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无双 青木赤火

第813章 临时加价,惨痛教训

    此时,李天风冲吴夺出了个“雍正”的口型。

    吴夺对李天风微笑点头。现在还没上手细看,但初步判定,还是雍正的可能性最大。

    康熙官仿永乐或者宣德无挡尊,非厚即薄;雍正一般是偏薄;从这件无挡尊偏薄来看,康熙和雍正都有可能。

    而从青花发色上来看,两朝官仿也都差不多,都不如永乐所用苏麻离青钴料发色浓重。

    但是,雍正官仿的最显著的特征,是釉面的橘皮纹。

    这只是这么看了看的结论。不过对于高手来说,却也基本大差不差了。

    果然,这件东西经过细看,确实就是雍正官仿永乐青花无挡尊。

    这件无挡尊的市场行情,是有相对明确的参照的。因为康熙官仿和雍正官仿的永乐青花无挡尊,这些年都有在大拍上出现。

    大致应该在三百万左右的行情。

    这个价格并不高,是因为受限于无挡尊的器型和纹饰相对特殊一点儿。

    “我手头其实有一件永乐青花无挡尊。”李天风又对吴夺低语道,“可惜,是一件残器。”

    “那也了不得,毕竟,市面上的永乐青花无挡尊太少了。”

    李天风笑了笑,“这件我想拿下。”

    吴夺立即应道,“需不需要我配合您一下?”

    “那倒不用,你不喜欢的话,看就好了。”

    这件无挡尊,竞争不大不小,过了两百万之后,就只有一个人和李天风竞争了。

    这个人是拿下铃铛杯的瘦高男子,看来他对瓷器是比较精通的。此人李天风也不认识,从口音来看,略略有点儿津门的味道。

    李天风的心理高点是三百万,绝对不能超过三百万;如果瘦高男子一直和他较劲,那么他准备到299万收手。

    这样的预算,从价格上来说,肯定不算捡漏,合理买卖。但是,这样的东西很不容易碰,今天碰上一次,说不定隔个三年五载也碰不上了。

    不过,李天风加到268万的时候,瘦高男子就停手了。

    吴夺估摸着,此人虽然精通瓷器,但应该不是自己收藏,而是为了倒手,所以会考虑成本和利润的问题。

    268万“落槌”,李天风中拍。

    却不料,这个价钱,却没过保留价!

    微胖主持人面露歉意,一边走过去要拿信封,一边对李天风说道,“李先生,实在抱歉,我给您看看保留价。”

    “等等!”李天风略略沉吟,“我再加一口儿,若是还没到保留价,再放弃如何?”

    “这······”微胖主持人有些为难。

    因为庄家事前没考虑到还会有人自己加自己的价儿,所以就没有具体规定。

    没有具体规定,那就不好办了。

    “要不你打电话问一下庄家?”李天风接口道。

    “不用了。”微胖主持人很快拿定了主意,“只要在座的各位大佬没意见,那就请李先生出价。”

    庄家是微胖主持人的老板,要是什么事儿都得麻烦老板,那这个打工者就不太合格了。该请示的请示,不该请示的,最好自己拿出正确的主意。

    总的来说,生意做成了比没做成肯定要好。李天风的地位摆在那儿,最好不要驳他面子。

    只要其他参拍的没意见,最起码不会争执。

    结果大家都没意见。本来嘛,连李天风的268万都没有高过的了,再加谁会反对。

    不过这件事儿也有一个副作用,那就是口子开了,后续可能会有人效仿。但这种情况不一定有机会出现,再者能过保留价,那就是有得赚。

    “288万。”李天风继续出价。他虽然只有一口机会,却没有直接出到顶。这里头有判断分析,也有直觉感应。

    “中了!”微胖主持人点点头。

    这次虽然中了,但是他依然拿起了信封,抽出了纸条。因为中间出了这个插曲,不给大家展示一下,会显得好像和李天风暗通款曲一样。

    纸条上写的保留价,是280万。

    “恭喜李先生。”微胖主持人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上半场结束,各位大佬稍事休息。”

    因为提前说了中场休息时间是一刻钟,所以休息的时候,李天风和几个熟人打了招呼,就和吴夺出去了。

    两人到了走廊尽头的窗户边上,各自点了一支烟。

    “这几个人当中,那个穿浅灰色夹克、一头白发的姓秦,叫秦东风,开了一家古玩会所,叫古珍艺苑;此人品行尚可,人脉广泛,回头我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好。”吴夺点点头,“谢谢李先生。”

    秦东风虽然一头白发,但是吴夺看他的脸,年纪不算很老,也就五十上下。

    吴夺又道,“李先生拿下雍正官仿无挡尊,和那件永乐无挡尊,也算是跨时空结对了,若是李先生方便,有时间我真想去看看。”

    这是个委婉的说法,意思是很想去看看李天风的藏品。

    当然,全给你看是不可能的;但李天风的藏品,那必是非同凡响,能看一部分也是极好的。

    “好,来日方长。”李天风给了个比较模糊的回答,又接过了话头儿,“那件永乐青花无挡尊,我到手已经快四十年了。”

    “到底有什么残损?”

    “筒身没事儿,主要是上下盘口都有冲;一道冲比较长,另一道冲虽短,但在口沿形成了一个三角小豁口。”李天风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这东西,我到手的时候还是一件完整器,结果被我自己给摔了。”

    “啊?”

    李天风又叹了一口气,接着顺带说起了当时得到那件永乐青花无挡尊的过程。

    八十年代初的一个春天,李天风当时还有公职,到冀南的一个县出差。

    有天中午在县城的一个小饭馆吃饭。那时候的小饭馆很少,老板就是在自家临街的南屋里头摆的桌子,炒菜在院里的厢房。

    厕所也在院里,李天风中间去厕所的时候,瞥见堂屋的门开着,老板家的小孩正在看电视。

    十四寸的黑白电视机旁边,摆着一件青花瓷器。

    不消说,这就是那件永乐青花无挡尊了。

    李天风上完厕所先回到了餐桌边,等吃完饭结账的时候,才问老板这事儿,说是无意中看到,觉得造型挺奇特。

    却不料老板直接就“送上门”了,“你要是喜欢,卖给你啊?”

    李天风没有接着问多少钱,而是又问道,“这东西干嘛用的?你从哪里买的呢?”

    老板告诉李天风:这是老瓷器,哪是买的啊?传下来的。

    不过他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老板的奶奶以前还当过毛线轱辘呢。

    就这么来回交流了一阵子,李天风花了五块钱,拿下了这件永乐青花无挡尊,比李天风这顿饭钱还多。

    李天风当时也不太了解无挡尊,但是他却能看出,这玩意儿指定是永宣时期的官窑青花!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当年也比较年轻,所以很兴奋。结果抱着出饭馆门的时候,被门槛绊了一下子,人摔倒了,这件无挡尊也磕到了地上!

    得亏是用报纸包了两层又套了一层塑料袋,要不然岂止是两道冲,肯定碎成几瓣了。

    “惨痛教训哪!这件事儿让我长了记性,啥时候都不能得意忘形。”

    李天风说到这儿,时间也差不多了,两人便又回到了“拍卖室”。

    而下半场的第一件拍品,参拍者们貌似都不太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