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完本感言

    ()嗨!多磨!

    这里是终于写完了自己人生的第2部小说的小说家:漱梦实。

    经过了近1年7个月的漫长连载,这本《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又名:《一刀斋》)总算是完结了呢。

    2020年10月6日开始连载,2022年4月22日完结,总字数381万字。

    在写这章完本感言时,作者君去瞅了眼本书的月票排名和畅销排名轻小说区月票排名20名,轻小说区畅销榜排名15名。

    本书如此冷门的题材,在连载了近400万字后,还能有这样的排名、成绩,也算是善始善终了。

    让作者君自个来评价我这部作品的话,那就是一个字:稳。

    首先:成绩很稳。

    就如上文所提及的,连载了1年7个月后,还能有着在轻小说区月票榜第20名,轻小说区畅销榜第15名。

    成绩既没有出现大崩坏,也没有出现大飞跃。

    自上架到完结,成绩就平稳得像一条线……连均订都没怎么涨。

    上架时首订6300,完结时均订近8000,几乎没啥变化……嘛,不过这也没啥不好。我反倒很喜欢这种平稳的感觉。

    其次:内容故事很稳。

    从开始连载到故事完结,作者君的“无形大手”一直牢牢地把控着剧情的走向。

    本书的故事,从始至终都没超脱出作者君事先所设定的框架。

    既没出现啥莫名其妙的超展开,也没有出现啥乱七八糟的崩坏,安安稳稳地讲完了绪方的故事。

    作者君不敢说本书“高开高走”啥的,但也能算是“平稳落地”了。

    本书的终于完结,作者君也终于能跟大家来好好地、深入地讲讲这个对我来说意义非凡的作品了。

    首先……先跟大家讲讲我们的主角:绪方逸势吧。

    在绪方的刻画和剧情设计上,作者君是下了苦功的。

    但只可惜……作者君所设计的关于绪方的“隐藏剧情”,好像没几個人发现(豹头痛哭.jpg)

    作者君特别喜欢玩游戏。

    我是那种将“玩游戏”视为“到另外一个世界生活”的人,所以我玩游戏时,都会将自己高度代入进游戏世界里面。

    就因为我的这种性格,使得作者君在某一天遭遇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大概就是在3年前吧,作者君玩了一款名叫《天国·拯救》的世界。

    这是一款自由度极高的角色扮演类游戏,以中世纪的中欧为背景,玩家将扮演一个铁匠之子,在广袤的中欧大地开启龙傲天的生活。

    这款游戏有这样一个设定:玩家可以随便地击昏、杀死,然后掠夺NPC的钱财。但在做出这种犯罪行为时,若被其他人所目击到了,你就会立即变成罪犯,遭受通缉,被警卫们围殴、捉拿。

    在游戏初期,因我的等级还比较弱,所以我完全不敢跟那些NPC来硬的,只能小心翼翼地生活。

    然而在随着我的等级、装备不断上来后,NPC们渐渐奈何不了我了,而我也渐渐的……越来越不把游戏里面的NPC当回事了。

    我可以随随便便杀掉哪个想杀的NPC,并保证自己不会遭到通缉。

    我甚至可以为了NPC身上的某件物品而将他杀掉,直接杀人夺宝。

    随着我杀的NPC越来越多,NPC的命在我眼里也就愈来愈不值钱。

    到了游戏后期,我甚至可以因为“看他不顺眼”为由,而将某个游戏NPC给干掉。

    到了临近通关之时,瞧见我的“游戏记录”里所显示的杀人数时,我都愣住了。

    我原来……杀了那么多人了吗?

    有多少人……仅仅只是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而被我所杀呢?

    在那一刻,我悟出了一个道理:

    【当“杀人”这个选项能轻而易举地闯入你的生活时,你的人生一定会变得乱七八糟】

    我将我所悟出的这个道理,以隐晦的方式写进了绪方的故事里。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刚开始的绪方,是很冷漠的。

    在第3卷时,绪方经过那座被雅库扎压迫的村落时,他的想法是:关我什么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溜了溜了。

    在第5卷时,有2个小官差,奉上级命令前来追寻当时被误认为是“京都连续杀人事件”犯人的绪方,被绪方直接干掉。

    当时在写第5卷的这段剧情时,好多人喷作者君呢……说什么“为何把绪方写得那么残忍”、“这俩个小官差好惨啊”、“弃了弃了”啥啥的。

    当时,面对这些评论,作者君感到非常地委屈QAQ。

    因为那个时候还不能跟大家揭露作者君为何这么写的用意,于是我只能忍着。

    一直忍到现在,总算是能跟大家揭露这几段剧情的用意了!

