怕他们撤离及时,在里面待着的时候,也还是会被伤到,只是卡洛迪之前注意力不在自身,根本没顾及这些伤口罢了。

    “你怎么样了?”黛丝眉心一跳,沉下声音,伸手扶了卡洛迪一把。

    卡洛迪这才意识到浑身疼痛,那些伤口处还附着这狂乱的空间力量,不好愈合。

    他抿唇,叹了口气:“不碍事,我有办法,过几天就好了。”

    确认了卡洛迪不要紧,黛丝重新把目光放在了虞幸身上,并且意识到虞幸和卡洛迪从同一个地方传送过来,身上却没有任何的伤痕。

    如果他们经历了同样的遭遇,只能说明卡洛迪比卡洛迪强得多。

    “你究竟想干什么!”黛丝现在没了任何对虞幸身体的想法,只觉得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非常后悔,“你把我的女儿怎么样了!”

    卡洛迪之前已经通过传送阵进来过,告诉了她虞幸跑去了西西房间的事儿。

    “你要是说夜里头在沙发上看书的那个”虞幸并不在乎黛丝的态度,自顾自地找了个木椅坐下,“我把它杀了。”

    “你你怎么能这样做!我要杀了你!”黛丝瞬间瞪大眼睛,直接朝虞幸扑了过来。

    她的歇斯底里还没有完全放开,就被虞幸一只手虚虚拦住:“如果说的是白天在旅馆大厅的西西……她好的很,现在应该还在一楼睡觉吧。”

    “?”

    不论是黛丝还是卡洛迪,都被他这個转折弄得有点懵了。

    为什么这两者要分开来说?

    这两个不就是同一个人么?

    虞幸侧头:“诅咒空间被毁,旅馆的夜里也会恢复常态,你们要是担心,等外面空间平稳下来,直接去一楼看看西西就是了。”

    西西一直没有入住任何房间,每一天晚上,她都睡在旅馆一楼大厅的沙发上。

    也正是因为她睡觉的位置,才让假西西在黛丝眼里那么逼真毕竟就连布置都好像是有所相同的。

    黛丝在悲伤和愤怒之中突然听见好消息,一腔的情绪被架的不上不下,表情十分精彩。

    由于她是扑过来的姿势,僵住的时候,整个人就撑在坐着的虞幸上方,他提醒道:“黛丝女士,可以不离我这么近了吗?”

    ……

    黛丝的惊恐,直到20分钟之后在正常的旅馆一楼看见了女儿为之才消失。

    大晚上的一片漆黑,她不管不顾的就朝沙发那边摸索去,还是虞幸提醒卡洛迪燃起两盏位置固定的灯,才让黛丝一眼看见了熟睡的西西。

    西西穿的是一件睡裙,十分舒适的那种,索性旅馆里就这么些个人,平时又有黛丝作为掌控者,没人敢对西西起什么不该有的兴趣,所以西西晚上睡得也挺随意。

    从她香甜的睡颜中,可以看出她并不曾畏惧夜晚的黑暗,甚至并不知晓什么。

    “……西西?你还活着吗?”黛丝不敢保证,俯身上前推了推西西,像是在确保她只是睡着,而不是死了。

    “……嗯?”西西睡得迷迷糊糊的被推醒,勉勉强强睁眼一看,就看见幽暗之中,两三个人影站立在沙发前。

    “啊!”她吓得一声尖叫,这才回过神来,看出站在这儿的是谁。

    西西有那么一瞬间的生气,接着无奈又隐忍地说:“妈妈!?你吓我干什么。”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黛丝情绪大起大落,甚至忘记了在女儿面前伪装成平常那样不着调的坏妈妈。

    她以前只是因为知道夜里的西西就是旅馆诅咒源头,为了女儿隐瞒了这件事情,又害怕白天的时候被一无所知状态的女儿看出些什么,也是方便夜间行动,才自己作践自己,拉远和女儿的距离。

    所以真正的西西,并不算很喜欢她这个妈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卡洛迪比黛丝更先冷静下来,他严肃地转过头,“约里,虽然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名,但请允许我先这么称呼你吧……约里先生,伱究竟做了什么?”

