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花还没开

第326章:谁想回去

    许久没碰过剑的姜禾,可能是教了教孩子,触动了童时的记忆,有些手痒。

    从床底下捞出开元带来的剑,打开裹在剑身上的布,握住剑柄抽出,剑身因为潮气而锈迹斑斑,剑鞘都被姜禾捏得一声脆响,已经朽烂。

    许锦姐弟俩偷偷瞧着,没有凑过去,父母都禁止他们碰家里的那些兵器,不然会屁股开花。

    露台上的磨刀石买来基本没用过,许青只喜欢练剑听噌噌的声音,不喜欢剑。

    唰!

    姜禾搬着小马扎坐在露台,给剑上洒一点水,小心地从磨刀石上擦过。

    磨剑声响起,配着外面暗下来的夜幕,许青站在窗口看一眼,莫名想起了剑雨里,江阿生挖出参差剑时的一幕。

    姜禾的侧影是那么轻松写意,一时兴起。

    可能是完全放下了。

    许青收回目光,近十年了,这把剑不等被姜禾磨好,应该就会断掉。

    如果他被绑架的话,姜禾说不定会拿布条把孩子绑在背上,然后持着剑单枪匹马去救他……

    露台上,姜禾拿着剑凑到眼前,打量着剑身有没有弯曲,随后挽了个剑花,站在原地顿了片刻,练起她教许青的那一套剑法……

    和许青比起来,她的剑招更为凌厉,虽然剑很残破,没有反射什么光,但是破空的风声,还是能让人感觉到浑身发紧。

    许青趴在窗台,手撑住下巴,静静看着。

    姜禾收势,两根手指捏着剑尖,微微用力,老旧的剑身发出轻响,弯起小小的弧度。

    “横跨一千二百多年的时光。”

    她轻叹,然后剑身崩成三段。

    回头和许青的目光对上。

    “像一场梦。”

    “哪有这么真的梦。”许青朝她笑道。

    “刚刚教他们两个练武,我突然就感觉到很真实。”姜禾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一截儿,“改天把它扔澜江里,免得被人发现了。”

    “太谨慎了吧,不留个纪念?”

    “没什么好留的,我都差点把它忘了。”姜禾拿着断剑敲击一下,抬头看向夜空,“快十年了。”

    如果不是来到这里,她应该是以江湖人的身份,还在那个开元盛世挣命,也许扛不到安史之乱,就被世道卷过,踏平,一命呜呼。

    许青顺着她目光看过去,“你回不去了。”

    “我还不想回去呢,有老公有儿女,人生巅峰。”

    姜禾把断剑丢到角落,收拾好磨刀石,站在露台上伸个懒腰,“还是练剑能松松筋骨,那瑜伽效果不怎么样。”

    “练剑给孩子看?”许青眼神瞥向扒在门口的两个人类幼崽。

    “该给他们知道一下,长大了就不好说给他们听了。”姜禾笑一声,站到窗台边,“也就现在他们会信……老公?”

    “你还是叫我少侠吧。”

    “要点脸。”

    姜禾鄙视他,进屋去洗手了,拢拢头发,考虑要不要洗澡再练一下瑜伽。

    许青从窗台离开,视线随着姜禾的身影进入盥洗室而收回。

    转眼十年,姜禾依旧那么靓丽,他……好像也不错。

    原以为会是功夫里包租婆夫妇的发展,现在看来姜禾不会变成叼着烟的肥婆。

    洗完澡的姜禾换了副心情,哼着歌到处收拾一下屋子,让两个孩子去睡觉,活动着双臂在许青周围转来转去。

    时不时瞄瞄他的电脑,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

    许青也不知道女侠有什么阴谋,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个人大半夜不睡觉,还在这儿有点兴奋的……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有话就说。”

    在姜禾反坐在椅子上,趴着椅背盯着他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这个视频是不是不能做了?”

    姜禾担忧地瞧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

    “应该是……我还在看情况。”

    许青叹息,这就是中年危机?

    被当初的老头子一语成谶,简直乌鸦嘴。

    “放心吧,饿不着你和孩子。”他摸着姜禾的头安慰道。

    “不是……”姜禾挥开许青的手,从椅子上站起来,在房间踱了几步,又转回来,用眼睛瞅瞅他,靠近了用手盘他的头。

    “不能做就不做了,我开花店养你。”

    她用手一下一下顺着许青的头发,“以后你就做个愚蠢的洗衣扫地抱孩子的男人……哈哈哈……”

    姜禾忍不住笑出声来,眉飞色舞。

    经过几年经营,她的花店走上正轨,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这话了。

    许青面无表情地拿开她的手,原来这老娘们在想这个事。

    “死心吧,不可能。”

    “我养你啊。”

    “……”

    “你也可以帮我打理花店,我给你发工资。”姜禾叉着腰得意极了,“只要……唔唔唔唔。”

    许青捂住她的嘴,又被姜禾扒拉开。

    “你是在做梦。”许青不想打击她。

    “真的,不能做就不做了,我养你,现在我卖花……嗯……你可以去送花,我们开网上订单,你就拿着花到处送。”

    “我怕送太多被人家喜欢上我,毕竟订花的大多都是男的,送的目标都是女的。”

    “……”

    姜禾心里咯噔一下,这确实不能不防。

    “那我养你就好了,你就安心在家里……哦对,你还会写影评,什么时候把这个也禁了……”姜禾仰着头期盼。

    “你可盼我点好吧!”

    许青没脾气了,摊上这么个娘们,天天等着让他吃软饭,土匪的性子改不过来。

    ……

    隔天。

    雨已经停了,姜禾照常早上过去花店开门。

    冬天夜长昼短,天还是蒙蒙黑,冬瓜从姜禾怀里跳出来,进店里巡视一圈,最后跃到椅子上趴下。

    不多时,远处一道人影由远及近,见到往外摆花盆的姜禾不由露出笑容。

    “早上好,前两天没见到你开门。”

    姜禾回头瞧瞧,眼神让他脚步顿了一下。

    “我……那个……”他说话忽然有点不利索。

    “嗯……”姜禾想了想,问道:“听我朋友说,你想追我?”

    眼前的小伙猛然间涨红了脸,眼神四处闪躲,片刻后才鼓起勇气道:“对……对!其实……我……”

    姜禾瞧着有趣。

    许青那个狗东西好像从来都没脸红过。

    “可是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其实……我每次跑步……啊?”

    小伙儿手一抖,仿佛被雷劈了一般木在原地。

    “你如果中午也在附近的话,可以看到我老公和孩子过来给我送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