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第359章 “剑圣”的仇人们正于江户集结【6100字】

    听了某位书友的建议,我已将第357章中提及“御前试合”的奖金改大了一些,改为了100两。

    大家只要长按某个章节,就会显示“是否重新加载”,将章节重新加载后,你就能看到已经更改过后的章节新内容。

    *******

    *******

    意识到自己仿佛影响到其他人领取或归还女切手后,绪方和阿町赶忙从这“女切手领取点”前离开。

    不过在离开这“女切手领取点”离开之前,绪方朝大叔身后的那气派宅邸努了努嘴:

    “请问你身后的这屋子就是四郎兵卫会所吗?”

    “没错。”大叔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自豪之色,“这栋宅子就是四郎兵卫会所,你若是在吉原内遭遇了什么麻烦,就尽管到会所这儿来,我们会帮你的。”

    “当然我们能帮忙的事,仅限于吉原内的事。”

    “好。”绪方随口说道,“我会的。”

    上下打量了一遍眼前这座四郎兵卫会所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还真和今天从那太太听到的一样呢……四郎兵卫会所就设在大门口旁边,在穿过吉原的大门口后,就能在右手边看到四郎兵卫会所……

    嗯?那是什么?

    就在绪方打量着身前的这座四郎兵卫会所的大本营时,突然注意到会所的门口旁贴着一张醒目的大纸。

    纸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密密麻麻的字眼。

    好奇心被勾起的绪方,快步朝那张纸走去。

    阿町跟着绪方来到那张纸的跟前,瞅了一眼这张纸后,脸上立即露出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表情:

    “好多难懂的汉字啊……上面都在写些什么啊?”阿町用手肘戳了戳身旁的绪方。

    “对哦……你看不懂汉字的……”绪方苦笑了下后,开始一目十行地读着这张纸上所写的文字。

    负责在这张纸上提笔攥写的人应该练过书法,字迹工整,看上去赏心悦目。

    为了照顾那些学问不高的人,负责攥写的人似乎已有意减少汉字的使用频率。

    整张纸上的字词,汉字与假名的比重大概是4比6。

    不过虽说为了照顾那些学问不高的人,已经特意减少汉字的数量了,但对于阿町这种对汉字真的是一窍不通的人来说,阅读起来还是太困难了些。

    迅速看完这张纸上所写的内容,绪方朝阿町讲解道:

    “这纸上所写的这堆内容,浓缩起来就一句话:他们四郎兵卫会所在招募新人,希望能胜任文书工作,或是身手不错的人能踊跃报名。”

    “看上去条件还不错呢,工钱每日交付,每日的工钱的为银6匁。”

    这种“工资当日结算,付日薪”的模式在古代日本非常普遍。

    很多工作都是采用这种付薪模式。

    比如哪段城墙或哪座大宅子要装修的时候,就会临时招募一批人来干苦力,然后工钱当日结算。

    不少找不到什么正经工作的人比如脱藩的浪人,就靠这种能够当日领薪的工作过活。

    现在是宽政年间,一名普通工匠的日薪大约为银3匁到4匁左右。

    四郎兵卫会所开出的工钱为每日银6匁,已算是非常良心的工资了。

    在绪方刚给阿町讲解完这纸上都写些什么时,一旁的那负责发放女切手的大叔一边向身前的一名女性递着女切手,一边朝绪方说道:

    “负责文书工作的人,我们已经招够了,我们现在只缺身手不错的人。”

    “如果有意来我们四郎兵卫会所工作的话,记得尽快来报名哦。”

    “你们现在这儿很缺人吗?”阿町问道。

    “算是吧。”大叔苦笑着,“还不是因为那什么御前试合,引了不少不少其他地方的浪人过来,搞得我们吉原现在的客人变多了许多,人手都不够用了。”

    “总之,你若是有意来我们这儿工作的话,就尽快来报名吧。”

    “好。”绪方随口说道,“我会的。”

