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实业大亨 过关斩将

第687章 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

    李卫东和赵金山两人来到了矿上。

    “你们抓的间谍呢?”赵金山兴冲冲的说道。

    李卫东诧异的看了看赵金山,心说你怎么这么兴奋。

    赵金山看出了李卫东的心思,他开口解释道:“我小时候住在大院里,当时就喜欢玩抓特务的游戏!我们那一伙人谁都不想扮特务,最终就石头剪刀布决定,结果我总是输,每次都是当特务,这次好不容易反转了。”

    “大院子弟连过家家都跟别人不一样。”李卫东心中嘀咕道。

    矿上的负责人老张立马凑上来,指了指不远处的一间屋子,开口说道:“间谍被关在那间屋子里呢,看门的老孙头正在审他呢!”

    “怎么让一个看门的审啊!”李卫东开口问。

    “李老板,你是不知道啊,这个老孙头可不是普通看门的,他年轻时候当过民兵队长,还真的抓过特务呢。这次抓住的间谍,也是老孙头发现的。”老张开口答道。

    “咱们矿上还真是人才济济。”李卫东笑着说。

    几人说着,走进了那间房内,只见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被捆在椅子上,嘴也被毛巾堵住了,想来就是那个间谍。

    旁边是个六十岁出头的老人,应该就是年轻时抓过特务的老孙头。

    “老孙,两位老板来了!”老张招呼了一声,老孙头赶紧笑脸迎了上来。

    “老孙,辛苦了。”赵金山将随手递给老孙头一根烟,接着问道:“你是怎么抓住这个间谍的?”

    老孙头接过烟,一脸显摆的说道;“昨天的时候,我就注意到这个人了,在咱们矿周围鬼鬼祟祟的,时不时的还找人瞎打听。

    今天这小子还偷偷的进到了咱们矿区,还偷偷摸摸的四处乱转悠,我觉得这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想过去问问。

    说知道没等我问几句,这小子便支支吾吾的,然后撒腿就跑,我就直接追上去了。老板,你别看我六十多岁了,可腿脚灵活的很,这小子根本跑不过我,被我追上逮住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是间谍?”李卫东开口问。

    “我刚抓住这小子的时候,他还自称记者呢,我让他拿记者证,他又拿不出来,然后我就搜他身了!”老孙头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桌子,接着说道:

    “结果搜出来一堆间谍工具,都在桌子上呢!就他带的那个手表,里面是个照相机,还有那个钢笔,里面有窃听器!”

    李卫东和赵金山走到桌前,拿起手表仔细一看,还是个微型照相机,再拿起钢笔打开一看,里面的确是带扭头电池的录音设备。

    “老孙,你厉害啊,这么隐蔽的设备,都能被你找到!”赵金山忍不住称赞了一丝。

    老孙乐颇为自豪的说道;“我以前当民兵队长的时候,去部队里学习怎么抓特务,我刚才正在审问这间谍,把电台放哪了!”

    “行了,你也别审了,这小子要真是间谍的话,那也得交给国安部门。”赵金山呵呵一笑,接着吩咐道;“老孙,你辛苦了,先去休息吧!对了,回头去会计拿领三千块钱奖金!”

    老孙头乐呵呵的去会计领奖金了,李卫东则走到年轻效果身旁,将塞在他嘴里的抹布拿了出来。

    “咳咳咳……”年轻小伙先生咳嗽了半天,然后用一副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道:“误会,误会啊,偶不系间谍,偶系记者!”

    “听口音是南方来的?”李卫东开口说道。

    “偶系港岛来的啊!偶滴系同胞啊!”年轻小伙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里,还夹杂着一些粤语。

    赵金山在港岛做过贸易,一口粤语是很标准的,于是他直接用粤语问道;“你说你是记者,有证件么?”

    听到粤语,这年轻小伙激动的险些哭起来,他赶紧说道:“我有证件,就在我的包里,包在桌子上!”

