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第117章 鬼之平藏

    宽政二年1月18日

    江户

    今日是隆冬时分十分罕见的明媚晴天。

    道道温暖的阳光从蓝澄澄的天空中斜照下来,给日本的中心江户城带来了阵阵暖意。

    江户德川幕府的所在地,母庸置疑的全日本的中心。

    不仅仅是日本的第一人口大城、政治中心,还是日本的商业中心。

    不论在何时,都有南来北往的大量商人进入或离开江户,给江户带来来自全国各地,甚至是外国的各种商品。

    这些来自天南地北的商人们,毫无疑问给江户注入了强大的活力。

    江户的商业之发达,不仅体现在会有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商人进入此地行商,还体现在江户城中开设着大量的商铺。

    无数商人在江户安家立业,贩卖着各自的特色商品。

    从空中倾斜而下的道道阳光,把某条大道上左边一排商铺的阴影,投射在宽敞的夯土路上,投射在正在这条大道上行走的行人们的头上、肩上。

    至于右边那一排店铺的铺面,则沐浴在耀眼的阳光里。

    这些密密麻麻的店铺,房檐基本不高,面积或大或小。

    这些商铺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招牌。

    “关西杂货”、“键屋”、“南蛮货”、“须原屋”、“小仓茶屋”……各式各样的招牌,琳琅满目。

    江户不仅是商业发达,各式各样的娱乐活动也同样不缺。

    两国广小路江户最著名的欢乐街之一。

    这里不仅有着大量的曲艺场,还有着大量的艺人在街道两旁表演着各自的拿手好戏。

    有表演将装米的巨大草包或者大块岩石举起来的“力士”。

    有带着猴子、狗等动物进行动物杂耍的。

    有说书的。

    尽管现在是大冬天,尽管恐怖的“天明大饥馑”才过去了3年不到的时间,尽管国家的局面还是迟迟没有得到振兴,但每日仍然有着大量的町民、武士在那寻欢作乐。

    国家目前遭遇到的种种危难、困境似乎都与江户城无关,这些事情似乎都对江户城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

    江户城依旧是那般容光焕发,巧笑迎人,金迷纸醉……各个角落弥散着无与伦比的安逸奢靡……

    ……

    ……

    如果要说谁是两国广小路中人气最高的说书先生,那么可能会有很多人说出同一个名字立川亭谈乐。

    谈乐最擅长讲的故事,是家喻户晓的。

    不过今日的他,却并没有讲他拿手的。

    而是讲起了近些年来非常受江户的町民、武士们欢迎的“鬼之平藏”的故事。

    “话说,时值2年前的秋末冬初,凉风刺骨,黄昏当近。”

    仅凭说话的腔调,便能看出谈乐的水平之高超。

    这抑扬顿挫的腔调,令人听上去甚是舒服。

    台下的听众们都直勾勾地看着台上的谈乐,认真地听着谈乐讲述“鬼平追捕真刀德次郎”的故事。

    “长谷川平藏大人率领着火付盗贼改的众官差们,沿着乡间小路,追捕着臭名昭著的真刀德次郎。”

    “真刀德次郎何许人也?”

    “人如其名,是一名擅用神道流,剑术极其高超的剑术高手!”

    “只可惜此人心术不正,没有把他这高超的剑术用到正途上。”

    “若论当今天下,哪位贼人的剑术能胜过同为贼人的真刀德次郎。”

    “那可能也就只有于去年秋天犯下‘弑主’大罪的‘刽子手一刀斋’能压真刀德次郎一头了。”

    “真刀德次郎不仅剑术高强,为人也相当地狡猾!”

    “他平时最爱用的技俩,就是伪装成官差,大摇大摆地通过关卡,然后一路杀人放火,从东北一路南下杀到了关东。”

    “在得知这个杀人魔头来到了关东,我们火付盗贼改的现任长官长谷川平藏大人,立即着手组织了对真刀德次郎的围剿!”

    “长谷川平藏何许人也?”

    “长谷川平藏大人,真名乃长谷川宣以。”

    “自接任火付盗贼改长官之位以来不过数年的光阴,便将一名皆一名凶恶的贼人逮捕归案!”

    “宛如‘大冈越前’再世!人称‘今大冈’!”

    “被全天下的贼人所畏惧着,称其为‘鬼平’!”

    “据传闻为了追击真刀德次郎,长谷川平藏大人调集了他们火付盗贼改近一半的官差!”

    “花费了将近1个半月的时间,长谷川平藏大人总算成功追寻到了真刀德次郎的所在地,并将真刀德次郎逼入了绝境之中!”

    “真刀德次郎被一路追到了一座乡间的木桥上。”

    “而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早就堵死了这座木桥的前后两端,令真刀德次郎插翅难飞!”

    “见自己已经无路可逃了,真刀德次郎拔出了他的刀,打算做最后的困兽之斗!即使是死,也要拉几个火付盗贼改的官差垫背!”

    “而长谷川平藏大人看出了他的这一企图。”

    “所以他没有让他的任何一名部下上阵。”

    “仅孤身一人拔出了刀,踏上了木桥!”

    只听“啪”的一声,谈乐抬起手拍了下桌子。

    他此时已经说到了这个故事的高潮部分。

    台下的众听客皆聚精会神地竖起了耳朵。

    “长谷川平藏大人,便这么孤身一人上前与真刀德次郎交锋!”

    “长谷川平藏大人所使用的剑法,是他们长谷川家代代相传的剑术,是一套攻守兼备的强悍剑法!”

    “长谷川平藏大人与真刀德次郎在木桥上持刀相对而立!”

    “只见真刀德次郎发出一声厉喝,率先挥刀杀向长谷川平藏大人!”

    “换作是剑术水平一般的剑客,面对真刀德次郎的这记斩击,只怕是连反映都没反映过来,便人头落地了!”

    “可长谷川平藏大人不闪也不躲!”

    “只见闪了2下剑光!”

    “第一道剑光,斩断了真刀德次郎握剑的右手!”

    “第2道剑光,斩断了真刀德次郎左脚的脚筋!”

    “仅仅两刀,长谷川平藏大人便打败了杀人无数的真刀德次郎,将这个杀人魔头逮捕归案!”

    “无恶不作的真刀德次郎,最终还是败给了真正的‘鬼’!”

    “要怪也就只能怪他去哪不好,竟然来了关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