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真的只有一个老婆 泥白佛

第318章 勾销(二合一)

    沈赋成功把于铁柱恶心到了,不过最终也没能问出周伟的下落,于铁柱表示他/她已经很多年没跟对方联系了,有一个老号码,但对方早就不用了。

    对于这个说法,沈赋半信半疑,但面对一个长相呕吐的女人,沈赋也不好意思动粗逼问,这跟他原来想的不一样。

    当他下来后,发现龙舞和晓蝶全都眼巴巴地看着他,龙舞一马当先地问,“你见到人啦?”

    沈赋点头。

    晓蝶又问,“男的女的啊?”

    沈赋眯起眼睛,龙舞嘿嘿笑道,“我们刚刚收到调查结果,据说这个于铁柱去了一趟泰国,现在改名于丽娜了,所以你见到的到底是于铁柱还是于丽娜啊?”

    “女的。”

    沈赋上了车,说了一下咨询的结果,“想要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得找到周伟,还要回一趟城都。”

    车子启动,龙舞道,“对于铁柱的调查表明,他也确实很多年没有跟周伟联系过了,他说的应该是真的,不过接下来我不能陪你们了,我的心理诊所今天就开业了,我明天必须要上班了。”

    所以车子是开往飞机场的。

    “小舞姐,这些天已经够麻烦你了,真的非常感谢!”晓蝶情之所至,跟龙舞拥抱了一下,沈赋都没来得及阻拦。

    龙舞抱着晓蝶,冲沈赋眨眨眼,一副欠打的样子。

    不过分别在即,沈赋也没跟她动手生气,要不是中间隔着晓蝶,沈赋其实也想跟这个好朋友拥抱一下,她是真的把沈赋的事当成她自己的事。

    路上扯起闲篇,沈赋有点好奇,“那个于铁柱好好一个男的,干嘛想不开做那种手术啊?闲的蛋疼?”

    晓蝶掩嘴轻笑,龙舞笑得就肆无忌惮多了,“根据我的情报,我还真的知道,首先呢,这于铁柱别看名字粗狂,但长得挺婉约,好像从小就比较喜欢男孩子,不过女朋友也是交往过的,但都因为他穷离开了他……”

    ~

    与此同时,婉约的于铁柱姑娘见楼下的车子已经开走了,当即拨通一个电话,“喂,伟哥。”

    “你谁啊?”那边声音不耐烦道,似乎刚醒。

    “伟哥,是我,人家铁柱啊~”于铁柱羞涩地撩了撩长发。

    “哦铁柱啊,”周伟揉揉眼睛,“妈的,昨晚喝大了,耳朵都不好使了,还以为是个娘们儿呢,什么事啊,咱们可是好多年没联系了。”

    “是啊,伟哥,”见周伟还记得自己,于铁柱很开心,于是把刚刚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你可要小心了,我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干嘛的,但应该跟当年那件事有关,估计是要找你麻烦的,不过你放心,我没有说你的住址和电话。”

    周伟眼睛转了转,似乎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找呗,法律都没判我,他能把我怎么样!”

    说完,周伟一年通话,一边穿衣服,收拾行李。

    ~

    车上,龙舞的讲述也进行到了高潮部分,“于铁柱因为参与打架斗殴,那里被打得血肉模糊,没法用了,万念俱灰之下,他想到了自己贫穷的生活,想到了那些帅气英武的小哥哥,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带着赔偿金去了一趟泰国,回来之后就做起了皮肉生意,没用多长时间就把投入的钱赚回来了。”

    “好家伙!”沈赋很想知道那些光顾过于铁柱的顾客们,如果现在知道了实情,该是何等的卧槽啊。

    万一于铁柱以后再找一个老实人,那起码值三个卧槽。

    想到这,沈赋不禁一震颤栗,幸好自己平时洁身自好,而且之前周游列国的时候也没在泰国留下什么风流债。

    到了江北机场,龙舞对没跟她拥抱告别的沈赋张开双臂,沈赋大方地跟她拥抱了一下。

    龙舞最后道,“接下来纪师傅就一直跟着你们好了,既是司机,也是联络员,龙氏在西南这边的资源都可以通过纪师傅调动。”

