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第615章 一刀斋与风魔小太郎的初次合作【6100】

    自松平定信离开江户、前往虾夷地的这几个月来,长谷川可谓是夙兴夜寐,拿出了远超以往的干劲来没日没夜地工作。

    原因无他他的把柄被松平定信给抓住了。

    数月前于江户的那一幕,长谷川还历历在目松平定信在北上虾夷地的前夕,亲自找上了他,然后告知他:我已知晓了你挪用火付盗贼改的资金去炒币,以此来赚取经营人足寄场的钱的这一秘密。

    那时,长谷川的冷汗都已经将他全身的衣服都给打湿了……

    擅用幕府下拨的资金:此罪可不小……

    被撤下火付盗贼改长官的职位,并削去武士的身份这是最理想、最轻的惩罚了。

    不过,当初在决定靠这种方式来赚取经营人足寄场的钱后,长谷川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觉悟,在冷汗打湿了全身的衣物后,便迅速冷静了下来,准备平静接受松平定信的怒火。

    可谁知长谷川都已做好了接受一切刑罚的觉悟了,松平定信竟放过了他。

    松平定信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让长谷川担任火付盗贼改的长官,并暗许长谷川继续靠炒币的方法来赚取人足寄场的运营资金。

    长谷川也不是什么不懂政治的白痴了,松平定信的用意他哪会不清楚松平定信是想以此事来把柄,来揪住长谷川的命脉,好让长谷川来继续为其卖命、发光发热。

    松平定信的这番作为,可谓阳谋长谷川若不想丢掉官职和脑袋、还想让人足寄场继续运营下去的话,就要乖乖地听松平定信的话,乖乖地卖命。

    若不从,松平定信随时都可以将长谷川拿下,把长谷川与他的心血人足寄场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长谷川没得选。

    为了向松平定信表忠心,表达自己对松平定信的顺从,这几个月来,长谷川可谓是不敢有丝毫懈怠,这几个月下来,长谷川近乎没给自己放过一天假。

    但这份忙碌还是有收获的,这几个月来,光是那些有名有姓的大贼与大团伙,火付盗贼改就抓了2个,可谓是成绩喜人。

    尽管按理来说松平定信放他一马,长谷川理应对松平定信感恩戴德才对。

    毕竟是长谷川违法在先,松平定信怎么处理他都不为过。

    他能继续这样担任火付盗贼改的长官、不受任何责罚,都是多亏了松平定信的开恩。

    然而道理虽是这么说,但对于手中捏着他的把柄、随时可以置他于死地的老中,长谷川实在是敬谢不敏、喜欢不起来……

    如果可以的话,长谷川想一辈子都不再碰到松平定信……

    但世事就是这么难料,长谷川没想到松平定信竟然会出现在京都……

    所以此时此刻的长谷川,心情十分之复杂……

    松平定信以像是能将长谷川的身体给看穿的目光,深深地看了长谷川一眼后,笑道:

    “我刚才从太田和神山的口中得知你现在就在京都的奉行所后,就迫不及待地召你过来了。”

    “你来京都的原因,我刚才都已听太田和神山介绍过了。”

    “如何?找到那个血雾众的线索了吗?”

    话题涉及到了自己的工作,长谷川的脸色瞬间变严肃了起来,音调也随之变得激昂:

    “我们现在已从线人的口中,获取到了确切的情报血雾众现在就在京都。”

    “目前已可以确认:他们的据点大概位于京都的西郊。用不了多长的时间,我们便可确认其据点的具体位置。”

    松平定信轻轻得点了点头:“干得不错。”

    “我刚有听神山提及:目前京都已有数人被这血雾众所害。”

    “算上此前被血雾众杀害的人,受害者可谓是不计其数。”

    “长谷川,你可要尽快将这帮人渣给逮捕归案。”

    “是!”长谷川高声道,“我等定会一所悬命!”

    长谷川的话音刚落下,松平定信的嘴角便微微一翘,笑意自翘起的嘴角处浮现:

    “你这段时间以来的种种成绩,我都看在眼里,你的努力与成绩让我相当满意。真的是辛苦你了,长谷川。”

    “要是……幕府的每个官员,都能像你一样杰出就好了……”

    这时,一丝落寞于松平定信的眼瞳中一闪而过。

    “我记得你之前似乎有上奏过火付盗贼改的资金不足,对吧?”

