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鱼龙服

第四十九章 劫道子身死【求订阅*求月票】

    第四十九章 劫道子身死【求订阅*求月票】              

    无尘子笑着收剑落地,看着伏念道:“我跟道友是比剑,跟你可不是,我傻了才跟比剑。”

    要知道现在的儒家弟子,出门都是带着三尺长剑的,不带把剑都不好意思出门。

    儒家弟子那么庞大的基数下来,创造出的剑术也是五花八门,真敢跟儒家比剑的也没有几家。

    “蜀山没了!”莫一兮看着无尘子和伏念说道。

    “什么?”无尘子瞬间愣住了,那么大的蜀山怎么就没了?

    “是的,蜀山没了。”盖聂也是凝重地说道。

    “司马家干的?”无尘子皱眉问道。

    在蜀中能把蜀山覆灭的也只有巴蜀郡的司马世家有这个能力,但是调动大军覆灭蜀山,司马家还不敢做,而且秦王也不可能同意,最关键的是,调动大军覆灭蜀山,无尘子不可能不知道。

    “是一个人覆灭了蜀山的。”莫一兮痛苦地说道。

    “谁?”无尘子和伏念也都凝重,他们有预感,这不是人能做到的,偌大的蜀山不仅是天下剑修的圣地,同样还有着古老传承下来的道家各派以及远古后裔。

    “他自称三十三天的影照天之主,影照天主。”盖聂低沉地说道。

    “因为师尊和青峰子师叔离开了蜀山,导致整个蜀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被打了个错手不及,直到大师兄和二师兄出关,合我们四人之力以及虞渊大祭司才勉强将他拿下,但是整个蜀山也死伤殆尽。”莫一兮继续说道。

    “一天之主。”无尘子和伏念对视一眼,仙神的强大还是超出了他们的计划,静静是三十三天之一的天主临凡就能轻易覆灭人间最强宗门之一的蜀山。

    “因此所有蜀山所有弟子都离开了蜀山,下山寻找师尊和师叔,找仙神复仇。”莫一兮继续说道。

    “为什么不向巴蜀郡求援?”无尘子皱眉问道,若是蜀山向成都府求援,成都府不可能坐视不管。

    “这就是我们来找你们的原因。”莫一兮看着无尘子和伏念说道。

    “你们不是路过而已?”伏念皱了皱眉问道。

    莫一兮摇了摇头,道:“我们华夏人族有一个很大的弊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蜀山才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自信?”无尘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看着莫一兮问道。

    “无尘子掌门、伏念掌门跟我们去大梁就知道了。”莫一兮再次开口说道。

    无尘子和伏念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跟着莫一兮和盖聂前往大梁城,只是一路上谁也没开口,气氛极为凝重。

    作为天下剑修圣地,也是道家最早的聚集地的蜀山居然死伤殆尽,这就仿佛是一颗巨石压在他们身上。

    “劫道子呢?”无尘子低声看着盖聂问道。

    “劫道子前辈战死了。”盖聂知道无尘子和劫道子肯定有着某种关系,只是却不得不说出这个事实。

    “影照天主动的手?”无尘子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平静地问道。

    但是无论是盖聂、伏念还是莫一兮都感觉得到了浑身冰冷,担心的看着无尘子。

    “别冲动!”伏念伸手压住了无尘子的肩膀,但是却被直接震了出去。

    “当时掌门师尊不在蜀山,整个蜀山半步天人极境的只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以及劫道子前辈,但是师兄们都在闭关,而且我们没想到有人敢杀上蜀山,因此劫道子前辈孤身迎敌,重伤而归,蜀山才明白敌人的强大,师兄们才出关,最终劫道子化身神兽陆吾开启了蜀山大阵,配合着师兄和大祭司们才将影照天主镇压。”莫一兮叹了口气解释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看着莫一兮道:“所以你们将他压来了大梁,借助颛顼帝君留下的大阵将他压制?”