    夜里的混乱空间已破,一楼开了灯也没有引来别的东西,虞幸想,黛丝和卡洛迪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关于诅咒消失的一些事情,只是不敢相信罢了。

    他耸耸肩:“为什么不打开大门看一眼?”

    在场除了西西,在诅咒的禁锢下,其他人都是无法推开那扇旅馆大门的。

    他此话一出,就好像印证了些什么,黛丝浑身一个颤抖,一把抱住了一脸懵逼的西西,卡洛迪则缓缓露出震撼的表情,缓缓拖着腿,一步一步挪到了旅馆大门前。

    然后他在所有人的注视中,拉开了大门上的门栓,轻轻一推。

    “吱呀”

    旅馆的门算不上新,这么一推,自然而然发出了一点刺耳的声响。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卡洛迪的心情。

    他不可置信的,呆呆地看着推开的门,随着门缝缓缓扩大,他看见了外头的街道,平整的街道十分宽阔,两侧看不到尽头,对面是一家面包店,就在面包店旁边,还停着一辆马车。

    这个点已经是宵禁的时间了,街上分外安静,也没有行人。

    夜里的冷风扑面而来。

    “真的打开了……是紫蔷薇街……我们真的……回来了!”

    卡洛迪难得失态,顾不得什么,哆嗦着冲了出去。

    他直接踏上了门外的街道。

    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再像过往的那么多年一样,只能从房间的窗户看到那虚假的外界。

    砖瓦,路灯,冷风。

    这是真真正正融入这个世界的感觉。

    “天哪,这是怎么了?”西西是在场最懵的一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旅馆的诅咒好像就没有了。

    黛丝激动地说:“诅咒消失了……约里,是你,是你做的吗?你帮了我们?”

    虞幸摸了摸头发,“嘶”了一声。

    在旅馆众人的认知中,他们好像是从一个正常的,符合他们年代的地方被困住的,只是多年被困旅馆出不去而已。

    可是在他的认知中,他是从死寂岛来的,他在被夷为平地的死寂岛上敲响了唯一还健在的建筑的门,才会接触旅馆诅咒这一遭。

    而眼前的景象,他似乎是直接破除诅咒,让有关重新回到了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那死寂岛呢?

    眼瞎,他似乎确确实实从被系统遗漏在死寂岛的困境中出来了,但问题是他好像又进了一个不确定有没有系统的世界。

    这不是很尴尬么。

    面对黛丝的问题,虞幸“嗯”了一声作为回应,然后闭上眼睛细细感知。

    周围的诅咒好像直接被肃清了,一点异样都感觉不到。

    突然,他神色微微一动。

    并不是一点异样都没有,旅馆的大门上还残留有一点点熟悉的气息。

    虞幸快步走了过去,用手触摸上了他感应到气息的地方。

    这处地方在旅馆大门的外侧。

    好像正是他在死寂岛上敲响旅馆大门时触碰的位置。

    这里,还留有死寂岛的气质,以及隐隐的空间波动。

    虞幸有种预感,他可以通过这么一点残留的气息做点什么,比如让卡洛迪根据这一块气息制作一个传送阵,他或许就可以自由来去旅馆所在的真实世界和死寂岛。

    同理,如果他能找到和他自己的世界有关的气息残留,也能如法炮制,回到他的世界去找他的队员们。

    这么久不见,小曲曲、祝嫣、酒哥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总而言之,现在的发展在他意料之外,却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他转头对带着女儿也来到大门外的黛丝道:“黛丝女士,我帮了你们这么大一个忙,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索求一些回馈?”

    黛丝其实现在有点怕他,但激动和感激也不是假的,她紧张地捏了捏手指:“你说?”

    虞幸:“我想借卡洛迪先生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