    收回查看着这“招人广告”的目光后,绪方与阿町肩并着肩从“女切手领取点”离开。

    一条宽敞的大道连接着吉原的大门口,绪方和阿町就沿着这条大道朝吉原的深处走去。

    大道的两旁全是挂着各号招牌的游女屋。

    每座游女屋的外面都挂着红色的照明用灯笼。

    红灯笼所散发出来的红光笼罩着整座吉原,让吉原亮如白昼的同时,这红色的光芒也为吉原添上了淫靡的气息。

    吉原的气氛,和绪方之前在京都的岛原所感受到的气氛近乎一模一样。

    而吉原每一座游女屋的样式,也都和岛原的游女屋的样式大同小异。

    每座游女屋的第一层,都建有一个木制的、网格状的栅栏。

    各个游女屋的游女们便坐在这一张张网格状的木栅栏的后面,就像一个个摆在橱窗后面的商品一般,供过往的客人们自由挑选喜爱的女孩。

    虽说吉原和岛原从各方面都很像,但二者之间的规模却相差巨大,吉原与岛原之间的规模差距是压倒性的。

    吉原号称有三千游女,但到底是否真的有这么多游女,绪方就不知道了。

    论管理模式,吉原的管理也比岛原要严格、正规许多。

    吉原有“四郎兵卫会所”这一独立的机构进行管理,而岛原可没有。

    “好亮哦……”阿町一边打量着周围,一边这般嘟囔道,“吉原一晚要花费多少蜡烛和灯油啊……”

    “吉原毕竟是‘江户的不夜城’嘛。”绪方随口应道。

    “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一眼吉原的花魁呢。”阿町道,“听说能当花魁的女人,一定都是绝世美人,我倒想看看有多漂亮。”

    “花魁哪有那么好见到啊。”绪方耸了耸肩,无奈道。

    二人可没有忘记他们是为了什么才进到这吉原里来的。

    绪方随意地拉住了一名用不急也不缓的脚步在道上漫步着、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很闲的青年,询问其“樱门屋”在何处。

    这名青年操着一口娴熟的江户口音,应该是江户本地人,在听到绪方询问吉原在何处后,他便热情地告知了绪方该如何前往。

    路并不难走,绪方一下就记住了路线。

    与阿町一起沿着这名青年所指示的路线前往樱门屋的同时,绪方也留神着四周,注意听着周围人的谈话,企图从周围人的谈话中探听到一些有趣的情报。

    在道路中行走的人,基本都为来寻欢作乐的男人,但也有一些女人。

    来吉原的女人,自然都不是来寻欢作乐的,而是来办事的,所以在吉原的道上行走的女人,基本都是行色匆匆、目不斜视。

    虽然绪方已经有意去探听周围人的对话,但可惜的是听了老半天,也没有听到什么有意思的情报。

    听来听去,所听到的内容,基本都是这样的对话:

    “哟,你又来吉原了啊?你昨天晚上不是才刚来过吗?”

    “你昨天晚上刚吃过饭,今天晚上就不吃饭了吗?”

    ……

    “我向你推荐一个姑娘,角屋的初风。她的脚和嘴巴可厉害了。”

    “吼吼那我可要去试试看了啊!”

    ……

    “我刚刚听说有个客人点了见梅屋的风铃太夫耶。”

    “真的假的?那我们待会岂不是可以看到‘花魁道中’了?”

    ……

    入耳的,尽是这些有的没的对话。

    与此同时,街道两边的游女屋内所传来的那道道娇滴滴的声音,也无时无刻不在打扰着绪方。

    坐在各座游女屋一楼的木栅栏内的游女们,时不时地将手伸出栅栏,或是逗玩着站在栅栏外的人,或是为自己揽客。

    “客官,第一次见你呢。”

    “客官,要来我们这儿玩吗?”

    类似于此的对话,也不断传入绪方的耳中。

    在阿町正跟在身旁的境况下,绪方可不敢去回这些游女的话,也不敢去多看这些游女。

    除了这些游女之外,绪方还会遭到那些拉客的人的骚扰。

    几乎每座游女屋的大门前,都有一位甚至是数位拉客的人。

    这些负责拉客的人被称为“见世番”。

    在看到有男人从他们的店门口前经过后,便会十分热情地迎上去,跟他们说他们店的服务有多么多么地好,他们家的女孩都多么多么地棒。

    而负责担任见世番的基本都为男人。

    原理也很简单只有男人才有足够的力气去拉动男人。

    绪方已经亲眼看到好几名脸上洋溢着热情笑容的见世番将一些犹犹豫豫、不知该去哪家店的人给半强迫式地拉进他们店中。

    当然,这些见世番也只敢去拉那些腰间没有佩刀的平民们而已,几乎没有哪个见世番会跟武士有什么肢体接触。

    之所以尽量不跟武士产生肢体接触,为的便是避免碰到那种喜欢嚷嚷着“啊,你竟然敢碰我的刀,你玷污了武士的灵魂,看我斩了你”的神经病。

    不过虽说不会去强拉武士进店,但见世番们在碰到有武士从他们店门前经过后,还是会相当热情地迎上去,向这名武士介绍着他们的店有多么多么地厉害。

    绪方已经不记得自己自进到这吉原后,已经遇到过多少名见世番了,数量已多到数不清。

    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这些见世番打扰,即使是绪方也感到有些烦不胜烦了。

    “那些拉客的人都好烦啊……”阿町不悦地说道。

    “嗯。”绪方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的确好烦……”

    就在绪方思考着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见世番不要再来打扰他时

    “走开!都走开!”