    “有证件怎么不早点拿出来。”赵金山说着,看了看桌子上那个黑色的包包,然后走过去开始翻找起来。

    “绿色的那个!”年轻小伙赶紧补充道:“我给那个伯伯看过,可是他不认识!”

    “是这个么?”赵金山从包里翻出了一个封面印有英文的绿色小本本。

    “对,就是这个!”年轻小伙赶紧点头。

    李卫东看了看绿色小本本,开口说道:“咱们的记者证长的不是这样吧!”

    “港岛的记者证长的也不是这样!”赵金山摇了摇头,然后翻开了绿色的小本本,里面也全都是英文,好在赵金山做过国际贸易,是懂一些英文的。

    “绿色勇士机构?自由记者?这是什么鬼东西?”赵金山皱了皱眉头。

    “自由记者嘛,不是正式的记者,就是不属于媒体的记者,靠自己单干,平时做一些采访报道,卖给媒体赚钱的那种。”李卫东开口说道。

    “这个我懂,我是问这个绿色勇士机构是什么玩意儿?”赵金山接着说道。

    李卫东想了想,低声说道;“一般头上带点绿的,都是环保组织吧!境外的话,这种环保组织应该不少。这种组织不少都是收了中情局的钱,四处煽风点火搞事情的。”

    赵金山点了点头,转头问道;“你是环保组织的?”

    “对,我们绿色勇士就是一家国际环保组织,我是绿色勇士组织的自由记者!我不是间谍!我叫江耀祖,你不信可以打电话去港岛,确认我的身份!”年轻小伙终于自报家门。

    李卫东则一脸好奇的打量着这个叫江耀祖的小伙子,随后开口问道:“你一个环保组织的,应该去搞环保啊,没事跑到我们矿上来干什么?”

    “这……”江耀祖眼神闪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看来他还是个间谍,这环保组织自由记者的身份,只是个伪装。”李卫东微微一笑,转头问赵金山:“咱们国家间谍罪得关多少年?”

    “那可就说不准了,最严重的话,得是死刑吧!就算能活,关一辈子的也不少!据我了解,很多五十年代抓到的间谍,现在还关着呢!”赵金山跟李卫东一唱一和。

    “我不是间谍!”江耀祖有些经不起吓唬,他一听要关一辈子,立马说道;“我说还不行么!我来你们这个煤矿,就是为了调查污染的事情。”

    “你查污染跟我们煤矿有什么关系?我们挖煤又不污染环境!”赵金山冷哼一声。

    “赵哥,严格来说,咱们挖煤还真是会对环境造成污染。”李卫东话音顿了顿,接着解释道:“别的不说,就咱们煤矿里每天拍出来的有害气体,就是会污染空气。”

    挖煤的过程中,需要排出很多的有害气体,比如甲烷、硫化氢、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等,这些气体不仅仅易燃易爆,也会对空气造成影响,产生大气污染,有些还会破坏臭氧层。所以要说挖煤产生空气污染,这肯定是错不了的。

    只听李卫东接着说道;“除了空气污染之外,煤矿开采肯定会对土地产生影响,就咱们洗煤洗出来的那些煤矸石,就会污染环境。

    那东西往哪里一摆,那块土地就不能种粮食了,要是下雨的话,泡过煤矸石的水还会污染地下水。更别提采煤会造成了地表塌陷,这也会对环境造成影响的!”

    “对,我们的赵干事就是这么说的!”被绑在椅子上的江耀祖立刻疯狂点头。

    “赵干事?是你的领导么?”李卫东接着问。

    “赵干事是我们绿色勇士环保组织的干事,他告诉我们,内地的煤矿对环境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污染,我这一次来调查煤矿污染的事情,就是赵干事指派的。”江耀祖开口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挑上了我们这个煤矿?”李卫东接着问道。

    “因为你们是私营企业,赵干事就是大陆过去港岛的,他对大陆比较了解,他说私营企业在煤矿开采的时候,往往不会遵守国家的规定,就会造成比较大的污染。”

    丁耀祖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们东山矿业算是私营煤炭企业中的佼佼者,所造成的污染肯定也是最大的,赵干事就让我来你们这里调查。”

    “赵干事还是大陆过去的?还跑去这种国际环保组织,感觉汉奸属性拉满了啊!”李卫东心中暗道。

    下一秒,李卫东计上心头,他马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你那个赵干事让你来内地调查煤矿?你跟这个赵干事是不是有仇啊?”

