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鉴宝无双 青木赤火

第851章 大婚

    化肥比以前活泼了不少,对于参加婚礼并表演节目的要求,愉快地接受了。

    准备好之后,所有人都早早睡了。

    不过吴夺有些小激动,半夜醒了一回,一个多小时后才又睡着。

    第二天,10月6日,吴夺宁霜大婚的日子到了。

    天公作美,秋高气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这天和吴夺偶遇化肥那天的天气很像,不过吴夺昨晚没有喝酒,更没有头疼欲裂,而是神清气爽。

    迎接新娘的过程很顺利。

    婚礼现场的气氛很热烈。

    “十旬休假,胜友如云;千里逢迎,高朋满座”。

    全国各地古董文玩圈的很多人都来了,除了礼金,带来的礼物也不乏古玩珍品。

    婚礼的主持人请的是一男一女,两位有名的主持人。

    夫妻双方的家长都有点儿特殊,都是一个人,还都是老爷们。吴大志和宁元祺满面红光,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这不是在家里举办仪式,所以环节上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之后,没法真进洞房,而是后台小歇;宣布喜宴开始之后,小两口还得挨桌敬酒呢。

    在整个过程中,除了必要的环节,有两个助兴的节目让大家兴致勃勃。

    一个是现场考校新郎吴夺,这是宁霜的女同学和女同事们出的题目。

    只要能上手,吴夺没有鉴定不了的东西,又是在婚礼现场,所以一副大无畏的样子。

    不过宁霜却好像在一直憋着笑。

    吴夺看着穿龙凤褂的宁霜觉得更美了,却不知道她为何憋着笑。宁霜给他打了个手势,吴夺隐隐有点儿明白了,好像是宁霜觉得吴夺穿中式褂袍的样子有点儿滑稽。

    其实婚礼服装都是定做的,从迎亲时的西装,到仪式上的中式服装,都十分合身,而且别人也不觉得滑稽,许是宁霜的特殊感觉。

    另一个节目就是让化肥“寻宝”,说的是有三个盒子,放三件东西,两件普通物件,一件有年份有价值的古玩,让化肥选出来。

    本来是让吴夺先接受考校的,但是吴夺装了一把,说就连自己养的狗狗都能认识古玩了,所以题目千万不要太简单。

    结果有人就起哄说让化肥先来。

    化肥在这方面的基本灵性还是有的,很快就完成了三选一,用爪子点了点装有清代瓷器的盒子,而另外两个盒子里,则都是普通的现代家用瓷器。

    这一手,委实震住了很多不知内情的亲朋好友。

    穿着红色“马甲”的化肥,有些得意仰头“欧”了一声。

    吴夺心说,三件东西有如此明显的差距还可以,而且选对一次可能是运气,所以千万不能继续了!

    万一有人兴起,提出找三件古玩,让化肥选出年份最老的或者价值最高的,那可是麻烦事儿。

    因为化肥依然能选对!

    但是这样一来,就怕有人想多了。一是对化肥的“灵性”浮想联翩;二是一条狗都能“鉴宝”,也怕有人想东想西。

    于是吴夺“挑衅”般地对宁霜的“后援团”提出了抓紧上题目。

    结果她们早就准备好的对吴夺的考校也是一个盒子。

    要求倒是很简单,断代即可。

    这是一个八方盖盒,随型圈足。

    材质是漆器,髹的黑漆;盒盖和盒身都有镶嵌,八宝镶嵌:有和田玉、有螺钿、有松石、有南红、有琥珀、有青金石、有牙片、有金丝。

    吴夺上手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个盒子我断不了代。”

    “为什么?”

    “因为这个盒子的名字是‘叫盒’,叫声的叫。”

    宁霜后援团的女士们一听,都哈哈大笑起来,而后纷纷伸出大拇指,“厉害厉害!”

