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无敌之骑士 夜寒书生

第四百七十五章 归来

      王宫的廷议中,当雷恩将东征的战况公布后一片哗然,随后雷恩又立刻宣布了之前与两相商议的几条对策和对李察、罗斯、索尔等三人的爵位晋升决定反而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在极大的危机下,平日里能闹个没完的决定很快便顺利通过了,宣布封爵命令的使者也在当天赶向了龙息关。

      …

      龙息关

      小雨绵绵,关隘上的士兵依然盯着秋雨继续值守巡逻,还有工匠将滚石垒木都守城物资不停的搬上城墙,一切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大战做着最后的准备。

      这几日,回来的士兵越来越少,从一开始一天数千到现在每天零零星星的回来几人,关门早已完全关闭,门洞都用砖石彻底封死,零星回来的败军都被用提篮拉上城墙,甚至有目力不错的士兵都已经看到了远处似乎有兽人狼骑在窥探着城墙。

      在一片烟雨朦胧之中,突兀的出现了几头巨龙,划破了雨帘,朝着龙息关飞来,望楼上的士兵先是一惊,随后大喜。因为他发现,出现的巨龙并不是兽人的白龙,而是他们最熟悉的金龙。

      …

      “李察大人回来了!”

      “李察大人回来了!”

      李察坐在毒龙背上,望着下方雄立的龙息关,脸色也露了几分感慨之色,这座人类抵御兽人的依仗,也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对,在李察的心里,同样不看好龙息关还能守住,这次兽人的优势太大了,人类在东征之战中丢了半数的精锐,现在龙息关的可战之兵满打满算能有两百万人,这数字看起来不少,但却要守住绵延千里十几座大城,上百处城堡,任何一点都有可能被兽人突破。

      兽人战力原本就在人类之上,现在集结起来的兵力同样超过了两百万,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之中,人类在数量上都占不到优势了还怎么跟兽人作战。

      而且这一战,人类还少了传统的巨龙优势,兽人得了白龙一族全力帮助,金龙却几乎完全放弃了对人类的援助,此消彼长之下,人类的情况更加恶劣。

      至于李察自己手下的巨龙,就算是他手里的金龙战力远在白龙之上,也顶不住那巨大的数量差距,几战下来,李察手上的巨龙损失是越来越大,现在能跟着回到龙息关的巨龙只剩下了一头远古金龙一头毒龙和两条伤势还没好全的的金龙,当然还有圣龙,大天使倒是在复活技能优先使用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损失。

      除了巨龙这种高阶兵种上的劣势外,在最顶级的战力上,人类依然处于劣势地位,一头圣阶白龙就抵消了李察和圣龙的战力,强悍的老兽人更是对他们有着碾压性的战力优势。

      怒焰堡一战后,李察被那老兽人一路追杀打的重伤,靠着神圣血瓶的恢复效果和瞬间移动才逃出生天,兽人从基础战力到高阶战力全面优势,连摩莉尔都不看好龙息关的防守了,一直力劝李察放弃龙息关,以空间换取时间,回到北地苟起来积蓄实力。

      不过李察在养好伤考虑一番后,还是决定先返回龙息关中。

      几头巨龙从天而降,不用士兵通报也惊动了罗斯,这种时候李察突然回归,加强了一番己方的高端战力,无论怎么说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阴郁了几天的罗斯公爵总算是提起了精神来,向外面的士兵下令道:

      “去请李察大人来议事厅,另外召集城内所有军团长级的军官到议事厅迎接李察大人。”

      “是,罗斯大人!”

      …

      …

      “李察大人,罗斯大人请您立刻前往议事厅。”

      李察骑着毒龙落地后不久,传令的士兵便匆匆赶到了李察的面前,说是传令,但无论语气还态度都十分恭敬,或许是有罗斯的叮嘱,这些原本传令时不卑不亢的亲兵们,见到李察都将姿态放的很低。

      “嗯,摩莉尔,娜塔莉丝,让巨龙们留在原地休息,我们先去见见罗斯大人。”

      “让人给巨龙准备些食物,最好都用半熟的牛羊肉。”

      “是,李察大人!”

      …

      “李察大人到了!”

      在士兵的引导下,李察带着摩莉尔和娜塔莉丝两人进入了议事厅中,大厅内的目光一下都转到了李察身上来。

      “李察阁下,你坐到这儿来。”

      罗斯公爵虽然暂时统管了龙息关的大权,但得知李察要来以后还是在自己身旁为李察加了个位置,知道李察真实实力的罗斯公爵可一点也没想过要在李察面前拿大。

      李察也不客气,顺着罗斯公爵的邀请坐到了其身旁的位置上,娜塔莉丝和摩莉尔而也各自在大厅中议事。

      “李察大人,那天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索尔大人在哪?还有怒焰堡现在情况如何?现在兽人情况如何?”

      等李察坐下后,罗斯公爵的问题就如连珠炮一般袭来,也不怪罗斯公爵这么多疑问,没了空中优势,地面部队又大败后,龙息关的大军基本没了情报来源,他们的信息都是从逃回的溃兵中得来的,这些拼凑的信息准确度是不够的,只能做个大致推算,现在李察现身了,当然想要从李察这儿获得更准确的信息。

      “那天战场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兽人强者,从来没有在情报里出现过的兽人强者,听他说来,好像还和阿拉贡陛下相识……”

      李察将那日战场上的情况娓娓道来,在场的人也是越听越心惊,这里坐着的都是龙息关的高层,李察也不用为了掩盖信息来稳定信心,所以将十分残酷的实情都告诉了他们,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索尔大人已经战死了吗?”

