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花还没开

第191章:让子弹飞

    近一年的细心呵护,让姜禾的手不再像当初那样粗糙。

    虽然还比不上土生土长的现代女孩手掌那样柔软滑腻,但手上的茧子也褪去好几层,在肚皮上划过,痒痒暖暖的。

    “我也没问你为什么摸我脚。”

    “没问吗?”

    “嗯……”姜禾想了想,把他脑袋推回去继续看电脑,“事多。”

    “……”

    这几天有些忙碌,虽然秦浩是他自个儿大喊一声冲上去英雄救美的,但出门是三个人一起出,总不能把他扔医院里让秦茂才守着,白天许青和王子俊都会过去看看陪他待着,晚上就得多努把力才能保持更新。

    许青继续鼓捣自己的视频,姜禾就坐旁边,手指头划来划去,有时候还往上跑一点。

    二娘,我出息了,记事以后第一次对男人动手动脚。

    “你尽量多用热水泡泡,尤其是右手,今天去备案人家看我手了,你现在用干粗活能搪塞过去,不过还是整更好一点,免得出什么意外。”

    “知道了,我都有涂护手霜的。”

    “上次搜的那个护手霜买了吗?”

    “买了。”

    “真的?”许青从她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心虚,侧头道:“你不会嫌太贵没买吧?”

    “怎么可能……真的买了。”

    “好吧。”

    等到视频差不多做好,许青到姜禾的电脑那里看一下,才知道什么叫礼物很多。

    超出了他的预料,连大航海都多了十来个。

    大航海是个类似月卡的东西,舰长199,提督1999,总督19999,还只是一个月的,虽然多出来的十来个都是最低的舰长,但每个提成一半,能分99.5,这就代表着一个月有了一千多块的保底工资。

    “每天一小时,三十个小时能有一千块,时薪大概三十,厉害了。”

    果然,情怀最好卖。

    许青惊叹,这小老太太还真有潜力,虽然其中有他的帮助,但游戏打得好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这么多吗?”姜禾凑在一旁也有些惊讶,“感觉有点容易。”

    “嗯……乍一看很容易,其实仔细想想也挺难的。”许青看着上面的留言,想了想道:“主要还是一开始积累了人气,然后你pk的时候技术性挺高的,穿着破烂打到一千五百分,这就很难做到了。

    还有你前面搬砖的积累,玩了那么多号,知道大部分职业有什么技能,了解他们的技能机制,才能在决斗场打得比较轻松……然后穿着翅膀,勾起很多人回忆,一冲动就开大航海了。”

    “反正我感觉非常容易。”姜禾还沉浸在一千多块里,现在金币进一步贬值,她搬砖要搬多久才能赚这么多……

    “和你一样容易。”她神采奕奕地挑了挑眉,补充道。

    许青只要每天花那么一两个小时做视频,就能赚到钱,剩下的时间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

    “不能抱有这种想法。”许青摇头,“做什么都不容易。”

    “你说这话不觉得良心痛吗?”

    “虽然很高兴你学会吐槽,但是真的不痛,你只看到我一天游手好闲好想什么也没做,但剪辑视频这事,有90%的时间都是在寻找素材。”

    许青指了指自己电脑,“我抱着电脑的时间比抱你还多,那才是占时间的大头,算下来其实很累的。”

    外人只看到那些成名up光鲜的一面,但除了运气好一时爆红的少数人外,大部分人背后都没那么轻松。

    创作者千千万,一时出头是运气,如果想长久稳定下去,就不是单靠运气的事了……神经衰弱和掉头发的事不少见,许青感觉自己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是真的喜欢这一行,让他没那么大压力和心累。

    “好了,你应该反思一下自己为什么能赚到这一千多块,比如没有之前天天八九个小时搬砖,怎么可能对这些职业那么熟悉,然后打他们和菜鸡一样,还有我不出镜的话你能不能稳定住这个热度……

    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能赚到,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一千块就飞了,不要觉得钱这么好赚。”

    姜禾被他这么一说,发现自己真不知道为什么赚到钱。

    明明是想练练手,为了卖咸菜卖红薯干和教人炒菜做准备来着。

    “我会保住这一千块的。”

    “我是在教一个唐朝女侠怎样独立生活,你不用这样看我。”许青揉揉姜禾的脑袋,把她头发弄乱。

    “现在是不是该叫你许老师?”

    “嗯……天气这么热,让老师去你屋里吹空调好不好?”