    送走龙舞后,沈赋和晓蝶没耽搁,直接让纪师傅开车送送他们回城都。

    中午稍作休整,下午就动身根据纸条上显示的地址去找周伟。

    还是让晓蝶在楼下等着,沈赋上去找人。

    结果妈卖批的,开门的又是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

    咋的,小混混的尽头都是泰国啊!古惑仔混不下去,都开始卖肉了?

    “你是周伟?”沈赋有些不确定道。

    听到这个名字,女人用四川话骂骂咧咧道,“你认识周伟,他去哪儿了!接了一个电话就跑没影!”

    还好沈赋的老婆就是川妹子,完全听得懂,“什么,跑了?”

    “你到底是哪个?”女人想要把沈赋揪进来,“是不是他的仇人,他欠你钱吗,那这样,我让你睡一次,一逼勾销怎么样。”

    沈赋被这个彪悍的女人吓到了,连忙后退,不过后退的同时眼神看向里面,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一室公寓,连卫生间的门都是敞开的,确实没地方藏人。

    妈的,上午好像被于铁柱骗了,果然,张无忌他妈说得对,女人的话不能信!甭管先天还是后天,漂亮还是丑陋。(此观点仅代表殷素素女士,与本书无关。)

    沈赋逃离现场,下楼跟晓蝶说了一下情况。

    两人都是涉世未深的青年男女,关键时刻还是老纪出主意。

    “这样,我继续联络这边的兄弟帮忙找人,他估计就是听到风声,但不至于跑太远,还在城都的几率很大,另外,大小姐帮你们找了律师,会安排你们跟监狱里的程胜见一面,他一直跟着周伟,或许对你们会有一些帮助。”

    “纪师傅,太感谢你了,时候不早了,咱们就先回酒店吧。”

    回酒店的路上,晓蝶接到龙舞的电话,她一是保平安,人已经到家了,另外还有一件事。

    “那个白添香又同意做DNA检测了,而且不附带其他条件。”龙舞道。

    “啊,为什么啊?”晓蝶不解。

    “应该是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尤其是沈赋,怎么说也是公众人物,公司现在也蛮有潜力的,估计是想认下你这个大侄女,将来万一情夫和儿子都不靠谱,也不至于老无所依,”龙舞哼道,“她想找我要你的联系方式,我来征求你的意见。”

    见晓蝶犹豫了,沈赋直接抢过电话,“这个就不必了,在DNA检测结果出来之前,我们不想跟这个女人有什么牵扯。”

    帮晓蝶做了决定,沈赋安慰她道,“有些亲人,有还不如没有,你不要太在意,而且你们长得根本不像,我觉得你很可能是被拐卖的,说不定他们都是你的仇人呢。”

    晓蝶一声叹息,她现在也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被拐卖儿童,说不得到时候还要上一趟央视的《等着我》。

    “哦,对了,龙舞还问过你们原来的村长,据说小时候你和你舅舅舅妈经常发生争吵。”

    书友们之前用的小书亭已经挂了,现在基本上都在用 。

    “争吵?”晓蝶努力回忆,“我不记得啊,我记忆中舅舅他们对我很好的。”

    沈赋:“也可能是比姗姗、兔兔她们更早的副人格吧,总之我觉得你儿时的记忆有美化成分,他们可能并不是你值得亲近的人。”

    晓蝶沉默片刻,“老公,明天跟我回一趟福利院吧,我想看看院长她们。”

    无论如何,养父母,还有两个孤儿院对她都很好。

    “当然没问题。”

    不过明天的探望不影响今晚的交流,早上就被龙舞打扰了,这次终于没人打扰了,两个久违的身体终于像是磁铁一样,牢牢地,牢牢地黏到了一起。

    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战斗后,沈赋仍有一些意犹未尽,不过晓蝶却像是散了架,“我觉得你也需要神医扎几针啊,体能不够啊。”

    晓蝶懒洋洋道,“男姐体能够,要不换她过来?”

