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泥白佛

第254章 纸画,我们双修吧(2)

    沈赋进来之后,发现并没有废纸,所以白纸画其实只写了一次,但写这一张之前,她在桌前站了好几个小时。

    她的脑中闪过自己看过的《千古一仙》里的内容,甚至还跳了一支舞来寻求灵感。 :(/

    最终,这四个大字一挥而就,表达了自己对仙的感悟,对于“仙”,她还是很有发言权的,毕竟沈赋说过,她很仙。

    当沈赋看到这四个大字,他脑中嗡嗡鸣响,这,四个字简直就是为了他的小说而生一样,他仿佛看到了这四个字背后穿越千年的故事,仙不仅是潇洒恣意,它还有岁月沧桑。

    从这副字中,沈赋感受到了自己和白纸画内心的共鸣,高山流水,得遇知音,他越看越喜欢。

    这四个字太奇妙了,它不是好不好看的问题,它就是那种很特别,很奇妙的感觉,仿佛看完之后能立地飞升一般,最起码也是筑基大成了。

    所以他遮了起来,没让芊芊看,怕她跟自己一样沉迷进去。

    不过万紫芊可没那么听话,直接掀开,然后跟老舅一样沉浸了进去,似乎是要结金丹了。

    直到白纸画进来问了一句,“写得还可以吗?”两人才如梦方醒。

    “太可以了!”沈赋激动地趁机抱住白纸画,“你是个天才,谁能想到这是你的第一幅书法作品啊!”

    万紫芊则表示,“我觉得这幅字对于我这种看过原著的会特别有感觉,真的是为《千古一仙》量身定做的字体,读者肯定会很喜欢的!”

    白纸画摸了一下头上的发簪,“没让你们失望就好。”

    万紫芊,“不过我对老舅有点失望啊,人家纸画给你写了这么好的一幅字,你就送个簪子啊。”

    “你说的对,”沈赋想了想,然后把万紫芊推了出去,反锁了门,“我好好感谢一下纸画。”

    万紫芊在门口还没反应过来,区区筑基后期,竟敢推我金丹修士!

    然后她把耳朵贴在门口,想帮晓蝶监听一下老舅和白纸画啥情况。

    白纸画有些慌,因为沈赋已经揽着她的腰,含情脉脉地盯着她的眼睛。

    最后他说了一句,“看到这幅字,我感觉自己对修仙有了全新的感受?”

    “什么感受?”白纸画抓着沈赋的手,但没能掰开,他的手好有力。

    “修仙嘛,一个人修不如两个人修,”沈赋坏笑道,“你知道两个人修仙又叫什么吗?”

    白纸画根据字面意思理解了一下,“双修?”

    说完,白纸画脸色一变,她好像自己跳坑里了。

    “诶,这可是你说的!”沈赋贱笑起来,“白姑娘,双修之事言之尚早,不过我记得上次你偷吻了我,我现在吻回来不过分吧。”

    沈赋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对纸画姑娘的感激之情,真的好想亲亲这个宝贝。

    这源于他和晓蝶平时的相处之道,晓蝶给自己做饭了,要亲亲,晓蝶收拾卫生了,要亲亲,晓蝶上班辛苦了,下班后要亲亲。

    自己的老婆,他百亲不腻,越亲越甜。

    然而就在自己的嘴即将碰上的时候,这个已经放弃了抵抗的弱女子眼睁睁地看着沈赋,眼睛里一下子就蓄满了眼泪。

    沈赋吓坏了,“啊,白姑娘你怎么了?我,我不算欺负人吧。”

    “自然不算,”白纸画握紧拳头,压低声音,“你的字已经写好了,公子可以唤回晓蝶了。”

    说完,她闭上眼睛,昂着头,等待沈赋吻上来,但眼泪夺眶而出,在脸蛋上滑出两道泪痕。

    沈赋吓得手足无措,忙帮她擦掉眼泪,却因为自己手上沾了墨,竟在她鼻子上擦出了两道胡子。

    沈赋忍着笑,严肃对她道,“我没有想过卸磨杀驴,我只是想表示对你的感激,还有,还有喜爱~”

    喜爱?白纸画睁开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沈赋,自己没有听错?

    她还想听,怎么个喜爱,为什么就喜爱了。

    但沈赋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也觉得不好意思啊,自己是有老婆的人,但现在却对另一个女孩说什么喜爱,有点老脸发红。

    他想了一会儿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绝没有赶你走的意思,你留下来我很高兴,你继续写字吧,我书房里还缺一些格言警句,我,我先下楼了,这幅字我拿走。”

    沈赋带着“千古一仙”四个大字匆匆开门,见万紫芊还在门口偷听,拧着她的耳朵就下了楼。

    他拍了张照片发给张三,告诉他,“字已经搞定了,觉得如何。”

    张三直接打电话过来,“这是哪位大家的作品?”

    毕竟是从小搞艺术的,三哥还是有些审美的。

    “我的一位读者写的,”沈赋笑道,“虽然没有名气,但我觉得这个字体完全契合我的小说内核,就它了。”

    “真好!”张三感叹,“虽然没有看到原版,但只看照片,也能从中感到浓浓的仙气和古朴沧桑,没有几十年功力写不出来,你这个读者说不定是书协大佬呢!”

    纸画连张三都能糊弄过去,看来真的很有功力,“这个读者你也认识的。”

    “谁啊?”

    “你弟妹。”

    “啥?!”

    接着沈赋又把照片发给丑橘,决定封面就用这个了。

    好一会儿,丑橘打了个电话回来,“我觉得很好,所以把照片发给我爸看了一下,然后他直接给你打赏了一个白银盟,他说四个字写出了千古风流,他还说,能不能请这位老师给他的公司写一幅字,就用这个字体,润笔费好说。”

    “润笔费就算了,想写什么,回头让晓蝶给仇叔写一个。”

    “什么?这字是白总写得?!”丑橘不可思议。

    “那是,我家小白多才多艺呢,忘了之前她还写过古筝曲吗~”沈赋得意道,有个才女老婆就是爽,举手投足皆可装逼。

    丑橘虽然觉得太过离奇,但晓蝶总是能给人惊喜,勉强也是可以接受的,“既然不是外人,那能不能让白总用这个字体写一篇楔子,我觉得读者肯定会很喜欢的。”

    所谓楔子,就是沈赋每一卷开头都会引用一句那个时期名家的古诗词句,还要契合内容,相当于一个卷首语。

    比如第一卷,也就是实体书第一册,引用了唐初诗人王绩的《赠程处士》。

    百年长扰扰,万事悉悠悠。

    日光随意落,河水任情流。

    礼乐囚姬旦,诗书缚孔丘。

    不如高枕枕,时取醉消愁。

    沈赋觉得这个想法很好,正好上楼跟白纸画商量,龙舞带着龙溪西来了,一来就急着吼道,“沈赋,你闺女被欺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