    “不好。”

    六月份暑意已至,在客厅都要一直开着电风扇才好,窗子不敢打开,住在一楼,开窗的话晚上蚊子能把人抬走。

    姜禾那边有空调还好,许青房间只能点上蚊香,然后用毛毯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不给蚊子可乘之机。

    留姜禾一个人总结她从开始到现在的打游戏之路,许青到一旁接电话,周素芝老两口的电话姗姗来迟,问秦浩进医院的事,以及许青在一旁有没有受伤。

    “哪是我惹什么事,你没看见,耗子在路上走着走着,忽然大喊一声:别动!警察!给我吓一跳,那英姿……”

    “……不,人家有规定,有时候悄摸的叫人,有时候就得表明身份,什么傻不傻的……职责所在,他要装看不见他就不是秦浩了,也不会去干这个了。”

    “……对,就是,我没事,我直接出手把那家伙拿下,可惜不算见义勇为,不然非得弄个锦旗挂你们客厅让你们天天看。”

    絮絮叨叨十几分钟,挂掉电话,许青长叹口气,幸亏他和秦浩俩人没换,不然许文斌和秦茂才乐呵了,秦浩非得被老妈教成见势不妙赶紧溜的胖子。

    妇道人家,老爹说的真对。

    转头瞧瞧撸猫的姜禾,不知道这个暴力女侠会把孩子教成什么样。

    “今天还要敲吗?”姜禾见许青挂了电话,指着旁边的几个碗问道,碗里的水她还没倒,拿起筷子就能来一段。

    “不用了,老敲这个也没意思,视频不是传上去了吗?”

    许青随口说着,看看时间还不到七点,搬出来自己做了一半的盔甲,打开录像开始做视频发到自己主页上。

    锁子甲经过两个多月的制作,两条袖子和胸部都已经做好,进度完成三分之二,现在穿上的话能护到胸部,勉强堪用。

    至于下摆做到腰部还是遮到膝盖他还没决定好,到时候先做到腰那里看看,重量可以的话就继续做,太重了就放弃,毕竟全都是实打实的不锈钢环,一点都没偷工减料。

    姜禾坐在一边不老实,把脚丫偷偷塞到他怀里,动来动去。

    见许青看过来,她若无其事地捏捏冬瓜耳朵,好像很正常的样子。

    “昨天把你吓到了?”许青问。

    “没有。”

    “还说没有,大夏天我都感觉冷飕飕的。”

    小脸黑黑的,眼神都阴沉下来,用某人的话说,就是垮起个很能打的批脸。

    “就……担心你哪天突然死了。”

    “……我可真谢谢你的担心。”

    许青吐槽,昨天衣服下摆全是血,看上去确实挺吓人,出租都不想拉,从医院往外走了很长一段路,才遇到一个热心出租大哥要把他送回医院。

    “你说这里很安全,都没有什么打打杀杀的事。”

    “相对来说的,这事百分之八十的人都难遇上,剩下百分之二十还被事业相关的人占了大多数,真的只是意外。”

    “那个黑胖子是事业相关?”

    “嗯,他的工作危险性比一般人高多了。”

    “你今天都没练剑。”姜禾看向客厅角落里的长剑。

    把他教成一个很能打的许青,就不用担心被人砍了。

    “妇道人家。”

    许青哼一声,找到了姜禾和周素芝的共通之处。

    没事喜欢乱担心。

    碰到一个抢劫的已经是撞大运了,还能天天碰见不成?这又不是民风淳朴哥谭市。

    直到七点,姜禾才把腿从许青怀里抽出来,坐正身子,准备去决斗场赚自己的三十块钱。

    许青坐着没动,他本就在姜禾旁边一起吹风扇,手上捏着铁环,随着越来越熟练,极大增加了他做锁子甲的效率。

    看到熟悉的构图画面,直播间一开始就嗨了,都在期待许青的盔甲做好的那一天。

    “人越来越多了啊,新来的朋友可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简单介绍一下,这叫锁子甲,就是用一个一个铁环,这样串起来……”

    看姜禾越来越把这当成正事,而且确实也有赚到钱,许青也摆正了心态,很认真地拿着铁环解释一遍。

    所谓大男子主义,许青觉得应该就是像自己老爹那样,钱我挣,苦我吃,老婆孩子我来养,外面有事我来扛……大冬天蹬自行车跑十几里地就为了给怀孕的周素芝买个黄桃罐头,这事被周素芝显摆过很多次。