    “没有啊,赵干事人很好的,他很平易近人,平时对我们也很好,经常请我们吃下午茶!”江耀祖接着说道:“赵干事是器重我,才会将这么重要的调查任务交给我的!”

    “重要的调查任务?这算哪门子重要的调查任务啊!”李卫东轻蔑的笑了笑,接着说道:“煤矿开采的确会造成很多的污染,但问题是我刚才说的那些污染情况,又不只是这里的煤矿是这样,全世界的煤矿都一个样啊!

    有害气体也好,煤矸石也罢,可不是我们这里的煤矿所独有的,美洲的煤矿、欧洲的煤矿、澳洲的煤矿、东南亚的煤矿,哪个没有有害气体?哪个没有煤矸石?

    这些可都煤矿产生过程中必然的产物,在地球上的时间比咱们人类都要长!不夸张的说,自打人类开始采煤的那一天起,这些污染就已经存在了。

    你跑到我们这里调查煤矿开采污染环境,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事情,这挖煤污染环境本来就是普遍的事情,也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调查报道的吧?

    就好比你跑到内地来做一个吸烟有害健康的报道。这吸烟有害健康,连三岁小孩都知道,不是什么新的课题,就算是做出来也吸引不到多少关注。

    其次你跑来我们这里调查一番,得出个结论说,中国人吸烟会有害健康,这算什么狗屁结论?难道美国人吸烟就不会有害健康了?欧洲人吸烟就不会有害健康了?日本人吸烟就不会有害健康了?

    这种全世界普遍性的问题,你在哪里调查还不都是一个样?调查出来的结论也都是大同小异的,何必千里迢迢跑到我们这里,还专门跑到我们的煤矿里来?这不是故意找麻烦么!

    因此我才会问你,你跟你们那个赵干事,是不是有仇啊?要是你们之间无仇无怨的话,他干嘛要派给你这个自找麻烦,还没有啥意义的工作啊!”

    江耀祖微微一愣,然后仔细一琢磨,突然发现李卫东说的好像有些道理。

    既然采煤产生的污染,是全世界共性的问题,而且存在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的确没有多少值得研究调查的价值?专门跑到这里来做调查,又有什么意义?

    就好比吸烟有害健康这档子事,口号喊了几十年,连小孩子都懂。可除了世界无烟日那一天,媒体会关注这个议题,平日的话,谁会管这档子事!

    采煤产生的污染也是一样,即便是做出来了调查报道,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完全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你说中国采煤污染环境,可美国、澳大利亚、俄罗斯、印尼等主要产煤国,哪个国家挖煤是不污染环境的?

    当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时候,你再去报道乌鸦的毛色,有谁会去在意?

    “难不成真的是我得罪的赵干事,所以他才给我安排了一个这样的差事?”江耀祖仔细想了想,又想不出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赵干事。

    李卫东则从旁边继续的煽风点火:“若是你没有得罪过赵干事的那,那就有另外一个可能了。

    有句话叫不被人妒是庸才,大感是因为你的工作能力比较突出,让赵干事感觉到了忌惮,怕你升职后威胁到他的位置,所以他故意害你,就是不想让你做出工作成绩来!”

    “有道理,像我这样优秀的人,肯定会遭到别人妒忌的!赵干事一定是担心我做出了成绩,顶替了他的位置,所以才故意害我,把我派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江耀祖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李卫东则接着说道:“其实你来我们矿上调查,也调查不出什么东西来。我们虽然是民营企业不佳,可毕竟也是正规公司,一切都得按规矩来。

    像是安监、环保等部门,每个月都会来检查,查出问题来了,轻则罚款,重则停工整顿,我们就算是想违规,也没那个条件。

    你要是真的想要做深度挖掘报道的话,就不应该来我们这种正规的煤矿,而应该去那些不正规的黑煤矿,那里的问题才多着呢,深度挖掘一下的话,绝对能做出一个大新闻来!”

