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御兽诸天 箫酒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巫祖发狂 真理法杖

    躺在地上的巫祖骤然睁开了双眼,眼瞳幽暗彷如无底深渊一般,透露着丝丝诡异,让人望了只觉得心中发寒!

    而此刻鬼祖微微低下的头颅中,眼睛正在散发着同样的幽深的寒光,只不过被他那头披散的黝黑长发给遮掩住了,所以并没有被人瞧见。

    “哈哈……巫祖醒了!”

    一尊距离巫祖相对较近的永恒巫师本能的一回头,正好看到了巫祖睁开的眼睛,顿时大喜过往:“巫祖已经苏醒,世界意志果然眷顾我巫师一族,竟然能让巫祖这么早就苏醒过来,哈哈哈,这下子看你们这些胆敢入侵我巫师界的家伙还如何嚣张!”

    随着他的话语,其余巫师也都发现了睁开眼睛的巫祖。

    虽然巫祖此刻状态有些奇怪,睁开的眼睛中透露着森冷和死寂,彷如一尊冷冰冰且没有丝毫温度的幽冥死神正在注视着即将失去生命的众生!

    不过这些巫师一族的强者并没有丝毫介意。

    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是远古浩劫过后才诞生的巫师,可不知道巫祖原先的模样,再加上巫师一族多的是各种怪胎,出几个冷酷无情之辈实在太正常了。

    甚至巫师强者中若是出现多情良善之辈才不正常,所以他们并没有在意巫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是什么神色。

    即便少数几个从远古存活至今的强大巫师,当初曾经见到过巫祖的雄姿,此刻乍见巫祖这般森冷的眼神虽然感到不适,却也没有往心里去。

    因为他们也不敢确定巫祖就一定完整复活了。

    毕竟巫祖已经死去了无数岁月,现在的肉身中虽然恢复了不少活性,但死气依旧大于生机,就算真的复活也肯定还没有从无尽沉眠中恢复记忆。

    更何况还有很大的程度巫祖已经彻底死亡,此刻复苏的只是巫祖的肉身,或许巫祖体内还有生前残留的意志,或者是某种巫术的设定,当真理法杖被移动,当世界之心的创伤再次暴露出来,其中的先天本源之气再出涌出的时候,即便巫祖的灵魂并没有苏醒,但是肉身却可以按照其生前的设定,对入侵的强敌展开击杀!

    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种可能,所以那些即便远古时期就曾见过巫祖的那些强者,此刻也没有惊异于巫祖的变化,反而安静的等到着他的彻底醒来后再确定巫祖的状态。

    其实若是换了其他修炼体系的至强者复苏,这些巫师定然不会这般东猜西猜。

    因为其他体系的至强者除非灵魂被彻底打散,仅剩的一点怨念也已经化作了凶戾不祥的怨灵,否则的话但凡有复苏的迹象,十有八九都会恢复生前的记忆。

    但是巫祖不同!

    因为他是以肉身道成就造化的至强者。

    所以,巫祖真正强悍的并非灵魂,而是肉身。

    这也是为何巫祖跟其他强者不一样的地方,其他强者若是复苏,基本上最先做出苏醒的都是灵魂意思,哪怕是残存意念,也是跟灵魂挂钩的东西。

    拥有不灭之魂的他们,哪怕彻底失去了肉身也没关系,因为他们一旦苏醒即便暂时无法重塑身躯,也可以去夺舍其他生灵的体魄作为载体。

    唯有巫祖是身体先恢复活性,然后激发体内残留意念,尝试能否彻底恢复所有记忆。

    唯有记忆恢复大半以后,他才真正的算是复活,否则就只能算是肉身复苏,并不算活了下来!

    所以诸多巫师一族的强者在发现巫祖复苏的迹象后,才会生出不知道巫祖到底是彻底复活,还是单纯的肉身遵循生前的意志苏击杀入侵强敌。

    若是前者,复活的巫祖会让巫师界多出一尊至强者。

    若是后者的话,那么巫祖也就只会临时复苏一段时间,等将强敌击杀过后,只怕巫祖还会遵循生前残念,再次化为封印的一部分,重新站立在世界之心前方,直到无尽岁月以后这片空间再次有人进入打破封印,又或者破损的世界之心被巫师界强者彻底修复好为止。

    虽然他们不知道巫祖现在究竟是属于那种复苏,但这并不影响巫师一族的强者心中兴奋的情绪。

    几尊巫师强者欣喜的来到了巫祖近前,挥手凝聚了大量的先天本源之气送到巫祖身边,帮助巫祖彻底完成复苏。

    在他们看来不管巫祖是不是复活,还有没有生前的记忆,这些都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巫祖哪怕只是单纯的诈尸,他的尸体也只会依照临终前留下的设定去对付入侵此地的外界强者。

    这才是几尊巫师强者敢于靠近的原因。

    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彻底颠覆了所有巫师的认知!

    就见巫祖在吸纳了几尊巫师强者牵引来的先天本源之气后,身上开始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凶煞诡异的气息。

    不过他身上原本就气息凶悍,所以倒也没有人在意他那诡异且凶戾的气息,反而觉得巫祖复苏的迹象越来越强,只怕就要真正复活了。

    就在地狱第七君主以及麾下诸多魔鬼一族的强者心中惊惧,碧落各派强者生出退意,巫师一族强者洋洋得意的时候,陡然就见巫祖身形直挺挺的从地上站立起来。

    诸多巫师见此愈发兴奋。

    只是还没等他们将心中惊喜显露出来,就见巫祖两手一抓,就抓住了两尊永恒境巫师,脚下一抬,轰隆一声如同大山压顶,直接将其余几尊处于身旁的真理巫师踩得身体破碎,血肉成泥。

    “啊……”

    两声惨叫传出,却是巫祖手中的那两尊永恒巫师,被他那庞大的手掌以无边大力生生捏爆了肉身。

    “什么?”

