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鱼龙服

第六十一章 勾陈归位【全书终】

    第六十一章 勾陈归位【全书终】              

    始皇帝元年,嬴政于咸阳称帝,号始皇帝,正式宣布天子时代过去,人族共主回归,华夏一统,八方来贺。

    始皇帝二年,天下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

    始皇帝五年,李斯奉命修建长城,在梁国三十万奴隶的修筑下正式竣工。

    始皇帝六年,未央宫竣工,骊山秦始皇陵竣工。

    始皇帝七年,太子扶苏自金陵归咸阳,太子监国,始皇帝百官东巡。

    “大秦就交给你了!”未央宫中,嬴政看着年轻的扶苏,严肃的说道。

    “父王!”扶苏看着嬴政,他知道,他什么都明白,父王这一去或许不会在回来了,但是他却不能阻止,他能做的只是将父辈们留下的基业守住。

    “抱一下吧,从小到大,这么多年都没能抱过你几次。”嬴政微微一笑,舍下了君王的威严,只是一个父亲与儿子的道别。

    扶苏看着张开胸怀的父王,重重的一报,强忍着泪水,他不能让父王失望,也不能让大秦失望,从他成为秦国太子之时,眼泪就不再是他能拥有的东西。

    “李斯、韩非、蒙恬、蒙毅、韩信、章邯、萧何、曹参都是朕给你留下的,也只能给你留下这些人了,在朕走后,李斯的心气也要散了,李斯之后,萧何、曹参都可为相,韩非会是大秦的廷尉不变,蒙恬、韩信都可以接任国尉一职,但是蒙恬在前,韩信在后,蒙毅可为内史,有事时可以多问问李斯和吕不韦他们”嬴政慢慢地说着。

    扶苏轻轻地点头,将父王的话一字一句铭记于心。

    “秦国最对不住的就是道家,这次父王离开,太乙山也会倾巢而出,或许我们都很难再回来,所以,对于道家,尽可能的多帮扶他们吧。”嬴政继续说着。

    “儿臣知晓!”扶苏点头答道。

    “皇帝试炼是集百家之长修建,将来的君王在逝去前必须选好继承者,通过皇帝试炼者方可成为太子,这是秦国万年的根本,也是我大秦的国策,不容许更改,所有赢氏子弟,以宗亲优先,若是宗室子弟无法通过试炼,所有赢氏子弟皆可参与试炼,通过者即为大秦太子。”嬴政继续说道。

    扶苏继续点头,他是第一个参与皇帝试炼的,在皇帝试炼塔修筑完成后,他成了第一个实验者,而他也是完美的通过了试炼。

    “还有很多,不能教你了,作为大秦的太子,未来的皇帝,你有自己的路要走,为父能教你的也只有最后一样了。”嬴政起身,走出了大殿,站在了未央宫最高处,只留下了一道背影。

    扶苏看着嬴政的背影,他知道这是父王留给他最后的礼物,那是皇帝的气度,让所有帝王都要模仿的一个身影。

    太乙山上,玉磬九响,天人二宗所有弟子,太乙山深处所有前辈也都结束了闭关,来到了观妙台上。

    无尘子、晓梦、北冥子、赤松子、逍遥子、焰灵姬、雪女、少司命、白云子、弄玉、木虚子、天运子、清风子等道家掌门,太上长老、天宗八大长老,人宗五大长老都站在了观妙台中央等待着弟子的前来。

    无尘子看着一张张熟悉的脸,当初是他选中了这些弟子去执行的第五天人道令,现在他却要再次将这些弟子召集起来,走上登天之路。

    “我来吧!”北冥子看着无尘子有些于心不忍,当初是无尘子选中这些人去执行第五天人道令,导致无尘子差点道心崩塌,现在这样的事情再来一次,而且这一次,还是让他们去送死,作为长辈,他却什么也做不了,有愧长辈之责。

    “我来吧!”无尘子深深吸了口气道,于是走到了观妙台中心。

    “还是讲个故事吧。”无尘子笑着说道。

    肃穆的观妙台上瞬间爆出大笑,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是无尘子的话一出,仿佛又把他们带回了十几年前那无忧无虑的时候。

    “在很久很久以前呢,有一群人,他们穴居而住,在洞穴外有着凶猛的野兽,有着远比他们强大的存在,只有洞穴才能给他们心底一丝丝的慰藉,但是是人都是需要吃东西的,都需要活动的。