    前方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了一连串大喊。

    前方的人群并不密集,再加上绪方的身高比周围的绝大部分人都高,所以绪方只往前一看,便看清了前方怎么了:

    一个光头正满脸慌张地朝他这边奔来。

    这光头一边大喊着“都让开”,一边将所有拦在他身前的人,以十分粗暴的手段推开,引来片片惊叫和斥骂。

    绪方正想着这慌不择路的光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一道道来自这家伙身后的大喝便告知了绪方答案:

    “快!快抓住他!他是小偷!”

    在这名慌不择路的光头身后跟着数号人。

    这数人的身上都穿着四郎兵卫会所的羽织,手中握持着木棍,一边紧追那光头不放,同时不断发出大喝,告知周围人这光头的身份,并让周围人一起协力将这小偷抓住。

    原来是小偷啊……

    在心中这般暗道了一声后,绪方将视线一转,紧盯着那名正笔直朝他这个方向冲来的光头,将右手所提着的那一大盒馒头交到左手后,缓缓抬起右手,伸向腰间的大释天。

    毕竟只是抓个小偷而已,所以绪方只打算使用刀背对敌,用刀背来将这小偷给拦住并打昏。

    绪方刚把右手搭上大释天的刀柄,眼角的余光便突然瞅见在这名光头的身后突然窜出一道娇小的身影。

    只见这道娇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窜上一旁游女屋的屋檐,然后沿着屋檐一口气跨过屋檐下的人群,超前到那光头的前方后纵身一跃。

    这道娇小的身影从屋檐上跃下时,刚好精准地于那光头的身前落地、落在了绪方和这光头之间。

    望着突然出现在身前的这道娇小身影,绪方因感到意外而挑了挑眉。

    这人他认识。

    正是于今日白天有一面之缘的有“吉原里同心”这一美誉的瓜生秀。

    没想到竟然能有人通过在屋檐上行走的方式超前到他前方的光头,满面惊恐,尽管已经奋力减速,但身子还是凭着惯性继续朝前冲去。

    就这样冲进了瓜生的最佳攻击范围内。

    在这光头进了自己的攻击范围后,瓜生迅速抽出腰间的木刀,对准这光头的脖颈来了记横斩。

    木刀精准地命中光头的脖颈,直接将光头给打倒在地。

    瓜生将这光头打翻后,那几名刚才一直紧追着这名光头的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终于追了上来。

    “将这家伙捆起来,押进会所。”瓜生向这几名官差下令道,“还有搜这家伙的身,把被这家伙偷走的钱袋都翻出来。”

    “是!”那几名官差齐声应和了一声后,一拥而上将这光头压制住,在用麻绳将这家伙捆起来的同时,在他身上上下摸索着。

    没一会的功夫,便从这光头的身上摸出了足足3个样式不同的钱袋。

    物证齐全,这光头耷拉着脑袋,脸上毫无血色,就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一般,任由身旁的这几名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押着他前往会所。

    瓜生并没有跟着她的这几名同伴回会所。

    而是将手中的木刀收回腰间,长出一口气,随后缓缓地转过身。

    刚转过身,她便看到了站在她身后的绪方与阿町。

    望着绪方二人,瓜生的脸上浮现出讶异之色。

    “真巧啊。”讶异之色只在瓜生浮现了一会,便转化为了淡淡的笑意,“我们又见面了。”

    “嗯。”绪方也微笑着应和道,“的确是很巧啊。”

    “瞧你们这样子,你们到吉原这儿来,应该是为了办什么事吧?需要我帮忙吗?”

    “这你都看得出来?”阿町惊讶道。

    “我怎么说也是在吉原这工作了蛮长一段时间的老人了。”瓜生笑道,“哪些人是来寻欢作乐的,哪些人是来办正事的,我看一眼就知道了。”

    “你的眼睛很毒呢。”绪方扬了扬手中的那一大盒馒头,“我们是来帮一家茶屋送馒头的。”

    “送馒头吗……你们要送去哪一家?”

