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盛唐陌刀王 夜怀空

第九百二十六章 江城汉口陷落

    长孙全绪走后不久,一发炮弹便落到了节度使府邸内,把一座偏厅给炸穿了。贺兰进明吓得魂不守舍,决定今天晚上就撤逃。

    夜色风高的时刻,贺兰进明穿一身粗布衣服,将府上的贵重物品全部装箱,率领三百亲卫到达江边,他的座船在这里已经预备等待了好多天。

    这艘船是唐军长江水军中最昂贵厉害的大黄龙,此船有上中下三层,装有床弩炮数架,还有可抵近作战非常厉害的大拍竿,船舱上层可以跑马,可容纳六百多名兵卒。一般船舶靠近连它的船舷都够不着。

    贺兰进明登上大船之后便立刻传令,让兵卒快速划船,趁着夜色的矄风逃到了对岸的江夏。

    长孙全绪还在城墙上坚守,时时防备雍军发动攻城,他一直捱到天亮都不见雍军的增兵到来,遂放下心来。

    雍军又开始炮轰城墙,城中南营的兵卒仿佛炸了锅似的,一窝蜂地往江滩上跑,夺占了大小战船要撤退往对岸。

    长孙全绪急火攻心,将横刀提着手中,带队去拦截那些逃走的兵卒。

    “都给我站住!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兵卒们提着大小包裹低头逃窜,听到怒喝声吓了一跳停顿下来,看见是郭子仪的副将,都懊恼地争辩道:“大官都逃走了,你拦我们做什么!有本事把他们拦下来!”

    “谁跑了?“长孙全绪没头没脑地问。

    “还能有谁,贺兰大夫!还有赵军使,王军使!”

    长孙全绪一时间感觉到天旋地转,手中的横刀掉落在地,跺脚重重地叹了口气:“哎!竟让那厮给瞒骗了!”

    这些兵卒绕过他,继续撒开了腿往江滩上跑去。

    长孙全绪只是情绪低落了一瞬,遂弯腰从地上将横刀举在手中喊道:“你们都是大唐的儿郎,如今家国即将覆亡,怎忍心抛下江城父老。谁还有半点血性,裤裆里的卵蛋子还在,就把刀拿起来跟我一起抗击雍军!本将可以向你们保证,只要坚守三日城池,郭令公定会带大军回援江城!届时你我皆是功勋之臣,论功行赏不在话下!”

    听到长孙全绪的鼓动后,不少兵卒都停住了脚步,仍掉身上的包袱拿起刀枪向他们靠拢。

    经过长孙全绪一点验,剩下来的兵卒只有三千多人,占江城原驻守兵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加上他带领的三千郭家军,六千多人要守三面城墙实在是捉襟见肘。

    可就在江城内发生大溃逃的时刻,天空中飘来三架巨型孔明灯,上面的人居高临下俯视,将城中的囧况看了个清清楚楚。

    长孙全绪惊怒之余,眸子中的火焰似乎要将那孔明灯喷射下来,对身边的卫士喊道:“随我到城头上!用床弩把这三个东西射下来。”

    他气喘吁吁撒起来腿疾速狂奔,把兜鍪等配重扔到一边,用百米冲刺的速度踏着阶梯奔上了城墙,发动大力将其中一架床弩从轨道上搬起。两名兵卒趁势奔来,用肩膀扛起床弩的两头,另外三人转动绞车上弦,将粗壮的箭杆装进箭槽中。

    “抬高!再抬高!再高!往右!”

    长孙全绪眯起右眼,瞄准了天空中那看似秋梨大小的孔明灯,扣动弩弦箭矢呈四十五度角向上射出,堪堪擦中了孔明灯吊篮。

    孔明灯中的雍军吓了一跳,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侦查。

    “再上弦,再射!”

