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无敌之骑士 夜寒书生

第六百六十七章 迪亚波

    原本周围的北地军将士就是高度戒备的状态,弓弩早就搭好了箭支。

    李察轻轻一挥手示意,漫天的箭雨就朝着蓝色光幕后面的赤色身影飞了过去。

    短时间里,至少数千支利箭覆盖了整个光幕。

    北地军装备精良,士兵亦是训练有素,这些箭矢的准头和威力都不弱,密集的箭雨覆盖之下,整片区域都没有任何躲避的空间,全副武装的大骑士都有陷进去的可能。

    只是对面那个赤色的身影却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反而迎着箭雨加快速度冲了过来,很快就越过了蓝色光幕。

    从那个赤地千里的世界冲了过来。

    “砰、砰…”

    箭矢射到对方身上犹如射到钢板上一般难以寸入,全部落到了一边。

    “神威弩!”

    “嗡、嗡、嗡…”

    北地军这边早就有和高级生物作战的经验了,自然知道有些存在不是靠着普通的强弓劲弩能够解决的。

    威力更大的神威弩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几乎就比漫天的箭雨晚了一秒,神威弩低沉的闷响传来,十几支巨矢夹在漫天箭雨中朝着赤色的身影疾驰而去,这感觉就像是在大雨中夹杂了几颗拳头大小的冰雹一样。

    这次,穿过光幕而来的恶魔没有在直接用身体去硬接了。

    赤色的恶魔看起来体型不小,但动作却十分敏捷,轻轻一跃就跳起来十多米高,先是几个转身避开了几支巨矢。

    随后大手一抓,一股吸力从其手掌中传来,硬生生改变了巨矢飞行的方向,原本射向他的巨矢全部被他抓到了手掌中。

    “轰!”

    恶魔轻轻一捏,巨矢先是变形,然后在一阵火光中化为灰烬。

    赤色的身影傲立在空中,望着周围密集的北地军士兵,眼神里充满了轻蔑,似乎没有将这数万全副武装的战士放在眼中。

    “人类,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啊,还是最多只能对付狂暴魔那种没有脑子的下等存在。”

    “没有了精灵,只能造出这种玩具一样的武器吗?”

    “不过人类的灵魂真是美味啊,只比精灵差了那么一点点,果然是完美的家畜。”

    “神威弩准备!”

    “停!”

    奎尔指挥着手下的军士准备发起第二轮攻击,但李察挥手让他们停了下来。

    以这名赤色恶魔的速度,如果刻意躲闪,神威弩发出的巨矢可能都追不上对方,没有必要继续白费功夫了。

    “巴肯家的先祖,紫月大恶魔迪亚波,竟然是真的!”

    看到那道赤色的身影停在半空后,瓦里斯倒是想起来什么,有些惊讶的喊了出来。

    “紫月大恶魔?”

    李察有些疑惑的看向瓦里斯,似乎又是黑狱的独家情报。

    “就是巴肯家一直宣称的先祖迪亚波,和他们一直供奉的那具雕像一模一样,传说中紫月大恶魔是深渊中最强大的上位恶魔之一,巴肯家就是因为流淌着紫月大恶魔的血脉,才能成为血脉贵族之首。”

    “哦,竟然还有人类知道我的存在吗?”

    虽然隔着上百米,但天上的恶魔迪亚波也听到了瓦里斯的话,这个级别的强者不管是目力和听力都到达了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只要他们愿意,方圆几百米的范围都难以逃过感知。

    “不过我要纠正一点,他们可算不上我的血脉,不过是一群卑微的奴仆而已,为我管理着家畜的奴仆。”

    “你们这些卑微的家畜,怎么敢向主人发起进攻。”

