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方武圣 滚开

356 潜伏 下(谢地中海的搬砖者盟主)

    男子一样是光头,眉心有着黑色十字纹身,身高比女子还要高上一丝,体型却比对方更具流线型。

    “博拉。”他看向女子,“你确定你的人可以把那个玄妙宗的天才道种引出来?”

    “你不相信?”强壮女子笑了,“十九组的行动,策划了这么多次,我哪一次没成功?”

    男子沉默下来,确实,博拉策划的诸多渗透行动,几乎都成功了。

    如今的玄妙宗,外山内山,起码有十多人被她轻松控制。

    不是渗透进入,而是直接将里面的人控制成自己这边。

    博拉就像一只真正的黑蜘蛛,不断编织着一根根丝网,将玄妙宗的诸多人手慢慢捆绑束缚起来。

    “放心吧,周慕清救下那个道种的亲人,已经取得了对方信任,这次借助乱神教的名义,引诱那道种出来。

    等我们再控制住这个道种层次天才,那么玄妙宗在我等眼中,便处处纰漏了。

    到那时,配合主干行动不是易如反掌?”博拉微微自得笑道。

    “这个魏合实力如何?”男子还是有些不放心。

    “实力倒是很不错,根据线人回报,之前已经成功渡过一次定感,现在应该还在巩固期。”博拉态度稍微正视了些。

    “据说此人还在练脏时,就能击退两名垃圾真人,倒是潜力不错,如今成功定感一次,按照大元的体系,应该能打得过正常的二次三次定感。你可别阴沟里翻了船。”男子提醒道。

    “放心。我好歹也是菩萨,区区一个罗汉级,换成我们这边还是底层罗汉的新人,再厉害还能多强?”博拉毫不在意道。

    魏合是玄妙宗道种层次天才。

    她也是广慈教内有数的天才。

    而且她还要比魏合大了五十岁,多练五十年,如今更是刚刚踏入全真,成就菩萨位业。

    若是连区区一个才定感的小家伙都解决不了,那她就真的太废了。

    “不要大意,我还得到消息,这个魏合可是一直都有高手在暗中保护。”男子皱眉。

    博拉大笑几声。

    “这你的消息可就落后了。我线人已经说清楚了,保护魏合的那个人叫姚晚,乃是大元道录高手,很是厉害。但是”

    她顿了顿,笑道:“但是,那人如今身受重伤,还没康复,所以不用想这些。

    而据我所知,元都子还没安排新人保护他。所以,这正好是最佳的空档期。”

    她面上露出狰狞之色。

    “趁着空档期没人保护,正好可以趁机拿下此人,掌握更深情报。”

    “好吧那么,祝你一切顺利。”男子放下心来,当即不再多说。

    他还有事需要处理,便对博拉告别了下,转身离开。

    至于魏合,有博拉一个全真在,加上周慕清偷袭配合,区区一个一次定感的新人,插翅难飞。

    留下博拉一人,伸出手,猛然一捏。

    嘭。

    一声刺耳气爆声从她手中炸开。

    她豁然轻笑起来,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

    *

    *

    *

    漫天雪花,飞舞旋转落下。

    广阔冰原上。

    魏合和周慕清同时高速移动着。

    连天接地的一片雪白中,只有他们两个黑点飞速向前,以一个普通人无法想象的高速,每秒六十多米朝前狂奔。

    若是魏合自己一人,完全可以飙到百米每秒以上。

    但有周慕清在,他只能稍稍减速。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普通的凡人再带多少,都是虚妄无用。

    就如现在,若是愿意,他完全可以摆出万毒门主的排场。

    一队武师高手沿路清场,抬轿赶路。

    但那又如何?

    原本只要几个小时就能赶完的路,敞开排场得要赶到明天。

    他又不是傻。

    所以,独自行动,轻身袭杀,是最好的选择。

    “自从定感之后,我还一直没用这双眼睛,仔细看看真实世界。如今正好可以有这个机会。”

    不多时,两人稍微休息了下,魏合望着一望无际的雪原轻声说道。

    “您也是超感了双眼么?”周慕清问。

    “是啊,还是双眼比较方便。”魏合心中感慨。

    此时他的双目依旧不似人眼,密密麻麻的血丝宛如活物,不断在他眼瞳周围游动环绕。

    而在他的视野里,此时外界也不全是一望无际的孤寂雪原。

    相反。

    这里不光不孤寂,还挺热闹。

    真实内景世界中。

    以魏合休息靠着的石头为中心,周围白茫茫雪地上,随处可见暗红色的残壁断垣。

    空气中灰蒙蒙一片,无数的浮物时而汇聚时而分散。

    一些墨绿色的干枯树木,宛如妖魔一般,张牙舞爪,伸展着全身枝条。

    偶尔有的地方,没有被雪花覆盖之处,还能看到下面墨绿色的泥土,散发着浓浓的污秽之意。

    除开这些,最主要的是,雪地上一头头正缓缓路过的雪白牛群。

    这些牛群只存在于真实内景。

    它们看起来很脏,和普通野牛没多少区别。唯一不同的是,它们身上的皮肉都开始腐烂了。

    一些野牛甚至眼眶都是干枯的黑洞。身上皮毛也早已失去了光泽。

    它们全身缓缓散发出淡淡灰气。

    这些灰气在牛群上方十多米处空中,形成一个硕大的模糊怪脸。

    那怪脸扭曲着,恸哭着,无声的释放着让人烦躁不安的声波。

    魏合虽然没有超感听力,听不到什么声音。

    但他的左手可是超感了触觉的,能稍微感知到声波的震颤。

    所以他才能判断出那怪脸正在发出声响。

    休息了下,望着逐渐远去的牛群,他拿出地图看了看。

    “还有多远?”