    于是,年老体弱的老人们就自己走出了洞穴,化作了猛兽的食物,只是为了减少洞穴中的消耗,因为他们不能在为族人们产生任何的价值。

    可是即便是这样,洞穴中的消耗还是不能维持着族人的消耗,妇人,孩童,都需要食物果腹,需要衣物避寒,于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不论男女,走出了洞穴,他们要去跟百兽抢食,跟百兽搏杀。

    虽然他们知道他们中肯定会死,但是他们还是会死,只要有人活着,只要有一个人活着将食物带回去,他们族人就还有希望。

    洞穴中一代代的老人死去,一代代的青壮带着希望出去和回来,最终,没有一头野兽敢再靠近洞穴,于是他们走出了洞穴,看到了光。”无尘子不急不缓的娓娓道来。

    “现在你们告诉我,这个民族叫什么?”无尘子平静的看着所有弟子问道。

    “华夏!”清风子默默地开口,一声两声三声,最终太乙山上之留下了华夏二字,声斥苍穹。

    “是啊,章服之美谓之华,礼仪之大谓之夏,这就是我们华夏。”无尘子笑着说道,眼泪从眼角中滑落。

    “如今的我们有了锦绣文章,有了华丽服饰,有着普天下最好的礼仪,为什么还要登天而战呢?”无尘子反问道。

    “有读书人说,我们有了这些,承认自己是天之子又如何呢,信仰仙神又如何呢,并不影响我们书写锦绣文章,创造华丽服饰,为什么一定要登天而战呢?”无尘子继续说着。

    所有声音沉寂,所有的目光都看向无尘子,这也是他们需要的答案,有些弟子知道答案,有些弟子不知道,还有些弟子只是因为相信无尘子才去做的。

    “因为我们是人,不是鸡豚狗彘,我们不是仙神豢养的牲畜,任由仙神奴役宰割。若是我们屈服了,将来还有谁能站出来,对着天空竖起中指,大声的说一个不?”无尘子看着一张张脸问道。

    “所以战!与天博弈是我道家的路,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无尘子大吼道。

    “战!战!战!”一把把剑器出窍直指苍穹。

    “当初是我将你们一个个挑选出来,参与了第五天人道令,回来的很少很少,那是你们的师兄们曾问我,如果回不来了怎么办,我笑着说,回不来就不回来吧。”无尘子闭上了眼睛,声音颤抖地说道。

    不少弟子抽泣,当初的离开,他们都知道,可是现在他们身边,多少师兄弟,师长姐妹都不在了。

    “这一次,我们都会死,想好了,谁愿意退出,现在离开还来得及!”晓梦走到无尘子身边握住了他的手说道。

    所有弟子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当初都没有退出,现在怎么可能退出,大不了一死,追上师长师兄们的步伐,只希望他们别走的太快。

    “这一次,我不会接你们回家了,我会跟你们一起,一起!”无尘子看着晓梦,相视一笑,开口笑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三千道家弟子佩剑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太乙山,只留下不到百余弟子守望着太乙山。

    “为什么留下的是我。”清乌子双目赤红,他曾经想要成为无尘子那样的人,成为道家人宗的掌门,现在他如愿以偿,成了道家掌门,还是天人二宗的掌门,但是为什么他一点喜悦都没有呢,为什么留下的会是他们?

    一首无衣在华夏大地传唱着,一道道身影悄悄离开了他们的家,朝着泰山汇聚而去。

    “你怎么来了?”无尘子看着东君问道,东君作为阴阳家的传承者是不在登天而战的入选名单的。

    “阴阳家没了。三月前,神降伪九州,东皇阁下率阴阳家弟子与仙神大战,伪九州大陆被打沉,东皇阁下身消道死,阴阳家彻底消散。”东君平静地说道,但是眼神中的仇恨确实丝毫不少。

    “那你跟应该将阴阳家的道传承下去。”无尘子严肃的说道,他们出来之时都会将自己的道统留下,东君若是离开,阴阳家就彻底断了。

    “龙阳君在就可以了,他掌握的阴阳家比我要多得多。”东君平静的说着,却是坚定的跟在了道家队伍之中。

    晓梦看着无尘子摇了摇头,东皇太一、河伯、星魂、大司命等阴阳家高层都死了,东君怎么可能独活。

    无尘子叹了口气,想不到一直作对的阴阳家,百家之中都能排在前十的阴阳家却是百家之中第一个全军覆没的,那下一个又会是哪一家呢?