    因为这个盒子,严格来说是“拼凑”起来的。

    这本是宁霜的一个同学的东西,但是她得来的时候,就只有盒身了,而且盒身上的镶嵌,也脱落了一些。

    但是这个盒子是清代乾隆朝的官作,而且八方造型非常好,于是宁霜这个同学便又重新配了一个盒盖,加以做旧,也把脱落的镶嵌重新用材料补齐镶嵌完整了。

    还有,这个盒子里本是有一个内屉的,也没了;宁霜的同学恰好找到了一个晚清的内屉,大小正合适,也一并放到了里面。

    所以,这个盒子是乾隆朝、晚清、现代三个时期的“零件”拼凑起来的。

    而吴夺说“叫盒”,是借用了达尔文“叫虫”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达尔文去一个乡间朋友家做客,而朋友的两个孩子听说达尔文是大名鼎鼎的生物学家,于是就想考考他;于是他们找来各种虫子的身体部分,拼凑粘合成一只奇形怪状的虫子,并告诉达尔文是刚抓到的,问达尔文是什么虫子。

    结果达尔文笑着问孩子们抓它的时候有没有叫,孩子们说叫了;达尔文便说,那它就是一只“叫虫”。

    ······

    两个助兴节目的效果都不错,算是这场婚礼上有意思的插曲。

    而喜宴也从中午持续到了下午,宾客尽欢。

    送走宾客,忙完该忙的事情,吴夺和宁霜回到文物局家属院的房子,已经是晚上8点了。

    此时房子里就只有他们两个,化肥都跟着吴大志另有他处了。

    而房间里也布置的喜气洋洋。

    换了拖鞋,脱掉“装备”,吴夺着实有点儿累,先半躺到了沙发上。

    “太累了,头也晕。”

    “你这酒量自己不知道吗?非要喝那么多?”宁霜如此说着,却去倒了一杯茶,递给吴夺,“小心烫。”

    “有老婆伺候就是爽啊!”吴夺美滋滋,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宁霜,此时宁霜穿的是一身秋衣,光脚拖鞋,但是吴夺的目光却炽热起来。

    “看什么看?”宁霜嗔道。

    吴夺喝了口茶,“老婆,早休息吧,走,一起洗澡先。”

    “不行,你先洗。”

    “非得分开洗吗?”

    “对!”宁霜转头走了。

    “哎?等等,要不你先洗吧,我正好躺会儿,你洗完了我去。”

    “好。”

    ······

    宁霜洗完澡,裹着大浴巾先进了卧室,吴夺有点儿想流口水的感觉,毕竟一直憋到现在啊!不过,他也没猴急先跟着进去,也进了浴室,洗起澡来。

    吴夺洗得就快多了,洗完澡也在腰间缠了一根大浴巾,推开主卧的门,嘿嘿一笑,“我来了。”

    吴夺有点儿手忙脚乱,宁霜脸色微红,略显紧张。

    “等等。”吴夺又爬了起来。

    “怎么了?”

    “我还准备了东西,忘了拿过来了。”

    “你准备什么了?”

    “拿来你就知道了。”

    吴夺拿回来的,是一个包装高档的精致的玻璃瓶,里面像是透明的水溶液。

    “这是什么?”

    “你不是第一次嘛。我查了一下,这种润滑效果最好,还有保养作用。”

    “你!臭流氓!”

    ······

    有规律的动作终于开始了。

    春宵一刻值千金。

    ······

    大婚之夜,吴夺有种冲上人生巅峰的感觉。

    “我有江南铁笛,要倚一枝香雪,吹澈玉城霞”。

    ······

    第二天早上,吴夺醒来,却发现身边的宁霜不在。

    披衣下床,走到餐厅,看到了餐桌子上摆放的做好的早餐。

    不过宁霜并不在厨房。

    “老婆?”吴夺从客厅到了书房,却见宁霜正站在书桌前,拿着自己以前收的那件康熙仿成化斗彩天字罐,略显惊讶。

    这件东西本来在保险柜,前两天吴夺拿出来欣赏来着,一直没有收回,就放在书桌上。

    “怎么了?”吴夺从宁霜身后环抱。

    “老公,这只天字罐好像会说话啊?”

    “啊?”吴夺不由一怔。

    “不,也不是它说话,是我刚才拿着端详琢磨的时候,好像听到了关于这只天字罐的很多信息。”

    “昨晚你见红了,所以······”吴夺一下子明白了原因。

    “讨厌!我在说罐子的事儿呢!”

    “老婆啊,现在可真是‘鉴宝吴霜’了。”吴夺轻轻咬了咬宁霜的耳朵,“听我慢慢道来······”

    (全书完)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