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无双 青木赤火

第371章 唐卡

    罗宇泽哈哈大笑,“都说好事成双,那就再劳烦一下吴大师呗,鉴定费我也高高给啊!”

    “先说说情况,免得白跑。”

    “吴大师你现在屁股沉了啊。年轻人,多活动活动没坏处滴!”

    “少来,赶紧说。”

    “也没什么,就是有个常跑藏地的朋友,这次带了两件东西回来,想托我出手,或者价钱合适我收了也行······”

    “等等。”吴夺打断,“你说的两件是实数还是虚指?”

    “就两件,就两件。”罗宇泽接着说道:

    “这个人,以前是在赤霞山开古玩店的,前些年认识的。这几年生意不好,店给盘出去了,专门跑藏地一带,弄点儿天珠藏蜡什么的卖。你懂的,别看从那边进货,其实大多也是做旧的,这一次,他说真弄了两件好东西。”

    “什么东西?”

    “听着都不一般啊,要不然我哪能轻易劳烦你呢!一张唐卡,一件铜鎏金大黑天财神。”

    “唐卡?”吴夺皱了皱眉,“这种东西我也接触不多啊。”

    实际上吴夺不是接触不多,是根本没接触过,只是看过一些拍卖图片和资料而已。但是他有绝活儿,所以也不用说得那么严谨。

    唐卡是藏语音译;唐卡,唐喀,唐嘎,都有用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唐卡确实是从唐代开始出现的。

    简单来说,唐卡就是画在布上或者刺绣的宗教色彩很浓重的画。如今传世的唐卡,绘画内容基本都是涉及藏传佛教和苯教的作。

    唐卡除了绘画上的要求,处理和缝裱也都比较复杂。

    虽然唐卡在唐代就出现了,但是真正的繁荣期和巅峰期,是明清时期。也正是在明清时期,唐卡出现了大量流派。

    现在,唐卡早已被列为非物质化遗产,当代的唐卡精,市场价都不便宜了。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唐卡的作用是宗教供奉,包括明清时期,创作繁荣期和流派发展期,作一般也不是作为常规艺术被、被欣赏。

    唐卡是在当代才进入了艺术领域。最初的时候,只能算是小众,所以市场价格并不高。但是随着古玩的热度提升,唐卡也随着逐渐升温。

    特别是最近一二十年,老唐卡、尤其是明代唐卡的价格屡创新高。

    有一个标志性的记录,就在几年前,一张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在港岛上拍,拍出了三亿多港币!

    当然了,这是一个记录,不是所有明代唐卡都这么贵。

    而且明代唐卡传世比较少,现在市面上的老唐卡,大多是清代的。清代的唐卡,几百万的那就算得上是精了。

    吴夺对唐卡并不感冒,从他的视角来看,唐卡绘画的格式化特征明显,大多是中间画一个主要的宗教人物,然后围绕这个主要人物,周围画背景,还有其他的一些人物。

    一张唐卡上满满当当。

    不能说不美,只能说它是一种特殊的美,这种美对吴夺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不过吴夺也不讨厌。

    就和烟酒类似,烟和酒都有一种特殊的香气,有人为之痴迷,有人抽不抽、喝不喝两可,还有人是讨厌的。

    “别谦虚了,鉴定是相通的,老不老你起码有个感觉嘛!”罗宇泽听了吴夺说的,连忙说道,“再说了,还有一件铜鎏金大黑天,鎏金佛像你可是行家啊!”

    “听起来,这两件东西是都不一般。”

    “就是,就是,我这正好到家属院门口了,出来!”

    “我去,原来你一边开车来一边打电话,够狠。”

    “哈哈,那是,你要是不来我就上门软磨硬泡。”

    “我要不在家呢?”

    罗宇泽一怔,“你不会真不在家?”

    “行了,等我。”

    吴夺挂了电话,也有点儿心痒痒。

    喜欢古玩的喜欢的,一般都会有这种感觉,听到好东西,哪怕是觉得东西真的可能性不大,也会有冲动想好好看看。

    更何况罗宇泽说的这两件东西,都不是一般的小玩意儿。

    吴夺出门后,上了罗宇泽的车,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道,“去哪里看?”

    “宽展书院!”

    “又是宽展书院?”

    “怎么?你刚去啊?”

    “嗯,也是看东西,说出来馋死你。”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

    “永乐青花压手杯,杯心双狮滚球篆书款儿!”

    “我靠!”

    罗宇泽一个减速,吴夺早有心理准备,没被晃。

    “成交了?”罗宇泽连忙问道。

    “没有,要价太高,五千万呢。”吴夺便就把这事儿大致说了说。

    “够意思!”罗宇泽腾出一只手来扣了扣大拇指,“这种事儿也给我说,你这个兄弟我没白交。”

    在行里,有些信息是很重要的,能告诉你,人情有时候比介绍一笔生意还大。

    “这次不是在‘出师表’包间了?”吴夺随后问道。

    “不是,这次是‘岳阳楼记’。”

    在宽展书院“岳阳楼记”包间,吴夺见到了罗宇泽说的“朋友”。

    这人和“岳阳楼记”还真能挂上点儿,因为他姓滕。

    “滕小楼,幸会幸会。”

    吴夺一听这名儿,老觉得有种京剧名角的感觉。

    滕小楼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他女朋友。

    滕小楼有个三十岁左右,长得高大匀称,而且算得上英俊,特别是鼻子,挺拔硬朗。

    但是他女朋友和他一比,就显得有些貌不惊人了,身材中等,圆脸小眼睛,还有些浅浅的雀斑。

    当然,这不过是第一印象,吴夺是来看东西的。

    落座寒暄几句之后,罗宇泽就进了正题,要求看东西。

    先看唐卡。

    这张唐卡不算大,长约七十厘米,宽应该到不了半米。

    开始的时候,滕小楼和他女朋友一人拿住两个角,展示给吴夺和罗宇泽看。

    吴夺和罗宇泽先是仔细看了看画面。

    这一张唐卡,画的是十一面观音。

    观音的十一面分了五层展示,而正面的顶层是阿弥陀佛像。

    滕小楼这几年经常跑藏地,貌似还挺了解一些藏传宗教内容,在吴夺和罗宇泽看的时候,他还解释了几句:

    “这顶层的阿弥陀佛像,是为修大乘的众生所作的说法相;下面的四层相呢,面相各异,是分别为不同类众生说法而显现的面相。还有,你们看,正面双手合十,左边三手持莲花、弓箭、净水瓶;右边三手持念珠、**、施无畏印。上身袒露,下身着长裙,双脚并立在圆池红莲上,周身有椭圆形大背光······”

    “哎哟我滕弟,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罗宇泽笑道,“现在你都成了藏传佛教研究专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