    天上的迪亚波并没有刻意放大声音,但却将话语清晰的传到了在场大部分人耳中。

    下面的北地军士兵都面露愠色,恨不得这会儿就冲上去剁了对方。

    毕竟对方一口一个家畜来称呼人类,是个人都会感到不爽。

    李察倒是没有因此动怒,反而在消化对方话语中透露的信息。

    从精灵帝国崩溃到阿拉贡带领人类这中间数百年有一个很长的空白期,这段时间人类这种弱小的种族早就该被兽人王国消灭了才对。

    但人类不仅顶住了兽人的进攻,还一度占据了南方,以血脉贵族为首形成了类似邦联的势力和兽人对抗数百年之久。

    从魔力枯竭后,人类和兽人的战力差距来看,不出意外的话,人类是应该被兽人碾压的。

    血脉贵族虽然在武力上能够勉强和兽人高端战力对抗,但他们一是数量少,二是这群受了恶魔混乱性格影响的血脉贵族基本都不当人,不在领地上乱杀人都算的上明主了,也不可能指望他们把人类治理的多好。

    在血脉贵族时期,除了拥有恶魔力量的血脉贵族和少量亲兵以外,大部分常备军战斗力可能连北地随便训练了几十天的农兵都不如。

    倒是和前世地球上明末的情况相似,血脉贵族就是大大小小的军头,亲兵就是家丁,常备军最大的作用就是壮壮威势打打顺风仗而已。

    对抗当初强盛的兽人王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最后面对起事的阿拉贡血脉贵族的统治就如同纸糊的一般被迅速掀翻。

    现在看来,当初人类能够在兽人的压力下求存,应当有恶魔一份功劳。

    虽然这些恶魔只是因为人类的灵魂比兽人美味,将人类当家畜养罢了。

    只是中间随着魔力衰退越来越严重,恶魔也无法再出现在大陆上了,才逐渐成了传说。

    如果李察的猜测准确的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恶魔还保护了人类一段时间。

    不过,这可不是迪亚波在上面一口一个家畜的理由。

    “嗖!”

    一道箭矢带着白色的亮光朝着天上的迪亚波疾驰而去。

    这支箭的速度不知比之前那些箭矢快出多少倍,原本一直看不上人类远程武器的迪亚波在这支箭射出的一瞬间竟然本能的感受到一丝危险。

    躲不开,完全被锁死了气机。

    电光火石之间,迪亚波做出了最最正确的选择。

    只见他双手抬起,两只利爪上出现了赤红如火焰般的光圈,瞬间和白色的箭光撞在了一起。

    箭矢如彗星撞上天体一般,在黑夜下碰出强光,让整个金龙都都为之一闪,又像是一声惊雷乍起,响彻了半个夜空。

    不过,白色的箭光还是在逐渐黯淡下来被焰色包裹在内,在抵近恶魔迪亚波手掌之时彻底失去了动能。

    迪亚波一手抓过箭矢,随手将其折成了两段,神色却稍微认真了起来。

    目光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众人,随后将目光锁定到了李察身边的格鲁身上。

    看着格鲁与人类稍显不同的外表,迪亚波先是一愣,随后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精灵?”

    显然,迪亚波是让格鲁和精灵酷似的样貌给惊到了。

    紫月大恶魔极为稀少但各个生命悠长,特别是到了迪亚波这个层次的强者,只要不是陨落于意外,活上数千年不过是等闲。

    迪亚波当年可是和精灵大战的参与者,对精灵魔导师和神灵的恐怖战力还是心有余悸的,看着格鲁那张酷似精灵的脸没由来的心里一突。

    不过说完以后,迪亚波又立刻摇头否定道:

    “不对,只是长得有点像而已,一点纯血精灵早就灭绝了,身上一点魔力波动都没有,更像是人类和精灵产下的杂碎而已。”

    “果然,人类这种家畜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差一点就能伤到我了,可惜,如果是一个纯血精灵,那你的灵魂该有多美味…”

    “什么!”

    迪亚波舔了舔舌头,似乎还在回忆某种美味,可话还未说完,李察身影一闪,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随后挥舞起湛蓝色的天使联盟,连带着一丝放松的笑意,催动狂暴的力量斩向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的迪亚波。

    剑锋带起的焰浪让迪亚波这个习惯了高温的紫月大恶魔都有些难受,急忙错身避开了这一剑。

    然而李察接下来的攻击却如狂风暴雨一般急追而来。

    “砰!砰!砰!”