    “我之后会着手进行安排,增大对火付盗贼改的资金下拨。”

    松平定信的话音落下,长谷川先是一愣,随后脸上浮现出掩也掩不住的喜悦与激动。

    “谢老中大人!”长谷川赶忙俯首称谢。

    松平定信微笑着点了点头后,摆了摆手:

    “好了,亲眼看到你还这么有精神,我也放心了。你先退下吧。”

    “啊,神山。”松平定信转眸看向坐在旁边的京都町奉行,“你也暂且退下吧,太田一人留下。”

    “是。”神山俯首。

    ……

    ……

    长谷川与神山一前一后地离开了房间。

    在与松平定信所在的房间拉开足够的距离后,神山用半开玩笑的口吻朝长谷川说道:

    “老中大人的‘一边敲打你,一边给你好处’的手法,真是使用得越来越娴熟了啊。不过这样也好,不会一昧地逼迫你卖命,还懂得给你好处。”

    长谷川老早就把他的把柄被松平定信给抓住的这一事,告知给了他的这位好友。

    听到神山的这句带着玩笑意味的调侃,长谷川摆出复杂的表情,笑了笑后,朝神山问道:

    “神山,老中大人他为何会在此?他难不成……真的是来跟天皇陛下赔罪的吗?”

    身为幕府的官差之一,长谷川老早就有听说松平定信将因前阵子于虾夷地的惨败,而要亲身前往京都向天皇谢罪的传闻。

    但传闻归传闻,是真是假,长谷川就不知道了。

    毕竟他在幕府中的地位,还没有高到能知晓松平定信的一切行动的级别。

    “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清楚。”神山轻声道,“毕竟我只是一小小的京都町奉行而已。”

    “刚才老中召我过去,也只是为了我一些和京都的现状与治理有关的问题而已。”

    “不过……我猜测老中大人之所以会突然来京都,十有八九就是为了跟天皇陛下谢罪了。”

    “毕竟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实在是想不到老中大人会为了什么目标而不远千里地来到京都。”

    “……算了。”长谷川耸耸肩,“反正老中来京都是为了什么,也不关我们的事,我们干好我们自己的事便好。”

    ……

    ……

    长谷川和神山刚离开房间,松平定信便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用无悲无喜的口吻朝还留在房间内的太田资爱说道:

    “太田,和天皇陛下联系并排出会面时间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时间要尽快,最好就在这几天内,安排我与天皇陛下见面。”

    太田作为新任的京都所司代,尽管上任时间连一年都未到,但他凭着优秀的能力,在这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将京都所司代所负责的各项工作给掌握。

    幕府只掌握全日本四分之一的土地,另外四分之三的土地都被各藩国所瓜分。

    幕府所拥有的绝大部分土地都在日本的东面,所以对于东国,幕府有着绝对的统治力。

    但对于西国,幕府的统治力就弱得多了。

    像萨摩、长州这种实力既雄厚,又与幕府的关系算不上多好的麻烦藩国,基本都位于西国。

    为了更好地监视、管理西国大名,幕府设置了京都所司代和大坂城代这2个特殊官职。

    京都和大坂这2座城市离得很近,而且恰好都位于东国与西国的交界处附近,也就是差不多正好位于日本的正中间。

    这俩官职的首要任务就是监视西国大名们。

    但京都所司代除了监视西国大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任务,那就是监视天皇和由天皇领导的朝廷,充当幕府与朝廷的传话筒。

    “是!”太田高声,“下官立刻便去着手进行安排。”

    给太田资爱安排完任务后,松平定信再次长出一口气,然后抬手扶住额头,脸上布满倦容。

    ……

    ……

    长谷川刚回到他目前所用的临时办公间,刚再次拿起毛笔,便听到房间外响起最近刚提拔的那名新人山内的声音:

    “长谷川大人!长谷川大人!”

    “又怎么了……”长谷川嘟囔了一句后,高声道:“进来!”

    山内屁颠屁颠地进到房内。

    刚进到房内,山内便一脸兴奋地快声道:

    “长谷川大人!找到和血雾众有关的新的线索了!”

    长谷川挑了挑眉,眼中冒出精光:“快说!”

