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无敌之骑士 夜寒书生

第四百零一章 斩首

    (稍等,今天十二点半应该就能写好,还有一点)

    弗农对人类的了解极少,几乎可以说没有了解,大家以前隔的老远,也没有互相了解的必要,上一次弗农听到人类这个词的时候,还是兽人从雪原借道攻打北地之时。

    那时为了借道,兽人还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让雪巨人王庭一脉小小的赚了一笔,雪巨人王身边的亲卫都从兽人那里得到了一批定制的精良甲胄和武器,尝到了甜头的弗农才将人类稍稍记在心上。

    只是没想到人类这个字眼第二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却给他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原本他觉得人类不足为惧,在雪原城的能量护罩出现后,他才意识到人类不好对付了,但也没有想到自己会遭遇什么生命危险,毕竟雪原城的能量护罩充其量是个乌龟壳而已,他只要不靠近就不会有什么事。

    直到现在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个人类,一击打碎了他的冰之庇护以后,让他产生了一股寒毛耸立的危机感,到了圣阶,对于危险都有一种强烈的预感。

    也是这种预感让他连泰特一脉的脸面都不在意了,面对突然出现的人类高手,他在释放了一道冰之庇护后便往后躲,任凭忠心耿耿的手下用命去为他争取时间。

    因为没有料到人类有这样的高手,并且用这么突然的方式发起突袭,弗农身边只有一部分高层和一部分装点门面的护卫,这会儿全部都被李察带人给缠住了。

    但他离最近的雪巨人军队也不过五百多米的距离,这点距离,平时跑不过用不到十秒,只要钻到大队的人马中,有几百号雪巨人战士做掩护,这次危机就能逃过去了。

    可是就差这短短的一点距离,他却和其他雪巨人首领一起,被摩莉尔带领的巨龙提前封死了去路。

    那个一击便将冰之庇护劈开的人类又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我是什么人?阿拉贡,你听说过吗?”

    “阿拉贡?”

    阿拉贡的名字对于寿命不比人类长多少的雪巨人而言实在是过于久远了,这对弗农来说是个极其陌生的名字,即便是泰特家的巨人曾经知道阿拉贡这位强者,几百年的时光也足以让他们慢慢忘却,若是将这个名字在金龙金龙面前提起,它们会有一点不同的反应。

    不过弗农问这个问题,一半是因为对方提到了泰特一脉的巨人,听起来像是与自家先祖有过接触,还有一半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而已。

    虽然他不能钻进雪巨人大军里面,但最近的雪巨人战士看见天上的巨龙也已经反应过来了,正在快速赶来的路上,这里本来就处在雪巨人大营的腹心地带,顺利的话不超过半分钟第一波支援就该冲上来了。

    只是阿拉贡明显是不吃这种套路的,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烈阳!”

    “斩!”

    赤色的斗气顺着阿拉贡手里的长剑化为一道弧光朝着弗农斩去。

    与李察使用烈阳斗气时不同,在阿拉贡起手时,周围的温度已经凭空上升了十多度,这对正常生物来说还算的上舒适的温度,对于雪巨人而言已经称得上酷热难耐了。这也是圣阶强者出手的特征之一,他们在出手时甚至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因为在雪原上本就寒冷,雪巨人王弗农自带的冰雪属性在这里体现的不算明显,但阿拉贡出手对环境的影响就十分明显了。

    这一击虽然还没落下,但下面的雪巨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其威力,虽然嘴里喊着保护王上,但面对这道赤色的斗气斩时,却都下意识的闪躲,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主动上前挡刀的勇气。

    “轰!”

    一根冰矛从弗农手里激射而出,迎着赤色斗气而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轰鸣,附近的雪巨人里实力没到天空阶的都被这道碰撞的余波震的有些不适。

    弗农暂时又挡下了阿拉贡一击,但阿拉贡却显然要轻松一些,紧接着又是接连几道赤色的斗气激发,从不同的角度朝着弗农攻去。

    体型过大,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因为目标过大,阿拉贡反而不需要刻意去找刁钻的角度就能让弗农无处闪避。

    “冰盾!”