    这次长孙全绪调整了角度,弩弦应声而发,箭杆从孔明灯右下方穿进,洞穿了蒙皮,连铜灯都倾覆,**辣的火油浇在吊篮上引发了大火,吊篮中的人发出惨叫声,转瞬间孔明灯变成了一盏巨大的火球,倾斜地栽将下来,落在一座民房上引发了更剧烈的爆炸。

    另外两架孔明灯吓得不轻,慌忙调大火焰往高空攀升。长孙全绪调动之下,城头上所有床弩都被架了起来,朝着空中发射,又有一盏孔明灯连中六支弩箭,燃烧大火掉落在城墙上,爆炸声尤其激烈,连累十几名唐军也葬身了火海。

    剩下的一盏吊篮上中了两箭,灯长慌忙加大了火焰,使得孔明灯继续向上攀升,吊篮内双脚蹬着风扇的车手有一人已经阵亡,灯长慌忙接替了他的位置,逐渐飘飞至城墙上空。

    长孙全绪已经把床弩树成了九十度向上仰射,将弓弦再次拉满激射而出,然而箭矢飞至空中终究失去了力道,倾斜地掉落下来。

    孔明灯长放宽心,得意洋洋地大笑,同时把吊篮内的猛火雷点燃,一股脑地投掷下来,在城头上拉出一道长长的烈火,操纵弩箭的兵卒们慌忙撤退,连长孙全绪都飞奔着跳下了城墙,他的后袍上燃起火焰,落到地上几次翻滚才完全熄灭。

    “我们的床弩够不着他们啊!”

    长孙全绪灰头土脸地仰望天空,巨型孔明灯大摇大摆地逃离了江城,刚才短短的一瞬间交锋,竟有数百名将士葬身火海,对方不过损失了两架孔明灯而已。他首次感觉到了武器的差异带来的不平等。

    孔明灯歪歪斜斜地落在汉水岸边的土地上,灯长头晕目眩从里面爬出,奔跑着去向雍王李嗣业汇报。

    唐军群龙无首,大多数兵卒乘坐船舶逃到了江对岸,留在汉口的仅仅只是少数一部分人马。

    李嗣业敏锐地捕捉到这是完美的时间差,贺兰进明逃到了对岸,而郭子仪尚未到来堵上这一漏洞,这岂不是上天赐给他轻而易举拿下江城的机会?

    彼时彼刻到达江城附近的雍军还不足五万人,其中大部分还是骑兵。于是李嗣业一声令下,拆掉运炮的船舶改造成攻城器械,变骑兵为步兵,沿着汉水河岸向江城发动猛攻。

    他知道敌人兵力不足,所以尽可能地拉长战线,使得敌军有限的兵力在城墙上均匀散开。于此同时火炮向着攻城的方向继续齐射,孔明灯一百多架一次性飞上天空,猛火雷不要钱地往下投。

    由于雍军后方的工坊革新了猛火雷的工艺,石油的进一步提纯得到了更加接近汽油的成分,所以投下来到时候燃烧得更加充分,唐军兵卒们在城墙上更多地葬身火海之中,许多郭家军的兵卒身上燃起大火,飞扑上去与攻城的雍军抱在一起,一起滚下了城墙。

    江城的城防虽然与襄阳一般坚固,却没有进行过防护空中火力的改造,兵卒们的头顶上毫无遮蔽,许多大好男儿的性命白白牺牲掉了。

    雍军最终在三个时辰之内攻破了城墙,把江城的二分之一夺在了手里,李嗣业入城后饮马长江边,登上了黄鹤楼遥望江城对岸,心中生出无限豪气。只要跨过江水对岸,整个天下便是他囊中之物。

    兵卒们把一名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将领押到上楼上,此人满脸不忿依然在挣扎。李嗣业此刻正在遥望江面,只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问道:“我观你英勇异常,堪为国士,可愿意投身孤王的大军之中,戴罪立功?”

    “我呸!汝乃国贼,我长孙家世代忠良,岂能委身与你这贼子!”

    “既然如此,杀了吧。”

    自从在南阳城费了无数功夫未能劝降张巡以来,他就不再费这样的心思,除非你能达到郭子仪,李光弼那个能耐和级别,否则硬抗就是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