    “血雾众最近与京都本土的一支名叫大佛一族的雅库扎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山内侃侃而谈着。

    ……

    ……

    京都,风魔的家

    “……绪方老弟,你这大半年来的经历,真的是某些人一生的经历都要精彩啊。”

    风魔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朝绪方打趣道。

    对于风魔的这打趣,绪方只笑了笑,不作否定他自个也觉得风魔讲得很有道理。

    刚才,绪方一边同风魔吃着简单的晚饭、喝着小酒,一边将自己自离开京都后的这大半年来的经历,言简意赅地告知给了风魔。

    末了,顺便也告知风魔他此次来京都找他的目的是什么。

    “真是太可惜了啊。”风魔叹了口气,面露遗憾,“你和小町此前于江户举办的婚礼,我没能参加……”

    “嗯。我和阿町也觉得很遗憾。”绪方也跟着叹了口气,“要是那场婚礼您若也能来就好了……”

    在前往虾夷地的前夕,绪方和阿町在江户举办了场简单的婚礼,宴请了以葫芦屋众人为首的那时恰好都在江户的亲朋好友们。

    他们那时也想过去请风魔过来,但风魔所住的京都距离江户实在是太遥远了,所以只能作罢。

    风魔这时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

    “具体的事由,我都明白了。”

    “你想找厉害的刀匠啊……”

    绪方点点头,然后将大释天拔出鞘:“风大人,你瞧这是我的佩刀现在的样子。”

    看了眼大释天如今的刀刃模样后,风魔咂吧了几下嘴巴:“嗯……损伤的确是很严重啊,的确是该找个厉害的刀匠来修修了。”

    “就以你的佩刀的制作工艺来看,普通的刀匠的确是没法修你的刀呢。”

    风魔自己给自己斟了杯新酒。

    “厉害的刀匠……让我想想看……”

    风魔半阖双目,面露沉思。

    坐在风魔对面的绪方、阿町、阿筑也不打扰风魔,让风魔自个默默思考。

    过去不知多久后,风魔终于双目一睁:

    “哦哦!我想起来一个人了。”

    “绪方老弟,你知道予二大师吗?”

    “没听过。”绪方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

    分别坐在绪方左右两旁的阿町和阿筑也跟着摇了摇头。

    “你没听过很正常。”风魔道,“他是一个为人做事很低调的刀匠。”

    “据说他是一个不论是铸刀还是修刀的技艺,都可用出神入化来形容的大师。”

    “‘据说’?”绪方敏锐抓住了风魔刚口中的一个让他不得不注意的字眼,“风大人,你没有见过那个人吗?”

    “没见过。”风魔摇了摇头,“但是你我都认识的某个眼里只有剑、每天都只知喝酒的那个老头子见过那个予二。”

    话说到这,风魔抖了抖肩。

    而绪方也跟着莞尔一笑他哪会听不出来风魔刚才是在说谁。

    除了源一之外,这个世上应该也不会有第二个人符合风魔刚才所说的那些特征了。

    “那老家伙所用的刀虽然也是品质极高的宝刀,但刀总归是刀,用久了总会有损伤。”风魔接着道,“那老家伙就曾找到过予二,让予二帮忙修刀。”

    “据那老家伙所说:予二大师的技艺,无可挑剔。”

    “美中不足的是他是个刀痴,是个眼中除了修刀之外,再无他物的奇男子,所以性格略有些古怪。”

    “这样啊……”绪方呢喃,“那看来这位予二大师真的很有必要去见一见呢……那风大人,你知道这个予二大师现在身在何处吗?”

    “据我所知在大坂。”

    “大坂?”绪方挑了挑眉。

    从风魔的口中听到大坂这个地名后,绪方的心稍稍一松幸好没听到什么距离京都十万八千里远的地名。

    京都和大坂离得极近。

    两座城市之间的直线距离……换算成现代的长度单位,也就40公里,距离极近。

    用快马来进行轮流换乘的话,都可在一天之内在两座城市众来个来回。

    在感到心中一松的同时,绪方还感到心中一喜因为大坂离高野山很近。

    高野山就位于大坂南部的纪伊地区。

    大坂与高野山之间的直线距离约50公里,二者之间的距离同样极近。

    绪方本来的计划,就是在修好刀之后,就启程前往和“不死”有着密切联系的高野山调查一番。

    既然予二现在就身在距离高野山极近的大坂,那反倒是方便绪方了。

    等找到予二、修好刀后,就能迅速启程,前往并抵达高野山。

    然而……风魔大人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绪方脸上的这抹挂着些许喜意的表情迅速僵住了。

    “不过我也就只知道那个予二就身处大坂,至于他具体在大坂的何处,我就不知道了。”

    绪方眼睛猛地睁圆:“风大人,你不知道那个予二位于大坂的哪个地方吗?”