    “你来了?”泰山之上,一支支黑色大军林立,等待着百家士子的到来。

    一道睥睨天地的身影站在五色祭台之上看着无尘子的到来,只留下了一句你来了。

    而这一声声你来了,也在泰山上回荡,所有人相视一笑,你来了,是他们的认同,也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无论曾经打生打死,争论有多不休,最终都是一笑,化作一句欣慰又悲怆的你来了。

    “你怎么来了?”

    但是在所有人都酝酿着心情之时,却是被无尘子一道惊愕的声音给打断了。

    只见鬼气森森,一队鬼兵出现在泰山之上,白起、黑白玄翦、魏倩倩率众而来。

    “给你收尸,我说过,我在下边给你留了位置!”黑白玄翦笑着说道。

    “泥奏凯,不想见到你!”无尘子无语,你的职业还不够多吗,现在连收尸匠的活都要抢。

    “从你把我带出新郑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你甩不掉我的。”黑白玄翦含情脉脉地说道。

    “所以,我们走?”魏芊芊看着晓梦,然后看向黑白玄翦和无尘子说道。

    “咳咳,我不认识这货!”无尘子转身就走。

    这一戏剧的插曲,冲淡了泰山上的萧瑟肃穆。

    “大人说了,给陛下们在下边留了位置了。”白起看着嬴政行礼道。

    “你们就这么不看好我们?”无尘子无语。

    “事实如此!”白起认真地说道。

    “好吧!”无尘子无奈,连那位都给他们在下边好位置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没有你,大人的名单中没有你!”白起看着无尘子说道,然后看向无尘子身边的女眷们道:“同样的,各位夫人也不在名单之上。”

    “”无尘子无语,至于这么区别对待吗?

    “大人说,你不经地府阴司同意,擅自抽走了阴司阴曹充实人间地祈神社,所以不留你的位置,你自己找地祈神社呆着去。”白起补充说道。

    “”无尘子无语,这么小心眼的吗,明明敕封的是嬴政,为什么是他来背锅。

    终于,月圆之夜到来,广寒升上了泰山之巅,一道虚影出现在了泰山之巅上。

    “见过秦王,你们来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齐王建看着嬴政和泰山上的百家士子和将士们,躬身一礼。

    “交给我们吧!”嬴政还一一礼。

    齐王建看着众人,然后看向齐国,看向了瀛洲,再次躬身一礼,消散在了泰山之上。

    “恭送齐孝安王!”嬴政躬身一拜,泰山之上,所有人都是随之行礼。

    这个不被天下士子重视的齐王,却是默默地在泰山上为人族守护了十年之期,一日不少。

    “准备吧!”嬴政起身看向李牧下令道。

    “诺!”李牧点头,开始下达一道道军令。

    五色祭台亮起,一支支大军毅然决然的走进了祭台之中消失在了泰山之上。

    五色祭台崩毁,泰山之上也空无一人,仿佛从未有人来过,唯独清风明月见证过这里他们来过。

    “拒敌于国门之外,这就是父皇他们为我们留下的吗?”阿房宫中,扶苏看着遥远的泰山,天下承平,也无风雨也无晴,没有半点动静。

    雁门关上,李斯看着亮起的长城,宛若一道黑色神龙盘卧,一道道仙影出现,却始终无法迈过长城半步。

    始皇帝七年,众星陨落,百姓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天下戴孝,始皇帝殡天,秦国国师无尘子、国尉李牧、上将军王翦等人,同时陨落。

    “吾说过,人族又一个致命的弱点。”影照天主却是出现在了咸阳街头,看着庞大阿房宫。

    “因为我们太过相信自己了,一切都不给自己留退路,每一代人杰都以为自己能扫除掉一切?”韩非出现在影照天主身旁问道。

    “是的,黄帝如此、帝辛如此、现在始皇帝也如此,你们人族总是在这块石头上栽倒。”影照天主叹道。

    “你们还有后手,是针对太子?”韩非皱眉问道。

    “是的!”影照天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