    “樱门屋。”绪方答。

    “樱门屋吗……有点距离呢。”

    说罢,瓜生转过身去,然后朝绪方和阿町二人扬了扬手。

    “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樱门屋。”

    “啊,这就不必了。”绪方连忙说道,“我们刚才已经问过路了,知道樱门屋怎么走。”

    “没事。”瓜生豪气地摆了摆手,“你们今日中午的时候刚帮过我的忙,所以我帮你们这点小忙是应该的。”

    “反正我现在也只是在吉原里漫无目的地巡逻而已。”

    “带你们去樱门屋并不妨碍我的工作。”

    “就当作是顺手巡逻一下从这儿到樱门屋的路面了。”

    “而且有我带路的话,有很多好处啊。”

    “比如:不会有小偷敢接近你。”

    “同时,你也不会受到那些烦死人的见世番们的骚扰。”

    “那就麻烦你了。”瓜生的话刚说完,绪方便一脸认真地这般说道。

    ……

    ……

    在绪方和阿町于瓜生的带路下,前往樱门屋时

    江户,吉原,四郎兵卫会所。

    四郎兵卫会所足足有3层楼。

    在3楼的某间隐秘的房间内,其榻榻米上坐着3个人。

    2个老头,1个年轻的女孩。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源一。”

    其中一个老头用热情的口吻朝身前的那另一个老头说道。

    “上次相见……是什么时候来着?我都忘了呢。”

    “我也忘了。我只记得那时你头上的黑发还没有那么少呢。”

    房间内这唯一的女孩,正是随同着源一前往四郎兵卫会所的琳。

    而那两老头,则正是源一以及四郎兵卫会所的总管四郎兵卫。

    在日本的各行各界,都有着袭名的传统。

    于文艺界是这般,于武术界是这般,于政界也是这般。

    四郎兵卫会所的每任总管,都会自动袭用“四郎兵卫”这一称号。

    而目前正端坐在源一和琳身前的这名老头,则是六代目四郎兵卫。已是个头发早已花白的65岁老头子。

    “四郎兵卫,我给你介绍一下。”源一伸手一指身旁的琳,“这位是我的侄孙女木下琳。”

    源一的话音刚落,琳便恭敬地向四郎兵卫行礼问好着。

    “你就是源一的侄孙女吗……不错!眉眼那块地方,的确是很像源一呢!”

    虽然琳已经来过江户好多次了,但来吉原还是头一遭。

    在第一次来吉原的同时,这也是琳第一次和她伯公的这名老相识见面。

    在结束与东日本最有势力的雅库扎东城大吾的交易后,源一便告知琳:整个江户,信得过且说不定有那个能力去寻找不知火里根据地所在地位置的人,就只剩四郎兵卫一人。

    虽然不清楚自家伯公与四郎兵卫之间的关系到底如何。

    但从源一能说出“就只剩四郎兵卫一人是那个信得过且说不定有那个能力去寻找不知火里根据地所在地位置的人”的这一句话的份上,二人的关系应该相当不错。

    四郎兵卫给琳的第一印象很好。

    剃着干净整齐的月代头,身上的衣服也同样干干净净,身上带着股儒雅的气息,看上去就一副非常有学问、修养的模样。

    老友重逢,源一和四郎兵卫进行了几番热情的攀谈后,源一把话题渐渐扯到了正事上。

    “四郎兵卫,实不相瞒。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怎么?是你的什么朋友犯了事,要我帮你去捞人吗?”四郎兵卫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

    “比这要麻烦得多啊。”

    源一言简意赅地向四郎兵卫讲明了他希望四郎兵卫能帮他寻找不知火里根据地的事情。

    “找不知火里的根据地?”四郎兵卫哑然失笑道,“源一啊,你可太瞧得上我了啊。”

    “我只是一专门负责管理吉原的糟老头子啊。”

    “虽说在江户的确是有一些人脉和势力,但我所能帮你的,也就只有帮你从狱中捞出一些犯了小罪的人之类的小事。”

    “除非是抓捕那些在吉原犯了法且逃出吉原的人,否则我麾下的人马是不能在吉原之外的地方随便乱来的。”

    “所以你的这个忙,我帮不到。”

    “这样啊……”虽然被四郎兵卫给拒绝了,但源一的脸上却没有浮现出一丝一毫的遗憾之色,“那就没办法了呢。四郎兵卫,把我刚才的请求忘了吧。”

    “抱歉啊,源一。”

    “没事,无端抛一个难处理的请求给你的我们,才需要向你道歉呢。”

    四郎兵卫拿起旁边的茶水,抿了口热茶后,娓娓道来着:

    “源一,因为你的这个请求,我们谈话的氛围一下子变严肃起来了呢。”

    “不过也罢,我就趁着这严肃的氛围,也来给你讲一些严肃的事情吧。”

    四郎兵卫放下手中的茶杯,然后抬起双眸,将严肃的目光投向身前的源一。

    “源一,在离开江户之前,你最好深居简出。”

    “哦?”源一挑了挑眉,“为何。”

    “你的各路仇人……现在都集结在这江户城内。”四郎兵卫的语气严肃得无以复加,“不想给自己平添太多麻烦的话,在离开旅店之前,就给我乖乖地待在旅店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