    “轰!”

    几面冰晶组成的盾牌在弗农周身形成,拦下了其中两道最有威胁性的斩击,但还有两道斗气突破了阻拦,眼见就要命中弗农。

    两道斗气斩虽然不能要了弗农的性命,但若是用身体硬接也绝对讨不了好,本就不是阿拉贡对手的弗农要是再受点伤,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难受。

    只见弗农干脆就地一滚,庞大的身躯这时看起来竟然异样的灵活。

    只是阿拉贡这几击实际上完全封死了弗农的躲避路线,甚至算计到了弗农用冰雪之钥发动法术抵挡后的躲避方式,阿拉贡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其。

    只是阿拉贡明显是不吃这种套路的,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烈阳!”

    “斩!”

    赤色的斗气顺着阿拉贡手里的长剑化为一道弧光朝着弗农斩去。

    与李察使用烈阳斗气时不同,在阿拉贡起手时,周围的温度已经凭空上升了十多度,这对正常生物来说还算的上舒适的温度,对于雪巨人而言已经称得上酷热难耐了。这也是圣阶强者出手的特征之一,他们在出手时甚至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因为在雪原上本就寒冷,雪巨人王弗农自带的冰雪属性在这里体现的不算明显,但阿拉贡出手对环境的影响就十分明显了。

    这一击虽然还没落下,但下面的雪巨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其威力,虽然嘴里喊着保护王上,但面对这道赤色的斗气斩时,却都下意识的闪躲,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主动上前挡刀的勇气。

    “轰!”

    一根冰矛从弗农手里激射而出,迎着赤色斗气而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轰鸣,附近的雪巨人里实力没到天空阶的都被这道碰撞的余波震的有些不适。

    弗农暂时又挡下了阿拉贡一击,但阿拉贡却显然要轻松一些,紧接着又是接连几道赤色的斗气激发,从不同的角度朝着弗农攻去。

    求助下,【app 】可以像偷菜一样的偷书票了,快来偷好友的书票投给我的书吧。

    体型过大,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因为目标过大,阿拉贡反而不需要刻意去找刁钻的角度就能让弗农无处闪避。

    “冰盾!”

    “轰!”

    几面冰晶组成的盾牌在弗农周身形成,拦下了其中两道最有威胁性的斩击,但还有两道斗气突破了阻拦,眼见就要命中弗农。

    两道斗气斩虽然不能要了弗农的性命,但若是用身体硬接也绝对讨不了好,本就不是阿拉贡对手的弗农要是再受点伤,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难受。

    只见弗农干脆就地一滚,庞大的身躯这时看起来竟然异样的灵活。

    只是阿拉贡这几击实际上完全封死了弗农的躲避路线,甚至算计到了弗农用冰雪之钥发动法术抵挡后的躲避方式,阿拉贡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其。只是阿拉贡明显是不吃这种套路的,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烈阳!”

    “斩!”

    赤色的斗气顺着阿拉贡手里的长剑化为一道弧光朝着弗农斩去。

    与李察使用烈阳斗气时不同,在阿拉贡起手时,周围的温度已经凭空上升了十多度,这对正常生物来说还算的上舒适的温度,对于雪巨人而言已经称得上酷热难耐了。这也是圣阶强者出手的特征之一,他们在出手时甚至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因为在雪原上本就寒冷,雪巨人王弗农自带的冰雪属性在这里体现的不算明显,但阿拉贡出手对环境的影响就十分明显了。

    这一击虽然还没落下,但下面的雪巨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其威力,虽然嘴里喊着保护王上,但面对这道赤色的斗气斩时,却都下意识的闪躲,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主动上前挡刀的勇气。

    “轰!”

    一根冰矛从弗农手里激射而出,迎着赤色斗气而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轰鸣,附近的雪巨人里实力没到天空阶的都被这道碰撞的余波震的有些不适。

    弗农暂时又挡下了阿拉贡一击,但阿拉贡却显然要轻松一些,紧接着又是接连几道赤色的斗气激发,从不同的角度朝着弗农攻去。

    体型过大,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因为目标过大,阿拉贡反而不需要刻意去找刁钻的角度就能让弗农无处闪避。

    “冰盾!”