    “不正规的黑煤矿?那里产生的环境污染很严重么?”江耀祖下意识的问道。

    “不光是污染问题,还有很多其他问题呢!像是使用奴工,强迫劳动,隐瞒矿难,都是有可能的!

    这要是被你给逮住一个,绝对是惊世骇俗的大新闻,肯定会引起轰动,拿新闻大奖都是有可能的!到时候在赵干事面前,也能扬眉吐气了!”李卫东开口说道。

    听到拿新闻奖,江耀祖顿时有些动容。

    然而李卫东却话音一转,接着说道;“不过我并不建议你去调查黑煤矿,开黑煤矿的本来就是违法行为,这些人可不讲什么法律啊!你要是真去调查黑煤矿的话,恐怕会有危险啊!还是别去了,安全第一嘛!”

    “我才不会向黑恶势力低头呢!”江耀祖立刻挺了挺胸膛。

    李卫东故意上下打量了一番江耀祖,然后开口说道:“你要真想去调查黑煤矿的话,现在这样可不行。就你这种调查手段,连我们一个看门的大爷都能抓得住你,去调查黑煤矿,还不是去送死呢!我觉得你得其他的办法?比如嘛……”

    “比如什么?”江耀祖马上问。

    “你肯定看过《无间道》吧?曾志伟是怎么被抓的,就是靠卧底啊!”李卫东开口说道。

    江耀祖恍然般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要是想调查黑煤矿的话,就应该学梁朝伟,去黑煤矿里当卧底!”

    ……

    李卫东将设备和证件都还给了江耀祖,然后派了一辆车,将江耀祖送回到城里。

    望着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赵金山开口问道:“你又打的什么算盘?怎么教唆着这小伙子去查黑煤矿啊?”

    “你不觉得黑煤矿的问题,是应该管一管了么?这些年,黑煤矿造成的的危害可不小啊!”李卫东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咱们这地界的黑煤矿可不少,年年都在查,可年年查不完。

    检查的人来了,矿主把黑煤矿一关,检查的人走了,马上就再把矿给开了,完全是在跟检查人员打游击。更有甚者,有些黑煤矿本来就有地方的保护伞,根本就是有恃无恐。”

    “黑煤矿是应该彻底的整治整治。可话说回来了,敢开黑煤矿那些人哪有遵纪守法的?有些甚至是亡命之徒,就这涉世未深的小伙子去调查黑煤矿,说不定跟真的让人给活埋了!”赵金山摇着头说。

    “也就是涉世未深的小伙子才敢去查黑煤矿,但凡有点社会经验的,谁敢去查?不要命了么!你没看《无间道》么?卧底都是从警校里挑的,为啥?年轻人好忽悠呗!”李卫东撇了撇嘴。

    “可万一事情要是真的闹大了呢?他毕竟是港岛人,背后还有什么绿色勇士组织。真闹出人命的话,那就是个大麻烦!”赵金山开口说道。

    “反正麻烦的又不是咱们!”李卫东接着说道:“而且事情闹大了,未必是一件坏事情。只有事情闹大了,上面才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去整治那些黑煤矿,黑煤矿背后的那些保护伞,才不敢轻举妄动。更何况打击了黑煤矿,对于我们国家煤炭产业的健康发展,也是有利的。”

    赵金山一脸纳闷的看了看李卫东,心说今天的李卫东,思想觉悟可真高,整个人身上都泛着正道的光!

    然而下一秒,李卫东却接着说道:“等成功打击了黑煤矿,原来那些去黑煤矿买煤的,就只能来咱们这种正规煤矿,到时候不光是咱们的煤销量更好了,价格还得再涨不少!”

    “这才是你的真实意图吧!”赵金山撇了撇嘴,正道的光瞬间消失。

    再看看江耀祖离去的方向,赵金山的眼神中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的同情。

    “这可怜的孩子,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