      “嗯。”

      李察点点头,又忍不住回忆起那天索尔最后的身影。

      老兽人手里的长刀在打掉了索尔手上的赤影剑后,一刀斩下了索尔的头颅,一点也没有给这位王国柱石留下半点体面,甚至还抓着索尔的头颅向下方的人类大军展示,引发了大军的第一场大溃败。

      而金龙阿索同样是力战而亡,在索尔死后,老兽人其实并没有在意金龙的死活,但阿索却发狂似的攻击老兽人,最后也被老兽人斩于刀下。

      最少域之境的圣阶强者,其恐怖程度李察现在想想都心有余悸,要不是他有瞬间移动的能力,这次恐怕同样栽在了那老兽人手上了。

      “所以说,李察阁下是眼睁睁的看着索尔大人战死,在战场上逃跑了?”

      就在罗斯和下面的军官们为索尔伤痛时,下方突然传来了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

      这质疑声一出,厅内立刻安静下来,气氛一下有些紧张起来,李察现在可不是之前那个北地名不见经传的小贵族了,这不到一年来,李察可谓是王国一颗窜升最快的新星,早已经踏足王国最顶级的权贵之列了,与罗斯和索尔相比,也就只是差个资历而已,与下座的各个军官相比,地位完全是天然之别,更遑论李察自身实力不弱的同时,手里还捏着巨龙这张牌。

      “弗朗伯爵,住嘴!”

      “难道我说错了吗?李察阁下难道不是临阵脱逃的逃兵吗?要不是李察阁下逃跑,索尔大人也不会死。”

      李察一眼扫到了发声之人,对方眼神里稍有畏惧,但似乎吃定了李察理亏,还是抬着头没有退缩,只是将罗斯公爵气的脸色铁青,有随时要让人将他拿下的架势。

      从私而论,李察救过罗斯公爵的性命,西境军现在还能保持着大半主力退回龙息关,李察是有大功的,罗斯公爵要承李察这个情。

      以公而论,无论那一战具体情况如何,李察都是己方高端战力,还带着些巨龙,能回来就是好事,不可能对李察进行什么处罚,罗斯公爵压根儿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治李察的罪。

      临阵脱逃的罪,那是对小兵,对下级军官用的,到了罗斯,李察这个级别,那就不能叫临阵脱逃了,那是事不可违,尽量保存有生力量了,罗斯甚至心里暗暗有些埋怨索尔,最后非要力战而亡,要是他能跟着李察一起跑回来,丢了三十万禁卫军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没想到现在竟然有不开眼的站出来,要追究李察临阵脱逃的责任。

      “来人,把弗朗伯爵压下去。”

      罗斯公爵再也不想等这人继续胡说,立刻唤来卫兵要把对方压下去,不过李察倒是挥了挥手,示意罗斯公爵稍安勿躁。

      “这位伯爵大人是?”

      “我是弗朗伯爵领主,特意领兵赶来龙息关助战,要是像李察阁下这样临阵脱逃方人不受到惩罚,我怕将士寒心,索尔大人也会死不瞑目。”

      这人并不是龙息关的军官,而是大平原上集结而来的贵族之一,只是因为爵位够高,带来的物资和士兵不少,也有资格参加了这次会议。

      “哦?弗朗阁下觉得,我应该受到什么惩罚呢?”

      李察脸上带着一点戏谑的表情,摩莉尔和娜塔莉丝也是看戏一样的看着对方,这种这种傻子,李察连生气都谈不上来。

      “罗斯公爵应该剥夺李察阁下对巨龙的指挥权,将李察押回监牢待审。”

      “砰!”

      突然,李察一拍桌,惊的不少人一颤。

      “弗朗阁下,我怀疑你的指控别有用心,我明明是和兽人作战,力战到最后昏迷被手下抢出,醒来后立刻赶来龙息关助战,怎么在你嘴里就变成了临阵脱逃。”

      反正那天天上的事情看到的人也没多少,自然是李察说什么是什么,明明确实是李察不敌老兽人逃了,但换个说法感觉却完全不一样。

      还没等对方反驳,李察又继续说道:

      “污蔑一名王国龙骑士,当是什么罪状!”

      听到这句话,弗朗伯爵突然心里咯噔一下,李察也是一名龙骑士,在王国,龙骑士的地位还要在贵族之上,冒犯龙骑士,龙骑士是有权杀死对方的。

      “轰!”

      几道金色的斗气击穿了弗朗伯爵的战甲,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处冒出,弗朗伯爵张了张嘴,但因为伤势太重连话都说不出来。

      以李察此时的实力,突然动手对付一个大骑士阶的贵族,对方连一点抵抗力都不会有,圣阶的斗气从质量上就形成了碾压,如同撕纸一般撕开了其身上厚重的锁甲,穿透身体。

      “哗!”

      李察突然出手击杀了一名伯爵,引得议事厅内一片哗然,虽然大家都觉得此人没有眼力劲,但好歹对方也是个伯爵,带着不少精锐士兵来到龙息关参战,李察这样杀鸡一样将对方杀了,大家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就连刚才想让人把对方压下去的罗斯公爵也被这一幕搞得愣在了原地,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后只能挥挥手吩咐卫兵把人拖了下去。

      “此人诬陷龙骑士,扰乱军心,我已将其格杀,我怀疑他还是个奸细,说不定就是旭日神教的余党,应该好好调查一番。”

      在大战之前,王国就搞过轰轰烈烈的搜查旭日神教乱党的运动,这罪名倒是可以随便安到对方头上去。

      罗斯公爵也没有拂李察的面子,点头应了下来,又继续开始军议,将各部的任务再次强调了一番后,才让众将离去,至于死去的弗朗伯爵,大家都选择了无视,一名龙骑士若是在和平时期杀了个伯爵,或许还能算个事儿,但在这种特殊时期,真的就跟宰鸡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