    周慕清迅速看了下地图。

    “还有一小会儿就到,我们已经在附近了。您务必小心。”

    “嗯。我先打算悄悄靠近,不惊动对方,看看情况再说。”魏合回道。

    “这样最好。若是其中高手很多,那就马上离开,若是高手很少,我们完全可以将其彻底吃掉。”周慕清点头。

    休息了下,两人再度赶路。

    往前又行进了约莫数分钟,很快,一片不规则型的白色湖面,出现在两人眼前。

    而湖面边上,居然还修建了一座双层楼阁建筑。

    那楼阁表面覆盖了厚厚雪粉,弯曲尖锐的屋檐下,每一处都垂吊着一串串冰棱。

    远远望去,楼阁里隐隐能看到,有灯光亮起摇曳。

    “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魏合交代了一句,不等回答,便骤然前冲,消失在原地。

    周慕清心中忐忑,还想说话,却根本没时间。

    看着魏合已经消失,她伸手背在背后,悄悄从袖子里滑出一个绿色小瓶。

    小瓶盖子打开,一只碧绿飞虫从中无声飞出,在风雪的遮掩下,朝着远处楼阁飞去。

    这是她和广慈教那人之间的联系。

    之前她返回报讯时,反倒被广慈教的高手抓住。为了求活,为了突破自身,获得延寿,她毫不犹豫的投靠了对方。

    而现在,只要把魏合引过来,然后提前通知那边,她的任务就算完成大半了。

    很快,飞虫飞出离开。

    楼阁内却迟迟没有动静。

    里面有几个大块头走出来,在周围疑惑的看了看,一点动静也没发现,于是又退了回去。

    周慕清耐心的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很快,那只碧绿小飞虫又重新飞了回来,身上还缠了一个小纸卷。

    周慕清取下小纸卷,展开一看。

    上面写了两个字:人呢?

    “”

    周慕清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可如今,若是那边出问题,找不到人,她这次任务完成不了,之后肯定会接受惩罚

    一想到当初那种无法形容的折磨,周慕清便心里满是恐惧。

    “走吧,和我一起。周围的暗哨我已经处理了,不要发出声音,我们悄悄靠近过去。”

    魏合的声音忽然在周慕清耳边响起。

    她浑身发毛,不动声色捏碎纸条,背心一下冒出冷汗。

    刚才她若是再晚一点查看纸条,肯定会被魏合发现。

    若是她成为奸细的事被发现,等待她的,只有一个结局。

    那便是死。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魏合发觉自己有问题。

    而若是这次广慈教也将魏合控制住,那么以后他们相互配合,就更不容易暴露了。

    魏合身形重新出现在周慕清身旁。

    “走吧。不要发出大动静,我们迅速靠近过去。”

    “是。”周慕清低头应道。

    两人运劲隔绝脚下动静,在雪地中无声往前移动。

    这种移动方式很是安静隐蔽,但麻烦的是消耗劲力极大,持续使用用不了多久。

    好在两人很快便到了阁楼边缘。

    魏合轻轻一跃,从围墙侧面跳过去,周慕清紧随其后。

    两人很快往里屋方向走去。

    靠得近了,便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传来。

    “人还没到么?到现在还没到?时间也都到了!一群废物!”

    里屋里传出一个粗豪的女子声音。

    “应该快了,就在附近了。”

    魏合靠近了些,仔细听。

    只是他劲力不知道用了什么居然不光自己消音消气,就连一旁的周慕清,也没被发觉。

    两人在阁楼周围绕了一圈,里面就一个女人声音,在询问手下说话。

    很快转完,魏合眉头紧蹙,从这些询问来看,这女人似乎不是乱神教的,而是广慈教吴国的人。

    而吴国那边如今局势危险。

    吴国潜入海洲的好手不少,他孤身一人,就这么莽上去,明显不自量力,太过危险。

    所以,他打算撤了。

    既然不是乱神教,那便是搞错了。广慈教可比乱神教强多了。

    当下,他冲周慕清使了个眼神,带着她朝外面移动,准备离开。

    周慕清一愣。

    她完全想不到,魏合和她都在那位大人的周围绕了一圈,对方居然还是没发现他们的行踪。

    可,眼下魏合不打算出手了,就这么打算回去离开。

    若是就这么离开,她任务失败,必定会被惩罚,陷入生不如死的境地。

    想到这里,周慕清心中顿时开始急切起来。

    她迫切的希望,阁楼里的大人能发觉魏合。

    可惜

    魏合慢慢往外离开,结果依旧什么动静也没发出。

    眼看着魏合带着她,悄悄远离阁楼。

    这次引诱行动,彻底就要失败。

    周慕清终于压抑不住,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忽然一歪,摔倒在地。

    哎呀!

    她清亮的发出一声惊呼。

    呼

    猛然间,整个阁楼内一片安静,一股压抑气息迅速扩散而出。

    魏合也愣住了,有些愕然的看着周慕清。

    他也没想到,都快要离开了,这家伙居然闹出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