    现在晓蝶已经能够说这种笑话了,沈赋惊叹于晓蝶的成长速度,同时感慨,“那我估计不够,还是算了。”

    晓蝶想到刚刚沈赋让她转过身趴着的时候,脸上的红又多了几分,她轻轻对沈赋道,“刚刚你打我那两下,如果再重一点,我感觉男姐就要来了,也可能是兔兔~”

    沈赋的火就像是炉子里被撒了盐一样,火苗蹭蹭蹭地又蹿了上去,不过他用被子遮了一下,省的晓蝶为难。

    两人你侬我侬了一番,晓蝶其实心里还在想找周伟的事,“如果未知人格能帮我们找到他就好了。”

    “那就早点睡,没准晚上未知人格就会出来干活了呢。”说着,沈赋还在床头放好了纸和笔。

    让晓蝶意外的是,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她发现纸上果然有字。

    只是这一行字让她生出一股寒意。

    晓蝶醒来后看到老婆坐着发呆,从后面抱住她,同时也看到了纸条上的字:招人不干,杀人100万。

    “靠,怎么杀气这么重啊?”沈赋喊了一声。

    “你觉得是那个给你扎针的吗?”晓蝶问。

    沈赋比对了一下字体,“不像,而且语气也不像,那位神医我感觉是温柔大姐姐的感觉,这位就……”

    晓蝶拿起笔,回了一句:不必,法治社会,切勿自扰。

    “老公,你可一定要看好我的身体,千万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晓蝶对沈赋认真道。

    “你放心,”沈赋也郑重道,“我肯定每晚都让你累的双脚无力,让你不睡一宿都无法恢复精力。”

    晓蝶剜了沈赋一眼,“你也要省着点用。”

    两人在床上起了一小时的床,这才成功爬了起来。

    找人的事经过一夜还没结果,去监狱看人的手续也没拿下来,所以上午就先去福利院。

    到了儿童福利院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周围都是一些专科学校,看上去还是有些生气的。

    福利院内有小学老师,但没有中学,所以大一些的孩子都要去附近的学校上学,晓蝶当初也是如此。

    因为她学习太好,所以周末和放假的时候还要担当小学补课老师,深受学生们的喜爱。

    当初她的那些学生现在都上中学了,但现在都已经开学了,所以在儿童福利院只看到了院长和一些更小的小孩子们。

    因为白总和晓蝶没少为两个孤儿院捐钱,所以两人受到了很隆重的接待待遇,尤其是白总,别看她看到地上有五毛钱都会去捡,但做慈善从来不落人后。

    老院长拉着晓蝶的手介绍这半年来福利院的变化以及成长,还有她教过的学生有哪些有出息了。

    “孩子们学习都很努力,但你也知道,好孩子不少都被领养走了,留下的不是病,就是残,上学是有一定困难的,肯定达不到当初你那个高度。”

    当初福利院出了一个超级学霸白晓蝶,引起了巨大轰动,那段时间也是福利院上新闻最多的时候,现在可是差远了。

    晓蝶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毕竟那些成绩都是考儿的。

    “对了,我这里有孩子们的试卷,你要不要看看?”院长热情邀请道。

    晓蝶忙摆摆手,甚至站了起来,她还想多陪陪老公呢,就先别让考儿登场了。

    不过晓蝶中午留下来吃了个饭,还带着老公陪孩子们度过了一个有意义的下午。

    到了晚上,老纪表示周伟的落脚点还没有查出来,毕竟他的人脉不是专门干这个的。

    沈赋和晓蝶没有把希望完全放在龙氏身上,还是看看什么时候能探监吧。

    (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先这样,等会儿刷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