    “不知道,毕竟我也从没见过他嘛。只知他现在就住在大坂,十分低调地生活着。”

    绪方不禁抽了抽嘴角。

    大坂可是人口足有百万,规模并不输给江户的超级大城。

    在这样一座超级大城中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不过绪方才刚露出为难的表情没多久,风魔便突然大笑道:

    “虽说我不知道予二具体身在大坂何处,但我可以帮你找人问问。”

    “大坂那儿有我的一个老朋友,他是一个大坂万事通,找他问问的话,他应该会知道予二在哪。”

    听到这,绪方的表情变好看了些:“那风大人,你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在大坂何处?我之后到大坂那儿找你那朋友……”

    绪方的话还没有说完,风魔便十分豪气地大手一挥:

    “不必这么麻烦,我跟你一起去大坂不就行了?我来帮你们亲自去问问我那个老朋友。”

    此时此刻,绪方也好,阿町也罢,统统朝风魔投去讶异的目光。

    “风大人,您要和我们一起与大坂?”绪方发出惊呼。

    “绪方老弟,你们很幸运,来得真的很及时呢。”风魔露出柔和的笑容,“就在两天前你们也见过的仙兵卫刚好写信给我,邀请我去他大坂的家做客。”

    听到“仙兵卫”这个稍有些陌生的人名后,绪方先是一愣,然后迅速回想起了此人是谁。

    此人是风魔的老部下。

    在风魔之里被风魔正式解散的前夕,他的麾下仅剩可怜的3名部下这位仙兵卫就是其中的一员。

    此前,在二条城之战结束后,绪方于风魔的家中休养时,以仙兵卫为首的风魔这三个老部下曾一起回京都这儿来看望风魔,绪方和阿町就在那个时候见到了仙兵卫仨人,和这仨人有着一面之缘。

    据风魔此前对他的这3个老部下的介绍,这位仙兵卫现在就定居于大坂。

    “我本来就计划着过段时间就应仙兵卫之邀,到大坂那儿做做客。”

    “既然你们现在也要去大坂那儿的话,我就与你们一起同行好了。”

    “顺便也帮你们亲自问问我那个住在大坂的‘大坂万事通’朋友是否知道予二的住处。”

    “那这样看来我们很幸运啊。”绪方露出喜悦的笑,“若是晚来一段时间,就要和前往大坂找仙兵卫的你擦肩而过了。”

    “所以我才说你们幸运啊。”风魔哈哈大笑,“如何?愿意让我这个老头子与你们同行吗?”

    “这还用问吗?”绪方赶忙道,“当然愿意了。”

    对风魔这个给过他与阿町许多帮助的风趣老头子,绪方一直都很有好感。

    对于愿意在一起到达大坂后,帮助他们一起去找那个予二的风魔绪方想不出半条拒绝与他同行的理由。

    而本就和风魔相识已久,与风魔的关系也极好的阿町,她此时也很是高兴与激动。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冷不丁地自走廊处响起:

    “嗯……头好痛……嗯?这是什么?!喂!快放开我!”

    听到这道极其破坏氛围的声音后,风魔也好,绪方等人也罢,统统表情一顿。

    “哎呀……都把这人给忘了……”

    风魔放下手中的酒杯,拉开厅房的大门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年轻人被随意地扔在厅房外的走廊上。

    这个年轻人,正是那名到风魔家中行窃,结果在绪方等人的亲眼目睹下,被风魔一锁链打晕的小毛贼。

    因为一直忙着和绪方等人聊天,没有时间处理他,所以他一直被这么捆着、扔在走廊上。

    “别吵了。”风魔淡淡道,“待会就会将你送到奉行所那儿去,你再睡一会吧。”

    听到“奉行所”这个词汇后,年轻人的脸上浮现出露骨的恐惧之色。

    “快快、快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佛一族的老大的弟弟!我……”

    啪!

    他的话还没讲完,风魔便一记手刀拍在他的后脖颈上,这小毛贼两眼一翻,再次昏死了过去。

    “大佛一族是什么?”绪方询问。

    “好像是我们京都本地的一支雅库扎团伙吧。”风魔冷笑了几声,“也就只是一帮地痞而已,不必理会。”

    *******

    *******

    关于以仙兵卫为首的3名风魔的老部下,以及绪方、阿町和他们见面的剧情,出自有3万多字的全订番外《最后的风魔小太郎》.这章全订番外位于目录里第6卷的第343章和第345章之间。

    还没看过这章全订番外的人,可以去看看。当然你们不看也无所谓,也不影响你们的阅读。只要知道仙兵卫是风魔的老部下,而绪方和阿町见过风魔的这些老部下就可以了。

    为了让不熟悉日本地理的读者能更好地阅读本章,作者君在本段的段评中放出日本地图,上面标注了从京都到大坂,以及从大坂到高野山之间的距离(只能在起点看到本段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