    拳脚兵刃相继袭来,空中的迪亚波开始还稍微抵挡了两下,但很快就被李察全面压制,完全成了一个大号的红色沙包,单方面挨锤。

    作为圣阶域之境顶端的紫月大恶魔,迪亚波比巨龙都要抗揍很多。

    湛蓝色的天使联盟砍到身上,也只能堪堪破皮,除了弄一身狼狈的伤痕外短时间里还没什么致命的危险。

    到后面李察干脆抡起了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向迪亚波。

    迪亚波的身躯高达三米,比李察主主大了一圈,却在李察都拳头下毫无还手之力。

    炽热的斗气,狂暴的拳风,整个王都的夜空都在颤抖,好似稍有不慎,李察下一拳就能将夜空给撕开一个缺口一样。

    妒之境的实力在此时一展无遗。

    普通士兵也就罢了,这群高喊李察大人万岁的北地军士兵就没想过李察会输这种可能,在他们眼里,他们无敌的李察大人吊打一个不知什么地方钻出来的怪物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只有瓦里斯这种知道的更多的人看着李察全面压制天上的紫月大恶魔后有些目瞪口呆。

    那可是传说中的强者啊,比巨龙还要强大的紫月大恶魔,在上古精灵恶魔之战中都留下过名字的恶魔强者,现在怎么表现的跟个弱鸡一样被李察单方面殴打。

    瓦里斯都在怀疑天上那个恶魔是不是真的紫月大恶魔了,不会是认错了吧。

    可是空中那忽明忽暗的光线和爆炸般的能量波动却告诉他,那家伙是货真价实的紫月大恶魔。

    不说下面众人的反应,天上的迪亚波终于开始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惨叫了。

    李察打架也不讲究,最讨厌别人打自己的脸,出手又喜欢朝着脸上招呼。

    李察一阵拳头下来,迪亚波原本英俊立体的五官这会儿简直像被二向箔降维了一般变成了平的。

    鼻子让李察打的快挤进了脑子里,全身上下更是找不到一块好皮,放在其他生物身上,这种伤害就算不死也差不多是有进气没出气了。

    但迪亚波的惨叫声竟然还中气十足,无奈李察只能又重重的给了对方数拳,最后聚起力量一肘砸在了迪亚波后心上。

    “轰!”

    高大的红色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地上,落在了巴肯家残存的大理石板上,在坚硬的石板上砸出一个大坑,带起一圈尘土。

    一道金红色的光你追而下又是狠狠一击,随后又将嵌在地下的迪亚波抓到了半空中。

    “刚才不是很嚣张吗?”

    “你说,现在谁是家畜呢?”

    此时的迪亚波被李察从心里和肉体上摧残了一番后已经没了刚才高高在上的样子,被提在半空中简直像一摊烂肉一样。

    不过,到这种程度,迪亚波依然没有死去,还对李察的话有了些反应。

    “放过我,我愿意当大人的家畜,以后我就是大人的家畜。”

    迪亚波的反应有些出乎李察的意料,好歹是域之境的强者,看看人家格罗,这迪亚波是一点强者尊严都没有的啊。

    这也是李察不太懂深渊里的规则,千里赤地,环境极其恶劣,弱肉强食,强者为尊,没什么秩序可言。

    对于向比自己更强的人服软,对恶魔来说比喝水还要轻易,为了活命,迪亚波哪里会在意什么强者尊严。

    不过恶魔这种生物,骨子里就带着暴虐,要想真正收服几乎是不可能的,想让他们听话,唯一的办法就是一直比对方强。

    考虑到还需要从对方口中得到一些情报,李察最后没有选择直接杀死对方,而是带着迪亚波落到地面上。

    催动斗气,刺穿了对方的脊柱和锁骨。

    “啊!”

    迪亚波再次发出惨叫。

    锁骨还好,脊柱上那一剑过去,正常生物都直接瘫了,迪亚波依然还能动弹。

    周围的北地军士兵也不含糊,很快抬来特制的锁链,麻利的穿过李察刚刚用天使联盟刺出来的伤口,将重伤的迪亚波完全锁死后又装进了一个铁笼之中。

    “看好它,要是发现伤口有愈合的迹象知道该怎么做吧。”

    “明白,大人。”

    在数名大骑士军官的押送下,迪亚波被押了下去,这位在深渊中也称得上一方霸主的强者,因为大意,孤身一人直接折在了李察手上。

    而李察此时却将目光转向了那座依然留在原地的传送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