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易伤秋者

第五百九十章 于是乃成

    世界树下,易春褪去神性的光辉与狂野的力量。

    金色淡去,尽显本来面目……

    易春凝视着虚空,虚空照射着他的模样。

    此刻,他恢复到了他仍是一个凡物时的形态。

    那张占据他当前所经历的时光,或许不到万分之一的脸庞,平静地注视着浩瀚宇宙。

    在凡物所无法窥视的伟大领域里,时间的力量像潮汐一般涌来。

    就像群鸟见证凤凰的诞生,就像游鱼汇聚在雏龙的身旁。

    是交汇,是交织,也是无上的绽放……

    易春微闭双眼,他陷入某种与时间停滞不同的超然寂静中。

    隐约间,有锁链不时摩擦发出的窸窣声响。

    是牢笼吗?

    易春否定了这个答案。

    他生来完整,自非囚徒。

    那,应是他如同体内脉搏般澎湃有力的回荡!

    于是,幽暗中有光浮现。

    就像陡然从冰冷、干燥的空气中,忽然进入温暖、湿润的池水里。

    难以形容的舒畅与解脱,一种昏沉的、圆满的睡意逐渐浮现……

    那里,有老人望向旁边老猫的慈祥。

    那里,有伤者望向前边身影的感恩。

    也有黑暗中,瑟瑟发抖的惊恐和绝望。

    也有血色里,欣喜若狂的决斗与厮杀。

    在铅色的天空下,一遍又一遍徒劳和重复的尝试。

    在翡翠的幻梦里,一次又一次失败与艰苦的磨砺。

    那是他的过去……

    笼罩在冰冷的雾气里,回望时似有几分不那么真切的模糊……

    而如今,他将迈出那一步……

    他将拥抱那并不完美的自己……

    …………

    …………

    “老师?”

    底下学生的叫声,让台上正发呆的老讲师拉回了现实。

    他苍老的面孔深深地凝视了一眼,这些年轻的、或多或少都能叫出些名字的学生。

    心里暗暗暗盘了一下教学进度。

    时间不早也不晚,倒也不会耽误他们的学业。

    “铃铃铃……”

    就在这时,下课铃声如时响起。

    初时觉得烦躁,现在倒也听出几分难舍的滋味。

    “就讲到这里吧。”

    老讲师将书稿对折做好了记号,也不收拾。

    只是又望了学生们一眼,便缓步出门。

    黑板上棱角分明的辅助线,似乎也有几分决然的意味。

    身后见讲师忘了教案的学生,正拿起去追。

    再出门时,只见到一片熙熙攘攘,却再无老讲师的踪影……

    …………

    …………

    “把头发扎起来!不是之前就告诉过你们了吗!”

    导师训斥着几个低垂着的女生,远处猫在车床附近偷听的男生忍不住对视一笑。

    天气实在太热,实习车间里的风扇搅得风仿佛都带着火辣的味道。

    几个没吃过苦头的小女生,自然有些忍不住。

    隔壁机床倾倒冷却液的声音,在略显封闭的实习基地颇为沉闷。

    不过,主宰一切的,还是锉刀此起彼伏的声音。

    那是夹杂着汗水和铁屑的微妙味道。

    在这里,性别已然被模糊成发量的区别。

    导师盯着几个正拿锯条不上算、怼着铁坨猛操练的男生看了许久。

    在发现一个男生反着锯齿锯了半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上前小力扇了他的后脑勺一记。

    都实习好几天了,连锯齿正反都还没弄明白,显然之前逃课逃得有些多。

    忽然,导师的身体明显顿了一下。

    一直用余光关注他的学生,忙放下手中的家伙。

    但手上满是汗渍与油污,见导师没倒,便只做出了一个试图搀扶的动作。

    导师难得没有训诫他,只是告诉他回去把挂在铁坨上的卡尺收好。

    以后遇到意外,先记得把手下的东西处置好再说。

    在学生们略显担忧的注视下,导师脚步平稳地离开了。

    议论纷纷的言语中,窗外的蝉鸣似乎愈发明亮起来……

    …………

    …………

    “你喜欢我吗?”

    女生凝视着眼前的男生道。

    男生嗫嗫嚅嚅了许久,毫无逻辑地胡诌了一通。

    于是,理所应当地收获了一波女生离去的背影。

    但什么叫喜欢?

    男生站在原地有些茫然地想道。

    它好像跟学生时代,那青涩的、但能脱口而出的字眼不同。

    它变得沉重,变得凝滞,不再是那在笔尖任凭挥舞的轻盈水彩。

    它是粘稠的石膏,要将过去裹在厚重的壳里,将未来凝聚出应有的模样。

    但那是答案吗?

    男生不知道。

    他给不出答案……

    就像一个生来般能自由飞翔的鸟儿,再多一对翅膀更像是一种多余的重复。

    它或能飞得更高,亦或从天空中摔落,再不能肆意地穿梭在田埂与树丛。

    恍惚间,有某种呼唤从远处传来。

    男生愣了愣神,然后摇摇头:

    “我还没找到答案呢。”

    他如是呢喃道。

    下一瞬间,便消散在那殷红的暮色里……

    …………

    …………

    太多……

    太多…………

    那无尽时光交汇而来的影像,那无尽人生中跌宕起伏的歌咏。

    有人在轻叹一首别离,有人在悲歌两三殇情。

    嬉闹中鞭炮岁岁如初,静坐时钟声幽幽朝暮。

    人的一生,何其纠缠和深涩。

    它不似文字那般长情,只在呓语与呢喃里回转。

    情与爱,欲与贪。

    它终将付诸于深夜寂静的低吟,它终将落幕与苍白暮色下的沉寂。

    什么是爱?

    易春原本禁闭的眼眸缓缓睁开,凡性的褐底与神性的金黄完成了交融。

    无尽的化身,此刻重叠在相同的概念之中。

    就在此时,一根俏皮的绒毛,脱离易春的躯体。

    它化作灵动的蝴蝶,从晦暗而深邃的虚空中飞过。

    它飞过那些嬉闹的学生头顶,它飞过那些眺望群山的注目。

    它落在一根白皙的手指,然后振翅飞向天空……

    何为爱?长者知其惘矣。

    这,亦是答案……

    于是乃成。

    并无天花从虚空落下,亦无清泉从石中喷出。

    未曾有礼赞,更不见大钟。

    只是,那镌刻在多元宇宙茫茫不知其踪的去处。

    那唤为易春的名讳,更加深邃了几分……

    易春静立虚空之中,他的身后有微光如晕浮现其中。

    那非德行,也非福报。

    乃是群山与大地之顽劣,承载生灵与万物之基石……

    …………

    …………

    “综网阵营提示:基于该阵营单位晋升伟大存在(高等传奇生命)模板,该阵营自动转化为多元宇宙超大型势力阵营。”

    诸多正在肝阵营贡献度的综网玩家看着视网膜上忽然跳出来了高亮信息显示,纷纷陷入了沉思。

    长者又干啥了?茫然脸.jpg

    我的阵营又……又又自动升级了?

    有晋升馈赠限时爆率up活动吗(萌新举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