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星主 断桥残雪

第三百七十八章 他是我堂姐的儿子

    “你就一个穷书生,一个屁都不是的玩意,你也配管老子的事情!对了,你应该博士毕业了吧?出现在这里不会是在永桐市找了份工作吧?你信不信惹恼了老子,老子让你工作都保不住?”孙正云继续气焰张狂地叫嚣威胁。

    “孙正云,你,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这么做!这件事跟秦正凡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就只是碰巧……”见孙正云威胁要弄掉秦正凡的工作,许静仪一脸慌张道。

    “哈哈,还真被我说中了,你的旧情人真的在永桐市找了份工作!怎么害怕我真的把他工作弄掉?行啊,你要真害怕,那就求我,乖乖跟我……”孙正云见自己一威胁秦正凡,许静仪就一脸紧张惊慌,感觉头顶一片绿油油,怒极反笑,脸上的肌肉都变得扭曲,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狰狞。

    “行,行我……”许静仪没等孙正云话说完,便抢着点头道。

    她虽然绝不是什么道德高尚,肯为别人牺牲的女人,但她也是有做人的底线和羞耻心的。

    数年前,她已经伤害了秦正凡一次,数年后,她不能再因为自己的个人感情原因再害得他连工作都丢掉。

    那次无非就男女感情上受些伤害,对于年轻男子而言应该很快就能走出来。

    但这一次,他家境贫寒,好不容易才毕业找了份工作,真要因为她的缘故丢了工作,很有可能害得就是他的一辈子。

    看着许静仪抢着点头同意,秦正凡看向她的目光流露出一抹复杂的感情色彩。

    而孙正云见状更是怒不可遏。

    “贱人,还说跟他……”孙正云面目狰狞地骂咧着,抬起了没有受控制的左手准备再一次要煽许静仪的耳光。

    不过他的左手照样没能如愿煽下去。

    “小子,你特么的放手!你就是个失败者,当年是,现在也是。信不信老子分分钟钟就能搞掉你?”孙正云使劲挣扎,但两手都被牢牢扣住,气得破口大骂道。

    “行!”秦正凡松开了手。

    孙正云见秦正凡松开手,还以为他害怕了,脸上刚刚露出得意之色,只见对面那位被他认为吃定的穷小子,抬起了手,对着他的脸蛋就是“啪!啪!”直接重重甩了两个耳光,打得他整个人都在原地打了个转。

    好半天孙正云才回过了神来,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咧着就要冲上去。

    “住手!”一直站在不远处,心惊胆战地看着的王臻见状终于忍不住出口喝止。

    说话间,人早已经健步如飞而来。

    “王,王市长!”许静仪和母亲见是王臻赶到,不禁吓得脸色都白如宣纸。

    “啊,舅舅,你来了,这家伙打我!”孙正云见是素来跟他母亲关系很好的堂舅舅赶来,不禁大喜,连忙指着秦正凡告状道。

    “啪!”王臻对着孙正云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舅舅,你,你怎么打我?”孙正云捂着脸,不敢置信地盯着脸色铁青的堂舅。

    “你这混账东西,我打的就是你!我王臻没有你这个外甥!”回答孙正云的是王臻厉声的斥骂和拳打脚踢。

    “舅舅,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孙正云抱着脑袋,蹲在花园喷泉围墙边,连连求饶道。

    看着这一幕,许静仪和她母亲看得下巴都要快掉落在地上。

    “行了,王哥。”

    正当许静仪和她母亲看得目瞪口呆之际,耳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许静仪和她母亲顿时如猫被踩中了尾巴一样,看着一脸平静的秦正凡,感觉浑身汗毛都要炸了开来。

    王哥!难道他叫的是王市长?

    “正凡,实在对不起,这件事……”王臻停下了手,走到秦正凡面前,纵然以王臻和秦正凡的关系,还有如今的地位,这时说话也是战战兢兢,心惊胆战的。

    论对秦正凡的了解,王臻比起秦家谦他们还要多许多。

    甚至因为秦正凡的缘故,前段时间邝文斌州长还特意把他叫去了州城,专门叮嘱过一番话。

    当然,王臻能有今日也离不开秦正凡的帮助,甚至秦正凡还传他功法,给过他一枚有钱都买不到的长青丹,带他进入玄门。

    可以说,表面上他和秦正凡以兄弟相称,实际上,放在官场里,秦正凡是他上上级,放在玄门圈子里,他是栽培他的恩师。

    可现在呢,他这位堂外甥以前不仅抢了他的恋人,现在更是没好好珍惜,反倒当着他的面要打她,说出许多威胁他们两人的话。

    要不是秦正凡不是嗜杀残忍之辈,孙正云早已经不知道死多少遍了。

    当然,纵然秦正凡不是嗜杀残忍之辈,以孙正云如此恶劣的行径,王臻也不敢认为自己这么暴打一顿,秦正凡就会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孙正云一马。

    “舅舅,你认识他?你……”孙正云见王臻竟然认识秦正凡,不禁猛地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和惊恐道。

    “闭上你的嘴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王臻抬手对着孙正云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甩了下去。

    这一巴掌把孙正云打得遍体生寒,如坠冰窑。

    虽然孙正云还是满脑子的疑问和不敢置信,但现实就摆在面前,除非孙正云脑子进水,否则这时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那个一直被他鄙视看不起的秦正凡,实际上来头很大!

    “舅舅?不是你亲外甥吧?”秦正凡没有看孙正云,而是看着王臻。

    “不是,他是我堂姐的儿子,我从小和她关系很要好,因为我没有姐姐,所以虽然是堂姐但跟亲姐姐差不多。”王臻小心翼翼地解释道,意思再明白不过。

    他还是希望秦正凡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放孙正云一马的。

    “刚才他要做的事情,所说的话,王哥你应该都看到听到了吧?”秦正凡说道。

    王臻点点头,然后再度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会让他辞去南庄区卫健局副局长的职务,让我堂姐和姐夫好好管教他,其他的你看……”

    秦正凡目光平静地看着王臻,没有说话。

    冷汗一点点从王臻的额头冒了出来,这一刻,夜格外的安静。

    许静仪和她母亲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而孙正云心里头的不安越来越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