    “轰!”

    几面冰晶组成的盾牌在弗农周身形成,拦下了其中两道最有威胁性的斩击,但还有两道斗气突破了阻拦,眼见就要命中弗农。

    两道斗气斩虽然不能要了弗农的性命,但若是用身体硬接也绝对讨不了好,本就不是阿拉贡对手的弗农要是再受点伤,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难受。

    只见弗农干脆就地一滚,庞大的身躯这时看起来竟然异样的灵活。

    只是阿拉贡这几击实际上完全封死了弗农的躲避路线,甚至算计到了弗农用冰雪之钥发动法术抵挡后的躲避方式,阿拉贡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其。只是阿拉贡明显是不吃这种套路的,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烈阳!”

    “斩!”

    赤色的斗气顺着阿拉贡手里的长剑化为一道弧光朝着弗农斩去。

    与李察使用烈阳斗气时不同,在阿拉贡起手时,周围的温度已经凭空上升了十多度,这对正常生物来说还算的上舒适的温度,对于雪巨人而言已经称得上酷热难耐了。这也是圣阶强者出手的特征之一,他们在出手时甚至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因为在雪原上本就寒冷,雪巨人王弗农自带的冰雪属性在这里体现的不算明显,但阿拉贡出手对环境的影响就十分明显了。

    这一击虽然还没落下,但下面的雪巨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其威力,虽然嘴里喊着保护王上,但面对这道赤色的斗气斩时,却都下意识的闪躲,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主动上前挡刀的勇气。

    “轰!”

    一根冰矛从弗农手里激射而出,迎着赤色斗气而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轰鸣,附近的雪巨人里实力没到天空阶的都被这道碰撞的余波震的有些不适。

    弗农暂时又挡下了阿拉贡一击,但阿拉贡却显然要轻松一些,紧接着又是接连几道赤色的斗气激发,从不同的角度朝着弗农攻去。

    体型过大,在这种级别的战斗里反而成了一种累赘,因为目标过大,阿拉贡反而不需要刻意去找刁钻的角度就能让弗农无处闪避。

    “冰盾!”

    “轰!”

    几面冰晶组成的盾牌在弗农周身形成,拦下了其中两道最有威胁性的斩击,但还有两道斗气突破了阻拦,眼见就要命中弗农。

    两道斗气斩虽然不能要了弗农的性命,但若是用身体硬接也绝对讨不了好,本就不是阿拉贡对手的弗农要是再受点伤,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加难受。

    只见弗农干脆就地一滚,庞大的身躯这时看起来竟然异样的灵活。

    只是阿拉贡这几击实际上完全封死了弗农的躲避路线,甚至算计到了弗农用冰雪之钥发动法术抵挡后的躲避方式,阿拉贡的战斗力不仅体现在其。只是阿拉贡明显是不吃这种套路的,在说话的同时,手上动作根本没有半点停下的意思。

    “烈阳!”

    “斩!”

    赤色的斗气顺着阿拉贡手里的长剑化为一道弧光朝着弗农斩去。

    与李察使用烈阳斗气时不同,在阿拉贡起手时,周围的温度已经凭空上升了十多度,这对正常生物来说还算的上舒适的温度,对于雪巨人而言已经称得上酷热难耐了。这也是圣阶强者出手的特征之一,他们在出手时甚至会对周围的环境产生影响,因为在雪原上本就寒冷,雪巨人王弗农自带的冰雪属性在这里体现的不算明显,但阿拉贡出手对环境的影响就十分明显了。

    这一击虽然还没落下,但下面的雪巨人们都已经感受到了其威力,虽然嘴里喊着保护王上,但面对这道赤色的斗气斩时,却都下意识的闪躲,毕竟不是谁都能有在生死大恐怖面前主动上前挡刀的勇气。

    “轰!”

    一根冰矛从弗农手里激射而出,迎着赤色斗气而去,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碰撞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