    作者君之所以设计出这样的剧情,就是为了体现出绪方那时的“不正常”。

    自第3卷起,那时已杀人无数的绪方,已可以平静地拔刀、平静地杀人,然后平静地擦净刀上的血肉。

    他只需将他手中的刀轻轻一挥,就能夺走一个人的性命。

    杀人对他而言,已像是吃饭、喝水一般。

    他的内心已经有点麻木了,对所谓生命没有了一般人所拥有的敬畏。

    作者君就是为了体现那个时期的绪方的这种“不正常”,才设计出了这样的剧情。

    关于第5卷的那段剧情,作者君还做过了点小修改呢。

    初版的绪方在杀了那2个小官差时,还说了句“对不起”。

    但翌日,作者君就将这句道歉给删了,让绪方从头至尾保持着沉默,面无表情地将这2个小官差给杀了因为这样更能体现出绪方那时的“不正常”。

    而绪方的转变契机,就是阿町的陪伴。

    在与阿町在第6卷初一起转大人、确立关系后,绪方就慢慢变得有古典侠客的样子了。

    会为了低廉的酬劳而去讨灭山贼。

    会在虾夷地为救一个虾夷小孩,而和幕府军争锋相对。

    在最终卷,为了让世界免受丰臣信秀这个妖魔的摧残,与丰臣信秀血战到底。

    阿町的温柔,阿町的陪伴,让绪方那颗麻木的心渐渐恢复了人性。

    所以在第7卷的第543章《“我不是刽子手,也不是修罗,我是绪方逸势”》中,借绪方之口,道出了阿町对绪方的意义。

    作者君在这里,将绪方在那一章中所说的原话再次贴出来吧:

    【一回想起你的脸,我便会觉得在自己的心中,还残存着人性中美好的部分,这么一想,便感觉得到了救赎。我不是‘刽子手’,也不是‘修罗’,我是‘绪方逸势’。】

    阿町对绪方而言,就是有着那么重要的意义。

    因此,一色花不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绪方的心中,拥有着和阿町相同的地位。

    好了,讲完了男主角,再来讲讲女主角吧。

    女主角阿町,可以说是作者君的性癖大合集了。

    大熊、女忍、涩气的女忍装、34码的小脚、高马尾……

    阿町曾一度成为了作者君的财富密码只要是和阿町有关的涩涩的章节,订阅量都贼高……

    本书是低武向的世界观,因此这便造就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哪怕是实力很弱的人,也能依靠着各种各样的方法与手段来反制强敌。

    阿町相当地弱,除了火枪使用之外,在战斗方面再无其他长处,但她硬是凭借着种种手段、方法,屡屡在战斗上取得高光表现。到了最终卷了,竟还能靠着一通操作,对大boss吉久打出了一通有效输出。

    阿町的战斗风格,一直牢牢地与她女忍的身份相契合。

    在前文中,作者君已经阐明了阿町对绪方的重要意义。

    所以作者君在“阿町的生死”上,引申、设计出了一条这样的“修罗IF线”。

    这条IF线大致是这样的:

    阿町不是有在第7卷遭到“仙州七本枪”的那谁谁袭击吗?