    “是的,劫道子前辈化身陆吾,守护住了蜀山神龙大殿,但是最终也与神龙大殿合一,成了神龙大殿的阵眼,只是蜀山伤亡太重了,根本支撑不住大阵所需,因此我们不得不下山,将影照天主押解到大梁。”莫一兮沉声说道。

    “为什么不杀了他?”无尘子继续问道。

    “劫道子前辈说他掌握有三十三天的太多秘密,不能杀,让我们把人压来大梁,前往聚仙镇找无尘子掌门。”莫一兮继续说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即便到最后,劫道子还是在为他着想,想着生擒下影照天主交给他审问。

    十个人的速度很快,不到两天就从蓟城赶到了大梁,而整个大梁也被阵法环绕,借一城之力,压制着什么。

    “萧何见过国师大人、伏念先生、盖聂先生、莫一兮先生。”郡守府中,萧何急匆匆地赶来。

    “嗯,人呢?”无尘子淡淡地开口直接问道。

    “押在大梁黑狱中。”萧何看着不苟言笑的无尘子,也知道从来都是风轻云淡的无尘子是真的怒了,因此不敢多说,直接带着四人赶往大梁城的监狱。

    大梁黑狱曾是魏国的最高司狱,又是地处中原腹地,可以说是整个天下看押最严苛的监狱,一共六层,但是最下三层从未用过,而萧何却是带着四人走到了最底层。

    大梁黑狱最底层除了蜀山弟子,其他一共狱衙都没有。

    “见过郡守大人,见过师兄。”见到四人前来,蜀山弟子纷纷站了起来行礼道。

    “这两位是道家人宗掌门无尘子和儒家掌门伏念先生。”莫一兮介绍道,也是表明无尘子和伏念有资格来这里。

    “他就是影照天主?”无尘子看着被关押在青铜囚笼中,四道符文锁链刺穿身子牢牢锁住的披发中年人问道。

    “哦,又来人了。”影照天主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睁开了眼射出一道精芒,看向无尘子和伏念。

    “是你!”影照天主看到无尘子的瞬间,直接呆住了。

    “你认识我?”无尘子皱了皱眉,强行忍住杀人的冲动。

    “我不该下来的,就知道此行没那么简单。”影照天主没有理会无尘子,低着头喃喃自语,似乎有些疯魔了。

    “他一直这样?”无尘子皱了皱眉,看着萧何和蜀山弟子问道。

    “从被看押以来,他从未说过话,我们也拿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萧何摇了摇头说道。

    莫一兮等人都是看向无尘子,那么说,影照天主会变得痴狂似乎是因为见到无尘子才这样的。

    “我们是真的傻,居然会相信中央天帝君的鬼话,呵呵,我们是真的傻,居然被人当成了枪还不知道。”

    “完了,全完了!都得死,一个也别想跑。”

    “什么小世界,什么三千小世界,都是假的!”

    影照天主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不停的挣扎着铁链。

    蜀山弟子见状不得不盘膝坐下加固符文锁链上的阵法,防止影照天主挣脱锁链。

    “别装疯卖傻,像你这样的我见的多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只能请焰灵姬前来了。”无尘子看着影照天主怒声吼道。

    只是影照天主似乎是真的疯了,对无尘子的话不管不顾,不停的挣扎着锁链,即便是身上的锁链将血肉勒出也不在乎。

    “你以为我不敢?”无尘子直接上前揪住了影照天主的衣领吼道。

    “我们错了,错的离谱,我们怎么就不想想,一个小世界怎么可能引得中央天帝君亲自过问并派出那么多高手。”影照天主看着无尘子双目无神地说着。

    “萧何,去把焰灵姬、白仲给我叫来,三天之内我要见到他们!”无尘子松开了手,看着萧何怒道。

    “这”萧何有些不知所措,看着伏念,希望伏念能劝一下。

    “去吧!”伏念点了点头,这时候的无尘子谁也劝不了,然后有低声传音道:“让晓梦子掌门也赶来。”

    萧何点了点头,急忙跑出了黑狱去传讯。

    “你可以什么都不说,我也什么都不问,我会一刀一刀的把你的肉切下来吃掉。”无尘子看着影照天主怒声道,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上,直接将影照天主的肉切下了一块放入口中生吞。