    虽然和老爹一直对不上脾气,但对于这一点,许青是很服气的。

    姜禾如果想像周素芝那样天天做饭带孩子什么的,他也能学自己老爹,有这个遗传,如果想做点事出来,同样举双手支持,并且用心帮她。

    按马洛斯需求理论,生理安全和归属,这三个都是已经在姜禾身边的,刚开始就已经吃饱穿暖,然后分手就打死满足了安全和归属,生理、安全、归属都已经在身边。

    而支持她的想法和兴趣,以及认真帮她,这属于第四层的尊重和顶层的自我实现。

    许青这么一分析,简直完美,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只要保持下去,未来的幸福生活唾手可得听起来很简单,但实施起来,光是尊重这一点就非常难。

    同样上过学的许文斌就不知道尊重为何物,天天一副我是你老子你就得听我的模样。

    人生啊~

    许青像个哲学家一样感叹一声,捏片姜禾的红薯干吃进嘴里,看她一直闷头打游戏不说话,一边吃着一边帮她感谢观众送的礼物。

    “原则上来说不建议打赏,大家量力而行,打游戏就是个兴趣,平时不直播也会玩游戏,这就是顺便的。”

    好家伙,不说还好,一说又多了几条打赏,许青干脆闭嘴。

    王子俊明晃晃的占着榜一,没事就会蹿进来看看许青站桩,发现自己被超了就占回去。

    可能是工作日的原因,直播间热度有所降低,但在里面的人依然活跃,主要是话题性好,不管手搓盔甲还是站桩,在游戏区都显得那么另类钟馗算是烘托气氛,虽然不是必要,却也起了锦上添花的作用,让这里显得更加另类,与众不同。

    许青也帮姜禾观察过,还真有人直播搬砖,而且不少,嗖嗖嗖就一把,只是观看的人少,大多观众都在问收益和配置问题,现在姜禾已经甩了那种八条街。

    还得多亏他罚站。

    “三十块到手。”到了八点,姜禾伸个懒腰宣布自己又赚到半只鸡,可以熬汤喝。

    “不止,有大概八十块。”许青帮她总结一下,大多数是送冰阔落的,去掉抽成和ios,八十块上下。

    “那我岂不是一个月……两千四?”姜禾低头算一下,眼里快冒光了。

    “两千四在江城刚好生活吧,扫大街都差不多是这个数,不用搞得好像中奖的样子。”

    “关键是只有一个小时啊。”

    “这一个小时还有我在旁边,所以是我们两个的,平均一下才一千二。”

    把衣架盔甲还有铁环收拾一下,许青继续抱起自己的电脑,看看之前发布的自制MV,虽然时间很短,但已经能看出热度比之前发的要好。

    有明星,有歌手,这也算变相的热点,天然就能吸引一些粉丝向的人来看。

    这才是正职,姜禾那点只能用来平时买菜和红薯干什么的小零食。

    姜禾洗完澡坐回沙发上,许青很自然地就把她腿揽过来按摩,坐一天地铁一定是很累的。

    “这个叫《让子弹飞》,很有趣的一个电影。”

    夜晚没什么事,许青找出来个电影,关掉灯坐回来陪姜禾一起看,顺便把可乐和她的红薯片拿过来放桌上,电风扇也调好对着两个人。

    “虽然你一个开元的文盲不一定能看懂,但乐呵一下也够了。”

    “我不是文盲。”

    姜禾反驳一句,她才不是愚蠢的文盲,现在五年级的题已经难不倒她了。

    “我知道子弹,就是枪里打出来的那个,比暗器还厉害,嘭一声就打出去。”

    “聪明的开元文盲。”

    闲扯两句,电影已经开始,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感受着许青的按摩,她想去摸摸许青的肚子,坐起来却觉得别扭。

    扭动几下,姜禾感觉到许青又硌到她了,映着电脑的光线看看,许青很专注的在看电影。

    姜禾悄悄抿一下嘴,许青的手从她脚踝上划过,暗摸摸客厅里突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氛围。

    鬼使神差地,她像上次一样动了一下腿。

    许青侧头,和姜禾对视一眼,接着同时移开目光,两个人像是没事人一样继续看向电脑屏幕。

    姜禾眼皮轻颤,咬着嘴唇再轻动一下,感觉到许青搭在脚踝上的手指微微用力,这一刻,她莫名有了心照不宣的默契。

    上次好像就是这样……

    王麻子正骑着马劈劈啪啪开枪,两个人注意力都没在电影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