    本篇中,阿町没死。

    但在“修罗IF线”中,阿町死在了“仙州七本枪”的那谁谁的枪下。

    心神状态因阿町的死几近崩溃的绪方,一口气杀穿了幕府军的大营,杀得血流漂橹。

    吓得屎都快爆出来的那谁谁,仓皇逃回了仙台藩,而那时已无理智可言的绪方,直接追到了仙台藩,开启了本篇中没有开启的“仙州副本”。

    知晓那谁谁惹了大祸的仙台藩,匆忙组织兵力准备迎战要打过来的绪方。

    在本篇中未登场过的“仙州七本枪”的另外2枪也在这个时候登场。

    害怕挡不住绪方的攻势的仙台藩向四周求援。

    因时间紧迫,唯有一向很靠得住的仙台藩派出了援军与仙台藩的军队组成了共有5000兵力的“会仙联军”,在仙台藩的藩城摆开阵势,准备与绪方决一死战。

    因丧失理智等各种原因,绪方提前将体内的“不死之力”全数吸收。

    于是体内有着消化完毕的“不死之力”的绪方,以一己之力攻进仙台藩的藩城,“会仙联军”被绪方直接击溃,仙州七本枪全军覆没。

    虽然成功给阿町报了仇,但那时的精神状态已经彻底不正常的绪方,心中已无悲喜,彻底堕为“修罗”。

    为了报复给仙台藩提供支援的会津藩,绪方又攻破了会津藩的藩城。

    连破仙台、会津二藩,绪方彻底不为江户幕府所容,为征讨绪方,幕府开始全国总动员。

    于是,为了报复幕府,绪方又攻进了江户城中。

    知晓了绪方这种种残暴之举后,难以再坐视不管的葫芦屋,赶在绪方攻进江户城之前,提前来到了江户城协助幕府展开防守。

    最终绪方和源一在燃烧的江户城中展开决战。

    在最紧要的时刻,领悟了“与天地相融”的源一,成功斩杀了修罗。

    以上,便是“修罗IF线”的大致内容。

    如果可以的话,作者君实在很想将本书的每个角色都拎出来好好讲讲。

    但很可惜若是将每个角色都拿出来大讲一通的话,那这完本感言,只怕是得写个几万字……

    所以关于角色的讲述,就先到这吧。

    接下来,作者君想跟大家讲讲本书的最终决战。

    为何要讲最终决战?

    因为我在最终决战进行了一个我很满意的设计,不拿出来好好讲讲,实在心痒得厉害。

    这个设计就是绪方和源一他们进“通透境界”的原因。

    对于“通透境界”,作者君也是花了很大力气来设计的。

    绪方和源一他们,并不是无脑进“通透境界”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啊,本书的两大战力天花板:绪方和源一,是2个极端。

    源一是“神性”的极致。

    绪方是“人性”的极致。

    这也是作者君故意为之的人物设计之一。

    提起源一,大家能想到什么?

    大家应该都会觉得现实中基本不会出现这样的人吧?

    多少人上了年纪后,就丧失了年轻时的锐气和雄心壮志。

    而源一呢?

    就如他在和炎魔战斗时所说的那样:他没有变老过。

    即使头发已经花白,他仍旧有着昂扬的斗志与锐气,仍旧对剑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热爱,为剑奉献了自己的终生,且并不为此感到懊恼与后悔。

    他是个现实中基本就不可能出现的赤子,是个充满“神性”的男人。

    这个将一切都奉献给剑的男人,在步入晚年后,却从琳那体会到了亲情的温暖与可贵。

    在和丰臣战斗时,为保护自己这唯一的亲人,源一再次提剑站了起来。

    极致的“神性”中,注入了“人性”的这一刻步入至高境界。

    而绪方是“人性”的极致,就好理解了。

    他所做的几乎每一件事的出发点,基本都是为了自己或阿町。

    威胁到自己或阿町的人或势力,直接凑上去砍。

    对自己或阿町友善的人或势力,他也同样对人家好。

    剑术什么的,无所谓热不热爱,反正能帮助自己赢就好。

    而这个有着极致“人性”的男人,在和丰臣的战斗中,为了保护世界不受这个妖魔的侵害,再次提刀站起。

    极致的“人性”中,注入了“神性”的这一刻步入至高境界。

    所以绪方、源一他们在最终决战中,之所以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进入那与天地相融的至高境界,并不是无脑开挂,是有作者君所设计的很缜密的逻辑在里面的。

    关于本书,作者君还有很多想聊的地方。

    但就先暂时写到这吧。

    毕竟完本感言洋洋洒洒地写个几万字,也不太好……

    反正也不是永别,若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在之后的免费番外里补上即可。

    本书之后还会时不时地写点番外的,比如直到现在都不见踪影的“阿町生日番外(下)”……

    关于这些番外到底何时才会发,作者君也说不准,因为在终章里敲下“全书完”这3个字后,作者君有种全身的力气都被掏空的感觉……短时间之内,是拿不出心力再来写《剑豪》的番外了。

    但大家放心关于阿町的生日番外,作者君是一定会补上的,绝对不鸽。

    不仅会补上阿町的生日番外,我还要陆陆续续写点大家喜闻乐见的免费番外。

    比如绪方和阿町生了小孩的日常生活。

    比如似乎有很多人想看的绪方开后宫的IF番外。

    比如和现在的新书相联动的番外。

    如果大家有啥想看的番外,可以在此留言,作者君之后会酌情考虑是否要写。

    总之完本感言就写到这吧!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剑豪》的支持!

    向所有支持过本书的读者们,致上最深的写意!

    感谢你们!(鞠躬)

    ……

    ……

    漱梦实

    2022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