    “这”盖聂和莫一兮都呆住了。

    “不好,无尘子这是着魔了。”莫一兮沉声道。

    “他和劫道子前辈是什么关系?”莫一兮急忙问道。

    “我听劫道子前辈说过,无尘子掌门在入道家之前曾是南伯侯鄂崇后人,鄂温,是劫道子前辈将他从抚养长大送进太乙山的,所以劫道子前辈是他的大父。”盖聂低声说道。

    “冷静点!”伏念不得不出手,取出一卷黝黑的古籍,打在无尘子身上。

    无尘子感觉到肩上一凉,浑身一颤,然后恢复了冷静看向伏念,再看向自己的手中的血肉,皱了皱眉丢掉。

    “你们的计划是什么?”无尘子恢复冷静后看着影照天主问道。

    “完了,都完了,我们都上当了,都错了,帝君博弈岂是我们能参与的。”影照天主依旧是没有回答,疯狂的撞着铁链。

    “给我打,直到他说为止。”无尘子看着蜀山弟子,怒气再次上升说道。

    “先离开这里吧!”伏念皱了皱眉,看向莫一兮和盖聂示意两人跟他一起把无尘子带离黑狱。

    盖聂和莫一兮都知道无尘子已经不适合留在这里,于是一左一右的跟着伏念将无尘子架出黑狱。

    “这就是儒家的春秋典?”离开黑狱以后,莫一兮和盖聂都是看向伏念手中的黑色竹简问道。

    “嗯,若非有孔子先师的春秋典,我也没把握能带他离开。”伏念叹了口气,看着陷入沉睡的无尘子说道。

    伏念也是有些无奈,我们儒家是欠你的还是什么,怎么每次见到无尘子都是会疯魔,难怪荀夫子师叔知道他来找无尘子的时候让他把儒家至高典籍带在身上。

    伏念也是很无奈,他跟无尘子天生犯冲吗?第一次在桑海见的时候,就把桑海搞得天翻地覆;第二次见面时,又是在关中将百家杀得血流成河;然后龙城相见时,也是惊动天下;这是第四次,然后无尘子还是疯魔了。

    “无尘子身份似乎有些特殊,那影照天主似乎是认识他!”伏念想了想看着莫一兮和盖聂说道。

    “无尘子掌门身世一直是个谜,加上道家有意隐瞒,天底下无人知道他的来历。”盖聂沉声说道。

    百家也怕巫蛊咒术,因此对于自家掌门高层子弟的信息都是隐藏极深,而各家也不敢轻易去打听别家高层子弟的详细出生,这就导致他们对无尘子的身世一知半解。

    “或许晓梦子掌门会知道些什么。”伏念点了点头,就比如他自己,天下人也只知道他出自儒家伏氏,其他的也是一无所知,儒家自己也不允许打听。

    七天后,晓梦和雪女从咸阳赶来,而白仲和焰灵姬、少司命也是早两天赶到。

    “什么情况?”晓梦蹙了蹙眉,看着坐在院子中一眼不发的无尘子,然后看向焰灵姬问道。

    “劫道子前辈兵解了。”焰灵姬开口说道。

    晓梦美目一凝,看向盖聂,问道:“劫道子前辈怎么会兵解?”

    他们都知道劫道子会死,但是那是因为劫道子已经进入天人五衰,踏不出成仙那一步,只能消亡,只是兵解并不是劫道子死亡的结局。

    “影照天主临凡,登上了蜀山,劫道子前辈为了救蜀山,开启了蜀山神龙殿大阵,最终化作神兽陆吾,盘卧在神龙殿大柱上,成为了蜀山大阵的阵眼。”莫一兮重新解释说道。

    “影照天主!”晓梦沉默了,然后看着焰灵姬问道:“问出什么了吗?”

    “没有,影照天主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也疯了,我所有手段用尽,即便是罗网的刑讯手段都用上,也撬不出半点有用的信息。”焰灵姬摇了摇头。

    “正常,这些临凡的仙神占据的身体都不是他们自己的,所以是没有任何五感的,**的折磨对他们没有什么意义。”晓梦想了想说道。

    对于仙神临凡知晓最多的就是他们道家天宗,因此也知道**的折磨逼供是对这些临凡的仙神没什么用的,毕竟作为仙神,寿命都以千年为计,什么没有经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