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神秀之主 文抄公

第636章 真相(月票补更)

    “是你!苏暖!”

    岳山看着来人,表情一变:“你没死……你果然是主动离开……快递里的东西,在你手上吧?”

    “呵呵……岳山,你应该感谢我,否则怎么知道自己的身世呢?”

    苏暖从主卧室中走了出来:“怎么?以为自己是诡,或者妹妹是诡?放心好了,你们两个都是人……”

    她嘴角的笑意越发扩大:“只是……有些特殊的‘人’而已!”

    “你这话什么意思?”

    岳山将匕首掏了出来,感觉面对苏暖这个女人,自己优势很大。

    因此,他并不急于动手,只想套取更多情报:“快递里的东西在哪里?”

    “快递里的笔记虽然很重要,但这次真正的快递,其实是你跟你妹妹两个人!你们才是开启古宅恐怖的关键!”

    苏暖微笑道:“当你们两个回到这里之后,古宅的特殊就被开启了,你们才是真正的‘钥匙’……明白了么?为什么狗子没来送餐?因为我们早已处在异度空间之中,与现实平行的灵异之地!当你们带着我们进入这幢古宅之后,我们就被隔离在另外一座‘古宅’之中了。”

    “这座‘古宅’,是一座‘桥梁’,或者说,深度一的异度空间,它负责连接现实与更深的异度空间,将‘诡’引渡到现实世界!”

    “古代也有聪明人,你的祖先最初只是个神棍,但后来发现了这里,通过种种试探,摸清楚了诡的规律,甚至建造起了现实中的诡宅……”

    “他与‘诡’签订了契约,而契约的内容是……”

    “他不断献上祭品,从而能在一定程度上借助‘诡’的力量,凭此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神汉,积攒了大量财富……嗯,所谓的祭品,就是活人!”

    “到了你父亲这一代,因为绝育的问题,不得不更加疯狂地追寻超自然的力量,做了一些堪称禁忌的实验……所以有了你们的出生。”

    “岳山、岳琴……你们虽然是人类,却是借助诡的力量,才诞生在这个世界上的!”

    苏暖吐出宛若毒蛇汁液一般的语句,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岳山与岳琴被雷劈中一般的表情。

    “我跟妹妹……”

    “是因为诡,才诞生的?”

    岳山想要不信,但之前的经历,却让他不得不信。

    “不……即使这样,我还是人,我还拥有家人!”

    他疯狂摇头,希望找出借口,给予自己一点心灵的安慰。

    “呵呵……你的父母,真的爱你么?”

    苏暖嘴角掀起一丝嘲讽的笑意:“他们只是觊觎你跟你妹妹的身体,视你们为毕生的杰作,甚至……想通过夺取你们的身体,获得这一份成果!”

    岳山表情呆滞。

    他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父母对他任何一点受伤都关怀备至。

    还有偶尔感受到的,令人不舒服的注视目光。

    那是贪婪!以及对自己身体的觊觎!

    “不,你在说谎……什么夺取身体,怎么可能办得到?”

    岳琴哭着大叫。

    她接受太多信息,已经有些崩溃……

    “人当然办不到,但如果……是诡呢?”苏暖笑道:“普通人死后无法变成诡,这只是员工的偏见,真正的解释应该是,在有诡异力量的影响下,人死之后,是有可能变成诡的,只是那可能绝非他们想要的罢了……”

    “你们父母真的是被杀害的么?与其说是被杀害,不如说是一场自我献祭……他们于古宅内自杀,希冀获得与家族世代契约之诡的帮助,变成真正的‘诡’……然后,夺取他们觊觎良久的身体,复活成为拥有特殊力量的‘人’!”

    “只可惜……他们的计划出了差错,诡并非他们可以控制之物。他们只是真正‘诡’的奴隶,失去了所有感情与思绪,被拖入了更深的异度空间之中……”

    “但他们也成功了,诅咒被成功地种下,他们一直在这里,等待长大后的你们归来,打开通往地狱的门扉,将他们引渡回世间!”

    “之前吴琦为什么会死?因为他触发了诡的必杀规律只要在古宅之中,被你们的眼睛注视到,就相当于被诡看到,必然会遭到攻击……你们的眼睛,就是他们从地狱中归来的窗口!”

    “为什么我知道这么多?因为我一直在看着你们啊……”

    苏暖微笑着,咬开了自己的手腕。

    滴答!滴答!

    一滴滴鲜血落在地上,形成血泊,飞快蠕动、蔓延……

    那一片血色飞快布满庭院,让岳琴发出尖叫。

    此时的苏暖,与其说像人,不如说更像……诡!

    “这是……诡血?”

    岳山纵然被消息震撼地几乎麻木,也本能地打了个冷战:“你去找了傀异,被施展了种诡之术?”

    “不然我怎么敢一个人乱走?一个人面对你们兄妹?”

    苏暖的表情变得越加疯狂:“现在……推迟的仪式将重新进行……让你们的父母,杀了你们吧!”

    岳山想扑上去,却骇然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

    那一份诡血,已经蔓延到他脚下,浸润了他的鞋底,也让一股冷意侵入他的身躯。

    他努力想转动手指,打碎口袋里的小瓶,放出诡血,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只有诡,才能对抗诡!

    旁边的岳琴,同样也是如此,宛若变成雕像。

    种诡之术虽然危险,但在成功之后,受术者完全疯狂之前,却能勉强操纵一分诡的力量!

    这是普通人完全无法对抗之力!

    岳山骇然发觉,自己连眨眼都做不到了。

    甚至,在被部分诡血侵蚀之后,他就变成了一个扯线木偶,木然地迈开脚步。

    他牵住旁边满脸惶恐,却行动木然的妹妹,两人一起走进父母卧室,那噩梦开始之地!

    在布满灰尘的房间之中,他与岳琴深情对视,互相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不……那不是我的倒影!’

    望着岳琴美丽瞳孔中,那一道人影,岳山脑海宛若被雷劈过一样,轰然炸响。

    ‘为什么我之前看着岳琴,会感到心慌?因为我在她眼睛中,看到的不是我……而是岳薛变成的……诡!那个我梦中害怕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