    “怎会如此?”

    此番变故,顿时惊呆了无数强者!

    不仅诸多巫师全都目瞪口呆,就连碧落各派大能和地狱魔鬼一族也都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震惊过后,就是一阵慌乱,尤其是巫师强者俱都远离了巫祖,不敢再凑过去献殷勤。

    方才献殷勤的几个家伙已经为此付出了性命,此时巫祖状态如此怪异,谁还敢过去?

    只不过他们不过去,巫祖却会过来。

    就见巫祖往前一迈步,就径直闯入到了巫师阵营当中。

    这方空间虽然不算小,但也不算大,以巫祖那庞大的身形和两条彷如擎天巨柱般的大长腿,轻易就能横跨偌大的距离来到近前。

    再然后,巫祖身上那彷如实质的凶煞之气将他衬托的彷如无间幽冥的鬼帝冥王,带着庞大无比的气势杀入了巫师阵营当中,依仗强横的体魄横冲直撞,没有丝毫防御,出手疯狂,逮住巫师就杀,抓住巫师就撕扯成碎片,有时候还直接丢入口中,咔嚓咔嚓咀嚼几下就直接吞咽入腹!

    如此凶残暴戾且不分敌我乱杀一气的巫祖,顿时惊得诸多巫师纷纷逃窜。

    不要说寻常真理巫师永恒巫师的巫术打在巫祖身上根本就伤不到皮毛,就算寻常造化境强者也很难在顷刻间打破巫祖的防御,击破他强横的肉身。

    先前秦风在巫祖静止不动的状态下借助红莲仙剑的锋芒,都还费了半天劲这才破开巫祖的肉身,可以想象其强悍到了何等地步。

    再说此时的巫祖状若疯狂,就算在他身上留下几道伤痕又能如何?

    对于巫祖这般庞大的体型来说,些许伤势根本就算不得什么,没看他胸口现在还破开着一个大洞,里面的心脏都已经被秦风取走,不还是照样生龙活虎,抬脚就能踩死不朽大能!

    除非将巫祖彻底封印起来,否则根本就无法阻拦他但行动。

    唯一还算让这些巫师感到庆幸的是,巫祖此时的状态非常不对,远远没有恢复到他巅峰时期的战力,无论出手的动作还是威力都远不如传说中的那般强悍。

    而且巫祖不仅动作相对有些迟缓,好似还忘记了曾经强横无比的巫术怎么施展,只是凭着蛮力逞凶,这才给了那些一众巫师逃离的机会。

    “哈哈哈哈……”

    地狱第七君主口中狂笑出声:“看来巫祖并没有彻底复活,甚至连复苏都算不上,或许连残留的意志都已经消散,变成了只知道杀戮嗜血的凶戾尸鬼。

    嘿嘿,有意思,怎么样,被你们自己的巫师之祖杀戮的滋味如何?

    或许巫祖没能复活是因为体内缺少了某些东西,你们主动让他吞噬几个,说不定就能激发他残留的意志,将他唤醒!”

    这番话看似在提建议,但其中调侃的语气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下去。

    守护巫王的恶狠狠地瞪了第七君主一眼,然后又看了看正在自家阵营肆虐的巫祖。

    眼看随着巫祖发狂不分敌我的一通乱杀,直接就让他们原本占据上风的优势荡然无存,而碧落各派大能和地狱魔鬼强者自然不会放过机会,纷纷展开了反攻,趁乱击杀巫师一族的强者。

    这两大世界的强者非常精明,直接避开巫祖所在区域,逮着其他巫师就杀一通乱杀。

    巫祖的动作虽然有些迟缓,但是他肉身强横无双,却是足以搅动整个战局,让巫师一方根本无法安心对敌。

    眼看再这样下去不仅大好的局面就要以惨败告终,而且处于世界之心所在的独立空间,只怕真要惨败的话世界之心就要被那两大造化境强者生生夺走瓜分!

    守护巫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快就在心底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缓缓伸出手去,口中念诵着晦涩的咒语。

    嗡嗡嗡……

    陡然,一直镇压在世界之心上方的真理法杖颤动了起来,散发出阵阵庞大的法则波动。

    作为巫师界第一巫器,承载着真理的名号,甚至世界之心破损后都在以真理法杖作为镇压之物,由此可知这件法杖的强横程度。

    而此刻,守护巫王却在召唤这件真理法杖,准备借助真理法杖来镇压疯狂的巫祖,驱逐入侵的强敌!

    真理法杖轻轻震颤,在守护巫王的召唤下陡然凭空飞起,随后越缩越小,最后落入了守护巫王的手中。

    轰……

    当真理法杖彻底离开了世界之心,原本先天本源之气流逝的速度已经渐渐缓和下来的世界之心陡然一颤,随后彷如火山爆发喷射岩浆一般,轰隆一下子无尽先天本源之气冲天而起,顷刻间就让整个空间的先天之气浓郁远胜先前数倍!

    “唉……”

    守护巫王目露悲哀之色的望着正在疯狂喷涌先天本源之气的世界之心。

    虽然他知道世界之心并不会一直这样狂喷本源气息,随着世界运转,它也会逐渐停歇,然后隔一段时间才会继续。

    但世界之心中的每一分能量都是巫师大世界的本源之力,是世界的底蕴,每消耗一分对与整个巫师界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这也是他先前为何迟迟没有做出借用真理法杖驱逐强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